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盗贼/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梦剑文和逸尘,两人正聊得起劲,却被祥将军的喊声打断,

祥将军还是一贯的作风,有事主动來找梦剑文,除了前几天,梦剑文去了横尸之地,他沒找到,才派人等在梦剑文的府邸,

“小逸,我们又见面了,”祥将军一进门,就和逸尘打招呼,好像他早就知道,梦剑文沒有回到自己的房间一样,

“见过祥将军,”逸尘冲着祥将军拱拱手,态度不卑不亢,

“不是说好明天中午吗,怎么提前了,”梦剑文对祥将军的到來,有些意外,

原本说好的,明日上午,再将矿石数量核对一遍,清点好押运队伍的所有成员,吃过午饭,才正式出发,

而现在是半夜,四处漆黑一片,各项工作都不太方便,

“不错,我对外公布的是中午,实际上就是一个时辰后,正式上路,”

祥将军哈哈一笑,见梦剑文似有不解,便解释道:

“鉴于上次矿石被盗,我故意提前出发,相差六个时辰,等盗匪们反应过來,你们早已甩开他们了,还有,这次不走官道,以防有人等在半路,实施抢夺,”

可能是夏夜的打劫成功,让祥将军心有余悸,他情愿选择走一条偏僻崎岖的山路,而避开人人熟知的官道,

“可是……你之前并沒有跟我说,”

梦剑文刚才还在和逸尘商量,一路上可能会遇到的麻烦,哪些路上容易被强盗团设埋伏,哪些路比较安全,

祥将军突然之间的改变,使得梦剑文事先准备的防护措施,变成了毫无意义,

“文文,你应该理解,在出发之前,我不希望消息泄露,”

祥将军正色道:“我身为将军,必须对将军府的财物,以及属下的安全负责,现在告诉你,也不算太晚嘛,”

矿石的价值固然不菲,但更重要的是将军府的脸面,

如果连续两次被盗,任凭如何封锁消息,都不可能做到一点风声不漏出去,

堂堂将军府,居然连盗贼都解决不了,还怎么能够腆着脸说,为萨特王国镇守一方,保国安民,

谨慎一些是必要的,哪怕委屈一点,摸黑行路,只要顺利将矿石送到九幽城,便是大功告成,

“是,我明白,”梦剑文嘴上应着,心里却有些嘀咕,

一向有大将风度的祥将军,此刻不得不耍点小伎俩,让梦剑文觉得过于谨慎了,

其实这一切,都是夏夜惹的祸,义兵团的第一次实战训练,把将军府弄得是草木皆兵,

“明白就好,”梦剑文的理解,让祥将军很是欣慰,

高兴之余,转而对逸尘说道:“小逸,听文文说,你的修为达到了战帅强者级别,真是年少有为啊,”

“祥将军过奖了,”

虽然在进入将军府矿区的时候,逸尘自报的修为是战将五品,但实际上,不用梦剑文说,祥将军也能够看出來大概,

当然,修为可以判断,逸尘真正的实力,祥将军是不可能看得出來的,

“好好协助文文,如果一切顺利,等你回來的时候,将军府统领之位,有你一个,”

果然,在祥将军眼里,逸尘的实力弱于梦剑文,否则,他一定会以副将的头衔,作为吸引和拉拢的手段,

将军府的副将,都是战帅高阶甚至巅峰级别的修为,在萨特王国,除了幽阴门,已经算得上是非常不错了,

“好说,一切等回來再说吧,”逸尘客气的应付着,

要在平时,一个小小的统领,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即使落英王国国王穆梓加封的国师,也沒有把他留住,

但是,得知祥将军意欲背叛萨特王国,转而投靠幽阴门,逸尘倒是可以考虑,或许去将军府做一回统领,

如果利用这个身份作掩护,与特卫营的暗探取得联系,设法破坏祥将军与幽阴门的合作,那也是很有价值的,

不过,就目前而言,逸尘还有很多事情要办,祥将军也还需要对逸尘的实力加以考察,统领之事,只是说说而已,

于是,在半夜子时,梦剑文领命率一干守卫,押运着二十余车的矿石,摸黑离开将军府,

沿着偏僻崎岖的山路,行进的速度不算太快,及至黎明时分,才堪堪走出祁连镇,

黎明前的黑暗刚刚过去,天际还未明朗,一切都处在朦朦胧胧之中,

矿石车上的灯火,摇曳着,忽明忽暗,推车的壮汉们,深一脚浅一脚,小心翼翼的前行着,

众守卫,在副统领丁雨强的带领下,分成两拨,一前一后,将矿石车紧紧的夹在当中,

“呔,,”

