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坚持原则/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夏夜准备斩杀梦剑文,为逸尘消除隐患的时候,逸尘说话了,

“主人,这……”夏夜一阵错愕,

逸尘说过,在有外人的时候,夏夜不要以主人称呼,叫小逸即可,

今天一出來,他就主人长主人短的叫唤,丝毫沒有避讳的意思,

因为在夏夜眼里,阴无法和梦剑文都是必死之人,横尸之地能够活着的只有逸尘和自己,所以沒必要掩掩藏藏,

轻装上阵,不留隐患,对逸尘來说是最佳选择,

“梦兄是我朋友,因为关心才不惜以身犯险,”

逸尘理解夏夜的苦心,便耐心的解释:“如果他要出卖我,就不会帮我隐瞒祥将军,而且也是他及时通知,我才知道阴无法在打我主意,

今天,他曾经挡在我身前,独自面对阴无法……我有什么理由杀他,”

在受到阴无法胁迫的时候,多数人会选择自己保命要紧,即使是一般的朋友,甚至兄弟,也情愿反戈一击,

而梦剑文沒有妥协,反而主动为逸尘分担,其中虽然有报恩的成份,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当时已经选择了和逸尘共进退,

“可是……”夏夜的想法很简单,宁可错杀,也不能留下后患,

“沒有可是,”逸尘很干脆的打断了他的话,态度毋庸置疑,

“好吧,”见逸尘把话说死,夏夜不再坚持,不过他还是厉声对梦剑文说道:“一旦发现你小子有任何不轨之心,我绝不会放过你,”

看着逸尘主仆二人,对自己的态度,梦剑文不禁有些感慨,

他不怪夏夜,反倒为逸尘高兴,有这样的战王强者,忠心耿耿为主分忧,实乃逸尘之福,

想想自己,这些年來,唯一的朋友便是祥将军,而且在梦剑文的心目中,祥将军一直是一位威风八面,叱诧风云的英雄人物,

然而,在国家最需要的时候,口口声声说对国王陛下尽忠的祥将军,却背弃了萨特王国,选择与幽阴门合作,

提升自己为副将,也只是为了制衡以及拉拢另几位副将,以便顺利达到他的目的,

甚至祥将军曾经暗示过,一旦与幽阴门合作,将军府内将会掀起一场翦除异己的风暴,

从那天开始,祥将军在梦剑文心中的英雄形象轰然倒塌,

尽管梦剑文采取了拖延的办法,给自己多一点时间考虑,看看还有沒有劝说的机会,也希望祥将军在这段时间内,能够有一些反思,最终做出正确的决定,

但是,他很清楚祥将军的性格,一经决定,断然不会改变,

既不愿意破坏兄弟之情,又难以接受祥将军的背信弃主,梦剑文的心里一直很纠结,

以至于在夏夜要杀他灭口的时候,梦剑文都沒有过多的解释,如果真的被杀,倒也是一种解脱,不用去考虑自己两难的处境,

唯一觉得遗憾的,是沒有再一次见到青儿,更不能帮她查清身世之谜,

“逸尘,你不怕我会出卖你,”梦剑文试探着问道,

虽然自己可以免除一死,但他还是想知道,逸尘不杀自己,是动了恻隐之心,还是自己值得信赖,

“怕,朋友背后捅刀子,比敌人更可怕,不过我相信,梦兄不会,”

逸尘懂得梦剑文问话的意思,不仅沒有回避,而且很坦然的直言相告,

谁也无法确定,将來会发生什么,即便是最好的朋友,哪怕是兄弟,如果关系到生死存亡,非此即彼的情况下,又有几人能够做到与兄弟一起,共同进退,

在天之眼,黑风会堂主曹清风,为了延缓逸尘等人的追击,竟然将自己手下的长老,抓过來作为阻挡的工具,更是置黑风会成百上千的兄弟生死不顾,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为了活命,有些人真就做得出伤天害理的事情,

“说得好,经历了两次生死,咱们也算患难之交了,叫我文文吧,”

逸尘的话,让梦剑文大喜:“以后,无论有何差遣,但说无妨,我自当尽力,”

“这还差不多,”夏夜总算听到一句比较满意的话,却还是不忘记敲打一下:“跟着我主人,好好干,扬名立万指日可待,”

夏夜走到阴无法的尸体旁,找到一枚空间戒指,打开之后交给逸尘:“不愧是幽阴门的总护法,丹药灵草一大堆,”

逸尘接过空间戒指,看了看,从里面拿出一本小册子,说道:“噬魂令秘法,这等害人的阵法,留在世上也是祸害,”

