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送你王兵/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逸尘在与阴无法交锋中,纯阳甲一直沒有发挥作用,

虽然纯阳甲以防守为主,却能够释放出强烈的耀眼的光芒,而且这道光芒,具有极强的杀伤力,

在死亡沼泽的试验基地,逸尘被困于方圆世界科隆的囚龙阵中,就是利用纯阳甲的金光,削弱了阵法的威力,才有机会脱逃,

但阴无法乃战王强者,实战经验丰富,逸尘若是贸然释放金光,在距离较远的情况下,不仅难以奏效,反而会引起阴无法的警觉,

唯有冒险近身,方有成功的机会,

于是,逸尘趁着阴无法霎那间的停滞,将意念输入纯阳甲,突然间释放出强烈光芒,

阴无法在城主府的时候,就知道纯阳甲是宝物,不过仅仅将它列为防守型的护体屏障,并沒有太多在意,

猝不及防,他被纯阳甲的金光干扰,出现了一瞬间的恍惚,

而逸尘却抓住了这一次预料中的机会,苍木剑悄无声息的直劈而下,

苍木剑挟裹着强烈的能量涟漪,在空中划出一道惨白的寒光,正劈在阴无法的左肩,

随着阴无法的一声惨叫,他的整条左臂,在寒光之中赫然脱离了身体的羁绊,

枯瘦臂膀连同手掌,如一截树枝,嗖的一声飞至空中,

喷洒而出的鲜血,在断臂的后面描绘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紧随着断臂一起,坠落地下,

地面上的梦剑文,看着空中激战的逸尘和阴无法,终于明白了,

先前逸尘将自己一掌击开,就是不希望自己参与战斗,

此二人的高举高打,以及逸尘不断使出超强手段,是梦剑文远远不可比拟的,

即使当时勉强参与其中,只怕反而给逸尘带來羁绊,投鼠忌器,不敢全身心投入战斗,

这个小逸,太厉害了,

这是迄今为止,梦剑文见到的最强级别的交锋,尽管逸尘的修为也是战帅巅峰强者,但他却发挥出了不亚于战王强者的实力,

他曾经对逸尘满怀期待,最好的结果,就是逸尘竭尽全力,能够得到一丝脱逃的机会,

甚至想着,万一逸尘陷入险境,自己会不顾一切,缠住阴无法,就算力战不敌,至少也给逸尘带來喘息之机,

然而,事实上,梦剑文还是低估了逸尘的实力,

看样子,逸尘不是为了保命趁机逃跑,而是要击败战王强者阴无法,甚至还想将他拿下,

嘭,,

就在梦剑文为自己的判断纠结的时候,阴无法的断臂从天而降,正击中他的脑袋,

虽然断臂落下之时,已经力有所逮,但依然将梦剑文砸得龇牙咧嘴,

而断臂中喷洒而出的鲜血,也溅了梦剑文一头一脸,

奶奶的,躺着也中枪,

梦剑文揉揉脑袋,一脸的晦气,抬头看看空中,却又是一脸的欣喜,

“混账,”痛失一臂的阴无法,恼怒的骂了一句,

堂堂战王强者,被战帅巅峰级别的逸尘斩去一臂,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自出道以來,阴无法就沒有受到过如此重创,尽管遭遇过失败,也都是小伤,稍加治疗,过一段时间即可恢复,

可今天,不仅失去一臂,连肩膀都被逸尘削掉半边,只差一点点,脑袋就搬家了,

虽然战王强者的肉身被伤,一般不会伤及灵魂,但是,阴无法内心的恐惧,却让他沒有信心再与逸尘厮杀,

噗呲,,

阴无法一露怯,正好给了逸尘可趁之机,

一招得手,士气大盛,未等阴无法撤出战斗,逸尘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苍木剑狠狠插入他的胸口,

如果说,刚才那一劈,由于速度太快,未及停留,仅仅斩去对方一臂,造成了肉体上的极大创伤,那么这一刺却是把苍木剑停顿在阴无法的胸口,

反手一搅,皇者之器苍木剑,此刻不仅吞噬着阴无法的肉体,更是侵蚀他的灵魂,

躯体的伤害,对战王强者阴无法來说,不足以致命,他随时可以实施魂灵脱逃,大不了放弃原本的躯体,重新寻找适合自己的宿主,

但是灵魂受损,是战王强者最不愿意接受的,轻者降低修为,重则危机生命,

“好小子,想要老子的命,做梦,”

处在危机之中的阴无法,忽然冷哼一声,准备实施魂灵脱逃:

“有朝一日,老子必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尽管阴无法自恃实力,傲慢自大,目中无人,但是有一点他非常清楚,

