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是敌是友/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由于上一次矿石被抢,使得将军府的颜面扫地,更在九幽那边失去了信用,

现在急需的是中心矿区的优质矿石产量,必须在指定的时间内,完成所需的数量,否则以后将军府的矿石业务,将无法展开,

左将军曾经接到祥将军的密令,要求他一切以矿区现场的生产为重,绝不允许如何阻碍矿区正常运行的事情发生,

如果真的有战帅强者潜入,无论是敌是友,都必须搞清楚,不然的话,就相当于在中心矿区,安置了一颗随时会造成严重威胁的天雷炸,

但是,统领的修为达到战帅中阶,却沒有避开对方的袭击,而且还是在人家沒有露面的情况下,

如此一來,就连左将军本人,也暗自思量,尽管自己的修为已经是战帅高阶强者,也未必强过对方,

万一人家就是不出來,偶尔再搞一次偷袭,左将军固然有一定的信心能够全身而退,可手下那批人,只怕要凶多吉少了,

好在有人发话,并现身面前,让左将军悬着的一颗心,立刻就放了下去,

“梦大人,”

“嗯,”來人正是将军府参将梦剑文,一袭白衫,手里执着一把折扇,颇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

“梦大人前來,左某就放心了,”左将军一抱拳,略显恭维的说道,

虽然左将军是中心矿区守卫的最高领导,职位高出梦剑文,但梦剑文乃是祥将军的结拜兄弟,实际地位凌驾于一般的将军之上,

他的到來,可以使棘手的问題变得简单化,更重要的是,梦剑文即使处理得不是十分圆满,也不会受到祥将军的责罚,

将军府的官差们,遇到自己不好应付的事情,都希望梦剑文解决,甚至有时还设法把问題转嫁到他身上,自己便卸去了大部分责任,

“矿工们听着,尔等背后妄议将军府的规定,有错在先,虽然被守卫失手斩杀一人,但杀人者和下令者均已丧命,其余打人的守卫,也收到了惩罚,此事就此了结,”

梦剑文沒有接左将军的话茬,而是直接安抚众矿工:

“这段时间比较辛苦,祥将军心里有数,绝不会在薪酬上亏待你们,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一下,并继续努力干活,争取早日完成任务,各位,回去干活吧,”

“梦大人果然公正,我们遵命便是,”

“秉公执法,真是可敬,”

……

矿工们虽然觉得委屈,仅仅几句话就遭到毒打,但是守卫们也沒有得到任何好处,而且还死了俩,要是追究起來,这事还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就算法不责众,将军府网开一面,至少也要扣掉几个月薪酬,那也是矿工们的一笔损失,

沒想到,梦剑文的一席话,打消了所有矿工心中的忐忑,大家把梦剑文当成了活菩萨,千恩万谢之后,欣然离去,

“这……”左将军见梦剑文一來,就置自己于不顾,面子上有些过不去,

守卫死了两位,凶手还沒查出來,你就让矿工们走了,似乎也太草率了吧,

“左将军,你是不是对我的处理很不满,”

待矿工们走后,梦剑文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左将军,

“这倒沒有,左某相信,梦大人心中自有法度,”

虽然心中狐疑,但左将军表面上还是陪着笑脸,期待着梦剑文的解释,

“好吧,我不说你也应该会猜到,”

梦剑文将折扇合拢,双手环臂,面对以左将军为首的守卫,侃侃而谈:

“守卫的指责,是保证中心矿区的正常运行,而矿工则是矿石产量的保证,非常时期,绝不允许乱杀矿工,哪怕是失手,也必须有所交代,

否则,矿工安全得不到保障,生产就无法按质按量的进行,一旦矿工心生恐惧,出现罢工之类的事情,将会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

所以,我暗中出手,小施惩戒,看起來是帮矿工们说话,实则为了将军府,也为了你们的前途……”

“左某愚钝,差点铸成大错,幸好有梦大人出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梦剑文的一番话,说得左将军是冷汗直冒,

自己行伍出身,果然是粗人一个,怎么也不会想到,死了一个低贱的矿工,居然会引起一系列的反应,

要不是梦剑文出手制止,恐怕接下去就是矿工和守卫之间的火拼,无论胜负,其结果都是中心矿区面临瘫痪,甚至是停产的命运,

那样一來,即使提着自己脑袋,向祥将军请罪,也无法挽回将军府的损失,

梦剑文不愧为祥将军的兄弟,想问題就是周到,连面都不露,轻而易举的解决了看起來十分棘手的问題,而且还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

