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庞然大物/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黑烈风看來,梦剑文和静静,都是有伤在身,不管轻重程度如何,至少不会脱离龟寿齐天大阵,

以之前的情形,鳖六兄弟是在静静的指使下,才布阵救助梦剑文的,

既然如此,鳖六兄弟一定会将这二人妥善保护好,绝不会轻易让他们涉险,

而逸尘是山谷之中,唯一的自由人,利用偷袭斩杀一位黑风会堂主的,正是逸尘的杰作,

但是,当时由于黑烈风对龟寿齐天大阵的估计失误,黑风绝杀阵被轰开一个大洞,造成逸尘偷袭的成功,

而且,逸尘一击之后,赶在第一时间,返回山谷,并沒有实施后续的攻击手段,

正常情况下,黑风绝杀阵的威能,远远超过逸尘的承受范围,如果不是凭借龟寿齐天的庇护,逸尘根本冲不过乌云的威压,

事实上的确如此,尽管逸尘足够敏锐,反应能力极强,也仅仅抓到了一次机会,

如果黑风绝杀阵的威力,稍微弱一点,他一定会继续刺杀黑风会的堂主长老,

逸尘游离于龟寿齐天大阵的外围,就是为了通过自己对威压的感受,而推断出黑风绝杀阵的运行情况,

前几拨阵容,除了黑烈风之外,还有战帅强者参与布阵,乌云流转之中,蕴含的杀气非常强大,逸尘若是轻举妄动,极有可能还沒有穿过云层,就遭到黑风绝杀阵的强势攻击,

黑烈风想利用轮换,來拖垮鳖六兄弟的意图,逸尘心里虽然明白,却一时之间找不出破解方案,

至少让逸尘沒有想到的是,黑烈风见龟寿齐天大阵的攻击力不强,居然敢于动用战将高手,作为补充黑风绝杀阵的轮换对象,

当黑风绝杀阵威压减轻的一霎那,逸尘又一次敏锐的抓住战机,

欻,,

人剑合一,如同一道白色的闪电,逸尘绕过金色光球,直扑上空,

刺杀目标依然是左上方,一位修为在战将高手级别的黑风会弟子,

逸尘启动的时候,黑烈风已有感觉,但他沒有想到,逸尘如此胆大,攻击的目标竟然还是老位置,

即使是身为杀手组织黑风会的总舵主,黑烈风也绝不会在极端的时间内,刺杀同一个目标位,

也正因为这样的思维定势,使得黑烈风反应出现了瞬间的停滞,

便是这一瞬间,逸尘那战帅巅峰强者的战气,以及皇者之器苍木剑的凌厉杀势,就已经将左上方的黑风会弟子,斩杀于当场,

与此同时,黑烈风引黑风绝杀阵的强势威压,居高临下,以毁灭的态势,向逸尘急攻而來,

虽然损失了一员战将,但在黑烈风的催动下,厚实的乌云,以及凌冽锋利的风刃,依然超出了逸尘的承受能力,

“不好,”鳖大心里一沉,逸尘的袭击成功,却也将他自己送入重重危机之中,

想要出手解救,无奈鞭长莫及,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黑风绝杀阵的威压,逐渐将逸尘笼罩起來,

“小逸,,”梦剑文和静静,同时发现了危险,异口同声的发出一声惊叫,

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梦剑文已经把逸尘当成最好的朋友,特别是得知自己被祥将军出卖后,更感觉逸尘的仗义,

静静则是因为逸尘帮她设计,让她终于对梦剑文‘一亲芳泽’,而对逸尘颇有好感,

现在又是同一战壕的战友,谁有闪失,都对己方不利,

更何况,逸尘的主动出击,也是为了给大家争取机会,他的成败同样关系到其他八人的安危,

逸尘也深知危机降临,躲避毫无意义,他反而镇静下來,

当下心一横,不退反进,继续祭出苍木剑,刺向自己右边最近的一位黑风会弟子,

战将高手级别的黑风会弟子,在战帅巅峰强者面前,只能算个蝼蚁般的存在,

唰~~

剑锋所指,对方便感受到死神在召唤,反抗已是徒劳,瞬间的死亡,让他沒有太多的感觉,只是不甘心的睁大双眼,呆呆的看着逸尘,

其实,如果黑烈风抛弃黑风绝杀阵,直接出手相救,这位弟子可以逃生,但他沒有那样做,

黑烈风最大的目标是梦剑文,而梦剑文被龟寿齐天大阵护在中心,若是舍弃黑风绝杀阵,或许可以通过自己的战王强者实力,击败逸尘,却无法阻止梦剑文在鳖六兄弟的掩护下顺利逃遁,

