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最强手段/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逸尘击飞出去的梦剑文,刚刚从地上爬起來,就见到了令他震撼的一幕,

随着五行能量团与王者之气的逐渐消失,一个骷髅被烧焦了一样的人,慢慢显露出來,

阴无法原本阴沉之极的骷髅脸上,一片墨黑,如同焦炭一般,

虽然看起來十分狼狈,但实际上阴无法受到的创伤并不大,

跟上一次城主府不同,沒有了草儿布置的花海囚王阵,也沒有苍木剑的威压,尽管逸尘释放的五行能量团强悍无比,却依然仅仅给阴无法造成了一些皮肉之伤,

只不过,为了对抗五行能量团,阴无法耗费了大量的战气,加上心理郁闷,脸上更显憔悴,

嗡,,

空气一阵氤氲,逸尘身体猛一上提,

金光一闪,纯阳甲赫然上身,

同时一道寒光,将周遭温度一下子降了下來,逸尘手执苍木剑,直取阴无法,

尽管梦剑文对逸尘的手段有所期待,却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同为战帅巅峰强者的逸尘,居然面对战王强者丝毫不惧,

不仅如此,逸尘还主动出击,大有将阴无法斩于剑下的架势,

原本抱着必死之心的梦剑文,此刻隐约有了一丝生的希望,

“哈哈,手下败将,上次让你侥幸逃脱,今天,你的死期到了,”

逸尘立于虚空,居高临下,藐视着灰头土脸的阴无法,

“桀桀……老子的运气太好了,正愁着找不到人报仇,你到送上门來了,”

虽然被逸尘偷袭,弄得狼狈不堪,但阴无法的心里却是异常欣喜,

自城主府战败受伤,阴无法沒有去天云城的陈家,而是直接到了祥将军那里,

这几个月的疗伤恢复,让他窝囊憋屈,他甚至都不知道,究竟伤于何人之手,

但有一点,阴无法认为,如果沒有躲在暗处的强者相助,破去了自己布置的黑色幕墙,又有花海囚王阵的侵扰,自己是绝对不会输给一位战帅强者的,

他不认识逸尘,却永远也不会忘记五行能量团,

他无时无刻,念念不忘的,其实是逸尘手中的苍木剑,以及身上穿的纯阳甲,

倏,,

面对逸尘的攻势,阴无法并沒有正面对抗,而是将身体拔至虚空之上,

展开战王强者的精神力,去感应方圆数里之内的一切气息,

经过这几天的观察,阴无法沒有发现逸尘身边,有战王强者存在,

只要不出现战王强者,逸尘就不可能有逃脱的机会,

在确认一切正常之后,阴无法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枯枝般的手指,再一次伸出,黑气又开始萦绕起來,

噗,,

阴无法拇指和食指轻轻一弹,萦绕在手掌之上的黑气,便大规模的渲泄而出,

如同一张黑色的帷幔,在空中张开一张大网,急速的向对面的逸尘罩去,

“危险,”地面的梦剑文,眼见逸尘渐渐被弥漫的黑气吞沒,禁不住大声提醒,

然而,悬浮于空中的逸尘,似乎浑然不觉,虽手持苍木剑,却沒有丝毫反应,任由黑色帷幔将自己重重包围,

“现在,沒有人帮忙,老子就不信收拾不了你,”

阴无法催动着战气,使得黑气的浓度越來越大,帷幔的厚度也愈见增厚,

直至形成一层厚实的,如同一个巨大的黑桶,将逸尘紧紧地围在中心,

“骷髅老头,有本事大家明刀明枪大战一场,用这等见不得人的下流手段,卑鄙无耻,”

处在黑色帷幔之中的逸尘,一边竭尽全力对抗,一边怒气冲冲的责骂,

尽管纯阳甲的金光偶尔闪烁,苍木剑的阴冷寒气也不断释放,但面对阴无法战气的一再催动,好像沒有直接有效的应对方法,

“嘿嘿,小子,你不是很牛吗,有什么本事,都用出來吧,”

胜券在握的阴无法,不理会逸尘的怒骂,反而出言讥讽,

曾经输给一位战帅强者,被他视为此生最大的耻辱,这一次,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逸尘,

噬魂阵,

随着黑色帷幔的稳固,阴无法的拿手绝活噬魂阵已然形成,

逸尘在噬魂阵内,左奔右突,上下出击,却依然沒有冲破的可能,

与上次城主府,逸尘大显身手不同,这一次他似乎缺少了一些帮助,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都表现出力不从心的样子,

“哼,让你看看小爷的手段,”

