第三百二十九章 变卦/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傅,你……”

遭此重击,贤翔无力从坑中爬起,只是强行保留着最后一分清醒,想要到亦萧那里讨个说法,

自己绞尽脑汁,不惜亲手葬送浩峰的性命,只不过希望达成亦萧的心愿,

并期待着,有朝一日,亦萧得到如意石胆,翻身变为人上人,带自己一起飞黄腾达,

却不料,兔死狗烹,火药到手,贤翔基本上失去了利用价值,竟然被亦萧痛下杀手,

“哼,本不想杀你,可是你太聪明,而且心狠手辣,如果有一天你得势了,说不定下一个浩峰就是我,”

贤翔轻易拿到火药,而且心机深重,骗过了包括工头在内的所有人,这已经让亦萧深感忌惮,

这样的人留在身边,固然能够帮助自己解决很多棘手的事,但是贤翔本人就是最为棘手的定时炸弹,

就在贤翔颇为得意的说出,如何营造意外事故,除去浩峰的时候,亦萧真正动了杀机,

尽管以当时情况,亦萧同样会杀人灭口,却未必有贤翔做的那样不留痕迹,滴水不漏,

亦萧对贤翔的感觉,从忌惮上升到了恐惧,贤翔不死,亦萧会寝食难安,

更何况,火药到手,余下的事,亦萧一人足矣,留下一个隐患,还不如趁早消灭,

正所谓,有其徒必有其师,贤翔自认为聪明睿智,心思缜密,行事果断,出手狠辣,

谁曾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千算万算,只算到师傅离不开自己,却沒有算到,师傅和自己一样无情,甚至远比自己毒辣,

贤翔绝望地留下一滴眼泪,尽管他已经气绝身亡,却依然固执的瞪着双眼,要亲眼看着亦萧是如何将自己一点一点掩埋起來,

亦萧埋完了贤翔,拿脚在地面的碎石泥土上,狠狠地踩了几下,希望将现场恢复到与周围一样的状态,

妥善的处理完杀人现场,亦萧把两个装火药的袋子,扎在一起做成一个褡裢,背在身上,乐悠悠的转身离去,

“慢着,”一个阴冷的声音,从亦萧的背后响起,一股巨大的威压,瞬间把他笼罩起來,

“你是谁,”亦萧回过头,看着从暗处走出來的逸尘,颤声问道,

“哦,忘了告诉你,我就是贤翔说的那个二八五,”逸尘像是拉家常一样,说得很随意,

“二八五,原來是你,哈哈……”

浩峰是蝉,贤翔是螳螂,亦萧自认黄雀,得手之际,却横空窜出逸尘这只大花猫,

心虚之人,又是刚刚杀了人,很容易受惊吓,冷不丁出现一个大活人不吓着才怪,

待逸尘自报家门,特别是二八五三个字,使亦萧反倒放松下來,

贤翔说过,插手调查火药的二八五,虽属傻帽一个,却是战将五品高手,对付一般人也算绰绰有余,

但亦萧堂堂战将六品高手,岂会惧怕逸尘,

如果是聪明的,趁着夜色掩护,装神弄鬼故弄玄虚,对方吃不准來路,说不定能够起到理想的效果,

而逸尘就这么直筒筒的,毫无掩饰的跑出來,亦萧更是相信了贤翔的说法,这小子就是一个二货,

“是我,取你性命只不过举手之劳,你还笑得出來,”

逸尘面无表情,只是随手一拍,便击中亦萧胸口,

尽管还是以战将五品的修为,却施展出战将六品以上的战气,

一口浓血喷出,亦萧方知逸尘实力远在自己之上,

敢于正面应对,除了傻帽以外,就是有足够的实力,不需要采取策略,直接出手便是,

原來贤翔的判断是错误的,不过亦萧即使想逃跑,也沒有机会了,

逸尘顺手取下火药袋子,见到远处有人举着火把,往这边赶來,知道是工头接到自己通知,过來接应,

“好汉饶命,”亦萧心知不妙,一旦援兵赶到,自己想要逃脱,势比登天:“放过我,你可以得到一批上好的兵器,”

“上好的兵器,”逸尘本來准备把亦萧交给工头,可听到亦萧的求饶,立马改变了主意:“在哪里,”

“在石锦镇的一处荒山,你附耳过來,”亦萧装着一副气若游丝的样子,引逸尘入彀,

“好,你不说,我一掌拍死你,”逸尘恶狠狠的说了一句,俯下身靠近亦萧,

“荒山的半腰处……有一个被杂草掩盖的小洞……里面藏有一百多件上好兵器,可供……战将五品以上,甚至战帅强者使用……”

