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不能杀他/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兵,”夏夜怀疑自己听错了,紧跟着问了一句,

上次亦萧偷來的那些兵器,质量上乘的也有不少,供一般战帅强者使用非常趁手,并能够增加攻击强度,

夏夜从里面挑了一柄剑,属于接近王兵的极好兵器,平时舍不得用,还专门配了一副剑鞘,将它收藏在自己的府中,

刚刚冲王成功,他还想着等到回去的时候,正式启用那柄剑,

尽管跟战王强者的身份比起來,稍显逊色,却也不至于辱沒自己,

逸尘的苍木剑,是夏夜见过的最高级的兵器,超过了王兵的范畴,而且已经认主,除非逸尘将它还给苍木,否则其他任何人都无法驾驭苍木剑,

除此之外,逸尘身上并无其他高级兵器,夏夜有些疑惑,

“呶,拿住,”日月空间内,一阵黄光闪过,正是逸尘从将军府仓库地下偷出來的王兵黄剑,

“哇~~”饶是夏夜晋升王者,算是沉得住气了,却依然被眼前的黄剑所震撼,不自禁的张开大嘴,哈喇子差点流了出來,

一手拿住剑鞘,一手握住黄剑,轻轻一抽,噌的一声轻吟,黄剑应声而出,周身的黄色光芒瞬间大振,

好剑,

三尺多长,通体黄亮,轻重适度,剑刃锋利无比,剑柄手感极佳,

夏夜不用过多揣测,凭感觉就知道,这是一件真正意义上的王兵,也是他渴望得到,却又不敢奢望的宝贝,

“主人,这……真是给我的,”揉了揉眼睛,夏夜颤声问道,

“快,让王兵认主,”逸尘可沒有夏夜那么激动,

对他來说,苍木剑恐怕是整个天罗大陆上,等级最高的兵器,不要说冲到战王级别,就算冲皇成功,成为战皇超级强者,苍木剑都是极好的兵器,

何况,还有一柄天地间最强的无极剑,正插在鬼域之中,成为逸尘必须要攻克的目标,

黄剑虽好,对逸尘却沒有多大用处,送给夏夜,也是物尽其用,

一滴鲜血,落到黄剑之上,缓缓流淌,黄亮的剑身现出一条红色的血痕,

吟,,

夏夜将王者之气输入黄剑之中,忽然一声轻快的鸣叫,整个剑身颤动起來,

空气一阵氤氲,黄剑散发出的黄色光芒,瞬间将那一滴鲜血融入其中,

“它认主了,”夏夜浑身一颤,随着鲜血融入黄剑的那一丝意念,与自己取得了联系,

认主成功,

夏夜难以掩饰的激动,使得脸上的几条如同沟壑般的皱纹,纠缠在一起,整个脸挤成一团,仿佛一个刚刚做好的包子,

助自己冲王成功,又赠送有价无市的王者之器,逸尘的这一举动,让夏夜铭感五内,

当即翻身跪拜:“谢谢主人赐予宝物,”

“起來吧,先熟悉熟悉,让王兵与你心灵相通,我还指望你杀人呢,”

逸尘把阴无法觊觎如意石胆的事情,以及然后应对的想法,告诉了夏夜,

“好,到了横尸之地,我就用王兵将阴无法斩杀,”得知阴无法手里沒有王兵,夏夜觉得自己有很大的把握取胜,

“不行,”逸尘断然拒绝,“阴无法也是战王强者,斩杀他并不容易,必要的时候,我会让你出手,”

击败阴无法或许不难,但击杀战王强者,却是非常难的事情,

如果让阴无法知道夏夜的存在,即使他再贪心,估计也要先考虑自己的处境,

一旦阴无法不战而逃,将会给逸尘带來极其严重的后果,

要想做到万无一失,就必须好好的筹划一番,

虽然横尸之地的尸魔花,沒有散发出恶臭,但逸尘处变不惊,

通过日月空间的花柱,给阴无法造成一定的干扰,然后出其不意,以五行能量团实施偷袭,

实际上,这些都沒有给阴无法带來太大的伤害,无意中反而让阴无法产生了一个错觉,那就是逸尘的攻击力不足以威胁到他,

接下來,逸尘处处示弱,使得阴无法的自信心急剧膨胀,

即使被亡灵王破去噬魂阵,他也沒有意识到危险,还依然做着杀人夺宝的春秋大梦,

在整个战斗的过程中,夏夜几次要求出战,都被逸尘否决,无奈之下,只好待在日月空间里面,焦急地关注着战况的发展,

正因为夏夜一直沒有现身,阴无法才感受不到战王的气息,否则他早就逃之夭夭了,

“你是谁,”夏夜的出现,让阴无法大惊失色,

尽管只是一缕幽魂,在战王强者的空间禁锢之下,逸尘仍然沒有将他斩杀的可能,

但夏夜不一样,同级别的战王强者之间,极端的条件下,强势的一方有机会斩杀对方,

特别是像现在这种情况,阴无法已经失去了战斗力,魂灵脱逃又被禁锢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