可能是感受到了噬魂阵的巨大压力,逸尘将战气输入苍木剑,凌空一劈,

唰,,

一道凌冽的寒光,如同闪电在云中穿过,浓郁的黑气被强行划开一条裂缝,

黑色帷幔剧烈的颤抖着,苍木剑释放出的威压,使得将要收拢的噬魂阵,不得不延缓了片刻,

然而,逸尘却沒有來得及,从裂缝中逃逸出來,在阴无法战气的催动下,这条裂缝很快就愈合了,

“自不量力,”

经过几番试探,阴无法感觉到,逸尘在使出五行能量团偷袭之后,已经耗去了自身的大部份能量,

加上以王者之气主导的噬魂阵,即使在战王初阶强者面前,也具有极大的威力,

尽管苍木剑是神兵利器,但在逸尘手里根本不能完全发挥,偶尔劈开一条裂缝,却沒有办法破除噬魂阵,

这样的局势早在阴无法的意料之中,上次的失败还历历在目,今天是报仇的时候了,

噬魂令~~

一条手指粗细的黑色光线,从噬魂阵中游离出來,如同黑色的幽灵,在厚厚的帷幔里蜿蜒前进,

及至逸尘头顶上方,黑色光线好像找到了目标,笔直而迅速的直插而下,

这是阴无法噬魂令最重要的环节,通过黑色光线对人体的侵入,再施以他独特的邪门功法,将对方的神智扰乱,

一般而言,对方的修为实力,包括精神力,只要不超过阴无法,噬魂令就可以实施成功,

在城主府,公孙宏的精神力绝不比刚刚踏入战王级别的强者弱,却依然被阴无法放出的三条黑色光线所控制,

逸尘上次不仅破坏了阴无法的计划,更是用五行能量团将他击伤,但是,阴无法现在要做的并不是要斩杀逸尘,

而是通过噬魂令,控制逸尘的大脑,迫使他乖乖交出身上的所有宝贝,

如意石胆,苍木剑,纯阳甲,将军府仓库不知名的宝贝,甚至还有更多的惊喜……

呲……

那条黑色光线在即将进入逸尘身体的时候,遇到了激烈的抵抗,

几经盘旋冲刺,终究无法侵入,仿佛是逸尘的头顶有一层防护罩,极力的阻止黑色光线的渗透,

“嗬,小子,精神力不错啊,”

逸尘的反应多少有点出乎阴无法的预料,不过他只是冷冷一笑,

阴无法的手指相互交叉,嘴里念叨着,黑色帷幔之中,一下子出现了三条黑色光线,比之前的要粗上几倍,达到了半个手腕的粗细,

如同三条吐着信子的毒蛇,摇曳着冲向逸尘的头顶,

这一次,同样遇到了抵抗,但结果完全不同,三条黑色光线很轻松的就击败了逸尘的防守,从容消失在他的头顶,

逸尘的身体微微晃了一下,却仍然坚强的傲立,只是目光稍显迷离,

成功了,

阴无法为了得到宝贝,不惜释放出杀招,甚至超过了当时对付公孙宏的力度,

即使战王强者,也未必能够承受这样的手段,何况逸尘只是战帅巅峰强者,

“小子,你是谁,”阴无法出言试探,看看逸尘被噬魂令控制的程度,

“我是你爷爷,”

“你……”

令阴无法沒有想到的是,逸尘并沒有按照他的提示回答,或者说这句话勉强算得上回答,却不是他需要的答案,

这小子的精神力居然不在自己之下,

阴无法久历江湖,阅人无数,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一个年纪轻轻的战帅巅峰强者,精神力竟然超过了战王初阶强者,而且是在受到能量消耗之后,

这一发现,让阴无法有些沮丧,亏得自己活了一百多年,却比不过眼前的逸尘,

但是,他转念一想,又不免得意起來,

像逸尘这样的修练奇才,千年不遇,若假以时日,成就不可限量,

如果亲手斩杀逸尘,得到宝贝,恐怕在不久的将來,整个天罗大陆将无敌手,

想到这里,阴无法催动战气,将噬魂令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嗡,,

整个噬魂阵黑光大盛,三条腕粗的黑色光线,赫然出现在逸尘面前,

阴无法的噬魂阵,第一次使出了最强手段,他有些恼怒,但更多的是期待,

用最强的手段,对付最强的敌人,逸尘能够得到这样的待遇,也算死得其所了,

相对于阴无法的期待,逸尘却是一脸的嘲讽,

虽然逸尘的精神力非常强大,但就目前而言,超越阴无法还不现实,

刚才的三条黑色光线,只凭逸尘个人之力,实际上是难以抗衡的,

他不急于施展自己的实力,处处示弱,诱使阴无法从容布置噬魂阵,以己之短对敌之长,并不是心血來潮,而是早有预谋,

逸尘这样做,实际上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他答应了一个人的请求,

这个人便是亡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