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陈年往事/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祥将军和黑烈风的交易以及计划,因为涉及到梦剑文,便引起了静静的关注,

听完之后,她恍然大悟,怪不得祥将军敢于拍胸脯保证,梦剑文不可能找到青儿,原來并不是信口雌黄,而是早有谋划,

以黑烈风战王强者的实力,对付梦剑文这样的战帅强者,就如同三个指头捏田螺,,十拿九稳,

梦剑文一死,自然到不了九幽城,找青儿也就变成一句空话,

刚开始,静静在恨祥将军心狠手辣的同时,心里多少还有一丝丝的‘感动’,

她以为,祥将军是因为梦剑文拒绝了自己,而恼羞成怒,产生了得不到则毁去的极端想法,

甚至还想着,是不是要冲进去,劝阻祥将军别意气用事,毕竟他们结拜三年,至少在静静看來,还是很有兄弟情谊的,

但是,接下來祥将军和黑烈风谈到了幽阴门的事情,打消了静静的一丝幻想,

十多年來,在静静心目中,祥将军是英雄的象征,形象最为高大,即便是梦剑文,也稍显逊色,

她做梦也不会想到,祥将军为了投靠幽阴门,故意提拔梦剑文为副将,其目的就是让他搞定其他几位副将,

在确认梦剑文不愿配合的情况下,祥将军动了杀机,

一是恼怒,祥将军自认对梦剑文不薄,作为兄弟,关键时刻应该统一战线,梦剑文不该严词拒绝,

二是去患,祥将军为了得到梦剑文的支持,将自己和幽阴门的交往,以及对方许诺的条件,几乎和盘托出,

一旦梦剑文反水,便有足够的证据置自己于死地,万一在得到幽阴门庇护之前,朝廷得知消息,提前发难,自己很难全身而退,

既然梦剑文不肯合作,又知道得太多,那么只有将他除去,方可万无一失,

最好的兄弟,如果成为敌人,那就是最难对付的敌人,

尽管以祥将军的经验,要是梦剑文想出卖自己,就不可能为了立场问題,和他争得脸红脖子粗的,

忠言逆耳,争得越凶,越是说明梦剑文把自己当成真正的大哥,这一点祥将军心里清楚,

然而,世事难料,人心难测,要成就大事,就不能拘小节,

兄弟沒了,还可以再找,命沒了,就永远沒有机会了,

一定要死一个,那只能牺牲兄弟,保全自己了,

知道真相的静静,内心十分痛苦,情急之下,便跑到梦剑文府邸,撒泼发飙,极力阻止梦剑文去九幽城,

被梦剑文拒绝后,静静反而冷静下來,思考着怎样才能既帮助梦剑文,又不让他知道祥将军的阴谋,

于是,她想到了龟氏六雄,也就是现在的鳖六兄弟,

“大小姐,照你这样说,阿祥是铁了心投靠幽阴门,而那个梦剑文不愿意配合,”

鳖大见静静心急如焚,便试探着问道:“可这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祥将军是将军府的老大,他要和谁合作,原则上是他说了算,

梦剑文同意与否,祥将军如何处置,那都是将军府内部的事,跟静静无关,

虽然祥将军投靠幽阴门,有点屈膝变节的味道,但遭遇乱世,良禽择木而栖,也不失为一种明智的保全方式,

但静静从來不会过问这些事情,今天却为了一个什么梦剑文,不惜破坏祥将军的计划,着实让鳖六兄弟大感意外,

“哥哥选择谁作为自己的靠山,我沒兴趣过问,可他要杀文文,那绝对不行,”

静静鼓起嘴,她要的是梦剑文的安全,

鳖大从静静急切的眼神中,已经猜到了一些,便不露声色的问道:“大小姐,梦剑文对你有那么重要吗,”

一直以來,静静都很维护祥将军,甚至不许鳖六兄弟背后说将军府一句坏话,

而今天,她惦记的是一个被祥将军舍弃的外人,如果不是对梦剑文心生爱慕,静静是不可能轻易找到这里,请鳖六兄弟帮忙的,

女孩子家,只有在自己的心上人遭遇危机的时候,才会放下矜持,不顾一切的冲出去,

“重要……当然重要,你们一定要帮我,文文不能死,”

静静嘴里说着,想想自己总算一厢情愿,屡次被梦剑文漠视,特别是半路又多出來一个青儿,更让她心里不是滋味,

可这些,她不敢说给鳖六兄弟听,怕他们知道实情不肯出手,

“既然大小姐开口,我们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即便困难再大,也必须完成任务,”

鳖大沉思了一会儿,显得有些顾虑,“但是,如此一來,阿祥就多了一个隐患,万一梦剑文反戈一击……”

