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人兽之战/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六阶玄风豹,虽为魔兽,却经历多年修练,在突破之前曾喜欢吃人,对人类的习惯多少有些了解,

甚至从人类那里学会了不少经验,比如现在,一边说话,就一边动口,

当然,吃过一次亏的黑烈风,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教训,身形往回一缩,伸出沒有受伤的右手,反手一掌,就拍向六阶玄风豹的硕大脑袋,

他骂混账,并不是完全针对玄风豹,更多的是在检讨自己,

一直以來,黑烈风都承认自己卑鄙,而且也觉得自己够卑鄙了,

却沒有想到,这只六阶玄风豹,比自己还要卑鄙得多,

张口咬人,是玄风豹的本能,倒也情有可原,但问題是,在笑嘻嘻说话的同时,居然张嘴就上,

一个畜生,其卑鄙程度已经超过了自己,这让黑烈风心里非常不爽,

自己卑鄙了一辈子,居然不如六阶玄风豹这个畜生,实在是太伤自尊了,

不行,得给点厉害,让六阶玄风豹瞧瞧,咱黑烈风才是最卑鄙的,

玄风豹一口咬空,便将身子一横,抡起那条大尾巴,猛地向黑烈风横扫而至,

哗,,

一股王者之气磅礴而出,玄风豹的尾巴顿时坚硬如铁,挥舞时搅动风声,

如同一位战王强者手持王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倾尽全力,与黑烈风决一死战,

“哼,看我的……”

黑烈风见來势凶猛,不敢硬接,只是顺手从附近抓來一位黑风会弟子,迎着玄风豹兜头砸去,

啪……

可怜那位战将级别的弟子,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总舵主当着兵器给扔了出去,

仅仅是战气的能量涟漪,就已经将这位弟子轰得粉碎,甚至连一滴血都沒有流出來,就这么洋洋洒洒,如同天女散花一般,在空中飞舞,

“你才是畜生……不,你畜生不如,”

六阶玄风豹鄙夷的说了一句,即使是魔兽同类,如果不是相互厮杀,也绝不会把自己的同伴,送到敌人的嘴中,

但黑烈风做到了,而且做得心安理得,沒有一丝愧疚的心理,

“这……”

其他黑风会的弟子见状,不由得把嘴巴张成一个O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股彻骨的寒意,瞬间布满全身,

惊恐之下,一个个都悄悄地往后退避,生怕下一个被扔出去的是自己,

若是经历过天之眼一战的人,便可以知道,这是黑风会的传统节目,曹清风如此,黑烈风亦是如此,

不过,当时曹清风是为了逃命,才拿长老垫背,卑鄙是卑鄙,却应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那句古话,

黑烈风则不同,他的实力并不在六阶玄风豹之下,而且远远沒有到危急关头,

仅仅是双方交战,他就毅然决然的,以弟子的性命,去干扰玄风豹的攻势,

这一点,比曹清风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此看來,黑烈风成为黑风会的总舵主,也算是实至名归,

吼~~

玄风豹大吼一声,整个身形上提,如人类般直立起來,伸出前肢,扑向黑烈风,

嗡~~

黑烈风利用弟子,证明了自己才是真正的卑鄙之王,却也寒了众弟子的心,

看到弟子们,以及堂主长老们,都渐渐远离自己,他不再寻找垫背,而是身躯一阵,将全身的战气凝聚,然后尽数释放,

一人一兽,便在山谷之上的空中,缠斗在一起,

一时间,电闪雷鸣,地动山摇,王者之战使得天空风云变幻,

激荡着的能量涟漪,如同利刃般四下肆虐,将这一方空间,搅得是不得安宁,

能量涟漪波及之处,那些來不及逃远的黑风会弟子们,在一声声哀嚎之后,神形俱灭,化为灰烬,

即使是修为达到战帅强者的堂主长老们,只要稍微接近黑烈风一点的,都无法控制自己的身形,

如同波涛之中的独木舟,时刻处于风雨飘摇的状态,想要拔腿离开,却已经无能为力,

就连山谷中的鳖六兄弟,也感觉到脸上有一种薄刀划过的刺痛,赶紧运功抵御,

处在能量涟漪边缘的逸尘,虽然有苍木剑这样皇者之器的威压随身,却也明显感受到了,王者之战带來的巨大威压,

玄风豹晋级时间不长,还处在踏入六阶魔兽的兴奋期,实力比起老练的黑烈风,略有逊色,却有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

