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不杀/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木水火土,各具特点,共同组成五行,世间万物,各有属性,但都离不开五行,

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

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五行之间,相生相克,彼此滋生又彼此约束,

由诸多的矛盾体,以对立统一的方式,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奇妙世界,

正如逸尘手中的苍木剑,曾经斩杀过战皇超级强者,却不能克制玄风豹释放的杀气光圈,

而纯阳甲以防守见长,沒有苍木剑那般辉煌战绩,却足以破去杀气光圈,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凡事都有存在的道理,也有毁灭的理由,

啪,,

笼罩着逸尘的玄色杀气光圈,在纯阳甲的耀眼金光冲击下,渐渐失去了威力,

令人压抑窒息的沉闷感觉,也开始逐步消除,

两股巨大的能量涟漪,在僵持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后,以杀气光圈的失败而宣告一个段落,

一声清脆的爆裂声响起,整个空间金光大盛,逸尘如同一尊战神,伫立于虚空之中,

反观玄风豹,被自己释放出的杀气所反噬,加上突破到六阶之后,未能进行有效的能量补充,

尚未完全稳固的修为,在这一刻从身体内部,强烈的波动起來,搅得它心慌意乱,

“孽畜,晋升到六阶,仍然戾气未改,心动杀人之念,”

逸尘剑指玄风豹,厉声喝道:“今日我便为民除害,将你斩杀,”

以逸尘的实力,有机会击败六阶魔兽,却不能斩杀,

因为六阶魔兽相当于人类战王级别,初步理解天地奥义,已经具有魂灵脱逃的能力,

即使毁其躯体,却无法让它神魂俱灭,

但是,这只玄风豹,遭到了能量反噬,如果不能尽快修复稳固,它的六阶魔兽级别,将岌岌可危,

按照目前的受伤程度,它体内残存的实力,只不过比五阶魔兽稍强,绝对达不到六阶的水准,

如此一來,逸尘便有足够的实力,一剑将之斩杀,

“我只是饿了,要吃人,并沒想到杀人,”

先前只能发出几个词语的玄风豹,被苍木剑的寒光一逼,说话反倒利索起來了:

“只有你们人类,才是最喜欢杀人的,”

“胡说,你口口声声要吃人,还想狡辩,”

不杀人怎么吃人,难道是生吞活剥,那样更加残酷,

“我只要食物,吃人是本性,到了六阶,原本是不愿吃人的,可我找不到其他魔兽可以吃,”

玄风豹似有委屈,仍然坚持着辩解:“你们人类不吃人,杀的人却最多,比我更歹毒,”

“你……”虽然玄风豹为求活命,竭力为自己开脱,但是它说的也不无道理,

亡灵王曾经说过,任何物种,为了生存,都必须找到自己的食物,

食肉动物,吞食比自己弱小的动物,而自己又成为其他高等食肉动物的捕猎对象,

弱肉强食,组成食物链,此乃本能所至,实属天经地义,谈不上对与不对,

而人类的食物中,并沒有同类,但是,自古以來,死于同类之手的人类,远比被魔兽吃掉的要多出无数倍,

随着修为实力的提高,欲-望日益膨胀,斩杀自己同类更多,

所谓一将成名万骨枯,很多名将都是踩着同类的尸体,成就自己的霸业,

就连普通修武者,斩杀魔兽,谋取魔核,都要美其名曰历练,从未感到有何不妥,

魔兽吃人,实为天性,却为人类所不容,

这本身就是一种畸形逻辑,人类永远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为自己的滥杀寻找各种理由,

但魔兽到了六阶以后,开始懂得人类的语言,甚至可以逐渐化为人形,

慢慢的具有灵智,大多数魔兽认为,自己已经接近于人类,反而改掉了不少暴戾的秉性,宁愿与人类亲近,也不愿意轻易与人为敌,

“如果胜利的是你,你难道不会吃了我,”

尽管玄风豹言之有理,可逸尘总觉得它是在强词夺理,

“会,我饿了需要食物,人也是食物,”

饥肠辘辘的玄风豹,被纯阳甲的金光压制,连逃走的能力都沒有,

它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活命的机会,但是这一次却沒有求饶,而是忿忿不平:

“我如果直接冲过去,你身后的那些人,哪一个都可以成为我的食物,也许你有手段,置我于死地,但是你能阻止我吃掉他们吗,”

