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黑风会覆灭/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六阶玄风豹为了逸尘,挺身而出,缠住黑烈风,想救逸尘脱险,

但逸尘岂是苟且偷生之辈,他说好是迷惑黑烈风,实际上却立刻隐去身形,屏住气息,寻机偷袭,

黑烈风不会以自身性命为代价,去冒险阻止逸尘的脱逃,心里却还是颇为恼怒,

到手的胜利,被六阶玄风豹给搅黄了,纠结郁闷之余,把所有的怒气全部转化为对玄风豹的痛恨,

几番攻防转换过后,黑烈风掌握了玄风豹的攻击特点,毕竟魔兽沒有专门的战技,來丰富战术的变化,

以自己略高一筹的修为实力,黑烈风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再过一个时辰,他一定会击退玄风豹,

从而有时间去追击梦剑文等人,尽管会耗去自己大部份的能量,但只要顺利斩杀梦剑文,余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强者交手,切忌分心,黑烈风心境动摇,延缓了攻击的说道和力度,使得勉强确立的一点点优势,顷刻间化为乌有,

正当黑烈风准备调整心态,力争尽快击败玄风豹的时候,逸尘已经到了他的身后,

于无声无息之中,苍木剑赫然出击,直插黑烈风后心……

黑烈风全身心的投入到与玄风豹的激战之中,根本不会想到有人偷袭,

噗呲,,

寒光一闪,面对空门,苍木剑应声插入黑烈风的后心,

虽然战王强者具有强烈的自身保护意识,身体的应急防御功能迅即展开,但是,苍木剑乃王者之器,在逸尘的倾力一击之下,发挥了五成以上的威能,

这样的威能,足以将黑烈风的身体刺穿,而玄风豹的正面攻击,又分散了黑烈风的精力,

于是,在苍木剑的搅动之下,战王强者黑烈风的肉身,遭到了极大的破坏,

生机一点点被苍木剑吞噬,肉身的防御转变为魂灵的保护,黑烈风反应过來以后,还想趁着逸尘不备,给予强势一击,

然而,六阶玄风豹见逸尘得手,自然不会放过机会,未等黑烈风出手,便死死咬住他的肉身,

战王强者可以放弃肉身,实施魂灵脱逃之术,给自己保持重新崛起的希望,黑烈风在无法留住肉身的情况下,不再犹豫,

倏~~

一个极其微小的光芒闪过,黑烈风的魂灵成功的脱离肉身,逃之夭夭,

“跑了……”

玄风豹晃了晃脑袋,一脸无辜的看了看逸尘,

“你本來就沒想留他,”逸尘耸了耸肩,有点无奈的瞄了瞄玄风豹,

“哈哈……”

“哈哈……”

这一人一兽,对了对眼,不约而同的会心一笑,

战王强者的魂灵脱逃,只有达到战王级别的强者,才有可能阻止,

逸尘即使有心,也沒有能力禁锢空间,将黑烈风的魂灵控制在狭小的范围之内,以便杀灭魂灵,让黑烈风神形俱灭,

六阶玄风豹步入了王者行列,在独自纠缠黑烈风时,它能够保持不败已是不易,只要救出逸尘,哪怕受点委屈也都可以接受,

由于逸尘修练《大五行诀》,施展隐身遁形之术,趁着黑烈风不备,刺杀成功,给玄风豹带來了胜利之机,

黑烈风的肉身,遭到苍木剑侵蚀,渐失生机,却妄想利用最后的一次机会,在魂灵脱逃之前,重创逸尘,

如果玄风豹此刻将空间禁锢,的确有困住黑烈风魂灵的可能,但是,它并沒有这样做,

对于玄风豹的高抬贵手,逸尘沒有理由责怪,毕竟它能够在紧要关头,力挽狂澜,救自己于危难之中,

这样的举动已经出乎意料之外,心里已经充满了感激,怎么可能还贪心不足呢,

“杀,,”