黑烈风虽然晋级王者的时间稍长一些,实力自然不俗,但是,面对全身都是武器的六阶玄风豹,还必须小心翼翼,

豹头,如同铜墙铁壁,不仅抗击打能力极强,而且还可以作为进攻的手段,出击时绝不会比一柄重锤弱上半毫,

豹尾,强硬起來不亚于一根钢鞭,柔弱时又恰似一把软剑,时刚时柔,刚柔并济,让黑烈风防不胜防,

四肢,灵活多变,伸缩自如,配合身子移动,仅从数量上看,就多出黑烈风一倍,

而玄风豹的杀气光圈,威力十分强大,即使正面与黑烈风对抗,也可以保持极大的威慑力,

对了,还有那张嘴,只要一张开,心有余悸的黑烈风就情不自禁的往后退让,

加上黑烈风的左臂已经受伤,活动能力多少打点折扣,

此消彼长,综合实力双方相当,局势也呈胶着状态,暂时很难分出高下,

“你们快走,”

玄风豹倾尽全力,与黑烈风周旋,心知难有取胜之机,便忙里偷闲,回头对逸尘说道,

如果此时逸尘等人逃生,黑烈风有能力追上,却沒有把握不受到六阶玄风豹的攻击,

虽然斩杀梦剑文,是黑烈风和祥将军交易的最重要条件,但是在自己受到威胁的时候,他断然不会冒险出击,

最多也只是在摆脱玄风豹的情况下,再设法追杀梦剑文,

有玄风豹在,大家逃生是安全可靠的,这也是玄风豹帮助逸尘的目的,

“好,”逸尘大声回答,将身子一扭,瞬间踪迹皆无,

见逸尘处于安全境地,鳖六兄弟也撤去龟寿齐天大阵,与梦剑文和静静一起,准备随时离开山谷,

直到现在,鳖六兄弟才发现,半路加入战圈的六阶玄风豹,原來是帮逸尘解围的,

他们不知道逸尘和玄风豹的故事,也不清楚玄风豹为什么要救逸尘,

不过,他们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逸尘绝对不是一位普通的修武者那么简单,

一个战帅巅峰强者,在遇到危机的时候,能够不急不躁,沉着应对,关键时刻,又有六阶魔兽相助,

还有,逸尘在极短的时间内,把从未见过的六根能量柱,顺利组合成具有强大威能的仙人锁形状,

正是因为仙人锁的支撑,山谷中的九人,才得以坚持到六阶玄风豹的出现,

表面看起來是鳖六兄弟的龟寿齐天大阵发挥了功效,实际上这一系列的行动当中,逸尘居功至伟,期待了决定性的作用,

刚才逸尘处于险境时,鳖大就考虑过,要不要集齐六兄弟之力,冲上高空,与黑烈风的黑风绝杀阵倾力一搏,

纵然不敌,至少可以给逸尘减轻一点压力,但保护梦剑文是他们的任务,既然答应了就不能反悔,

好在六阶玄风豹及时现身,破去黑风绝杀阵,帮逸尘渡过难关,

同时,免去了鳖大内心的纠结,也减轻了他的一丝愧疚,

梦剑文更是自责不已,几次三番,每遇到自己危机之时,逸尘都毫不犹豫的出手相助,

而逸尘遭遇黑风绝杀阵攻击的时候,自己却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连伸手帮一把的能力都沒有,

同为战帅巅峰强者,自己与逸尘的差距太大,不但缺少与黑烈风一战的实力,甚至还需要鳖六兄弟的龟寿齐天大阵呵护,

梦剑文不嫉妒逸尘的手段高强,只是恨自己的势力太弱,如果一直受逸尘的庇护,那么自己就沒有资格做逸尘的朋友,

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加紧修练,增强实力,才能够得上朋友的称谓,

听到逸尘答应了玄风豹,梦剑文终于放下心來,一切总算平安度过,

然而,就在山谷中八人将要起身的时候,虚空之中的战局,突然发生了变化,

原本处于胶着状态的一人一兽,由于速度迅捷无比,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根本辨不出身形,

“小子敢尔……”

随着黑烈风的一声怒吼,天空中肆虐的能量涟漪,忽然间减缓了许多,各人所承受的威压,也似乎消除,

虚空之中,交战双方身形渐显,而逸尘竟然也出现在人兽之战的战局之中,

黑烈风的胸口,插上了一柄寒光闪闪的黑色利剑,整个身子有些踉跄,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逸尘则立于黑烈风的身后,手中还握着剑柄,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挣扎中的黑烈风,显然,这一剑是逸尘所为,

呲溜,,

逸尘顺手将苍木剑转了一个弧度,然后从黑烈风的胸口抽出來,

一股浓稠的鲜血,随着苍木剑的抽出而四下迸溅,空中飞起朵朵血花,逸尘的身上,也沾染了点点鲜红,

遭此重创的黑烈风,惊讶大过伤痛,一时之间,并沒有趁隙对逸尘发起攻击,

呜嗷~~

玄风豹上前一步,张开大嘴,一口咬住正在摇摇欲坠的黑烈风身体,

一场惊天动地的王者之战,瞬间戛然而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