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等候多时/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梦剑文的修为实力,要轰开眼前巨石,并不算太难,但也不是三拳两脚就能成功,

而盗贼既然有人说话,他就不能自顾自的一门心思处理巨石,

盗贼的目的,是为了抢夺矿石,本沒有必要询问押运者姓名,

令梦剑文感到诧异的是,对方尚未露面,就直接说出自己的名字,

晋升为将军府的副将,只不过是数天前的事情,还沒有得到国王陛下的正式回复,

除了将军府的一些官员,外面知道的人应该不多,

而且,此次押运矿石,祥将军临时决定更换路径,连将军府的官员,也只有几位副将知晓,

这盗贼不仅说出梦剑文的名字,甚至还称呼梦副将,显然对将军府的事务非常了解,

难道将军府出了奸细,

在上次矿石被抢之后,祥将军也怀疑内部有人勾结盗贼,曾经暗地里调查过,却沒有结果,

将军府几十万人,偶尔有官员利欲熏心,勾结盗贼,也不是沒有可能,

但这一次,矿石车沒有按照原來的路径,却依然被盗贼掌握情况,那就说明,将军府的奸细绝不是普通官员,

“我是谁并不重要,只要你是梦剑文就行,嘿嘿……”

山上之人不愿暴露自己的身份,只是阴恻恻的一笑,说道:

“我等你很久了,既然來了,就留下來吧,”

轰隆隆,,

又是一阵巨响,随即浓烟滚滚,距离将军府矿石车队后面,不到两里的地方,地动山摇,

待浓烟散去,梦剑文发现,山谷间多出來一堵墙,跟前面一样,把通道紧紧堵住,

如此一來,整个将军府的矿石车队,包括鳖六兄弟的车队,都已经被困在山谷之中,

这段山谷,前后两里多长,宽度不足半里,如同一个长方体的盒子,

而梦剑文和逸尘等人,就被装进了这样的盒子中间,四面密不透风,如果上面加个盖子,那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棺材,

咳咳,,

巨石滚下夹杂着无数烟尘,使得将军府的守卫们,一个个被呛得眼泪直流,

山谷内本來是微风阵阵,凉爽宜人,此刻两头被堵,连空气的流动,似乎都开始不畅,

“阁下既然知道我是梦剑文,想必不会怀疑这是将军府的车队吧,”

事已至此,梦剑文反倒镇定下來,

堵住通道,固然使众守卫处于被动局面,但是矿石车却安全了许多,

在自己这些人尚未全军覆沒之前,即使盗贼战局优势,也沒有办法将矿石车运出去,

这样的话,大家就不用刻意保护矿石车,只要一致对敌即可,

“呵呵,我当然知道,因为我等的就是将军府的矿石车队,确切的说,是在等你,”

山上的人虽未现身,但言语之中却透露出一种得意,

不仅沒有惧怕将军府的威名,而且对梦剑文更是存有某种期待的心理,

“我与阁下有何过节,还请现身一见,若是私人恩怨,大可不必如此兴师动众,”

从对方陌生的声音中,梦剑文判断此人应该与自己并不相识,更不存在过节,

但是,江湖上的事情难以预料,或许对方是替人出头,事主躲在背后,在胜负未明时,不敢暴露身份,也属正常,

“素昧平生,何來恩怨,我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而已,”

果然,对方的回答证实了梦剑文的猜测,

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即使梦剑文一贯温文尔雅,办事谨慎,却也不敢说自己沒有一个敌人,

特别是这几年,为祥将军做了不少事,得罪人是难免的,如果人家记恨在心,找人寻仇,也在情理之中,

“既是替人办事,梦剑文理当成全,不过,私人恩怨,与将军府无关,”

梦剑文对着山上说话的方向,抱拳施礼,不亢不卑的说道:

“请阁下撤去巨石,让矿石车队过去,我自当留下,与阁下做一个了断,这才符合江湖规矩,”

“梦副将此言差矣,这二十车矿石,也是酬劳的一部分,岂有放走之理,”

对方对于梦剑文的建议,嗤之以鼻,似乎根本不把整个将军府放在眼里,

山谷之中,两头被堵,密不透风,众守卫都觉得浑身燥热,烦躁不堪,但为了矿石车队和自己的安全,都坚持着自己的岗位,静等梦剑文或者丁雨强的命令,

忽然,一阵清风吹过,宛若飘來阵阵花香,沉闷的山谷中,顿时增添了一股活力,

饱受煎熬的守卫们,在这初春气息的微风中,得到了一种令人心旷神怡的感受,

虽然不知道这股清风由何处吹來,但守卫们已经沒有心思去纠结这些,只觉得鼻子的容量太小,一个个张开大嘴,贪婪的呼吸着,

简直太让人神清气爽了,

须臾之后,守卫们在和煦的清风吹拂下,微闭双眼,飘飘欲仙,脸上流露出的是无比惬意的神态,

“清风掌有毒,大家屏住呼吸,运功抵抗,”

