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猫抓老鼠/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种气息,逸尘并不陌生,在公孙宏的城主府,初次见到阴无法的时候,就感受过王者之气的巨大威压,

逸尘沒有释放战气与之对抗,而是尽可能的调整气息,让自己的呼吸平稳,

因为,这只是阴无法故意试探,看看逸尘有什么反应,

如果遭到逸尘的激烈反抗,或许会激怒阴无法,促使他提前出手,

逸尘现在体内的问題尚未完全解决,即使祭出苍木剑和纯阳甲,也沒有能力与阴无法抗衡,

明智的做法,就是不露声色,给自己争取一个缓解的机会,

果然,阴无法的气息,在房屋周围稍稍停留了一会儿,就悄然离去,

确认阴无法离去,逸尘再也坚持不住,整个人倒在地上,昏昏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梦剑文府邸,

“小逸,你真的要走,”梦剑文不无担心的问道,

这两天,他经常在逸尘的住处周围游曳,也感受到了阴无法的试探气息,

对于逸尘的告辞,梦剑文留也不是,放也不是,他不知道怎样做,才是最安全的,

“如果我继续躲下去,难保阴无法不会失去耐心,不如我先离开,或许还有逃脱的机会,”

逸尘心里的想法,不便对梦剑文透露,毕竟大家还谈不上是真正的朋友,

况且,在战王强者面前,梦剑文所能做的,实在是微乎其微,

“三天后,将军府的矿石就要运往九幽城,你要是顺利逃脱,任何时候都可以找我,我们的约定依然有效,”

尽管梦剑文知道,逸尘从阴无法的手中逃生的机会不大,但还是希望二人能够一起去九幽,

或许是觉得逸尘可以帮助自己找到青儿,同时梦剑文还有一种预感,逸尘绝对不会轻易死去,

不管怎样,逸尘都必须去面对,过于客套的挽留,反而显得虚伪,

离开梦剑文府邸的时候,逸尘就感觉到,阴无法那若有若无的王者气息,远远的锁定了自己,

逸尘刚开始走得很慢,还故意东张西望,似乎心神不宁,

他沒有释放精神力,只是一边走着,一边凭感觉去捕捉阴无法的气息,

那一丝气息总是若即若离,不带一丁点威压,看样子,阴无法暂时还不准备出手,

走出十里地之后,逸尘突然加速,以战帅巅峰强者的速度,并沒有施展玄步凌风,迅速的往祁连山脉的深处行进,

“哼,看你往哪儿跑,”虚空之中,阴无法暗自冷笑,

在他眼里,逸尘很聪明,将军府的军营附近,故意慢慢腾腾,算准了自己自恃身份,堂堂战王强者,绝不会在将军府的兵士面前,去对付一个战帅强者,

一旦脱离了将军府的军营范围,便失去了心理上的支撑,唯有发足飞奔,才能争得一些逃脱的机会,

这小子还算机灵,阴无法不露声色的俯视着,他不急于动手,只是略带欣赏的冷眼旁观,

逸尘毕竟沒有达到撕裂空间瞬间必达的地步,不管他跑得多快,都无法脱离阴无法的掌控,

前面是荒山野岭,人烟稀少,阴无法更是不急不慌,他倒要看看,逸尘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事实上,逸尘心里非常清楚,只要阴无法想出手,随时就可以追上自己,

但他装着毫无察觉,依然按照自己的路线,直奔横尸之地方向而去,

嗡,,

冷不丁一股强横无比的威压,自空中笼罩而下,

看來,阴无法要动手了,反正这一仗迟早要打,只要不在将军府的范围之内,阴无法就无需故作清高,

逸尘心里一凛,当下停住脚步,暗运战气,做好战斗准备,

然而,威压又忽然间消失,空气中除了有一丝王者的气息之外,其他一切正常,

怎么回事……难道是阴无法改变主意了,

不管他了,逸尘稍作思考,便重整旗鼓,再次将身子化着一道流光,向横尸之地急蹿而去,

“哈哈,傻小子,看老子怎么玩死你,”

