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还算识相/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谁,”逸尘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題,忍不住问了一句,

虽然在死亡沼泽,被西方大帝金收狠狠的虐了一番,使得白白净净的脸上,多了一点健康的黝黑色,

但是,就算一丁点的自恋都沒有,凭逸尘的高大英俊,仪表堂堂,随便放到哪儿,也绝对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帅哥,

至少跟略带胭脂味的梦剑文比起來,逸尘绝对够威武够雄壮,明显要爷们多了,

怎么到了静静的眼里,就变成了蠢样子,而且还是比她哥哥还要蠢,

说自己哥哥蠢也好,傻也罢,沒有人计较,可你别拉上别人啊,

逸尘站着中枪的滋味,还沒有细细品尝,就听见静静还在那里品头十足,

“我最讨厌男人长得五大三粗,跟大狗熊似的,我哥好歹有两撇八字胡,还勉强看得过去,你看你那蠢样,瞪什么瞪,就说你,”

静静的目光直视着茫然中的逸尘,用毋庸置疑的口气,确定她刚才沒有说错,

生怕逸尘还不明白,又指着梦剑文说道:

“你看文文,细皮嫩肉,小巧玲珑,玉树临风,我见犹怜……只有这样的男人,才称得上是真正的美男子,大帅哥,”

“呃……”逸尘觉得自己的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本想辩解一二,却突然间把后面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因为此刻的静静,直勾勾的盯着梦剑文,满脸泛着红光,嘴里流着哈喇,一副馋涎欲滴的花痴模样,

如果逸尘据理力争,迫使静静承认自己是帅哥,那么万一人家移情别恋,回过头对着自己,也來一次老鹰抓小鸡……

罢了罢了,蠢样就蠢样吧,逸尘颓然的低下头,实在沒有勇气在静静目前以帅哥自居,

“小逸才是美男子,大帅哥,我不是,”

虽然逸尘已经放弃争辩,但梦剑文却看不下去了,主动为他打抱不平,

“不,文文,你别谦虚了,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静静慧眼独具,根本不理会梦剑文的严正声明,甚至都不拿正眼瞧逸尘一下,

“梦兄,那个……静静,我先回去整理一下,就不打扰二位了,你们继续,”

静静的块头,比逸尘和梦剑文加起來还大,在这里一闹,感觉房间里的空气都不够用了,

再说,逸尘夹在二人中间,要是静静不顾一切的扑过來,自己躲闪不及的话,被她一把抱在怀里,恐怕连呼吸都成问題,

君子不立于危墙这下,赶紧撤离才是硬道理,

“小逸,别走……”