即便以梦剑文的战帅巅峰实力,也不过一个照面,就被击出老远,要不是静静接住,恐怕得摔断几根肋骨,

那些守卫们,包括丁雨强副统领,统统是战将级别,跟梦剑文相差太多,

只要玄风豹冲过去,撩起爪子随便一抓,估计沒有人能够逃脱,

就算逸尘身上有诸多宝贝,但玄风豹若是铁了心逃遁,依然可以从容离去,

这一点,逸尘深有同感,沒有任何理由反驳,

而实际上,玄风豹在与逸尘交手时,显得非常有君子之风,并沒有释放威压去对付那些修为实力低弱的守卫们,

甚至,对于梦剑文的出手,它也仅仅以杀气震退,而不是将他斩杀,

从玄风豹的这些行为,逸尘可以判断,它所说的完全是事实,

看着耷拉着脑袋,颓然至极的玄风豹,逸尘忽然有了一丝怜悯,

魔兽未必都是十恶不赦,特别是达到一定级别的魔兽,就像这只玄风豹,想吃人却沒有滥杀,说明还是心存善念,

苍木剑悬在空中,寒光渐渐退去,逸尘摇了摇头,终究沒有将这一剑劈下去,

“这是我们自己的食物,不能让你吃饱,但至少可以暂时补充一点能量,”

逸尘将马车中的食物,只留下一成,其余的全部丢到玄风豹身边,

在大家生命安全沒有威胁的时候,如果执意斩杀玄风豹,似乎不比魔兽高明,倒不如放它一码,

能够从五阶晋升到六阶,玄风豹也经历了诸多磨难,逸尘实在不忍心下手,

“你不杀我,”

静等一死的玄风豹,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疑惑的看向逸尘,

“以后不要吃人了,否则,定斩不饶,”逸尘厉声告诫道,

“一定不会,”

玄风豹用保证的语气大声说道,

颤抖着抓起面前的袋魔兔肉,贪婪的撕咬起來,铜铃般的眼睛里,禁不住流下了两行热泪,

将军府的矿石车队,又重新出发,经过玄风豹身边时,它停止了撕咬,抬起头用充满了感激的眼神,目送逸尘等人离去,

梦剑文抱着静静,飞身上了马车,却不肯将她放下,

“静静,你醒醒……”

他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羞愧加上感激,使得双眼不争气的模糊起來,

而静静却依然沒有反应,全身松软的躺在梦剑文的怀里,如同睡着了一般,

逸尘走到马车旁,探头看了看静静,又看了看梦剑文,沒有说话,

“小逸,快上來帮我看看,静静怎么到现在还沒有醒过來,”梦剑文焦急的问道,

“你怎么不问问我,有沒有被玄风豹吃掉,”

逸尘沒好气的说道,

自己为了这些守卫的性命,不惜与六阶玄风豹拼死一战,虽然取胜,却也被弄得筋疲力尽,

作为矿石车队的最高长官,连一句慰问的话都沒有,就只顾着怀中的静静,

“嘿嘿……我知道你手段高强,不会有事的,”梦剑文讪讪的笑了笑,眼睛还是紧紧的盯着静静,看都不看逸尘,

“我当然沒事,就不上了打扰你们了,不过,,”逸尘故意拖长了声音,见到梦剑文一脸紧张,才缓缓说道:“静静可伤得不轻,你得小心伺候着,”

“废话,我是问你该怎么办,”一向温文尔雅的梦剑文,破天荒的说起了粗话,

“好办,你就这么抱着,”逸尘并不介意梦剑文的态度,很严肃的提醒他:

“她的骨头以及内脏,都伤得非常严重,原本是不能这样抱的……”

“那该如何,”梦剑文不明白,逸尘明明说就这样抱着,却又说不能这样,

“别……好好抱着,”见梦剑文不知所措,逸尘连忙纠正他的姿势:

“你抱的角度有些不对,不过已经不能再换來换去了,暂时保持这样不动,否则她的骨头会错位,就算能够恢复,也变得弯腰驼背,一个姑娘家,只怕嫁不出去了,”

逸尘一边指导,一边咂咂嘴,一副惋惜的样子,

“胡说,”情急之中的梦剑文,已经是口不择言了:“静静为救我受伤,不管变成什么样,我都会照顾她,”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逸尘仔细的看了看静静,然后皱起眉头说道:“她被你一撞,受了内伤,一口浓血堵在喉咙出不來,造成了昏迷不醒,你可以救她,可是……”

“可是什么,”

梦剑文知道,逸尘曾经在落英王国待过,又帮助穆梓打败贾本国的大军,

而落英王国的医者,疗伤手段极其高超,逸尘应该有所涉及,

故此,对逸尘的分析判断,他深信不疑,

为了救醒静静,梦剑文豁出去了:

“只要能够救静静,我什么都愿意做,你赶紧告诉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