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老鹰抓小鸡/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丁雨强长得一表人才,算得上帅哥级的,又是将军府的副都统,难免有点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要是往常,逸尘根本不会搭理这些,可现在自己有求于人,还是委屈点吧,

“火药之事,首先是老周失职,但他是丁大人的表叔,工头不敢追责,而二八六任劳任怨,反倒被认定是罪人,”

逸尘不亢不卑,侃侃而谈:“如果我不插手,将责任揽过來,二八六势必承担罪责,丁大人,你觉得公平吗,”

“咳咳,这件事我也是才知道的,你说的沒错,可凭良心,抱不平,是需要有实力做保障的,如果找不回火药,你就死定了……你有那么傻吗,”

这件事牵扯到自己的表叔,丁雨强略显尴尬,不过,他还想试探一下,

“赌一把,输赢在天,”逸尘微微一笑,见丁雨强有些错愕,便绘声绘色的描述起來,

逸尘初到工棚,就被二八六占了床铺,而且睡得很死,如果火药是他偷的,不可能心里不起一点波澜,

老周深知火药的管理严格,一旦出事后果严重,虽然他偷懒失职,但监守自盗的可能性几乎沒有,

二八六请求证人的时候,一六三曾经站出來,话未说完,便被一七七制止,

而一七七的话说得过于圆滑,反而露出破绽,

由此可见,一六三和一七七二人,与火药丢失一事,必有关联,

“这就是我敢于插手的原因,”逸尘讲的是冠冕堂皇,滴水不漏,实际上,他最大的凭仗,就是自己的日月空间内存有火药,

“有道理,说说怎么得手的吧,”沒想到,逸尘煞有介事的一通乱说,激起了丁雨强更大的兴趣,

逸尘从心底里鄙视丁雨强,要不是自己身上藏有火药,才不会冒这种风险呢,

不过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先让丁雨强满足一下好奇心,应该沒有坏处,

“是一六三的冤魂在帮我,”既然你要听,老子就说得邪乎点,

一六三死后,冤魂不散,求逸尘给他主持公道,

然后一步步将一七七引出,又在昨晚,指引逸尘跟踪一七七,见到亦萧,

原本逸尘斗不过战将六品的亦萧,受伤之后,一六三的冤魂出现,大大增强了逸尘那一掌的威力,终于将亦萧击毙,

如此这般,真真假假,把丁雨强听的如坠云里,竟然完全相信了这一派胡言,

“丁大人你看,要不是一六三的冤魂,亦萧的一剑早就把我刺了个窟窿,”

逸尘撩开上衣,露出胸口的剑伤,

“嗯,以你战将五品的修为,确实躲不开亦萧的刺杀,”

看着逸尘胸口,丁雨强也感觉怪异,堂堂战将六品的亦萧,倾力一剑,却只是刺破了逸尘的肌肤,居然在离心脏不到半寸的地方停止,

而且从伤口來看,袖剑是被一种无形之力瞬间阻止,如果不是冤魂作祟,常人恐怕无法做到,

“那冤魂现在何处,”丁雨强陡然退后两步,与逸尘保持一定的距离,生怕浩峰的冤魂跑出來,

“丁大人别怕,一七七害死一六三,亦萧又杀了一七七,而最后亦萧也死了,”

逸尘看丁雨强疑神疑鬼,忍住笑,说道:“冤魂觉得大仇已报,当时就已经离去了,”

“嘶……那个二八五,我看你也别去中心矿区了,干脆跟着我,保准有好日子过,”

丁雨强试探來试探去,却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在他眼里,逸尘胆大,脑子好,修为也不错,关键时刻还有冤魂相助,应该属于那种运气特别好的,

自己在副都统的位置混了七八年了,总是不能再进一步,主要就是运气不行,

如果逸尘愿意投靠,自己得到这样一个助手,那离升职估计不会太远,

“不行,”逸尘两眼一翻,脸上露出恐惧之色:“你们当官的,比一七七他们还要无情,说不定哪一天,我就和一六三一样,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丁雨强的眼光不错,看得出咱是个人才,只不过想得太美了,你跟我后面混,都还不够格呢,

“不会,小兄弟,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

被逸尘一口回绝,丁雨强面子有点挂不住,心想这小子太不识好歹,这么好的机会,人家求都求不到,你居然推脱,

不过转念一想,看來这小子是愣头青一根筋,这样的人到自己身边,一定不会吃里扒外,

“你要是答应,让我去中心矿区,我就相信你是好人,”

既然装傻,干脆就装下去,只要达到目的,委屈点沒关系,

“唉,实话告诉你,中心矿区不收人,我也沒有那么大的权力……还是跟我后面,吃香的喝辣的,多好,”

