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静静发飙/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咣当~~

跟静静的身材相比,大门只能算是单薄柔弱,自然难以抵抗,一撞之下,只好应声倒了下來,

静静看起來五大三粗,似乎不解风情,其实这姑娘感情丰富,尤其对梦剑文情有独钟,

在梦剑文面前,她尽可能保持淑女风范,偶尔还羞答答的來一些妩媚,

但是现在,她居然当着逸尘和梦剑文的面,很是粗鲁的撞坏了房间的大门,

“静静,你怎么了,”

静静的举动,大出梦剑文的意料之外,

“将军府有那么多人,干嘛非要你去押运矿石,”一进门,静静就气势汹汹的质问起來,

“上次矿石被抢,明天我们换一条路走,我是副将,押运矿石理所应当,”

以前,每一次押运矿石,都会配一位战帅强者压阵,有时直接派出将军府的副将,

这次梦剑文作为新晋副将,在押运队伍中是最高长官,并沒有什么不可理解之处,

但静静却不这样认为,她似乎憋了一肚子气,俏脸涨得通红,一双美眸紧紧盯着梦剑文,泪珠在眼眶里直打转,

见逸尘在场,她稍微尴尬了一下,极力强忍住泪水不要掉下來,几经犹豫,终于颤声问道:

“文文,你去九幽城,到底要找谁,”

“你……怎么知道,”被静静点破,梦剑文显得有些窘迫,

寻找青儿的事,除了逸尘之外,他曾经跟祥将军提起过,静静并不知情,

倒不是可以隐瞒她,梦剑文认为这是自己的私事,沒有告诉她的必要,

况且,静静的心思他很清楚,如果让她知道,可能会生出一些事端,彼此之间,也会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能告诉我,她是谁吗,”虽然心里打翻了五味瓶,但静静面子上还保持着一份冷静,

“我叫她青儿,其实她姓甚名谁我也不知道,”

既然静静已经知道了,再隐瞒下去也沒有多大意思,

梦剑文觉得心里坦然,自己从來沒有接受过静静的感情,也沒有欺骗过她,

即使现在不说,等到真的找到青儿之后,静静早晚会知道,

“你为了一个素不相识,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万里迢迢如大海捞针般的赶去九幽城,”

梦剑文的回答,让静静的脸上一阵痉挛,原本端庄贤淑的面容,紧紧地纠结在一起,

她伸出手,指着梦剑文,哽咽着说道:“文文,你这样做,把我置于何地,让我情何以堪,”

如果梦剑文胡编乱造,说出一番与青儿的柔情蜜意,或许静静的心里会稍微好受一点,

偏偏他又说了实话,尽管青儿救过他,但二人之间,事实上啥也沒有发生,

就算有点情愫,都还沒來得及表白,梦剑文就被所谓的定情信物给迷晕了,

这样的事情,在旁人看來,实在谈不上存在什么感情纠葛,

但静静心里却被深深的刺痛了,和梦剑文相识,已有三年之久,

不能说朝夕相处,至少也是隔三差五的就能碰上一回,

特别是静静从來沒有隐瞒自己的感情,甚至放下一个姑娘家特有的矜持,主动向他袒露心迹,

即便如此,却依然敌不过一位陌路相逢的青儿,难怪静静无法接受,

“静静,我跟你之间……”

梦剑文自己也很难解释,为什么仅仅是一次见面,还被青儿用计迷晕,心里还是对她牵肠挂肚,

而对静静,虽然过于残酷,但他却不感觉有丝毫愧疚,

“你不要说,跟我之间,存在什么兄妹之情,那都是你们男人用來骗人骗己的鬼话,我不听,”

静静双手捂住耳朵,摇着头,眼泪终于不争气的流了下來,

心爱的人不能接受自己,很痛苦,却还不至于绝望,

俗话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说不定有一天,对方会明白自己的一片心意,转而欣然接受,

即使过程可能很漫长,等待也非常折磨人,可至少还有一份期待,

然而,一旦对方喜欢上别人,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静静此刻便承受着这种煎熬,毫无希望的等待,会击垮一颗脆弱的心,她的失态完全是在情理之中,

“我从來……沒有把你当成妹妹,自然不会存在兄妹之情,”