此次魂灵脱逃,必须放弃肉体,而找到宿主之后,恢复修为实力,根本就不是一两天的事,

所以他无法确定报仇的日期,只能寄希望于有朝一日,

好在逸尘的修为沒有达到战王强者级别,还沒有能力阻止自己的魂灵脱逃,

“不必,你永远沒有机会了,”

哪知道,逸尘连报仇的机会,都不愿给阴无法,

当阴无法的魂灵从躯体内游离而出,化成一道暗黑色的光芒,将要逃之夭夭的时候,

他悲哀地发现,周遭的空间已经被禁锢,即使是一缕幽魂,也无法离开横尸之地,

战王强者,

只有战王强者,才有能力实施空间禁锢,逸尘虽然距离战王强者级别,只有咫尺之遥,却依然不够资格,

地面上梦剑文的修为实力,比逸尘还要稍逊,自然不可能禁锢空间,

横尸之地一共三个人,逸尘和梦剑文已经排除,阴无法沒有理由自己禁锢自己,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这里还有第四个人,而且这个人必须是战王强者,

怎么回事,

阴无法的一缕幽魂,一边尝试着冲破空间禁锢,一边在回忆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判断失误,

跟随逸尘的路上,阴无法就展开了精神力,探测周围是否存在强者,

除了梦剑文的气息之外,他沒有察觉到其他具有超过战帅强者的气息存在,

这也是阴无法觉得胜券在握的主要原因,哪怕的同样级别的战王强者,只要出现在阴无法五里以内的范围,他都会及时发现,

即使与逸尘交手的过程当中,阴无法也尽可能的四下感应,否则,恐怕逸尘沒那么容易得手,

正是因为阴无法觉得自己有退路,才会在逸尘祭出苍木剑,而且噬魂阵被破的时候,仍然敢于放手一搏,

可问題是,横尸之地啥时候來了一位战王强者,在阴无法实施魂灵脱逃的关键时刻,把这里的空间给禁锢了,

如果阴无法早一点知道,有很多逃跑的机会,甚至肉体也不会被苍木剑破坏殆尽,

“阴无法,你竟敢对我主人无理,简直是不想活了,”

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横尸之地的虚空之中,出现了一位手执黄剑的老人,

身高五尺,胖瘦适中,须发皆黑,微黑的面孔上刻着几道很深的皱纹,显得有些苍老,

此人正是负责打造佣兵团的夏夜先生,曾经的贾本国山下夜塚将军,

昨天夜里,逸尘在梦剑文的府邸,一边调养生息,一边思索着然后对付阴无法,

如果单纯的选择逃逸,即使与阴无法激战之后,逸尘都有全身而退的机会,

但是,一旦被阴无法盯上,无论逸尘逃到什么地方,都有可能遭到追击,

而且,阴无法是幽阴门的总护法,九幽城是他们的控制范围,只要逸尘踏入九幽,将面临更大的凶险,

逸尘并不惧怕阴无法,却不得不考虑自己此行的目的,不能过早的引起幽阴门的注意,否则会给自己招惹更多的麻烦,

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斩杀阴无法,才一了百了,永绝后患,

然而,以逸尘现在的修为实力,就算侥幸击败阴无法,也沒有能力阻止他实施魂灵脱逃,

逃也不是,战也不是,逸尘心里很是纠结,

嗡,,

便在这时,逸尘感觉到,日月空间一阵异动,于是意念一动,进入日月空间,

在水晶头像释放出淡淡蓝光的萦绕之中,夏夜的脸上一片祥和,似乎正享受着某种恬然自得,

一股战王强者的气息,从夏夜身上缓缓传出,很平淡,也很实在,

冲王成功,

虽然沒有穆梓冲王成功的那种天地异象,却有着如同杏老晋升王者的那份恬静和淡然,

“主人,我成功了,”夏夜说得很平静,尽量压抑着内心的喜悦,

“好,很及时,你需要多长时间稳固修为,”夏夜的冲王成功,给逸尘吃了一颗定心丸,

“已经稳固了,”夏夜的回答让逸尘很意外:“在蓝光之中,沒有一丝浮躁,冲王的时间虽然晚了两天,但是夯实了突破后的修为,与其他修武者的冲王完全不一样,”

一般战帅巅峰强者,冲王成功后,需要一定的时间稳固和夯实,并逐步将境界提升,达到修为境界的和谐统一,

而夏夜在水晶头像的帮助下,整个过程是循序渐进,稳步提升,只要顺利突破,修为境界便随之稳固,这是常人不可能做到的,

而且,由于日月空间是一个独立的空间,与外界隔绝,冲王时不会产生天地异象,

“哦,恭喜你,”欣喜的逸尘,冷不丁给了夏夜一个巨大的惊喜:

“为了祝贺冲王成功,我送你一件王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