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如梦似幻/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愿意受委屈,”逸尘向梦剑文投去怀疑的目光,

“委屈算什么,救人要紧,你快说,”

如果不能救醒静静,那这一辈子都无法抹去内心的愧疚,

即使拿命换命,梦剑文也会毫不犹豫,受点委屈算什么,

“那好,你也不能怪我,”梦剑文越是焦急,逸尘越慎重,

“不怪,我求你别再婆婆妈妈了,”

在静静的生死关口,逸尘的慢慢吞吞,让梦剑文很是恼火,

可自己有求于人,又不敢发火,只得低声下气的央求着,

“很简单,”得到梦剑文的许诺,逸尘不再卖关子:“时间紧迫,你用嘴把她堵在喉咙里的浓血,全部吸出來,她就能醒过來了,”

“这……能行,”

这么简单,就可以救活静静,梦剑文心中大喜,可用嘴去吸,未免太唐突了吧,

男女授受不亲,况且两人又不是恋人关系,这样做确实很为难,

“这是唯一的办法,你不愿意的话,算我沒说,”见梦剑文犹豫不决,逸尘叹了一口气,

“我……愿意,”逸尘脸上的表情很严肃,沒有丝毫开玩笑的成份,

梦剑文暗暗自责,都什么时候了,静静危在旦夕,自己居然还拘泥于男女之防,真是迂腐至极,

救人要紧,其他的都不重要了,见逸尘投來鼓励的眼神,梦剑文鼓起勇气,深吸一口气,

低下头,对准静静那诱人的小嘴,就凑了过去,

认识静静好几年了,从心底也沒有排斥过她,不仅因为是祥将军的妹妹,而且为人热情大方,仗义豪爽,不拘小节,以至于梦剑文将她当成了哥们,

但是,由于静静喜欢梦剑文,表达的方式很不含蓄,非得是不是來个老鹰抓小鸡,弄得他无法接受,

好在梦剑文机灵,每到关键时刻,总能化险为夷,躲过静静的‘魔爪’,

一抓一躲,使得二人的距离越來越远,从未近距离接触,更别说像现在这样,几乎是零距离的面对面,

被梦剑文抱在怀里的静静,双眼紧闭,小嘴微张,如同睡着了一般的恬静,

或许是内伤的缘故,她的脸色并不是很苍白,反而有些红润,吐气如兰,胸口微微起伏着,

尽管整个身材比梦剑文大一号,但五官匀称,面相端庄,绝对称得上是一位标致秀丽的美女,与平时大大咧咧的样子完全不同,

这是梦剑文第一次直面静静,而且是在她如此平静的状态下,不受干扰的注视,

看着为救自己而受伤,还处在昏迷之中的静静,梦剑文心里一阵恍惚,

自己何德何能,能够得到静静的垂青,危急关头,她甚至不顾一切的飞身扑救,

“傻丫头,你何苦呢,”梦剑文呆呆的看着怀中的静静,竟一时忘记了自己要干什么,

咳咳……

思绪纷乱的梦剑文,被逸尘的咳嗽声惊醒,不由得脸色绯红,

人家为你差点把命都丢了,你居然还在想入非非,简直是混账,

自责之后,梦剑文想起了自己该干的事,便不再犹豫,

用嘴覆上静静的红唇,再用舌头顶开她的嘴,梦剑文准备以内力,将静静喉咙里的浓血吸出,

这时候的梦剑文,头脑中毫无杂念,一心想尽快救助静静,

双手紧紧抱住静静,嘴唇贴合在一起,舌头还在攻关,这样子,怎么看怎么暧昧,

像是一对恋人在卿卿我我,又像是登徒子在轻薄良家少女,

而梦剑文顾不了许多,既然逸尘说这是唯一的办法,那自己就必须这么做,

以他战帅巅峰强者的功力,只要不嫌弃,想吸出静静喉咙里的淤血,委实不算什么难事,

然而,让梦剑文沒有想到的是,他居然无法完成这个看似十分简单的任务,

当他小心翼翼的用舌尖,轻轻叩开静静牙关的时候,原本处于昏迷状态的静静,却突然做出了反应,

未等梦剑文舌尖深入,她便伸出舌头,如神龙摆尾般将正在探索的梦剑文舌头,紧紧缠住,

突遭袭击之下,梦剑文大惊失色,任凭他修为再高,此刻也无能为力,

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在静静久旱逢甘霖般的吸吮下,他只得被动的接受和配合着,

这大大出乎梦剑文的预料,逸尘明明说过,静静的淤血堵住喉咙,如果不及时清理,她会有生命之忧,

是逸尘判断失误,还是静静自行化解了淤血,目前已经不重要了,

仅凭舌尖上传來的感觉,她就知道静静已经脱离了危险,

不仅如此,那股如八爪鱼一样的巨大吸力,差点让梦剑文窒息得不能呼吸,

一种从未经历过的,无法言喻的奇妙感觉,随即充斥了梦剑文的大脑,使得他欲罢不能,甚至忘记了是否要摆脱钳制,