左将军一直对梦剑文心存芥蒂,总觉得这个小白脸,是靠着祥将军的关系,才能够吆五喝六,无非就是狐假虎威,实际上啥玩意也不是,

但经过这件事,左将军恨不得打自己几个耳光,奶奶的,真是有眼无珠,活了大半辈子,居然看走眼了,

人家梦剑文能够得到祥将军的信任,凭的是真本事,不到三十岁的年纪,修为就达到了战帅巅峰,就这一点,足以羞煞绝大多数修武者,

更何况,梦剑文遇事沉着冷静,举手投足,就能化解危机,不仅安抚了矿工,而且促使矿工们加倍努力的干活,

左将军对梦剑文的态度,由怀疑到信任,继而产生了敬佩的心情,说话间,一种由衷的恭敬从脸上显露无遗,

其他守卫,特别是手掌被石子打穿的那位统领,得知出手之人是梦剑文,心里恨得直咬牙,

但随着梦剑文的解释,统领很快就心下释然,甚至对他产生了深深的感激之情,

要不是梦大人手下留情,那颗石子可能直接就奔着脑袋上去了,看看躺在地上死去的两位下属,统领心里暗自庆幸,

再看看手掌,似乎不再疼痛,那个透明的窟窿,现在看起來,也觉得特别可爱,这可是救命的伤口啊,

“感谢梦大人,”

“谢梦大人不杀之恩,”

一众守卫,都在对梦剑文顶礼膜拜,在他们眼里,梦大人那稍显瘦弱的身材,此刻已经变得伟岸如山,

唯有一人,不但对梦剑文沒有一丝感激,反倒是一肚子的火气,骂娘的冲动都有了,

这个人便是隐匿在暗中,至今尚未露面的逸尘,

好你个梦剑文,那两个守卫,明明是小爷我出手斩杀,统领的手掌也是咱干的,怎么一转眼,都成了你的功劳,

对,杀人还杀出了功劳,矿工们对他感恩戴德,守卫们把他奉为神明,

这都是哪儿对哪儿啊,小爷折腾了半天,嘿,合着所有的功劳都被你抢去了,

看着梦剑文那一副大言不惭的样子,逸尘恨不得冲过去就是两个嘴巴子,可现在要是一露面,不仅前功尽弃白忙一场,而且极有可能招惹麻烦,给自己的行动造成不必要的阻碍,

“免了,都是同僚,就不要客气了,左将军,还有其他战帅级别的几位副将呢,”

梦剑文在享受了大家的膜拜之后,环视四周,对左将军说道:

“把所有官职在队长以上的兄弟们都请过來,让大家重新认识一下守卫职责的重要性,对于今天的事,要引以为戒,绝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对,梦大人教训的是,”

左将军唯唯诺诺的点头,一边通知不在场的下属,

梦大人想问題实在是太深远了,通过这件事,吸取教训,给大家敲敲警钟,太好了,

这样的事情,总是梦大人先想到,我怎么就不行呢,唉……

唰唰唰,,

不一会儿,数十条人影急窜而至,仅仅战帅强者级别的,就有二十余位,其中不乏战帅高阶强者,

好家伙,

见到如此众多的强者,逸尘暗自心惊,

如果自己轻举妄动,要强行闯到峭壁之处,恐怕会遭受这些人的围攻,后果堪忧,

这个梦剑文,把这个中心矿区的战帅强者,全部召集过來,到底唱的是哪一曲,

难道他真的臆想,先前出手之人是他自己,或者根本就沒把小爷我放在眼里,

不会呀,虽然逸尘隐匿身形,但出手斩杀官差,碎石乱飞,梦剑文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沒有,

既然有感觉,应该重点防范才对,沒必要把这些战帅强者拉过來溜达,更不会是为了显摆,

逸尘有些疑惑,梦剑文到底是敌是友,

“队长以上的都到齐了,请梦大人训话,”

左将军清点了一下人数,向梦剑文汇报,

“好,在场的都是中心矿区的守卫头领……”

梦剑文清了清喉咙,不紧不慢的说道,

一干人众,一个个都神情肃穆,静静地听着梦剑文的指示,

逸尘却沒有心思听那些跟自己毫无关联的训话,他要趁着这个机会,接近峭壁之处,

隐形的赶路速度,比平时要慢很多,此地距离峭壁之处较远,估计得半个时辰,才能到达,

所有的战帅强者,都已经集结于此,其他区域的守卫必然薄弱,这样的机会,绝不容错过,

逸尘当下心念一动,施展修为,欲趁机离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