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总护法/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羊羊,你这是什么意思,”

梦剑文面怒愠色,从椅子上一跃而起,顺手扔出一个物事:“我只有这一只空间戒指,你可以看看,里面到底有沒有如意石胆,”

“文文你误会了,”祥将军一把接过空间戒指,若无其事的说道,眼睛却偷偷往里面迅速的一瞄,

这是梦剑文唯一的一只空间戒指,扔过來的时候,已经打开,里面除了一些丹药灵草之类,还有几件衣物,

丢失的如意石胆,有脑袋那么大,如果在里面,不可能看不见,

“我虽然也想得到如意石胆,但是,绝不可能和你抢,”

梦剑文感觉受到了侮辱,涨红着脸,气咻咻的说道,

“咱们是兄弟,我当然相信你,”祥将军哈哈一笑,放下二郎腿,站起來,赶忙赔礼道歉:

“我一时心急,让兄弟见怪了,是我的错,给你赔不是了,”

紧接着一躬到底,态度十分虔诚,

“算了,我沒有找到如意石胆,心里觉得对不起你,所以才……”

杀人不过头点地,人家堂堂的将军,低声下气的赔礼,梦剑文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答应了逸尘,尽管与祥将军以兄弟相称,却也不能言而无信,只是心里多少有一点内疚,

如果选择出卖逸尘,或许可以让祥将军有机会得到如意石胆,也使得自己心里对兄弟无愧,但是,这样做违背了自己做人的基本原则,

尽管有些纠结,梦剑文还是坚持遵守,曾经给逸尘的承诺,

“好了,咱们兄弟不能为这点小事伤和气,”

这些年來,两人除了梦剑文有几次,偷偷放走祥将军抢來的女人,其余时间,彼此都是客客气气,几乎沒有争吵过,

祥将军见梦剑文满面通红,也就不再继续追问如意石胆的事,

为了息事宁人,他又开始转换话題:“你跟静静……”

逸尘听到这里,觉得沒有必要再继续,便小心翼翼的潜回自己的住处,

看來祥将军是铁了心,要投靠幽阴门,这样一來,将军府对于天罗王国來说,将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只要阴无为认为时机成熟,也许祥将军就是第一支,与天罗王国开战的军队,

听祥将军的口气,幽阴门的战王强者,目前还沒有离开将军府,

趁着祥将军还在梦剑文的府邸,逸尘决定再一次夜探军营,

这一次的目的,并不是针对幽阴门的战王强者,毕竟自己还不具备在将军府与对方交手的实力,

既然祥将军决定背弃萨特王国,选择幽阴门,那么,与逸尘就处于敌对的关系,

在沒有想到有效的手段之前,打探一下虚实,还是很有必要的,

仗着战帅巅峰强者的实力,以及隐身潜行的绝技,根本就不需要惊动各个岗哨守卫,在无声无息中,很快进入将军府的军营,

由于抽调了不少战帅强者,加强中心矿区的防守,大营之中,反而有些松懈,战帅强者的气息,也只是偶尔才能遇到,

四下巡逻的兵士,大多实力也就是战将高手级别,对逸尘沒有丝毫威胁,

即使有时候稍微放松一下,显露出战帅巅峰强者的气息,他们都不会发现,

整个大营的面积,占据了半个祁连镇,逸尘花了半个多时辰,才草草的浏览一遍,

一路上,碰到的巡逻队伍并不多,每一队不过七八个人,想必是长时间沒有战事,大营之中又比较安全,巡逻只不过是例行公事,

但是,大营的西北角,却有一处戒备森严,不仅四周都有兵士把守,而且其中还有战帅强者的气息,

外表看起來,不过是几间如同营房一样的房子,并沒有什么特别之处,

许多巡逻的兵士,围绕着这几间房子來回巡视,靠房子的门口,另外还留有固定的岗哨,

这里是什么地方,弄得跟如临大敌般的,谨慎加小心,

“谁,”突然,守卫一声厉喝,吓了逸尘一跳,

不可能啊,逸尘的隐形功夫十分了得,辅以蔽息,即便是战王初阶强者经过,也未必有所察觉,

而这里的兵士们,最高修为只不过战帅初阶,根本沒有办法察觉到逸尘的存在,

“哈哈,将军府的守卫,果然不简单,大晚上的,还这么兢兢业业,”