刚才的威压,是阴无法故意释放,并不是要出手对付逸尘,而是存心吓唬,

看到逸尘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他心里特别爽快,

一路上,一个跑一个跟,枯燥至极,倒不如折腾折腾,找点乐子,

于是,过不到一刻钟,阴无法就释放一次威压,待逸尘停下來四处张望的时候,他又收回威压,仿佛什么事都沒有发生,

而逸尘被几次三番的折腾,看起來已经惊慌失措,狼狈不堪,连行进的速度也慢下來不少,

而空中的阴无法看在眼里乐在心中,如同猫抓老鼠一般,猫最大的享受就是,看着老鼠被恐惧笼罩,想逃却又无法逃脱的仓惶样子,

当然,阴无法还沒有看见如意石胆,暂时还不能将逸尘一掌拍死,否则吃亏的是他自己,

老混蛋,

逸尘心里暗暗骂道,屡次被戏弄,他自然也明白了阴无法的用意,

无非是让自己失去心智,乖乖的交出如意石胆而已,

沒那么容易,谁戏弄谁还不一定呢,咱们走着瞧,

虽然速度时快时慢,但距离横尸之地却越來越近了,

逸尘远远的看见了尸魔花的样子了,而阴无法还是浑然不觉,

奇怪,明明是横尸之地,都已经接近横尸之地的深处,尸魔花的数量也逐渐多了,但问題却來了,

原本的尸魔花,如塔般的花茎,在沒有盛开的时候,只有厚实而巨大的花瓣包围着,沒有一片花叶,连枝干也看不见,

但是,映入逸尘眼帘的,却是另外一个场景,

花茎还在,沒有花柱,一片十数米高的扇形大叶,赫然生长在花茎之上,

绿油油的大叶,迎风摇曳,叶柄的顶端,又分出几个小杈,每个小杈的上面,各自长出來五六片一米多长的叶片,

如果单纯比较起來,目前的尸魔花,尽管沒有盛开时期的妖冶艳丽,却更具有生机,

嘶嘶,,

逸尘使劲的用鼻子嗅了嗅,希望尸魔花外形的改变,不至于影响到花毒的成份,

想着身后随时可能出现的阴无法,逸尘此刻急切的想闻到那股令人作呕的恶臭,

可是,令逸尘非常失望的是,空气中除了微风送出的淡淡清香,根本沒有一丝一毫的恶臭,

这两天,逸尘躲在梦剑文的府邸,冲王失败,凭一己之力斩杀阴无法,简直就是不可能,

唯一的希望,就是将阴无法引进横尸之地,利用尸魔花的剧毒,瓦解他的斗志,才有可趁之机,

想象很完美,现实却残酷,

剧毒无比的尸魔花,虽然存活期特别长,生长也很旺盛,但是,盛开的花期却非常短,一般只有几天时间,

花谢之后,才会从花茎之上长出叶片,而散发出恶臭的花柱则渐渐枯萎,

在下一次开花之前,不会再散发一丁点的毒性,整个尸魔花变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

“桀桀,,小子,失望了吧,”

阴无法一阵怪笑,从虚空之中落到逸尘面前:“老子昨天就过來了,这里很安全,你该考虑自己的处境了,”

原來如此,如意石胆丢失在横尸之地,阴无法并不完全确定,逸尘已经拿到手了,或许会藏在某个离横尸之地不远的地方,

按照阴无法的推断,梦剑文与逸尘处于争夺如意石胆的敌对双方,即使逸尘找到如意石胆,也不可能让梦剑文知道,更不敢带去将军府,

所以,他故意对梦剑文施加压力,刺激逸尘,又偶尔释放威压,逼迫逸尘出动,

“你不是要找如意石胆吗,我已经带你來了,自己找吧,我就不奉陪了,”

逸尘掩饰着心里的慌张,表现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阴无法昨天來过,这里又沒有了危机,肯定会四处寻找如意石胆的下落,

在沒有见到如意石胆之前,逸尘感觉阴无法不会轻易动手,

“自己找,哼,你当老子傻啊,赶紧的说,你把如意石胆埋在哪里,”

见逸尘想要抽身离去,阴无法岂肯让他如愿:“老子已经等你三天了,别玩花样,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谁要你等三天,说得好听,你是不敢在将军府动手,”逸尘冷冷说道,

阴无法乃幽阴门总护法,堂堂战王强者,即使逸尘能够顺利从他手上逃脱,以后去九幽城,甚至幽阴门,依然会面临危机,

一旦自己身上拥有如意石胆的事情暴露,只怕走到哪里,都要遭受追杀的命运,

以目前的情势,尸魔花失去利用价值,逸尘要想斩杀阴无法,几乎沒有一丝机会,

“傻小子,老子是不想被人知道,”

怕逸尘不相信,阴无法骷髅般的脸上,挤出一副蔑视的表情:

“对了,你从将军府仓库里偷出來的宝贝,一并交出來,老子给你一个全尸,”

“将军府仓库,”逸尘一愣,心里一阵发冷,

自己施展《大五行诀》中的遁地之术,神不知鬼不觉,只怕祥将军到现在还蒙在鼓里,不知道黄剑王兵的丢失,

却不料,居然瞒不过阴无法的眼睛,

既然如此,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