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黑风绝杀/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岩石自空中急坠而下,加速度使得岩石的杀伤力,增加了好几倍,

虽然众守卫都是战将高手,要是面对一两块飞石,就算來不及躲避,偶尔硬抗一下,也不至于伤得太重,

但是,山上下來的岩石数量太多,又是居高临下,几乎是全方位无死角的攻击,就算躲过脑袋,也避不过身子,

顷刻之间,守卫们的身上,就遭到了不下十次的岩石轰击,至少有十几位守卫,被砸得四肢折断,鲜血四溅,

其中修为稍低一点,以及运气差了点的,脑袋都被砸开了花,一个个倒在地上,

一时间,哀嚎声四起,红的白的,溅得众守卫满身都是,也分不清哪些是自己的,哪些是同伴的,

嘭~~啪~~

逸尘和梦剑文,见岩石來势汹汹,连忙将自身的战气渲泄而出,

战帅巅峰强者的战气,威力巨大,一层层激荡着的能量涟漪,在山谷中肆掠,

即使重逾千斤的岩石,一旦遭遇这股能量,还未近身,就已经被轰成碎末,四下飘散,

不仅是逸尘和梦剑文,就连靠近他们的守卫,都受到了战帅巅峰强者的战气庇护,毫发无损,

但是,由于岩石数量,以及下坠的速度,致使二人所能顾及的空间范围有限,距离他们稍远的守卫们,便沒有这般幸运,

另一处,鳖六兄弟同时发力,包括静静的马车,均处于安全状态,暂时还不曾受到半点伤害,

身处险境,实力往往是保命的根本,

那些战将级别的守卫们,开始还能勉强对抗一阵子,特别是战将五品以上的,支撑的时间更长一些,

然而,在漫天飞舞的岩石攻击下,连同车夫在内的近八十人,不到片刻时间,就已经损失过半,

“他妈的,遇到小白脸就是倒楣,”

就在众守卫为了活命,苦苦支撑的时候,鳖大却有闲工夫发牢骚,

他们六兄弟的修为实力,都达到了战帅强者级别,对于这些胡乱砸下的岩石,沒有丝毫惧意,

虽然鳖大老是跟梦剑文过不去,但此刻却把静静围在中间,保护的严严实实,不让她受到一点威胁,

以静静的实力,如果小心应对,这些岩石倒也伤她不得,自保不成问題,

可鳖大他们,似乎只是在意静静的安危,眼睁睁的看着守卫们,一个个被砸死砸伤而无动于衷,

这些都被梦剑文看在眼里,虽然弄不明白为什么,但至少可以不要担心静静,一门心思为守卫们撑起一片天空,

逸尘则是这些人中间,最为轻松的一个,他沒有义务去刻意保护将军府的守卫们,只要自己沒事就行,

他甚至可以忙中偷闲,隔三差五地对着山上猛击一掌,击毙几位黑风会的弟子,

对于逸尘的做法,黑烈风有些恼怒,却不太在意,只是催促着黑风会的弟子们,尽快的把提前准备的岩石,全部砸到山谷中,

被逸尘远距离击杀的黑风会弟子,修为大多在战将级别,在黑风会中,这样的弟子数量不少,死掉几个也不会损失太大,

比起自己将要得到的好处,这点损失可以忽略不计,

这样的攻击持续了半个多时辰,山谷之中原本较为低洼,却由于岩石的不断落下,整个地面凭空抬高了四五尺之多,

那些用來的马匹,除了静静的马车,以及鳖六兄弟的五匹马之外,其余八匹,早已被横冲直撞的岩石,砸得面目全非,死无全尸,

只有鳖六兄弟组成的一个圆圈,以强烈的战气,将飞來的岩石尽数击碎,或者击飞到他处,

连同静静,还有装有能量柱的马车,仍然处在原來的地面,比周围低了许多,

将军府的守卫们,还能喘气的也不足十人之数,余者尽皆遇难,他们到死都沒有弄明白,到底是祥将军要自己死呢,还是黑烈风要杀自己,

丁雨强仗着距离逸尘较近,虽然被岩石砸得鲜血淋漓,却得益于战帅巅峰强者的庇护,暂时逃过一劫,

“梦大人,难道真的是祥将军要致我们于死地……”惊魂未定的丁雨强,能够忍受身体上的伤痛,却难以接受心理上的恐惧,

若是单纯遇到盗贼,力战不敌,即便死了,好歹也落个尽忠职守的名声,

但如果真像黑烈风所说,这一切都是祥将军和黑风会的阴谋,自己成为他们交易中的牺牲品,则死得太冤了,

“不会,你沒有看见静静也在这里吗,祥将军不可能连自己的妹妹都不要的,”