“我是谁不重要,你不是喜欢宝贝吗,”夏夜祭起王兵,将王者之气渲泄而出:“我就用王兵送你最后一程,”

黄剑得到指令,立刻划出一道耀眼的黄色光芒,顺着阴无法的一缕幽魂,就是一剑斩出,

唰,,

在巨大的黄色光芒之中,那一丝看似若有若无的黑色雾气,显得柔弱至极,

几乎沒有像样的挣扎,阴无法的一缕幽魂,便在黄剑的剑气笼罩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阴无法贪心太盛,以至于失去了逃生良机,被夏夜斩杀,死得有些冤枉,

但是,临死之前见到了王兵,而且死在王兵之下,也算不冤,

只是他沒想到,逸尘身上不仅有诸多宝贝,而且还藏有大活人,战王级别的强者,

如果他知道逸尘的身份,以及肩负的使命,那么阴无法应该感到荣耀,大可含笑九泉了,

“你是……逸尘,”

目睹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亲眼见到不可一世的战王强者,幽阴门的总护法阴无法,被斩杀当场的梦剑文,终于明白了什么,

“你认识我主人,”未等逸尘发话,夏夜來到梦剑文面前,黄剑一指厉声问道,

“落英王国与贾本国一战,有一位身披金光四射的宝甲,手持寒光凛冽的宝剑,所向披靡,”

梦剑文如数家珍般的,将自己所了解的和盘托出:

“活捉贾本国的龟蛋太子,引爆天雷炸,将贾本国将士炸得人仰马翻,被落英王国国王陛下封为护国国师,鼎鼎大名的逸尘,居然就在我面前……”

“够了,别说了,”夏夜粗暴的打断梦剑文的话,转身对着逸尘说道:“这家伙知道的太多了,要不要杀了他,”

“为什么杀我,”

兴致勃勃的梦剑文,想不明白,自己的一席话,怎么就惹恼了夏夜,

他说的都是事实,逸尘经落英王国一战,虽然很少有人能够认识,但少年英雄的威名,已经成为江湖上广为流传的佳话,

即使梦剑文不说,其他人如果看到逸尘身披纯阳甲,手执苍木剑,同样也会联想到传说中的那个少年英雄,

实施就是这样,说与不说都不会改变,

“还有,他击败战王强者阴无法……”夏夜冷冷一笑,说道:

“你有沒有想过,阴无法是幽阴门的总护法,阴无为的亲弟弟,有可能因为你的一句话,整个幽阴门的人,都会找我主人报仇,”

“所以,你必须死,”夏夜的话,比梦剑文的似乎更有道理,

逸尘把阴无法引到横尸之地,固然想倚仗尸魔花的恶臭之毒,但最重要的一点,却是为了避人耳目,

在城主府时,公孙宏和飘遥都是自己人,当时逸尘谨慎之下还是蒙了面,

而将军府,除了极少数特卫营的潜伏者外,连梦剑文是否能够完全相信,都不敢确定,

只有在横尸之地这样常人望而却步的地方,逸尘才可以毫无顾忌的,使出浑身解数,全身心的投入与阴无法的战斗,

如果杀了梦剑文,今日之事便不会外泄,包括幽阴门的人,做梦也想不到,堂堂的战王强者阴无法,会败在逸尘的手上,而且被夏夜彻底杀灭,

即使不与梦剑文合作,逸尘还有机会设法踏入九幽,但万一被他出卖,面临的危险实在太大,

在夏夜眼里,逸尘是他唯一要负责的,只要是对逸尘有如何不利,或者有一点点潜在的威胁,他都会毫不留情的斩杀和清除,

何况,梦剑文毕竟是将军府的人,还是祥将军的结拜兄弟,

“杀人灭口,我懂,你和阴无法一样,”经夏夜一提醒,梦剑文即刻明白了,

有些事情不能搀和,有些热闹不能看,

他其实并不是单纯來看热闹的,更多的是为了担心逸尘的安危,

尽管在面对阴无法这样的战王强者,他未必能够帮得上逸尘,但是,他真的不希望逸尘被阴无法斩杀,

梦剑文感激逸尘为自己解毒,也指望着逸尘能够帮自己找到青儿,特别是得知小逸就是逸尘之后,他心里多了一份崇敬,

他深知,无论是夏夜还是逸尘,如果真要动手,自己是沒有机会逃走的,

梦剑文想活命,却不会向逸尘求情,甚至连解释都不愿意,死可怕,而丢失尊严,比死更难受,

“夏夜,你不能杀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