两相权衡,黑烈风舍弃了自己的弟子,选择继续释放能量风刃,但方向略有改变,

逸尘还沒有撤回苍木剑,就觉得一股滔天杀气,劈头盖脑的临近自己,要躲已经來不及,反击也沒有时间,

若是毫无抵抗的全盘接受,以黑烈风为首的,辅以战王强者威压的黑风绝杀阵,足以将逸尘重创,甚至击杀,

遇此险情,逸尘出于一种本能的反应,将青帝赠予的生机之力,完全的释放出來,不为杀敌,只求自保,

遭到重创已是难免,但不能失去生机,否则以后的大好时光,就与自己无缘,

呜嗷~~~

就在逸尘准备以一人之躯,硬抗黑风绝杀阵的时候,一阵震惊山谷的吼声,使得交战双方的耳膜嗡嗡作响,

呼,,

随着一股透着凌冽杀气的旋风,一个庞然大物自逸尘身边掠过,沒有理会逸尘的惊讶,而是急速扑向上空的黑风会总舵主黑烈风,

玄风豹,

庞然大物掠过之后,逸尘方才看清楚,來者正是几天前被自己放过的六阶魔兽玄风豹,

面对黑压压的乌云,以及寒光闪闪的能量风刃,玄风豹毫不畏惧,只身冲进云层,

原本六米多的身长,在玄风豹飞速前进的时候,仿佛又拉长了两三米,矫健的身形,闪电般的速度,简直是亮瞎人眼,

那条足有两米多的豹尾,左摇右晃,散发出一股强劲的杀气,离得稍微近一点的两位黑风会战将高手,连哼一声都來不及,就撒手西去,魂游太虚,

哗,,

鳖六兄弟,梦剑文,以及静静,忽然间觉得眼前一亮,笼罩在山谷上空的厚实云层,在一瞬间被强行撕开,

如同大幕从中间一分为二,阳光便透过越來越大的缝隙,再一次照射到低洼的山谷之中,

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使得大家一扫郁闷,特别是梦剑文和静静,对玄风豹并不陌生,知道它的出现,绝不会是为难逸尘,

“小逸有救了,”

二人又一次的默契配合,让鳖六兄弟大感诧异,

在逸尘危难之际,冷不丁窜出一头六阶魔兽,鳖六兄弟不知是福是祸,瞪大眼睛,愕然的望着天空,

玄风豹穿过乌云的同时,将浑身战气尽数释放,厚实的云层,唯恐避之不及,纷纷朝两边让开,

如果黑烈风以第一批战帅强者为班底,布置黑风绝杀阵,其威力绝不是六阶玄风豹就能够轻易破解的,

但是,他以为胜券在握,想以轮换的战术拖垮逸尘等人,便任性的更换了最强配置,

任性很爽,但后果严重,

被视为黑风会压轴大招的黑风绝杀阵,就因为黑烈风的任性,遭到了严重打击,

玄风豹的战气所至,不仅乌云散去,风刃消失,就连其余几位滥竽充数的黑风会弟子,也一并被斩杀干净,

这一波的黑风绝杀阵,只剩下黑烈风孤家寡人,大阵自然失去了作用,

虽然周围还有诸多堂主长老,实力更为强劲,但已经沒有时间再一次的凝聚成形,黑风绝杀阵宣告失败,

“畜生,你,哇……”

突如其來的变故,让黑烈风功亏一篑,他不由得大怒,

谁知,黑烈风才刚刚骂出口,就被六阶玄风豹赶到身前,张开大嘴,一口咬住他的手臂,

一阵剧痛袭來,黑烈风猛地甩动手臂,总算从玄风豹的嘴里获得自由,却被连皮带肉撕去大半,甚至骨头也被咬开,

手臂是弄回來了,可只剩下了小半条,还空荡荡的晃悠着,好像不太愿意接受自己的控制,

六阶玄风豹和黑烈风,修为实力均为战王强者级别,按理说不应该一交手就出现这样的结果,

主要原因在于黑烈风,身为杀手界的老大,他觉得自己够阴险狡诈,下手也狠毒无比,估计比自己再卑鄙的人,已经不多了,

而且就算卑鄙,也不至于跑过來,啥也不说张口就咬,

但他忽略了一点,六阶玄风豹终究是魔兽,尽管修为达到王者级别,却并非人类,

黑烈风只想着交手,可玄风豹沒有手,它想到的是用嘴,

这二位之间缺乏沟通,配合自然就不会默契,黑烈风这亏吃的有点冤,

“嘿嘿,我本來就是畜生……”

和黑烈风气咻咻的一脸阴沉不同,六阶玄风豹在占得便宜之后,却是笑嘻嘻的承认身份,

这一句话,差点沒把黑烈风梗死,人家从來都沒说自己是人,你黑烈风也知道,都称呼畜生了,怎么就不会想到畜生咬人,实属天经地义呢,

不过,黑烈风已经沒有时间去纠结这个问題了,因为玄风豹话音未落,趁着说话的时候张着嘴,干脆又是一口咬去,

“混账,”黑烈风恼羞成怒的吼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