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蒙面盗贼/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军府采矿区生产的矿石,大部分运送到九幽去卖,

由于数量巨大,质量上等,又是祥将军的货,对方自然十分重视,一般都提前安排拍卖的日期,

很多年以來,一路上的盗贼,只要看到将军府的标记,都不敢出手抢夺,

长时间的畅通无阻,多少让押运官差们有些麻痹,尽管依然有战帅强者坐镇,但心理上的大意,使他们吃了苦头,

因为如意石胆的缘故,中心矿区的矿工一直沒有增加,这段时间只顾着盘查,以及寻找如意石胆,在矿石的产量上沒有太在意,

造成了这一批矿石的运送数量,比平时少了两成,负责押运的有三位战帅强者,其中一位是战帅巅峰强者,

一百多人的车队,浩浩荡荡,离开祁连镇,经由石锦镇,向九幽进发,

却不料,矿石车即将通过石锦镇的时候,在一个两面是山的峡谷内,遭到了一伙蒙面强盗的伏击,

强盗人数不多,只有七八十人,不到将军府押运官差的一半,而且修为也不高,

那位战帅巅峰的押运官员,一开始并不在意,只是指挥下属利用人数,以及实力上的强势,准备围剿强盗,

一百多位战将高手,在两位战帅初阶强者的率领下,声势浩大,众强盗实力不济,勉强应付片刻,便且战且退,

“别让他们跑了,”战帅巅峰强者站在矿石车上面,镇定自若的指挥着:“一帮毛贼,竟然见到将军府的标记,还敢下手,统统给我杀了,”

看到强盗们的不堪一击,他很满意部下的发挥,虽然久疏战阵,但将军府的官差,岂是无能之辈,唯有赶尽杀绝,才能显示将军府的威风,也给其他的强盗敲敲警钟,

“杀啊……”

将军府的官差,如同猛虎下山,众强盗做贼心虚,基本上只剩下逃命的本事,有的甚至连刀剑都扔了,

一面倒的战斗,让官差们意犹未尽,加上头头发话,要一个不留,便一窝蜂的追杀过去,

“快点,追上去,”看着渐行渐远的下属,战帅巅峰强者催促了一声,便坐在矿石车上,眯起眼睛,等待着下属的凯旋归來,

轰隆隆,,

一阵惊天动地的轰鸣声,紧接着远处的峡谷内烟尘四起,喊杀声一片,

“不好,”战帅巅峰强者一下子从车上跳了起來,他知道,自己的下属中了强盗的埋伏,

这是一伙有头脑的强盗,看來得自己亲自出手了,

但是,他并沒有立刻追过去,而是静静地等着,

这位战帅巅峰强者,曾经是将军府的副将,突遭变故却非常镇定,

按照以往的经验,强盗们引开官差,目的在于矿石,如果自己离去,反倒上当,

果不其然,就在这时,又从山上从下一批强盗,依然蒙着面,约有五六十人,

“來得好,”副将一看,这伙强盗大多是战将高手,杀机顿起,

一个战帅巅峰强者,即使面对几百位战将高手,也是游刃有余,何况这里只有几十位,

然而,还未等他痛下杀手,就感觉到一股强势威压迎面而來,

战帅巅峰强者,

來者个头不高,五短身材,除了两只眼睛以外,整个脸部遮得严严实实,

一柄寒光四射的利剑,挟裹着战帅巅峰强者的战气,直奔副将的面门,

“來者何人,”像是例行公事一样,副将一边举剑相迎,一边问道,

唰,,

來者并不答话,只是一味的强攻,似乎一定要分出输赢方才罢手,

“战就战,谁怕谁呀,”副将实力强横,自然不会惧怕,

但是,來者却很诡异,根本不与副将正面接触,只是将他缠住,

双方的实力,看上去在伯仲之间,可副将总觉得对方高过自己,

无论他怎么拼杀,对方始终不按常理出招,却又屡屡避过攻击,

而其余的强盗们,对这二位的厮杀,沒有一点兴趣,都忙着跑到矿石车旁,将车子掉头,推着便走,

“站住,”副将一看,急了,大吼一声,就要冲过去,

欻,,

一道寒光,挡住了去路,五短身材的蒙面人挺剑便刺,

待副将强招叠出,他又转为游斗,只要副将不去追赶推车的强盗,蒙面人就不会使出杀手,

“阁下到底是谁,”

副将越战越惊,仿佛自己无论施展怎样的杀手,都沒有办法伤到对方一根汗毛,

更为难受的是,打到现在,他居然沒有看出对方使用的是什么招数,

副将也是久经沙场,见多识广,却从未见过这种打法,

以双方的实力,想斩杀对方都不可能,即使分出胜负,也得几个时辰之后,

蒙面人如此打法,明显是不想显露自己的路数,以免日后被将军府追杀,

这样的战斗,让副将越打越窝火,却又无计可施,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一车车优质矿石,被一伙强盗推走,

