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你敢咬我/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逸尘情急之下,伸手条件反射般的想要抓点什么,却感觉只抓住一块不过一尺见方的东西,轻飘飘的沒什么分量,根本沒有办法阻止身体的下坠,

再想挣扎,已经是力不从心,浑身乏力,连动都动不了,

徒劳之下,逸尘干脆不再尝试发力,整个人如同一块沉甸甸的石头,下坠的速度越來越快,

而周围的泥土,似乎沒有一点阻力,以至于逸尘在下坠的过程中,都沒有感觉到有泥土的存在,

逸尘甚至连眼睛都沒有办法睁开,脑子里也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隐约耳边有一种狂风呼啸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逸尘悠悠醒來,睁眼一看,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污泥之中,

污泥很稀,却托住逸尘身体,使他不再下坠,但身子依然动弹不了,

片刻之后,逸尘感觉身体有了一点反应,手指可以活动了,不过还不足以移动,

忽然,一阵淡淡的清香,沁入逸尘的鼻息之中,体内残存的恶臭之味,瞬间减轻了许多,

逸尘将手上那块不知名的东西,拿到鼻子边嗅了嗅,却沒有任何异味,看來这股清香并不是从这里发出,

再仔细看看,手里拿的一尺见方的东西,一寸多厚,微微发黑,分量极轻,甚至不如一张枯叶的重量,

把粘在外面些许泥土剥掉,逸尘发现这东西表面有着极其细密的纹路,偶尔还能见到暗暗闪着光芒的零星几点,却不知其属于何等物事,

逸尘现在关心的是,那股清香的來源,似乎从自己的身下发出,但躺在泥里的身体,还是难以转动,

他努力的用手,沿着自己的腰边,伸进污泥之中,几番探索,终于碰到一个胳膊粗细的,摸上去感觉比较清凉的东西,

费了好大劲,总算把东西弄到身边,虽然被污泥包裹着,却阻止不了淡淡清香的外逸,

逸尘用力的把这节莲藕般的东西,放在胸口,贪婪的对着它吸气,每一次的清香入鼻,都会恶臭对身体带來的侵扰,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逸尘感觉自己的身体内,逐渐恢复了一些力量,神智也清醒了许多,

老是躺在污泥中间也不是个事,他深提一口气,将身体引至空中,奋力一跃,勉强离开了污泥,到达了不远处的地面,

踏到实地之上,逸尘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活动一下筋骨,在淡淡清香的笼罩下,顿觉心旷神怡,

咕噜,,

肚子里传來一阵声响,逸尘这才想起,被恶臭一熏,大吐特吐之后,早已饥肠辘辘,

张眼四望,四处朦胧一片,找不到一点可以填饱肚子的食物,手上也只有一块类似木片的东西,和一节莲藕的物事,

木片肯定不能吃,这节大号的‘莲藕’,却是清香诱人,让逸尘大有将它吞进腹内的冲动,

清香能够克制恶臭,应该可以食用,只是表面被污泥包裹,必须清理干净,才能放心吃下,

好在旁边有一个小水潭,逸尘赶紧过去,把木片放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洗去‘莲藕’上面的污泥,

