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如此酬金/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了万无一失,不让梦剑文有任何生机,祥将军不仅故意将矿石车队引入黑风会的圈套,而且还从押运人员中抽走了两位战帅强者,

所有跟随梦剑文的守卫,甚至连逸尘的修为,祥将军都仔细的告诉了黑烈风,

唯一沒有想到的,就是半路上静静,以及鳖六兄弟的加入,壮大了这支队伍,

至于六阶玄风豹的强势介入,则是连逸尘和梦剑文都不会料到的,黑烈风自然无从知晓,

“总舵主知道我对祁连山脉,特别是这一带山谷的地形非常熟悉,就把这次行动计划和盘托出……”

为了活命,曹清风不得不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知道的,统统如实供出,

当然,祥将军向黑烈风隐瞒了梦剑文的真实修为,对逸尘的介绍,也过于轻描淡写,

以至于曹清风为了立功,第一个抢先出手,却被逸尘迎头痛击,加上梦剑文的一掌,致使他身受重伤,

“那就是你们的酬劳,睁大你的狗眼瞧瞧吧,”

处于纠结当中的静静,忍不住冷冷的讥讽了一句,

“怎么可能……”

被静静一说,不仅是曹清风,就连梦剑文,逸尘,以及鳖六兄弟,都不由得转过头,朝矿石车看去,

在飞蝗般的岩石砸下之后,这二十辆矿石车全部被轰得支离破碎,裹在矿石外面的包装,早已不知去向,

车架,车辕,甚至车轮,散落一地,有的被岩石压住,有的保留着一点原有的样子,

车上的矿石完**-露出來,虽然胡乱的夹杂在众多的岩石之中,但白色的矿石与暗灰色的岩石,还是有着非常明显的区别,

然而,这些被称之为‘优质矿石’的石头,在经过岩石的狂轰滥炸之后,有不少已经碎裂开來,

碎裂的部分,遭到强烈撞击,几乎无一例外的,都变成了一堆白色齑粉,软绵绵的存留在凌乱的石块之间,

祁连山脉东部的优质矿石,即使遭受重击,碎裂之后,也会成为一堆的颗粒,

如果用手抓起这些颗粒,很容易发现,不管多细微,都保持着优质矿石所特有的尖锐,一不小心还会扎手,绝对不会变成现在看到的齑粉状,

“我们上当了……”

曹清风眼里泛出一道颓然的死光,喃喃自语道,

当时知道酬劳的价值巨大,曹清风也曾经有过疑惑,

按理说,黑风会有求于将军府,即使沒有酬劳,黑烈风也必须完成任务,

就算祥将军客气,随便给个一两车优质矿石,黑烈风都感激不尽了,岂敢奢求如此大的报酬,

现在终于明白了,合着人家祥将军,空手套白狼,从來就沒有想过支付酬金,

亏得黑烈风还像见到了宝贝似的,提前乐呵了好几天,

要是他亲眼看见,这山谷里的所谓优质矿石,其实就是祁连山脉东部,遍地都是,毫无价值的废石,恐怕气得连魂灵脱逃也施展不出了,

梦剑文也很纳闷,出发前几个时辰,祥将军还特意把自己拉到仓库,清点了二十车矿石,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了废石,

原來人家早有预谋,利用自己对他的信任,偷梁换柱,让将军府几十名守卫,以及许多车夫,都竭尽全力的保护毫无用处的东西,

想到这些人惨死在山谷,梦剑文就咬牙切齿,对祥将军的敬意顷刻之间变成了无限憎恨,

“你,可以死了,”

梦剑文伸出手掌,战气凝聚于掌心,对着曹清风的脑袋,根本沒有顾及他的求饶,

夹杂着愤怒,包含着痛恨,将所有的怒火都化为力量,狠狠的往下一拍,曹清风的身体霎那之间,被轰成碎末,

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曹清风破碎的身体,随着山谷中的徐徐清风,缓缓升起,四下飘散,

“小白脸,咱们鳖六兄弟的任务完成了,就此告辞,”

鳖大看着怅然若失的梦剑文,知道他心里正在饱受煎熬,也不忍心继续看他难过,便出言告别,

“慢着,各位前辈,你们虽然救了在下,但我想知道,你们的消息从何而來,”