丁雨强平时看到普通矿工,理都不理,今天却鬼迷心窍,对逸尘另眼相待,甚至有点低声下气了,

“丁大人,工头答应过我的,要是我去不了中心矿区,万一哪天不小心,把火药的事讲出去,你说会怎么样,”

除了中心矿区,逸尘哪儿都不想去,太客气不行,咱就來点别的,威胁一下,看看有沒有效果,

“够了,给脸不要脸,别说本大人沒有那个权力,就算有也不给,”

逸尘的一再坚持,一点一点的耗去了丁雨强的耐心,往日的副都统雄威开始显现出來:

“竟敢出言威胁,简直是不知死活,也罢,既然不为我用,那就不要活在这个世界吧,”

得不到的,毁了自然不可惜,丁雨强的杀机已现,

“慢着,”逸尘岂能不知道丁雨强的用心,当下提高嗓音,大声说道:

“堂堂将军府的副都统,为了一己之私,就要杀人灭口,公理何在,难道将军府就是如此草菅人命吗,”

这样做的目的,是把局势搞乱,自己再趁机脱身,

丁雨强是战将八品高手,在逸尘眼里狗屁都不是,可问題是,不到万不得已,逸尘并不想暴露自己的修为,

逸尘环目四顾,连丁雨强在内,此处共有九位将军府官差,实在不行的话,只好将这些人全部斩杀,这是最下策,

“谁在说将军府的坏话……原來是小逸啊,”

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突兀出现在大院之内,

“文文,”逸尘一看,可不就是几天前遇到的那位,被误认为是小媳妇的文文吗,

“放肆,”丁雨强厉声喝道:“居然敢直呼梦大人的名讳,你想死吗,”

文文,梦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丁雨强,一会儿给小逸办手续,让他去中心矿区,”文文的口气居高临下,

“梦大人,这,小的不敢啊……”丁雨强为难的说道,

采矿区的规矩,丁雨强不敢僭越,可文文的话,又不敢不听,

“沒用的东西,有什么事推到我身上,你直管办就是,”文文蔑视了一眼,满不在乎,

“是,梦大人,”被文文一骂,丁雨强只好答应,并对着旁边的下属,吩咐一声:“备茶,请大人到屋内歇息片刻,”

“免了,我都快烦死了,你们别管我,我想静静,”文文挥挥手,似乎很不耐烦,

“文文~~”一个雷鸣般的声音响起,大院门口飓风般的闪进一团黑影,

黑影在文文身前一丈的地方停下,却是一位放大版的美女,

身高足有六尺,虎背熊腰,浓眉大眼,若是男子,绝对算得上高大威猛,英气逼人,

但是这样的身材,却偏偏生了一张女人脸,那神态,眉目之间含情脉脉,明明就是女子嘛,此刻正张开双臂,扑向文文,

“站住,你怎么來了,”文文一见此女,顿时变了脸色,刚才的居高临下早已不见,那稍显瘦弱的身板,感觉已在瑟瑟发抖,

“嘿嘿,你说想静静,静静就來了,文文,我來得好快吧,”女子压低着声音,还试图扭了扭腰肢,却发现实在扭不动,只好放弃了,

逸尘在一旁看着想笑,这位名叫静静的女子,往文文面前一站,简直就是一座塔,威风凛凛,而文文却更显得娇小玲珑,要是靠近一点,那就是小鸟依人了,

“不要叫我文文,我叫梦,,剑,,文,”

文文想哭,好不容易摆脱了静静的纠缠,到大院内暂避,明明是想静一静,却说成了静静,这不,把狼招來了,

“那么大声干嘛,知道你叫梦剑文,我做梦见到了文文,不就是梦剑文吗,”

虽然扭不动腰,大粗腿往前迈两步还是可以的,双手还在空中闲着,干脆继续搂抱过去得了,

“我的妈呀……”梦剑文那柔弱的身子,已经是风中凌乱了,

好在他脑子还比较清醒,看看大院里实在沒有地方可逃,而门口被静静那超大身躯一挡,觉得门都变小了,

无奈之下,梦剑文只好孤注一掷,低头猫腰,将身体化作一道流光,堪堪从静静的咯吱窝下面穿过,

静静的胳膊太粗,延缓了下落的时间,在双手即将合拢的瞬间,眼睁睁的看着梦剑文逃之夭夭,

“看什么看,沒看过老鹰抓小鸡吗,”

静静懊恼至极,胡乱的对着丁雨强等人吼了一句,一转身,又追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