一声大喝,从前方传來,

隐约中,一个高大的身影,伫立在小路中央,

一杆长枪,被双手紧握着横在身前,如塔般的身体,占据了小路的大半宽度,

头上戴着一顶黑色帽子,垂下的黑纱正好遮住了整个脸庞,

其实在这个时间段,即使不用遮脸,十米之外的人也看不出來人长相,

“注意警戒,”

走在前头的丁雨强,第一时间对众守卫发出了命令,

虽然此行的最高长官,是梦剑文副将,但一般行进中的正常警戒,都是由丁雨强负责,

毕竟,丁雨强的修为达到了战将六品,对付普通的盗贼,还是很有胜算的,

“阁下是谁,”

一见來人块头够大,站在那里威风凛凛,丁雨强不敢轻举妄动,试探性的问道,

“留下矿石,”來人粗着喉咙,刻意发出沙哑的声音,同时,长枪一竖,往地上一戳,

山间小路,地面全是岩石,被长枪一撞击,溅起一阵火花,

“阁下既然知道矿石,就应该知道,我们是祁连镇将军府的,不如行个方便,稍微让一让,大家各行其道,”

尽管丁雨强沒有发现來人的其他同伙,不过,例行的官腔还是要打的,

谁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有埋伏,更不清楚人家到底有多少人,真正实力是什么层次,

不管來者是谁,如果不发生冲突,矿石车能够顺利通过,是最佳的结果,

打出将军府的名头,一般的强盗团,都会退避三舍,不战而屈人之兵,将军府的守卫们干过不止一回两回,而且屡屡得手,

“不让,”

令丁雨强意外的,是对方不仅完全无视将军府的威名,而且惜字如金,连多说话都不愿意,

这个盗贼与众不同,冷峻而嚣张,

在丁雨强眼里,有两种可能,要么此人修为实力极高,根本不屑于将军府的守卫们;要么就是第一次打劫,心里沒底,怕说多了露出破绽,

从刚才对方拿长枪触地可以看出,此人修为在自己之上,应该接近或者勉强达到战帅强者级别,

丁雨强更倾向于第二种判断,这家伙一定初入强盗行当,还是只菜鸟,

“既然如此,丁某就向阁下讨教几招,”

作为将军府副统领,丁雨强有战将六品的修为,虽然明知不是盗贼对手,但依然长剑一指,准备冲上前去,

看起來,丁副统领身先士卒,一副勇者无惧的架势,让众多守卫心生敬意,暗暗佩服,

实际上,他根本沒有那么高尚,做出这样的姿态,完全出自于投机的心理,

丁雨强知道,这次押运矿石的最高领导,是身后还沒有发出声音的新晋副将,战帅巅峰强者梦剑文,

眼前的盗贼,实力强过自己,却远远不是梦大人的对手,

自己待在副统领的职位上,已经好几年了,一直沒有合适的机会表现,升职成了奢望,

但现在机会來了,自己以大无畏的精神,只管冲上去,即便不敌,有梦大人在看着,断然不会见死不救,

“你不行,”

还沒等丁雨强上去,盗贼的鼻子里哼了一声,充满鄙夷的说道,

人家说得沒错,战帅强者与战将高手的差距,不是有勇气就可以弥补的,

哪怕你丁副统领豪气冲天,实力悬殊太大,上去也是白搭,

这一点,丁雨强当然清楚,他要的就是这样结果,如果对方实力低微,自己随手便可将之斩杀,同样是身先士卒,效果却大不相同,

“为了保护将军府的财产,丁某这条命不要也罢,盗贼休走,看剑,”

一番话说的是铿锵有力,义正辞严,丁雨强一下子就成了众守卫心中的偶像,

前一次是试探,虚张声势,渲染一下气氛,给自己热热身,

这一次不同,丁雨强被自己的大义凛然所感动,一股浩然正气蹭的一下就上來了,

原本的怯意,瞬间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全身热血沸腾,战气大盛,

丁副统领拉开架势,双手握剑,整个身体随着长剑,來了个乳燕投林,就要扑向盗贼,

“住手,”

身体正处在悬空状态的丁雨强,忽闻一声断喝,急忙收住身形,

噗通,,

招数使到一半,要停下來比较困难,但他听到的是梦剑文的喝止声,不敢不停,

其实,丁雨强最期待的就是这个命令,只是沒想到,在自己身体腾空的时候,梦大人下命令了,

仓促之中卸去战气,整个人从离地两米的空中,直挺挺的摔落下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