梦剑文猛地一怔,似乎从痛苦中苏醒过來,

萍水相逢,为什么静静一声令下,鳖六兄弟如同奉了圣旨一般,不顾自身安危,将自己护在龟寿齐天大阵之中,

而且现在回过头來看,前几天在无名小镇,鳖大抢夺马匹,纯粹是故意找茬,其目的只为了和将军府的矿石车队一起进入山谷,

否则,怎么可能就凭静静一句话,剑拔弩张的局势瞬间得以缓解,鳖六兄弟还乖乖的按照静静的方案,分配马匹,

唯一的解释,应该就是静静和鳖六兄弟,原本就相识,而且早已达成了一致意见,

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把整个将军府矿石车队的所有人,全部蒙在鼓里,

这其中,到底存在什么猫腻呢,

“哈哈,傻小子,到现在还不明白,是大小姐让我们來救你的……”

鳖大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想要好好开导梦剑文一下,却被静静粗暴的打断,

“住口,”

静静伤得不是很重,只是被黑风绝杀阵的能量涟漪波及,有些胸闷而已,

休息调整了一会,此刻已经恢复正常了,见鳖大正要和梦剑文解释,便赶紧制止,

“静静,难道这件事和你有关,”

急需知道真相的梦剑文,看到鳖大的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有些恼怒,

鳖大口中的大小姐,自然非静静莫属,只是她和鳖六兄弟到底是怎么回事,

既然知道有危险,为何沒有提前告知,却等到被困山谷,才出手相救,

如果不是逸尘和六阶玄风豹,只怕连鳖六兄弟也无法从黑风绝杀阵的威压之下,保全自己全身而退,

“鳖大,我们走,”

任凭梦剑文如何焦急,疑惑,期待,静静似乎沒有听见她的话,转过身吩咐道,

“大小姐,整件事情都是阿祥的诡计,为什么不解释,”

鳖大看了看梦剑文,又看了看静静,沒有移动脚步,

他不懂,另外几位兄弟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愿迈开脚步,

“沒什么好解释的,我很累,想休息了,”

静静脸色非常憔悴,仿佛内心在经历一场战争,眼眶里的泪水在打转,却强忍着沒有流下來,

一边是自己单恋了三年的梦剑文,另一边是照顾自己十多年的哥哥,她左右为难,甚至不愿面对,

“大小姐,请恕鳖大无礼,这件事我必须要解释清楚,否则你一辈子都不能解开这个疙瘩,”

虽然很心疼静静,也不想触及她的痛楚,但鳖大一咬牙,还是坚持着自己的决定,

“小白脸,你听好了,黑烈风和曹清风所说的,都是事实,要害你的人只有祥将军一个,与大小姐沒有一点关系,”

鳖大不顾静静的反对,对着一脸茫然的梦剑文说道:“我们跟你到山谷里來,就是为了救你,”

静静是祥将军的妹妹,整个将军府就是她的家,随时随地出入,都沒有人敢阻拦一下,

即使祥将军的办公重地,她也是进出自如,这主要因为是静静对政事军事那些玩意儿,从來不关心,更不会参与,

包括梦剑文被擢升为将军府的副将,也是祥将军亲口告诉她,她才屁颠屁颠的跑到梦剑文府邸去报喜的,

那天,静静去找祥将军,本來是请哥哥帮忙,换一位副将押运矿石,以便阻止梦剑文去寻找青儿,

她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沒有将军府的通令牌,梦剑文出入九幽城就会比较麻烦,

如果他一直待在将军府,自己就会有很多机会接近,尽管多次老鹰抓小鸡均告无功而返,但只要自己坚持,希望就还存在,

为了自己的感情,静静决定做一回自私的小人,而祥将军为妹妹破例一次,应该也不算太难,

然而,找到祥将军,她把來意说明之后,却遭到了极力反对,

祥将军先是很冷静的告诉静静,梦剑文早已心有所属,对静静沒有丝毫爱慕之情,即使强行留在身边,无非是徒增烦恼,

况且,梦剑文是这一次的矿石车队负责人,这个决定已经宣布,军令如山,绝不允许朝令夕改,

然后,又劝静静不要急躁,押运矿石去九幽城,快则两个月,最迟也不会超过一百天,等他回來说不定就改变心意,能够接纳静静了,

最重要的一点,他跟静静保证,梦剑文此去九幽城,不管花多长时间,都是不可能找到青儿的,

祥将军的一番开导,特别是最后的保证,让静静将信将疑,

离开祥将军的办公重地,静静一路上都在思考,她仔细地琢磨着,总觉得哥哥说的不太靠谱,

对了,最大的疑问,就是保证梦剑文找不到青儿,祥将军又不认识青儿,凭什么就敢下定论,

一定是忽悠,目的就是安慰自己,或者是为了不妨碍押运矿石的计划,

静静越想越不得劲,便掉头往回,要去祥将军那里问个究竟,

也正是这个回马枪,让静静得知了祥将军和黑烈风的交易,

梦剑文有难,必须救,

该怎么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