见逸尘弃自己于不顾,抽身离开,梦剑文顿感大祸临头,这一声叫唤充满了绝望,

“还算识趣,”这一次,静静倒是对逸尘非常欣赏,赶紧朝旁边微微移了移,让逸尘顺利逃出是非之地,

逸尘回到梦剑文为他安排的房间,将这些天遇到的事情仔细的梳理一遍,

进入将军府,其实也不是心血來潮,而是公孙宏曾经提起过,

祥将军身为萨特王国东部边陲的防守将领,修为达到战帅巅峰强者级别,算得上是一方强者,

拥有整个萨特王国最好的矿区,经营矿石生意多年,敛财无数,

这些年局势相对稳定,与天罗王国基本上互不侵犯,祥将军闲暇之余,喜好美色,身边妻妾成群,佳丽如云,

公孙宏不确定的,是祥将军与幽阴门的关系如何,若是不受幽阴门控制,则对天罗王国暂时无害,

要是与幽阴门勾结,一旦爆发战事,祥将军势必成为第一支危险边境安全的军队,

尽管公孙宏已经在将军府安插了眼线,但由于身份低微,很少能够接触到统领以上的官员,加上祥将军表面随意,实则谨慎,所以一直沒有得到有价值的情报,

逸尘以熟悉环境为由,在梦剑文的府邸周围转悠,及至擦黑时分,已经出了大院,來到军营附近,

一道三米高的围墙,把军营与周围所有的府邸住宅区隔开,使军营处在一个相对独立的封闭区域,

倏,,

逸尘身子一沉,便成围墙外的地面消失,一转眼,就潜入到军营之内,

趁着夜色,在各处营房的墙角,逛了一圈,做下一些标记,又默默潜回住处,

翌日,

逸尘跟梦剑文打了个招呼,便自行离开府邸,

梦剑文昨天被静静苦苦相逼,折腾得够呛,好在他身手敏捷,总算逃脱静静的温柔魔掌,

此刻已是一身疲惫,躺在床上连起身都不愿意,只是嘱咐逸尘不要耽误矿石押运的时间,其他的随意就行,

军营外面,有一座小山,并不是矿区所在,故而稍显荒凉,

逸尘展开精神力,确信数里范围之内,沒有发现來往行人的气息,

一猫腰,钻入山脚边的灌木丛中,在一块岩石缝里,抽出一张纸条,

逸尘将纸条上写的内容,迅速的浏览一遍,然后手掌微微发力,这张纸条便瞬间化为灰烬,

傍晚,逸尘出现在石锦镇的义兵团团部,

“逸团长,此番深入将军府矿区,是否顺利,”袁守义见逸尘风尘仆仆,试探着问道,

“有些小波折,不过总的來说还算顺利,”逸尘这次回來,沒有大张旗鼓,而是悄悄的召集了袁守义,夏夜和一尺道长,

“这么说,逸团长不用再回矿区了,林团长大概明天下午回到石锦镇,”

袁守义知道,逸尘与田涛林雷一别,已经好几年沒有见面,应该彼此都很牵挂,

逸尘來到萨特王国,请夏夜先生打造义兵团,然后为了如意石胆,只身潜入将军府矿区,

这些消息,袁守义已经设法与林雷取得联系,并作了汇报,

尽管诧异于逸尘修为的逆天提升,但林雷得知逸尘的消息,在高兴的同时,又有些担心,

他尽快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便赶往石锦镇,一來与兄弟见面,再者怕逸尘遇到危险,过來也有个照应,

“林大哥明天來石锦镇,好啊,那我今天就不走了,”逸尘闻言,十分欣喜,

想当初,逸尘第一次离开家乡,便遇到田涛和林雷,三人一见如故,结为兄弟,

斗黑鹰,找沙棠果,合战避雷独脚隼,又在天云城外的小树林里,合力斩杀强盗头子黑鹰,

期间,逸尘还助田涛突破修为瓶颈,成为一位战将高手,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经历了生死考验,

田涛为了逸尘当时的一句话,特意成立了三英佣兵团,让兄弟三人同任团长,不分彼此,

而逸尘此行,來到萨特王国,目的之一便是帮助田涛寻找妹妹,

林雷更是竭尽全力,在与田涛失去联系的情况下,独立支撑三英佣兵团,并设法扩张势力范围,

这哥仨,虽未异姓兄弟,却是共同经历生死,那份感情,并不亚于一母同胞的兄弟,

“难道逸团长还要回到将军府矿区,”

袁守义有些不明白,既然已经顺利拿到如意石胆,为什么还要返回将军府矿区,

毕竟那里是人家的地盘,有点风吹草动,都会陷入危机,

“莫非那边有情况,”一尺道长也算是天云城特卫营成员,一听逸尘此言,便有一种预感,

“嗯,暂时还不是十分确切,等我回去之后,再见机行事,”

逸尘含糊的回答了一句,从纸条上的消息,还不能完全肯定自己的判断,

他不想让大家过于紧张,便转而对夏夜问道:“你的近况如何,”

“义兵团的打造,略有成效,上次劫得矿石,算得上初战告捷,不过离铁军的要求,还差得比较远,”

夏夜先生与袁守义和一尺道长不同,他已经确认了跟随逸尘,无论逸尘有何吩咐,他都会无条件执行,

而且他对逸尘的实力非常清楚,一般情况下,不会过多的干扰逸尘的行事方式,

“我问的是你个人的修为,有沒有进展,”

对于夏夜先生的一套治军本领,逸尘沒有丝毫怀疑,更不会随意提出评价,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一点他还是很清楚的,

“你给我的丹药,已经服用,感觉这几天有一些突破的迹象,”

夏夜先生既欣喜又担忧:“我正在考虑,是不是要离开义兵团,找一个偏僻之地去完成突破,”

突破战王,会引发天地异象,若在义兵团实施突破,自然会引起世人瞩目,

如此一來,义兵团必然名声大噪,甚至会吸引更多的强者加盟,表面上看,这是一件好事,

但实际上,义兵团刚刚起步,根基有待夯实,如果这个时候,激怒一些地方势力,后果堪忧,

比如说将军府,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一个小小的义兵团竟然出现战王强者,这个威胁太大,

祥将军一定会想方设法,通过强有力的手段,剿灭义兵团,为自己消除隐患,

夏夜先生深知其中利害,不敢轻易决定,这几天硬是压住体内的澎湃战气,强行将突破的时间推后,

即使逸尘不回來,夏夜先生也准备尽快汇报此事,让逸尘作出决定,

“你马上就要突破了,好事啊,”逸尘眼睛一亮,乐呵呵的说道:

“至于地点,我早就想好了,保证万无一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