就在逸尘疑惑的时候,一阵怪笑从前方传來,

随着话音,一位干瘦,并不高大的老者,出现在众守卫面前,

逸尘不禁有些错愕,尽管守卫沒有发现自己,但是这位老者出现的地方,距离他不到一里之地,

按照逸尘的精神力,方圆五里之内,修武者的气息引起空气的波动,都难以逃脱他的感应,

然而,在守卫看见老者之前,逸尘却浑然不觉,沒有感受到一点修武者的气息,

战王强者,

只有修为达到战王强者,才可能在逸尘附近不被发觉,

逸尘赶紧屏住呼吸,将身体移动到墙角的旮旯里,以免引起对方的注意,

“总护法大人,您怎么到來了,”

來人一露面,守卫的首领就对着他躬身行礼,其他守卫也都停下脚步,一个个排在首领后面,弯腰鞠躬,

逸尘一看,嗬,來人竟是幽阴门总护法,人称骷髅老者的阴无法,

天云城城主府一战,逸尘在苍木剑纯阳甲的帮助下,利用草儿布置的花海囚王阵牵制,成功的击败战王强者阴无法,

其实当时,逸尘根本沒有把握将他斩杀,但阴无法却不敢冒险,受伤之后选择了逃之夭夭,

沒想到,他又在将军府的大营中露面,估计祥将军口中的战王强者就是阴无法了,

“你小子有点眼力价,认得出老夫,”阴无法桀桀一笑,随即说道:“难道老夫沒有资格來这里,”

在阴无法看來,祥将军迟早要为幽阴门效力,自己身为幽阴门总护法,怎么说也是他的上级,

一个小小的军营,还有人敢管自己,他心里十分不悦,

“总护法说笑了,小的不敢,”

守卫首领陪着笑脸,轻轻的解释道:“只是将军府仓库重地,我等奉命守卫,请总护法移驾别处参观吧,”

“哦,仓库重地,怎么连警示牌都沒有,老夫真沒看出來,”

阴无法听过解释,仍然沒有转身离开,而是饶有兴致的与守卫首领聊了起來:

“就算是将军府的仓库,也沒必要搞得这么隆重,难道里面有见不得人的东西,让老夫进去瞧瞧如何,”

“这……请总护法饶命,”守卫首领看着阴无法那张毫无表情,如同骷髅一样的脸,心里一阵打颤:“除了祥将军,其他任何人沒有将军手令,决不可踏入仓库,”

自己是堂堂正正的守卫头领,看守仓库是职责所在,却在阴无法面对低声下气,求得谅解,难免感觉有些悲哀,

但是,人家不但是幽阴门的二号人物,而且还是战王强者,随便伸出一根小指头,就轻易地把自己捏死,

更关键的是,祥将军对阴无法都是毕恭毕敬,丝毫不敢怠慢,何况区区守卫,借个胆子也惹不起人家,

不过,如果让阴无法在仓库重地随意进出,万一祥将军怪罪起來,同样是吃不了兜着走,

谁也惹不起,谁也不敢得罪,守卫头领此刻是诚惶诚恐,心里忐忑不安,

“一个仓库而已,有那么重要吗,倒把老夫的兴趣勾起來了,”

阴无法不管守卫头领心里在想什么,他现在只是觉得好奇,

噗通,,

被阴无法这样一说,守卫头领终于忍不住,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小的只不过是奉命守卫,至于仓库里面有什么,一概不知,唯一清楚的就是,如果总护法大人坚持要进去,就必须将我们这五十名守卫全部斩杀,否则,祥将军知道后,我们死得更惨,”

“请总护法饶命,”

“我们上有老下有小,总护法大人大量……”

守卫首领一跪,剩下的几十名守卫,争先恐后的跪下,一边磕头一边求饶,

“桀桀……有古怪,”阴无法阴恻恻的笑着,似乎被守卫们感动了,

伸出如同枯枝般的手指,轻轻的挥了挥:“算了,老夫沒兴趣了,”

“多谢总护法大人,咦,,”

守卫首领感恩戴德,一抬头,却连阴无法的影子都沒有见到,

战王强者果然厉害,來无影去无踪,一点痕迹都看不见,

要是阴无法强行闯入,这些守卫全部加起來,也沒有能力阻止,

还好,有惊无险,人家只是开个玩笑,并沒有刻意为难,

“大家继续巡逻,”守卫头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轻轻的嘘了一口气,

有了这个插曲,守卫们心里都有些惴惴不安,在首领的指挥下,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心神不宁的分批巡逻,

然而,让守卫首领沒有想到的是,阴无法走了,仓库却依然不安全,而且此时此刻,还有一个人被勾起了好奇心,

这个人,便是躲在暗中的逸尘,

逸尘见阴无法离去,心里一动,将身子一扭,施展土遁之术,

悄无声息,迅速潜入将军府的仓库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