山谷之中传來鳖大的一声怒吼,鳖六兄弟将身形化着道道流光,直冲而上,

黑风会的堂主长老们,以及在人兽之战的能量涟漪中,幸存的弟子们,见总舵主黑烈风被逸尘和玄风豹合力击败,并侥幸逃出一丝魂灵,一个个吓得魂不附体,

黑风会乃江湖上的过街老鼠,这些人跟随黑烈风多年,不敢说双手沾满鲜血,但缺德坏良心的事情,都干得不少,

一旦失去黑烈风这个战王强者做后台,他们恐怕以后再也沒有资格在江湖上露面,能够隐姓埋名,小心翼翼的度过下半辈子,就是天大的幸事了,

可是,他们还沒來得及作鸟兽散,就看到鳖六兄弟气势汹汹的杀将过來,

黑风会的战帅强者们,在数量上占有优势,修为实力上也不一定处于下风,若在平时,即使鳖六兄弟配合默契,也未必能够讨得便宜,

但现在不同,黑风会的主心骨一倒,这些人如同无头苍蝇般的四下乱窜,只想尽快逃命,根本就无心恋战,

而鳖六兄弟被黑风绝杀阵压制太久,本就憋了一肚子气,好不容易重见天日,便把满腔怒火全部发泄出來,

一个个如同熬红了眼的饿狼,一经冲入黑风会人群,见人便杀,逢人就砍,哪里还管对方是什么修为,

正所谓兵败如山倒,黑风会的众多成员,除了极少数修为高,实力强,反应快的堂主长老,勉强逃得性命之外,其余的尽皆被杀,

逸尘沒有参与鳖六兄弟的屠杀行动,而是顺着山坡,在一处草丛中找到受伤的曹清风,

啪,,

一团物事从空中落下,正掉在山谷中的梦剑文和静静眼前,

“文文,这是黑风会的堂主曹清风,你想知道什么,可以问他,”

战斗结束,逸尘,玄风豹,以及鳖六兄弟,都从上空回到山谷,

唰~~

梦剑文长剑一指,对着瑟瑟发抖的曹清风喝道:“告诉我,黑风会与祥将军的交易,到底是怎么回事,”

祥将军将梦剑文出卖,交给黑风会的事实毋庸置疑,但梦剑文心里一直不愿意接受,他要从曹清风那里,了解事情的真相,

“梦副将饶命……”

战战兢兢的曹清风,早已失去了往日的风采,如同丧家之犬一般,匍匐在地摇尾乞怜,

今日的惨败,是曹清风做梦也不会想到的,

天之眼与逸尘等人一战,是他平生第一场败战,虽然当时狼狈至极,却依然全身而退,

之后,不远万里逃到萨特王国,在山谷之中截杀梦剑文,又遇到逸尘,而且败得比上次还要惨,简直是一败涂地,

“说,”梦剑文同样一改往日的温文尔雅,对于曹清风的求情充耳不闻,

只是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并将手中的长剑指着曹清风,情绪激动之际,剑尖已经刺入对方的肩胛半寸有余,

“好……我说……”

曹清风一抬头,看到梦剑文睚眦欲裂的神情,吓得浑身一颤,只得乖乖就范,

自天之眼战败,來到萨特王国,曹清风收服了一批盗贼,干一些拦路打劫的勾当,

由于人少式微,不敢去官道大劫那些达官贵人,富商巨贾,只好沿着祁连山脉一带,离官道较远的地方,作为暂时的活动场所,

几个月过去,做了几笔小买卖,收益不是太多,曹清风不太满意,

他一边继续蹲守,一边派人到处打探,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好位置,却始终沒有如愿,

三个月前,在无名小镇附近,曹清风得到一个消息,有一队人马押运一批价值颇为可观的药材,于近日经过此地,

深居简出的曹清风,认为属于自己的机会來了,只要这一票买卖到手,就有足够的财力招兵买马,扩充自己的实力,

经过一番考察,在商队的到來之前,他部署好作战方案,准备大干一场,

商队如期而至,正如曹清风预料的那样,押运人员的修为实力不算太强,仅仅有一位战帅强者,其余都是战将五品以下,

曹清风一声令下,喽啰们蜂拥而出,很快便占据上风,商队押运人员死伤大半,

即将得手之际,却遭一伙蒙面盗贼搅局,

江湖上像这种黑吃黑的事情,时有发生,曹清风也见怪不怪,只是命令喽啰们奋力拼杀,

然而,让曹清风感到棘手的是,对方的实力居然远远超过自己这边,

无奈之下,曹清风一声长啸,亲自上阵,虽遭对方多人围攻,却丝毫不惧,

战帅高阶强者的曹清风,一双肉掌上下翻飞,把对方打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

“曹清风,你好大胆,”

正当曹清风杀得兴起的时候,冷不丁听到一声断喝,

非常熟悉,而又十分惧怕的声音,让他浑身一哆嗦,还沒有看见來人,就赶紧跪地磕头:

“总舵主大驾光临,曹清风该死,”

曹清风逃离落英王国,并不是怕逸尘等人追杀,而是不敢面对黑风会总舵主黑烈风,

经营多年的黑风会分堂,被逸尘等人在几个时辰之内瓦解,要是自己只身回到黑风会总部,即使侥幸活得性命,也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原本想,萨特王国地处西方,与黑风会相隔数万里之遥,虽然处境艰难,却不会被黑烈风抓去问责,

却不料,怕什么來什么,黑烈风竟然会这个时候,出现在偏僻的祁连山脉深处,

“你当然该死,”一身黑衣的黑烈风,如同幽灵一般,凭空落在曹清风的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