果然是一节大莲藕,

污泥去尽,本來面目显现,一段两尺多长,比胳膊稍粗的莲藕,赫然出现在逸尘面前,

白白嫩嫩,看上去就十分诱人,馋涎欲滴的逸尘恨不得一口咬上去,好好品尝一下,这超大莲藕的滋味,

不过,咱们逸尘是斯文人,即使饿得前胸贴后背,也不能狼吞虎咽,而且这莲藕的两头还有藕节,

一手抓住莲藕,另一只手拿住其中一头的藕节,随手一掰……

咦,

却发现看似柔弱的藕节,在逸尘用力的一掰之下,居然毫无反应,

虽然逸尘只是恢复了一半左右的体力,但即便是腕粗的精铁,也能掰折了,何况只是一个水灵灵的藕节,

这明明是香甜可口的大号莲藕,生來就是供人食用的,就连五六岁的小孩,都能够轻易搞定,而逸尘却偏偏不行,

给我开,

逸尘有些恼怒,引战气到手心,再一次去掰藕节,令他沮丧无比的是,藕节依然沒有断开,

这一次使出了至少九成的功力,还是拿一个小小的藕节沒有办法,

奇怪了,难道是自己饿过头了,沒力气,不至于啊,

罢了,藕节掰不掉,斯文的吃法是行不通了,干脆,咱就來个野蛮的吃法,

逸尘一怒之下,张开大嘴,对着莲藕中间白生生的那一段咬去,

嘎嘣~~

他原本饿了半天,又被藕节折腾得一肚子怨气,这一口是用了很大力气,不仅为了吃到莲藕,更是要出上一口恶气,

不料,逸尘感觉自己咬在了一块比铁板还硬的东西上,磕得大门牙一阵酸麻,

情急之下,双手拿捏不稳,莲藕被甩到了地上,

呜啊,,

这么硬的莲藕,超出了逸尘的想象,虽然自己不是铁齿铜牙,但几次三番,被一节莲藕戏弄,实在是颜面大失,

结界之力,

一节莲藕,不可能拥有如此强劲的力量,除非被施加了结界之力,

嗡~~~~

被逸尘甩出去的莲藕,正好落在了那块木片之上,

空气中一阵氤氲,那块看似平淡无奇的木片,忽然释放出点点星光,

星光闪耀到藕节之处,变成一束金色光芒,如同一柄利刃,将藕节整齐的切开,

顿时,一股浓郁的清香,从藕节的断裂处散发出來,很快便将这一片天地笼罩起來,

清香飘到逸尘的鼻息之中,进入体内,像是巡逻的卫兵一样,游曳于各个器官之间,并深入五脏六腑,

清香所到之处,原本被巨型花朵恶臭侵袭造成的种种不适,都在这一瞬间得到了改善,体力也是迅速恢复,

须臾之后,逸尘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恶臭完全消失,身体已经恢复到平时的正常水平,

地上的金光,也逐渐暗淡,木片又变成了初始的平淡模样,藕节滚在一边,莲藕的一端出现了许多大小不一的洞孔,

逸尘从木片上捡起莲藕,尝试着用牙齿轻轻的咬一下,看看会发生什么,

哧溜,,

一小块莲藕肉,吃到嘴里,逸尘顿觉唇齿留香,这是人间美味,

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通过木片的帮忙,逸尘才吃到了指甲盖大的一点,实在不过瘾,

若不是被磕了牙,饿极了的逸尘,绝不会浅尝辄止,搞得像美食家那样一点一点的细嚼慢咽,

既然结界之力已经被解除,就不用客气了,大快朵颐吧,

“混蛋……居然敢咬我,”

逸尘狠狠的一口咬下去,不仅沒有吃到莲藕,反而被突如其來的声音,吓得大惊失色,

莲藕内竟然传出说话的声音,而且还是靠在逸尘嘴边发出,声音中带着愠怒以及指责,

可怜的逸尘,又一次将莲藕扔到了地上,

今天这是怎么了,

先是被恶臭差点熏死,后來又莫名其妙的坠入无尽深渊,

好不容易找到一节莲藕,却连藕节都弄不开,牙磕了不说,里面还有说话的声音,

嘶嘶,,

掉在地上的莲藕,翻滚了几下,静静地躺在那里,

藕孔中,隐隐约约的冒出一缕缕青烟,缓缓的飘到空中,

看似散乱的青烟,在空中慢慢聚集,渐渐组合成一个半虚半实的人形,

“哈哈……老子非天终于出來了,帝释老儿,你就等着吧,”

出现在逸尘面前的,是一个似人非人的高大怪物,说话的声音跟打雷一样,真的逸尘的耳膜直响,

“非天,喂,你是谁,干嘛躲到莲藕里面,”

尽管这个叫非天的家伙,看起來很厉害,但逸尘正为吃不到嘴的莲藕生气,看到他从藕孔里钻出來,忍不住大声质问,

“嘿,臭小子,你咬了老子一口,老子还沒找你算账呢,”

非天低下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逸尘,一道若有若无的虚光直刺过來,

“呃……”

被虚光笼罩着的逸尘,感觉到身上一紧,连忙释放战气与之抵抗,

然而,已经恢复到战帅巅峰强者的逸尘,此刻却连一点战气都无法释放,

甚至整个人都被这道虚光控制,眼睁睁的看着虚光渗入自己的身体,

好在,非天释放的虚光,只是进入逸尘体内视察一番,并沒有施加太多的威压,

“臭小子运气不错嘛,居然一肚子的宝贝,水晶骷髅,还有七星石,咦,那是什么……”

通过虚光,非天对逸尘体内的情况,基本掌握得清清楚楚,一会儿惊叹,一会儿诧异,

“你想干什么,”

这家伙仅仅凭着一道虚光,就可以打探到日月空间,并看到里面所储存的诸多宝贝,

而且一个个的数落出來,好像很懂的样子,这让逸尘心里警觉起來,

六阶灵草,苍木剑,七星石,水晶头像……

随便哪一样,放到江湖上,都能够引起轰动,各大势力为了得到宝物,不惜相互厮杀,甚至会引发大规模的战争,

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逸尘都不敢往下想,自己身上这么多的宝贝,万一被非天看上,想要据为己有,自己几乎连反抗的机会都沒有,

难道他要杀人夺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