副将现在终于开始后悔了,如果留下哪怕是一位战帅强者,对付这伙推车的战将高手,都是绰绰有余,

但偏偏自己成了孤家寡人,在蒙面人的缠斗之下,根本无暇分身,

等到其他的官差,骂骂咧咧的回來,矿石车早就不见踪迹了,蒙面人也虚晃一招,抽身离去,留下一脸怒火的副将,

“给我搜,”

官差们在追击强盗的时候,被引入峡谷深处,遭到了两边大石滚木的袭击,

虽然伤亡不是太大,可尘土弥漫之下,那伙强盗都趁机逃之夭夭,待尘烟散尽,早已失去了目标,

副将觉得窝囊至极,亲自率领众下属四下搜寻,怎奈山高路陡,森林密布,竭尽全力仍然毫无所获,

逸尘的猜测,晚上就得到了答案,

夏夜通过传信玉告诉逸尘,将军府的矿石,是义兵团抢走的,总指挥就是他本人,

利用官差的麻痹心理,调虎离山,然后夏夜亲自缠住对方战帅强者,让手下从容抢得矿石,

出动两百人,死十五,伤二十三,与官差的伤亡基本持平,

抢得矿石的价值,够整个义兵团三年的所有正常开销,

这是义兵团成立以來,第一次与官差作战,应该算得上大获全胜,

虽然逸尘这里暂时还沒有太大进展,不过闻听义兵团大捷,加上自己也挖到了一些如意石胆,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中心矿区开始繁忙起來,每天增加两个时辰的工作时间,连续数天后,很多矿工都难以承受,

“妈的,什么规矩,天天沒日沒夜的,老子不干了,”

“就算挣点钱,到时候都沒命花了,这活真不能干……”

“明明人手不够,又不肯添人,活活要把老子累死,”

牢骚多了,难免就传到官差耳朵里,事情便渐渐闹大了,

“胆敢消极怠工,私下议论采矿区的规定,简直找死,”

啪,,

官差的皮鞭,狠狠地抽在那几个背后嘀咕的矿工身上,

上次如意石胆丢失,当值的官差们,处罚最轻的是扣除半年俸禄,他们也在心理暗暗咒骂,

但官差们的忿忿不平,只留在心里,却沒有说出來,这样憋着其实挺难受的,

而矿工们的议论,沒有那么多的顾忌,说了就说了,沒想到正好被官差当作了出气筒,

虽然矿工们都有一定的修为,中心矿区的一般要求战将三品以上,但是,官差们的修为则远远超过他们,

皮鞭上带着战气,还夹杂着满腹的怒气,打在矿工们的身上,自然是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拼了,”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段时间每天多干两个时辰的活,又累又气,早已憋了一肚子火,

大家在一起埋怨几句,无非就是发泄发泄,并不是真的敢与将军府作对,

可官差们不问青红皂白,一上來就是皮鞭伺候,而且下手特重,

与其被打死,还不如大家拼死一战,死活各安天命,

哗啦,,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也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声,一下子就有四五十位矿工,一起围拢过來,

有人冲上前去,夺走了官差们手上的皮鞭,反过來往官差身上抽打,

八位官差虽然修为较高,但被矿工们的气势镇住,一时陷入被动,

“呜啊……”

在采矿区,官差们从來都是拿皮鞭打别人,什么时候尝过自己被抽的滋味,

这种痛彻心扉的疼痛,让他们哭爹喊娘,嗷嗷乱叫,

但这样的局面并沒有保持多久,疼痛使他们清醒,经过短暂的被动,官差们很快反应过來,

一旦回过神來,他们实力的优势便显露无疑,

连皮鞭也不用夺回,直接施展修为,对矿工们痛下杀手,

嘭,,

啪,,

面对面的战斗,终究是靠实力说话,更聪明的强势出击,立刻占据了上风,

而矿工们经过连日來的劳累,加上实力不济,尽管人数较多,却依然处于挨打的状态,

只是片刻功夫,就有十几位矿工被打得鼻青脸肿,伤痕累累,

噗呲,,

有一位官差,恼羞成怒之后,拔出佩剑刺进矿工的身体,

矿工极力反抗,却沒有想到对方已经丧心病狂,居然出手将自己斩杀,

这一下,大大出乎了矿工们的预料,原本的纠纷变成了厮杀,甚至是单方面的屠杀,

矿工们悲愤之下,也顾不得自己的修为低下,一个个豁出命去,扑向官差们,

“杀,”官差中的一位小头目,咬牙切齿的蹦出一个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