梦剑文见丁雨强只剩下半条命,也不忍心加以斥责,

要是在半个时辰之前,丁雨强这样问,或许早就被梦剑文一掌劈死,

而现在,梦剑文自己心里,已经不如先前那么镇定,尽管不愿承认,但他实在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大人,那鳖六兄弟,拼死护住大小姐,却不管我们的死活,说不定是他们事先串通好的呢,”

按照目前的局势,丁雨强不敢有太大的奢望,死活反倒不重要了,他只想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也不管是否冲撞梦剑文,反正说出來比憋着痛快,

“休得放肆,祥将军岂是如此小人,”

嘴里说得很坚决,但想到鳖大对静静一见如故的亲切样子,以及在黑烈风面前撇清与将军府的关系,以期离开山谷的态度,丁雨强这样揣测很有道理,

“文文,鳖六兄弟到底何方神圣,待会儿我们一试便知,”

逸尘见梦剑文眉头紧锁,心神不宁,便暗中传音道:

“但有一点,这件事一定跟祥将军有关,强敌当前,不是纠结的时候,不如……”

逸尘将目前的处境,以及接下來可能出现的情况,和梦剑文做了一个简短交流,

“梦剑文,这第一道菜,味道怎么样,”

岩石轰击刚刚落下帷幕,漫天的尘烟还沒有完全散去,山上的黑烈风就扯着喉咙,朝山谷之中吼道,

言下之意,这半个时辰的岩石轰炸,才是开始的试探,接下來还会有第二次,甚至第三次的攻击,

“不怎么样……黑烈风,祥将军的妹妹,此刻也在这里,你是不是连她也要一起杀,”

为了给自己一个确切的答案,梦剑文还在做最后的努力,

“梦剑文,进入山谷的将军府矿石车队,所有人必须死,这是祥将军特意吩咐的,至于什么姐姐妹妹的,一概与我无关,”

在黑烈风的眼里,包括梦剑文在内,这些将军府的守卫们,以及鳖六兄弟,全部都是将死之人,

即使透露点什么,也觉得不会传出去,何况,他还有‘不经意’泄密的习惯,

但是,这句话却分明提醒了梦剑文,黑烈风只不过是一个执行人而已,祥将军才是真正的幕后策划者,

一股寒意猛地从心底浮起,瞬间充满四肢百骸,梦剑文整个人颤抖着,仿佛经历着巨大的痛苦折磨,

祥将军,结义兄长,梦剑文心中的英雄,怎么一下子就变得如此陌生,

在投靠幽阴门的事情上,梦剑文想过劝说,阻止,却从未想过出卖,

但是,这位自己曾经最尊敬的人,却不露声色的将整个矿石车队数十人的性命,拱手交给黑风会的黑烈风,

残酷的现实,完全出乎预料,也让梦剑文一时之间难以接受,

那么,静静知道这件事吗,她又在其中扮演着怎么样的角色呢,

“布阵,黑风绝杀,关门打狗,”梦剑文还在纠结,黑烈风却等不及了,

随着一声暴喝,一行九人从半山之中飞出,黑衣黑脸,个个凶神恶煞,

其中八人散开,行至山谷上方,分占八个点位,悬浮于虚空之中,

山谷的四角,各占一人,另四人抢占每一方的中点,居高临下,虎视眈眈,

而黑烈风则位居整个山谷上方的正中,也是这八位黑衣人的中央,

在黑烈风的指挥下,一阵狂风大作,空中乌云压顶,滔天的战气,推动着厚厚的云层,由虚空之中往山谷落下,

山谷原本狭窄,两边高山加上前后被堵,从空中俯视而下,梦剑文和逸尘等人,如同被装在一个体积不大的盒子中间,

盒子共有六面,唯有上方的以免尚属通透,其余五面均已被封,

只要将上面控制住,整个山谷就成为一方死地,黑烈风所谓的关门打狗,便是从此而來,

黑风绝杀阵,以九人之力,通过一定的阵形,联手发力,控制一方空间,

虽然只有九人,在占据有利位置以后,却可以做到每一边,连同对角线,都同时拥有三人,

黑烈风,几个月前踏入战王强者行列,实力最强,又是黑风会的总舵主,自然是居中调度,

另八位黑风会的堂主长老,皆为战帅强者,首尾呼应,同气连枝,

嗡,,

漂浮于山谷上空的乌云,在黑风绝杀阵的催动下,急速降低高度,

临近地面半里之处,厚厚的云层已经将整个山谷笼罩,

逸尘等人眼前一暗,本來就光亮不足的低洼之地,此刻更是一片漆黑,

“梦剑文,你受死吧,”黑烈风的声音再次传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