梦剑文颞嚅着,不敢与静静的目光对视,

不管怎么说,喜欢一个人沒有错,静静是无辜的,梦剑文觉得自己也是无辜的,

但是,看见静静伤心欲绝,他心里油然生出一丝怜惜,也许不是爱情,

“真的,你沒有骗我,”闻听此言,静静心里一阵狂喜,几乎就要破涕为笑了,

这三年來,梦剑文除了一直拒绝静静的爱意,其他方面,倒也沒有排斥过她,

甚至在很多时候,他对静静的关心,甚至超过了作为兄长的祥将军,

梦剑文原本就很斯文,又细心,对静静嘘寒问暖,关怀备至,

也正因为这样,静静每次都会重拾即将破灭的希望,对梦剑文恋恋不舍,

既然沒有兄妹之情,他又经常关心自己,难道……

“羊羊身为将军,有英雄气概,平时心思缜密,除了喜欢猎艳渔色,其他均无可挑剔,但是你不一样,大大咧咧,风风火火,丢三落四,连自己都照顾不了,”

梦剑文字斟句酌,想要尽可能的不再刺激静静:

“说实话,你不像一个女孩子……我一直把你当着兄弟看待,”

“呜……哇……”

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像开了闸的潮水一般泛滥起來,

静静再也忍不住,毫无仪态地坐在地上,手舞足蹈,恸哭起來,

最后的一丝希望,也被梦剑文残忍的打破,巨大的失落,让她一时难以面对,

“对不起,静静,”梦剑文怯怯的走过來,伸出手,想安慰一下,却不知该如何劝说,

如果不是自己平时对她爱护有加,或许静静早已放弃了心里的那一份情愫,

说到底,是自己的所作所为,无形中给了她希望,现在又亲手将之残忍的毁灭,

良久,大概是哭累了,或者是死心了,静静停止了啼哭,从地上爬起來,

“不怪你,是我自己一厢情愿,”她抹去眼泪,调整一下情绪,用商量的口吻说道:

“此去九幽城,路途遥远,觊觎将军府矿石的强盗甚多,你还是让给别人押运吧,”

虽然这些年來,将军府的矿石运送,基本上不会出现差错,

一般强盗,看见将军府的标志旗,知道有战帅强者坐镇,不敢轻易招惹,

但是,上一次却发生了意外,在夏夜的率领下,义兵团成功的劫得将军府的大批矿石,

并沒有在现场留下可供调查的痕迹,致使到目前为止,祥将军依然沒有获得有价值的线索,

尽管将军府将此视为奇耻大辱,严密封锁消息,绝不向外界透露半点风声,

可实际上,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江湖上早已传遍了将军府矿石被盗一事,

有人佩服强盗们有勇有谋,居然把主意打到了祥将军的头上,

而更多的,特别是强盗团的首领,从这件事上看到了希望,

将军府实力强大,却未必沒有破绽,既然上次被人占了便宜,以后是不是大家都有机会呢,

“谢谢静静的关心,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能够顺利将矿石运送到九幽城,”

静静的担心不无道理,她刚刚被梦剑文拒绝,脸上还留有眼泪流过的痕迹,就忘记了自己的伤心,反而惦记着他的安危,这份大度让梦剑文汗颜,

不过,在梦剑文看來,这一次的运送绝不会出现任何差错,祥将军为了确保安全,也进行了精心地布置,

即使路上遇到实力强劲的强盗团,他也有十成的把握应对,

毕竟,身边有一位实力不弱于战王强者的逸尘,加上自己的修为,也达到了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

而萨特王国的强盗团,实力最强的也不会超过战帅级别,就算同时出现三五位战帅强者,梦剑文和逸尘二人,都能应付自如,

“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就不再给你泄气了,”见梦剑文信心满满,静静轻轻的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

“一路小心,祝你早日见到青儿,”

“文文,静静有点不正常,”

待静静走后,冷眼旁观的逸尘,突然來了这么一句,

“不会吧,她一直都这样啊,”梦剑文一愣,随即答道,

“我觉得,她的话沒有说完,”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逸尘从静静的嚎啕大哭中,察觉到一丝说不清楚的暗示,

如果是祥将军告诉她,梦剑文去九幽城找青儿的事,那也是三四天前就知道了,

以静静急吼吼的性格,不可能这几天都风平浪静,偏偏到矿石押运即将出发的时候,才赶过來发飙,

“也可能是她刚刚知道,马上就过來了,”

梦剑文觉得静静心直口快,有事不会瞒着不说的,

“但愿如此吧,”

逸尘也想不出所以然來,便将此事放过,

或许静静的失态,是因为受到了被梦剑文拒绝的打击,

逸尘和她不熟悉,也可能是过于敏感,想得太多了,

“文文,收拾一下,准备出发,”

快到午夜时分,祥将军的声音在门外突兀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