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各退一步/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是整顿军队,或者是非常规处理一些特殊事件,梦剑文可以做祥将军的替身,哪怕受点委屈,也毫不在意,

现在涉及到幽阴门,萨特王国,这事就大了,大到不是兄弟之情就可以解决的,

幽阴门臭名昭著,单纯以实力论,未必强过玄天宗,但是他行事手段,十分很辣,

仗着九幽城的独特地理位置,近百年來,发展势头迅猛,大有取代玄天宗,成为天罗大陆第一门派的趋势,

九幽城地处西方,杀气逼人,加上云集了大批铸剑师,又有祁连山脉的优质矿石原料,打造出无数上好兵器,

一般修武者交锋,修为高的一方取胜属于正常,实力悬殊太大的,可以说是单方面杀戮,大多数的战斗,是在修为接近或者相仿的修武者之间展开,

这样的战斗,往往取决于修为实力以外的因素,比如杀气,以及手持的兵器,

西方属金,杀气重,九幽城的幽阴门弟子,个个杀气腾腾,对敌之时,身上宣泄出的凌厉杀气,就足以威慑到同级别的对手,

战斗尚未打响,气势上已经胜了一筹,这就是幽阴门弟子与生俱來的优势,

当然,趁手的上好兵器,更是能够提升他们的实力,使之在同级别战斗中,占据了较为有利的局势,

幽阴门门主阴无为,觊觎整个天罗大陆多年,又身居萨特王国丞相的高位,为人阴险狡诈,对国王宇文则的钳制也非常到位,

不仅如此,他还派出幽阴门弟子,四处渗透,拉拢各个势力,

其目的,就是成为整个天罗大陆的主宰,让所有人都在他的脚底下,俯首称臣,

要达到这样的目的,必须经过大规模的,甚至是毁灭性的战争,以幽阴门的所有成员,根本不足以发动这场战争,

但是,很多势力,包括一些小国家,都不敢得罪幽阴门,生怕被暗杀,被陷害,断送了大好前程,

他们的示弱,更加助长了幽阴门的强势,威逼利诱之下,有不少势力选择与幽阴门合作,成为阴无为的帮凶走狗,

二十年前,曾经有人提议,联合玄天宗,以及其他侠义之士,远赴九幽城,一举剿灭幽阴门,

然而,幽阴门的老巢,距离幽冥阴山大裂谷不远,据说阴无为与蠢蠢欲动的鬼域,保持着一定的联系,

如果事实果真如此,稍有差池,就可能引起鬼域骚动,

一闲散人在两万年前,以无极剑封住鬼域,如今期限将至,无极剑的威能逐渐减弱,鬼域甚至具备了冲破封印的机会,

只是慑于威势,不敢公然挑衅无极剑,但是有一些偏远地区,经过长时间的阴气腐蚀,已经出现了封印不稳的迹象,

一旦突破封印,鬼域将危害人类,整个天罗大陆几乎无人与之抗衡,

正因为此,围剿幽阴门的计划尚未实施,就宣告失败,

自那以后,阴无为更是明目张胆,幽阴门的活动越來越猖獗,

大家除了有所防范,尽量保存各自的实力,其他的也沒有针对性的办法,

暗地里,绝大多数人都在咒骂阴无为,但表面上却又不敢招惹幽阴门,

“我不希望羊羊与幽阴门有任何牵扯,可又无法阻止,”

梦剑文不愿意当官,觉得拘束太多,活得不够潇洒,但是他更不愿意背叛自己的国家,去和幽阴门做苟且之事,

考虑到二人是结拜兄弟,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苦口婆心力劝祥将军,求他放弃幽阴门,

“文文,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阴无为权倾天下,我又不是他的对手,最好的保全就是投靠,”

祥将军的理由似乎更为充分,做敌人死路一条,不如统一战线,方为上策,

“羊羊,幽阴门危害人间,到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地步,你又何苦加入其中呢,”

梦剑文找出一切对幽阴门不利的理由,进行劝解,

“不错,人人喊打,却人人不打,有谁敢公开与幽阴门作对,”

曾经的两兄弟,现在却为了自己的坚持,努力的试图改变对方:“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

“对,还有一句,良臣择主而事,”梦剑文打断他的话,继续说道:“国王陛下虽然看起來不如阴无为强势,却时时刻刻想着如何摆脱受困的局面,从未放弃与幽阴门的抗争,”

“这样的主,才是值得我们为之效力的良主,这些年來,将军府霸占着祁连山脉东部最好的矿石资源,沒有上缴国一分一毫,陛下睁一眼闭一眼,就是希望你能够增强和壮大实力,扼守萨特王国东方边境,”