亦萧断断续续的说着,右手从怀里慢慢摸出一柄袖剑,对准逸尘的胸口,猛刺过去,

逸尘早已发现亦萧的小动作,但为了探出兵器的下落,就假装沒有察觉,

“哈哈……跟我斗,你小子还嫩了点,”

袖剑刺中逸尘,亦萧得意的狂笑,只要搞定逸尘,后面那些小喽喽,可以不当回事,

然而,亦萧突然感觉到死神已经降临,逸尘的手掌狠狠的拍在他的脑袋上,连哼一声的机会都沒有,就与徒弟徒孙大团圆去了,

亦萧的袖剑确实刺中了逸尘,但是被逸尘释放出的生机之力阻止,剑尖只是刺进身体不到三寸,便不再深入,

这还是逸尘故意的,否则以亦萧战将六品的实力,连皮肤都刺不破,

“二八五兄弟,怎么样,”工头气喘吁吁的赶到,见逸尘胸口还在冒血,紧张的问道,

如果说,前几天他对逸尘,只不过是利用而已,但今天自己以及众多矿工的命,都是逸尘救的,这份感激足以让他改变看法,

“皮肉之伤,沒事,可我情急之下用力过猛,估计这家伙已经醒不过來了,”

逸尘把火药袋子递给工头,略带歉意的说道,

要是亦萧不死,落到将军府官差的手里,说不定也会供出兵器的位置,那样的话,将军府就会捷足先登,

这样的事情,岂能便宜将军府,

不仅如此,连交上去的火药,也只是上次胖哥丢失的十五斤,另外的二十余斤火药,早已被逸尘丢到日月空间了,

“兄弟好手段,只要火药找到就行了,”

工头看到亦萧整个脑袋,都被逸尘拍碎了,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

重要的是,火药找回來了,这才是使自己免于处罚的宝贝,

回到工棚,工头向矿工们宣布了这个消息,并告诫大家,只当火药从未丢失过,绝不允许有谁以后再提起此事,

一场火药风波,在逸尘的努力下,终于平息下來,

“二八五兄弟,我胖哥谢谢你,”工头走后,大家都围在逸尘身边,交口称赞,

胖哥更是感激涕零,拉住逸尘的手,左一声谢谢右一声感激,直到很晚,大家才上床休息,

第二天,是月底仓库盘账时间,工头布置好任务之后,返回仓库协助核查,

逸尘则待在工棚,等待着副都统丁雨强的到來,

“兄弟,我……”将近中午时分,工头急匆匆跑进工棚,见到逸尘,支支吾吾,

“怎么了,”逸尘感觉事情有些不妙,赶紧问道,

工头满身大汗,哭丧着脸,低着头嗫嚅道:“丁大人……改变了主意,我对不起你……”

前两天,工头曾经拍着胸脯,答应过逸尘,只要找回火药,就请丁大人帮忙,设法将逸尘调往中心矿区,

这是逸尘插手火药事件,提出的唯一条件,今天等在工棚,就是要拿到去中心矿区的手续,

“丁大人在哪里,你带我去,”逸尘见对方变卦,抓住工头的手,一起出了工棚,

工头怯怯的跟着逸尘后面,心里十分愧疚,

逸尘这次不仅找回了火药,而且还救过工头和大伙儿的性命,按理说这点要求,谈不上过分,

工头为了言而有信,只好把火药失而复得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丁雨强大人,希望他能够促成此事,

然而,丁雨强一口就回绝了,还把工头大骂一通,弄得他两头不是人,

无奈之下,工头咬咬牙,带着逸尘去找丁雨强,

仓库附近的一个大院内,副都统丁雨强,刚准备率部下离去,却被逸尘堵了个正着,

“丁大人,这位就是找回火药的二八五,他想请您帮忙,”

看到丁雨强一脸怒气,工头连忙上前介绍并解释,

“哦,來了正好,”丁雨强一摆手,示意工头靠边,他打量了一下,接着说道:

“你一个新來的,这件事跟你无关,为什么要插手,”

“为了公平和良心,”

逸尘朗声说道,一抬头,与丁雨强的目光对接,逸尘想起來了,

上次瘦猴他们即将逃离祁连镇的时候,于鹏率官差追击,其中有一位战将八品的长官,就是眼前的丁雨强,

两人还交过手,逸尘压制修为,以战将五品的实力,硬抗过丁雨强的一掌,

好在当时逸尘蒙着面,否则恐怕此刻早已被丁雨强认出,

那样的话,一场厮杀在所难免,逸尘不怕打战,但这次进入将军府采矿区,目的是如意石胆,而不是丁雨强,

不惹事最好,逸尘尽量耐着性子,与丁雨强交涉,

逸尘的回答显然出乎丁雨强的意料,不仅好奇心大起,做出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

“怎么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