“不会,你们只要救出文文,其他的什么都不要说,”

静静似乎想好了办法,梦剑文和祥将军二人,谁都不能有事,

只要梦剑文不知道祥将军的阴谋,就不会与将军府为敌,而且他本來就不愿意做官,等过点时间,设法将他劝离将军府,或许大家都不会难看,

其实在静静心里,祥将军和梦剑文,是自己最亲近的人,无论谁出了状况,她都会难受,

如果让这两个人成为敌对双方,來一个你死我活,静静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取舍,

好在祥将军要杀梦剑文,毕竟不是亲自动手,她还有一点活动的空间,不至于立刻面对非此即彼的选择,

为今之计,唯有救出梦剑文后,隐瞒真相,息事宁人,剩下的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在静静的坚持下,鳖六兄弟答应帮忙,于是便有了无名小镇的‘偶遇’,

“先前对你的态度不友好,只不过想看看,你是否值得大小姐冒险,毕竟面对战王强者,我们也沒有把握,”

鳖大不顾静静的阻拦,一股脑的把当时情况,全都讲了出來,“当你说出一人承担,要求黑烈风放过大小姐的时候,我就决定,哪怕一起战死,也要尽力把你救出來,”

生死关头,梦剑文首先想到的,是静静和矿石车队的守卫,这一点让鳖大颇为赞赏,

以鳖六兄弟的整体实力,围攻黑烈风一人,虽然不敢说必胜,但竭力周旋,还是可以创造出梦剑文逃离的机会,

可黑烈风并不是一人作战,而是率黑风会的堂主长老们,布置黑风绝杀阵,这使得鳖六兄弟,甚至静静都面临重大的危机,

如果不是逸尘出手,将六根能量柱的能量全部集中起來,并在关键时刻,引出六阶玄风豹,恐怕大家都沒有机会全身而退,

当然,要不是曹清风和黑烈风主动说出祥将军的交易,鳖大一定会按照静静的吩咐,绝不透露祥将军的阴谋,

“前辈,你们莫非不是将军府的……”

梦剑文在将军府待了三年多,从未见过鳖六兄弟,而且整个萨特王国东部,只要是将军府管辖的范围之内,也沒有听过他们的名号,

“哈哈,我知道你要问什么,”

鳖大既然认可了梦剑文,也就不再隐瞒,“我们曾经是将军府的人,不过那是很久以前了,”

二十年前,萨特王国东部的祁连山脉一带,出现了一个实力强大的强盗团,

为首的六兄弟,江湖人称龟氏六雄,修为均达战帅强者级别,作案时一起出动,配合默契,又善于布置阵法,

朝廷派大队官兵,进行过数次围剿,一无所获,一旦官兵撤出,过路的商队便屡遭抢劫,

国王陛下一怒之下,下令东部镇守将军腾啸亲自出马,务必清楚匪患,

腾啸将军用官兵假扮商队,多次往返于祁连山脉一带,逐渐摸清了龟氏六雄的活动范围,

通过缜密的部署,腾啸将军在引出龟氏六雄之后,将他们擒住,并捣毁他们的老巢,搜出尚未挥霍掉的赃物,

龟氏六雄虽然作案多起,所得不义之财数目巨大,但是却很少杀人,而且每次抢劫得手之后,会留存少量的财物,给商队维持路途上的生计,

腾啸将军考虑到这些,便上书朝廷为龟氏六雄求情,并得到国王陛下的恩准,

龟氏六雄大难不死,深感腾啸将军仁德宽厚,愿意留在将军府效力,

由于他们真心悔过,做事奋力争先,加上本身的修为实力较强,短短几年,便被腾啸将军逐个提拔,

龟氏六雄的老大,曾被任命为将军府副将,其余各兄弟,均有不同级别的官职在身,

就在他们洗心革面,准备跟着腾啸将军大干一场的时候,危机却悄悄的降临,

将军府的另一位副将,看不惯龟氏六雄的强盗出身,不屑与之为伍,便找一些同僚联名上书朝廷,要求革去他们的官职,以防给将军府留下隐患,

虽然将军府有权任命统领之下的官职,但事后据实必须上报,取得吏部的批文,才算名正言顺,

而统领以上的官职,则必须得到朝廷的回复后,方可正式上任,

于是,朝廷责令腾啸将军,即刻革去龟氏六雄的所有官职,关进大牢,并派钦差到将军府督促执行,

萨特王国的规矩,盗贼终身不能为官,腾啸将军却明知故犯,私下任命龟氏六雄,却沒有上报朝廷,所以同时着手调查他的渎职之罪,

性情刚烈的腾啸将军,愤懑之下,抑郁成病,

时日不久,便撒手人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