梦剑文无心做官,却也了解一些天罗大陆的格局,以及五大国国王之间的约定,

天罗大陆有大大小小数十个国家,以五大王国居首,一等王国天罗王国,二等王国有四个,分别为落英王国,夏离王国,萨特王国和玄冰王国,

五大王国的国王陛下,彼此间曾经有过承诺,相互和平相处,不侵犯边境,不干涉他国内政,

倘若有哪一个国家,狼子野心,兴兵犯境,则其余四国可以联合予以打击,

祥将军镇守萨特王国东方,以祁连山脉为界,直面天罗王国,

如果沒有特殊情况,祥将军一辈子都不会经历战争,

萨特王国宇文则陛下,早就暗示过祥将军,要预防幽阴门从中作祟,通过祁连镇进犯天罗王国,

祥将军存在的最大价值,便是保证东面边境不被幽阴门控制,

“但是,你有沒有想过,一旦阴无为采取行动,必然会从这里经过,我就是他第一个要攻克的目标,”

祥将军忧心忡忡的说道:“凭我这几十万人马,想阻止幽阴门的步法,无疑是以卵击石,螳臂挡车,”

“如果真的到那一步,国王陛下一定会派兵支援,绝不会让幽阴门从这里打开门户,”

梦剑文冷静的分析:“再说,要是大家众志成城,阴无为未必有足够的把握,挑起世界大战,”

阴无为要想达到目的,仅凭幽阴门的实力远远不够,必须通过瓦解分化,以及拉拢利用,才能够壮大实力,

整个天罗大陆的势力,并非铁板一块,可供阴无为利用的其实不在少数,

“文文,你不懂时局,咱们就不必纠结于这些,”

二人谁也说服不了谁,祥将军开始改变策略:“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我们应该共同进退,”

“我们可以不拘小节,但不能留下骂名,”梦剑文还是坚持己见,

自结拜兄弟以來,感情一直不错,沒有发生过大争执,

祥将军喜欢拈花惹草,总会弄些女人回來,惹得后院经常吵吵闹闹,

特别是刚來的,见到那些花枝招展,先入为主的将军妻妾们,不禁心生委屈,

含蓄点的哭哭啼啼,泼辣点的则闹着离开,

有时候,梦剑文于心不忍,偷偷的放走过几回,以免后院起火,

其实每一次,祥将军都知道,一般就是拉着梦剑文到外面,找个沒人的地方,胖揍一顿了事,从未真正追究过什么责任,

但今天不一样,一个为了谋求出路,权衡之下选择另投‘明’主;另一个则是强调忠君为民,反对为虎作伥,

这是兄弟俩第一次,发生重大事件上的意见分歧,双方固执己见,争论得脸红脖子粗,

最后,还是祥将军息事宁人,先行退让:“算了,咱们是兄弟,不要为这件事伤了和气,一切等你从九幽城回來,再做决定,”

祥将军希望,梦剑文通过这次押运矿石去九幽城,能够感受到幽阴门的强势,以及萨特王国官方的颓势,

以便从心里支持自己的决定,为将军府谋求一个好出路,

梦剑文虽然不同意将军府投靠幽阴门,但看见祥将军主动退让,还是十分感动,

当下便承诺,关于祥将军与幽阴门接洽的事,绝不会向萨特王国官方透露一点,防止被别人利用,

“你觉得,祥将军会改变主意吗,”

对于祥将军的为人,逸尘并不清楚,只是隐约感觉到,他不会就此放弃自己的决定,

“希望会吧,我不敢保证,”梦剑文实话实说,经过这件事,他和祥将军之间,仿佛有了一些陌生,

如果继续争论下去,无论谁对谁错,只要能够达成一致意见,或许彼此会好受些,

梦剑文想过,即使被祥将军呵斥,他也要极力阻止将军府与幽阴门的合作,

看见兄弟走上邪路,而装着漠不关心,他做不到,

然而,祥将军的退让,却让梦剑文如同一拳打在空气中,沒有一点回应,这也是他闷闷不乐的原因,

表面上看起來,各退一步,兄弟不伤和气,是最好的结果,

实际上,问題不仅沒有解决,反而更加严重,回避使得矛盾暂时被隐藏起來,但依然存在,

“唉,明天就要去九幽城,有什么事,回來再说吧……”

“文文,文文,”梦剑文的话还沒说完,就被一阵大嗓门给打断了,

只见静静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赶來,一把撞开半掩着的大门,对着梦剑文说道:

“你不准去九幽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