逸尘猛地大喝一声,将守卫们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惊醒过來,

他混迹在众守卫中间,对于将军府的矿石车队安全,并不在意,

自己已经拿到进入九幽城的通令牌,即使此刻脱离矿石车队,也不妨碍今后的行动,

由于逸尘答应过梦剑文,帮他寻找青儿,便只好跟着车队一起前行,

刚才山上之人的说话声音,逸尘听起來有些耳熟,却一时难以记起,

直到清风飘洒而下,众守卫在不知不觉间,进入了如梦如幻的境地,他方才确定对方的身份:

“曹清风,落英王国混不下去,又跑到萨特王国來了,可惜呀,你自甘下贱,居然投靠了祥将军这个卑鄙小人,”

曹清风,在落英王国天之眼,被逸尘熊壮等人围攻,为了逃命,不惜抛弃众多黑风会的兄弟,甚至拿一位长老做垫背,

此次在萨特王国的山谷之中出现,原本与梦剑文素无瓜葛,却能够准确判断出将军府矿石车队的行踪,

其中疑点甚多,逸尘一时难以一一解开,但总感觉与祥将军有关,便出言相探,

经过将军府一行,逸尘对祥将军并无好感,特别是得知祥将军为了与幽阴门合作,曾逼迫梦剑文表态,更是怀疑其中有诈,

“小逸,你……休得胡说,”

在曹清风被逸尘质问得发愣的时候,梦剑文却指责起逸尘來了,

虽然他心中同样存在疑惑,将军府必定有人与盗贼勾结,但他绝不会把祥将军牵扯进去,

“我沒有胡说,其实你只是不敢承认而已,”

逸尘冷冷一笑,淡然说道:

“你想想,这条路是临时决定,即使将军府的官员,也未必知道,如果不是祥将军本人,还有谁对矿石车队的行踪掌握得如此清楚,

再说了,哪一次矿石押运,除了一位副将之外,都会配置至少三位战帅强者跟随,以确保安全,”

夏夜上次劫得将军府矿石,战术安排固然重要,但更多的是因为,将军府的押运守卫实力强大,一般强盗团根本沒有实力正面对抗,

多年的安然无恙,使得副将以及众多实力强劲的守卫们,自我放松,才让夏夜钻了空子,

然而,这一次,仅派出梦剑文一位战帅强者,其余守卫均为战将高手,丁雨强副统领的修为,才达到战将六品,

虽然静静也是战帅强者,但她是半路偷偷跟上,并非祥将军指派,

“那是因为这条路比较安全……”梦剑文在为祥将军开脱的同时,自己也觉得这个理由站不住脚,

“错,是因为给我们减轻负担,”山上的曹清风,声音充满诡异:

“不过,他说了,除了梦副将,还有一位战帅强者,实力应该不在梦副将之下,却原來是老相识,也罢,相请不如偶遇,你小子既然來了,也就一并留下吧,

对了,告诉你们,咱们黑风会在江湖上也是鼎鼎有名,怎么会投靠一个区区的将军府呢,这次,只不过是双方合作,各取所需罢了,”

曹清风说话的时候,手上却并不放松,一股股战气迅速渲泄而出,清风掌的威力逐渐增大,

“原來你已经突破到战帅高阶了,怪不得如此狂妄,但是,这点手段还是成不了气候的,”

曹清风在天之眼施展的清风掌,是以战帅中阶的实力催动,就足以让众多佣兵上当,而现在,逸尘明显感觉到,清风掌的威力比起当时,又上了一个档次,

轰,,

身处山谷之中的逸尘,对着曹清风所在的方位,凌空一掌劈出,

战帅巅峰强者的战气,激发出一股强烈的能量涟漪,如同飓风一般,朝着曹清风席卷而去,

啪,,

两股战帅强者的战气能量,在空中遭遇,

一声脆响,天空中激荡出点点火光,山谷之中的和煦清风嘎然而止,

“怎么可能……”

曹清风身在高处,居高临下,占据了极大的地理优势,倾力施展的清风掌威力巨大,

却依然被逸尘的战气击溃,甚至曹清风本人,都被这一股强横的能量波及,胸口一阵发闷,一口逆血上冲,差点脱口而出,

战帅巅峰强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