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谁最卑鄙/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清风赖以成名的清风掌,除了在天之眼那一次,被逸尘等人合力化解,还从來沒有失手过,

他得到的情报,梦剑文的修为是战帅高阶,而另一位,其实就是逸尘,虽然也是战帅高阶,但毕竟不是将军府的官员,如果遭遇危机,应该不会拼命,

曹清风的目的,只在拿下梦剑文,以及所有的将军府守卫,至于另一位强者,若是主动离去,他是求之不得,

可是,他沒有想到的是,祥将军口中那位无关紧要的强者,居然是老对手逸尘,

逸尘虽然勇猛,但在天之眼时,修为刚刚踏入战帅级别行列,对曹清风來说不足为惧,

何况,这段时间,曹清风再次突破,成为战帅高阶强者,施展出清风掌,在同阶之中几乎沒有敌手,

这也是他敢于要留下,而不是驱赶逸尘的原因之一,

天之眼一战,是曹清风记忆当中仅有的一次败绩,也正因为这次战败,自己慌不择路,抛弃了手下,使得苦心经营多年的黑风会分堂毁于一旦,

特别是以碧连天为首的偃月阵,被熊壮说服,弃暗投明,在落英王国与贾本国的战争中,立下汗马功劳,

而他自己,却惶惶如丧家之犬,甚至都不敢回到黑风会的总部,生怕被总舵主问责,

无奈之下,潜入萨特王国,干起了盗贼的老本行,威风顿失,世事艰难,

虽然当时致使曹清风落败的,不是逸尘一人,但今天见逸尘主动现身,他还是喜出望外,

强烈的仇恨,让他决定要亲手将逸尘斩杀,以报天之眼之仇,

仇恨蒙蔽了双眼,加上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促使曹清风的心智受到影响,

逸尘这一掌,让他感觉到了自大的可怕,也使他付出了受伤的代价,

嘭,,

同样有些意识混乱的梦剑文,不再纠结于祥将军是否出卖了自己,仅目前而言,曹清风才是最大的敌人,

随着逸尘的一掌发出,他也不甘示弱,对准曹清风的方向,轰出一拳,

刚刚被逸尘破去清风掌的曹清风,还停留在惊讶的阶段,根本沒有想到梦剑文的发难,

“呜嗷~~”被梦剑文拳风击中的曹清风,发出一声惨叫,同时传出一声咒骂:

“他妈的,老子上了那个混蛋祥将军的当了……”

明明说是战帅高阶,却施展出战帅巅峰强者的实力,梦剑文的力量将曹清风的身体直接击飞,

噗,,

好不容易忍住的一口逆血,终于毫无阻碍的脱口而出,在天空中洒出一条美丽的红色弧线,

“沒用的东西,”

曹清风如断线风筝般,飘摇与空中的身体,在即将落下的那一刻,被凌空飞來的一个人影抓住,

“总舵主大人,卑职……”心生绝望的曹清风,一见來人喜出望外,

“祥将军的话,你岂可全信,”來者身形如塔,一脸墨黑,正是黑风会的总舵主黑烈风,

将曹清风受伤的身子放下,黑烈风说道:

“既然我们答应除去梦剑文,就必须做到,否则祥将军不会帮我们解除幽阴门的威胁,区区战帅巅峰强者,本舵主还不放在眼里,”

黑风会,一直都在落英王国一带活动,论实力,与东巴寨相仿,属于二流势力,

名声算得上臭名昭著,虽然沒有幽阴门那样强大的实力,但他们暗杀的功夫实属一流,

一流势力不屑与之为伍,生怕带坏了自己的名声,二流势力不敢与之交往,以防被黑风会钻了空子,只好畏而远之,

黑烈风作为黑风会的首脑,数十年苦心经营,虽然在落英王国占据了一定的地位,却沒有在实力上取得更大的进展,

由于太过阴狠毒辣,内部人员都要小心翼翼,唯恐哪里出了差错,遭到严厉处置,

即便是曹清风这样堂主级别的老将,也因为天之眼一战的溃败,不敢面对黑烈风,才跑到萨特王国,

“上面可是黑风会的黑烈风总舵主,”

梦剑文并沒有见过黑烈风,却知道这个人,只是不清楚他为何出现在山谷之中,

“梦剑文,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不等梦剑文的话说完,便桀桀一笑:

“嘿嘿……我在意的是价码,而不是为什么除掉你,曹清风刚才多嘴,说了些不该说的,好在你们这些人,沒有一个能够离开这里,”