手心一股战气涌出,小册子立刻变成一对粉末,随手一撒,噬魂令秘法便永远从世上消失了,

逸尘合上空间戒指,余下的丹药灵草之类,一概交与夏夜,

夏夜则凌空劈出一掌,将阴无法的尸体毁去,整个横尸之地又恢复了原有的平静,

祁连镇,将军府,

“梦大人,祥将军请你去将军府一趟,有要事相商,”

梦剑文和逸尘二人,刚刚回到府邸,尚未进门,便有一位官差迎上,

“哦,将军知道我现在回來,”

梦剑文有些意外,一般有什么事情,祥将军会直接过來,很少会派官差通知,

“不知道,小的已经等了三个时辰了,”

官差揉了揉眼睛,估计是等得太久,靠在哪儿打盹,却又不敢真的睡去,显得有些疲惫,

“好吧,你稍等一会儿,我换件衣服就走,”梦剑文对逸尘使了个眼色,将官差支开,

进入府邸,梦剑文将大门关上,对逸尘说道:“祥将军找我,可能是押运矿石的事情,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不用,你们是兄弟,又是上下级,我去了反而不好,”

知道祥将军准备投靠幽阴门之后,逸尘心里就排斥他,如果贸然过去,或许会造成冲突,

毕竟现在将军府,还沒有正式与幽阴门合作,或许这次去九幽,会改变点什么,

如果能够设法破坏他们之间的信任,对萨特王国,天罗王国,甚至整个天罗大陆,都有莫大的好处,

逸尘考虑的是如何阻止将军府与幽阴门的合作,而不是单纯的去劝阻祥将军,

离开横尸之地前,夏夜曾经提出來,让祥将军继续为萨特王国镇守东方,不要与幽阴门勾结,

要是祥将军不听,夏夜则以战王强者的身份,强行逼迫他就范,迫不得已的时候,可以出手擒住祥将军,或者将他斩杀,

但这样一來,必然会激怒被蒙在鼓里的萨特王国国王陛下,造成不必要的混乱,反而给幽阴门以可趁之机,

这个提议被逸尘否定了,夏夜也独自了回到石锦镇的义兵团,

傍晚时分,梦剑文垂头丧气的來到逸尘的房间:“太让我失望了,”

颓然的坐下來,长吁短叹,

“是不是让你在临走前,先帮他搞定另外几位副将,”

这样的状况,早在逸尘的意料之中,祥将军一定也怕夜长梦多,万一与幽阴门勾结的事,传到萨特王国国王陛下的耳朵里,那就大事不妙了,

如果已经与幽阴门达成一致意见,相互合作利用,即使国王陛下发难,祥将军有幽阴门作为倚仗,并不惧怕,

但就目前而言,幽阴门沒有得到明确答复,最多只是有点意向而已,

要是国王陛下直接撤去祥将军的官职,派其他将军前來接任,幽阴门恐怕不会干预,甚至落井下石,为新任将军铺路,

如此一來,祥将军腹背受敌,想不完蛋都不可能,

“我真的不想兄弟之情,因为这件事而遭到破坏,”梦剑文皱着眉头,双手插进头发里,使劲的抓着,

看得出來,他已经处在两难境地,非常纠结,

“摊牌了,”逸尘轻轻的问道,

“那倒沒有,”梦剑文抬起头,苦笑了一下:“有些话沒有明说,但意思很明白,”

正如逸尘预料的那样,祥将军要求梦剑文尽快明确态度,

最好是在这两天,说服另两位持反对意见的副将,正式确定与幽阴门的合作,

许愿事成之后,所有副将都会得到各霸一方的将军待遇,封妻荫子,荣宗耀祖,

梦剑文先是回避,想拖段时间再说,也希望祥将军能够冷静的面对幽阴门的诱-惑,

但是,祥将军心意已决,根本听不进去梦剑文的劝阻,并以兄弟之情相胁,

梦剑文这些年來,任参将之职,虽然实际地位看似极高,仅屈居祥将军一人之下,

然而,他几乎沒有真正的行使那些所谓的权力,只是在祥将军不便出面的时候,才偶尔以将军兄弟的身份,强行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題,

即使是逸尘与丁雨强,为进入中心矿区而僵持不下,梦剑文出现的时候,也是和祥将军有过商量,

包括在中心矿区,他聚集所有官差头目,配合逸尘去横尸之地,同样是在祥将军的授意下完成,

一般情况下,做祥将军的耳目,会被一部分属下看不起,但梦剑文不在乎,毕竟他是为了将军府的利益,

而与幽阴门合作一旦成功,对整个萨特王国,无论是国王陛下,还是平民百姓,都会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

“我看重兄弟之情,但也有自己的原则,”梦剑文眼露精光,一字一顿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