同时,静静的双手,从梦剑文的身后伸出,一把搂住他,便不再松手,

躲了三年的小鸡,这一刻终于被老鹰抓住,两人的身体也紧紧的搂抱在一起,

梦剑文面红耳赤,原本用來抱住静静的双手,早已失去了作用,悬在一旁胡乱的摆着,

如梦如幻的感觉,让他不知所措,只是傻傻的瞪着大眼,盯着静静因激动而变得灿烂的俏脸,

而静静则不知道是被巨大的甜蜜砸昏了,还是真的沒有醒过來,反正是满脸桃花,却又晕晕乎乎,

被静静强有力的双手,紧紧箍住的梦剑文,整个身体贴在她的怀里,一动也不敢动,

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忸怩,想挣脱静静的怀抱,但是,稍微一动,便触及到某处柔软,吓得他冷汗直冒,绝不敢进行第二次尝试,

良久之后,,

沉浸在喜悦之中的静静,似乎想起來昏迷时间已经够长,到了该醒來的时候了,

掀开眼皮,美眸转动,仿佛从昏迷中悠悠醒转,茫然的看着周围,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梦剑文那张,被尴尬和甜蜜折磨得如同一块红布的英俊脸庞,以及两只由于出神而显得空洞的大眼,

“啊……”一声惊叫之后,静静松开紧抱着梦剑文的双手,顺势一掌击向他的左肩,

嘭,,

被静静强行索吻,又无力挣扎的梦剑文,由全身紧绷慢慢转为放松,从被动逐渐变成主动,

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与节操无关,

就在他享受着无限温馨,意犹未尽的时候,却遭到了静静突如其來的掌击,

这可是战帅强者的一掌,要在平时,梦剑文倒也不惧,但目前是特殊时期,沒有谁会在接吻的时候,会将战气布满全身,

只见梦剑文那娇小玲珑的身体,如离弦之箭一样,从马车中弹出,径直地飞到了矿石车队的最前方,

“什么人,”经过静静假扮的盗贼,以及六阶玄风豹的威胁之后,众守卫更是时刻保持警惕,

冷不丁从头顶飞过來一个人,他们自然是严阵以待,

“是我……”梦剑文虽然被静静一掌击飞,却并沒有受伤,而且在空中的时候,就已经可以施展修为,落下时体态轻盈,

“梦大人,你是來查岗的,”丁雨强闻声,赶紧忍着伤痛,屁颠屁颠的跑过來,

“沒事,我就看看,你们继续,”堂堂将军府副将,被一个姑娘家打出來,这种事绝不能说出來,

梦剑文挺了挺腰杆,装模作样的巡视一遍,然后迈着方步,大摇大摆的往回走,

“哎哟……”隐隐传來静静的声音,梦剑文一惊,是不是她刚刚苏醒,出手的同时拉动了身上的伤处,

“静静,你身上哪里痛,”话音未落,梦剑文就急速回到马车上,焦急的询问着,

就算不是为了救自己,静静受伤他也不可能袖手旁观,

“文文,我……沒死,”静静茫然的张着双眼,好像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你当然沒死,你不会死的,”

看着静静的样子,梦剑文心中暗暗高兴,

先前那一幕,如果被静静知道,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自己呢,

还好,看來刚才的暧昧,都是在她昏昏沉沉中发生,就当是自己做了一场春梦吧,

梦剑文稍稍放下心來,带着一份感激,和一丝侥幸,对静静说道:

“你救了我,自己却摔伤了,被一口淤血堵住喉咙,现在终于醒过來了,谢谢你,”

“我救过你吗,你确定,”静静晃了晃脑袋,神色也恢复了正常,

或许是经过了一场爱的滋润,她的脸色愈发红润,难得的显出了女孩子特有的娇羞,

“你一点都不记得了,”梦剑文的心里,忽然有了一丝莫名地失望,

“似乎记得一点点……”

静静努力的回忆着,过了一会儿,可能是想起了什么,

眼里仿佛射出一道足以刺透人体的光芒,死死的抓住梦剑文的手,问道:

“文文,你在……我身上,对我做了什么,”

“你……我,沒做过什么,”梦剑文触电般的浑身一震,急忙将手挣开,支支吾吾的否认,

本來想让她回忆救人的场景,看看这一摔,有沒有把脑袋摔伤,却不曾想,静静偏偏回忆起二人的暧昧,

“不对,你是趁人之危,占我便宜,”静静一脸无辜,却难掩愤怒之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