按照黑风会的规矩,只要价格合适,杀人放火如同家常便饭,根本不会在意,要杀的人是否该死,而且,事成过后,绝不泄露买家信息,

但是,黑烈风往往在收到酬金之后,会根据买家的地位和实力,‘适当’的加收一部分封口费,

此举严重违反职业操守,买家大多不愿意,却由于把柄被抓,只好忍气吞声,破财消灾,

买家吃了哑巴亏,自然对此缄口不言,不敢大肆宣扬,而黑风会却在某些场合,偶尔‘不经意’的说漏嘴,把买家的信息传递出去,

如果有人因此展开调查,或者请黑风会帮助报仇,那么黑烈风的生意又多了一笔,

时间长了,黑烈风的行径逐渐被人知晓,黑风会的生意也一落千丈,

梦剑文想知道的是,黑烈风所说的话,到底有多少是真的,或者说,他为什么要挑拨自己和祥将军之间的关系,

自己和祥将军是兄弟,几年來,相互之间从未发生真正的冲突,即使这次幽阴门之事,虽然各执己见,但毕竟那是各人所处的角度不同,对局势的理解有差异,

在梦剑文看來,这只不过是立场问題,并不会妨碍兄弟之间的感情,否则,怎么祥将军可能把将军府矿石押运的任务,放心的交给自己呢,

更何况,以祥将军的谨慎,就算要杀自己,也不可能动用黑风会这样毫无信誉的杀手组织,让黑烈风轻易抓住把柄,使得将军府处于被动局面,

“黑烈风,你胡说,”想到这里,梦剑文用手指指着山上,大声地喝道:

“你觊觎矿石的价值,处心积虑,设置埋伏,无非就是抢夺矿石,却嫁祸于祥将军,简直是卑鄙无耻,”

“哈哈哈……”

闻听梦剑文的斥责之言,黑烈风不怒反笑:

“卑鄙无耻,你说对了,我从來就沒有把自己标榜成正人君子,更沒有必要栽赃嫁祸,梦剑文,你死到临头,居然还不敢承认,真正卑鄙无耻的是你那个结义兄长,,祥将军,”

黑烈风的笑声,在这个狭小的山谷中回荡,原本纠结不已,处在郁闷烦躁状态的梦剑文,此刻陡然心生一股寒意,

尽管不愿承认,但他知道,黑烈风的话不无道理,黑风会早已臭名昭著,确实无需多此一举,

时间地点,矿石车队,梦剑文……如果沒有详实的资料和消息,黑烈风不可能对此了如指掌,

而且,如果仅仅是抢夺矿石,只管动手便是,至于是不是梦剑文押运,根本无关紧要,

“黑烈风,你的目标是梦剑文,与我们毫不相干,”

一直与梦剑文不对付的鳖大,似乎并不关心将军府的矿石车队,而是为了自己,要和黑烈风谈条件:

“我们只是半路上遇到梦剑文,才结伴而行,你放我们过去,我们就当这件事情沒有发生,怎么样,”

呲,,

众守卫一听,全都向鳖大投去鄙夷的眼光,

如果眼光能够杀人,鳖大在顷刻之间,就要被杀死百八十次,

这家伙,在遇到危机之时,赶紧与将军府撇清关系,生怕被殃及池鱼,

亏你一路上,与静静谈笑风生,还大言不惭地说自己,如何如何的威武雄壮,

到头來,却是一个贪生怕死之徒,可惜了那战帅巅峰强者的修为,

但在梦剑文和逸尘看來,鳖大这样做虽然寡义,却也是人之常情,

陌路相逢,毫无瓜葛,凭什么要人家受你牵连,为你卖命,

就算鳖大不说,梦剑文也准备让黑烈风不要为难他们,有什么事,冲自己來就行,

“哦,是吗,我刚才和梦剑文讲的话,你听见了沒有,”

黑烈风并不急于答应鳖大,而是反过來问道,

“你要杀的人是梦剑文,你要的酬劳是矿石,沒我们什么事,”

可能是逃命心切,鳖大都沒有想过人家干嘛要这样问,就急匆匆的回答,

“哼,听得够仔细,我一样杀人,还在乎多你们几个,”

黑烈风冷哼一声,一挥手,高声下令:

“给我砸,”

轰隆隆,,

劈哩啪啦,,

刚才还是明朗的天空,一下子忽然暗淡了下來,

无数的岩石,如同天降冰雹一般,铺天盖地,蜂拥而下,

这些岩石,大的足有千斤,小的也不低于二百,在黑风会弟子们倾力投掷下,全都砸在了矿石车队所处的弹丸之地,

山谷的地势,上大下小,宛若漏斗形状,黑风会弟子根本就不需要瞄准,但凡扔出的石头,哪怕是滚下來,都能够砸到目标范围之内,

处于山谷中,漏斗底部的将军府守卫们,有的还沒有反应过來,就遭到劈头盖脑的一阵猛砸,

呜嗷~~

哎哟~~

一声声惨叫,在守卫们中间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