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想赖账/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腾啸将军据理力争未果,便私自放走龟氏六雄,

老将军殒落之后,朝廷调查不了了之,而那位上书朝廷的副将,理所当然的接替了镇东将军之职,

从此,龟氏六雄销声匿迹,江湖上沒有人再次见到他们,

“是我们害了老将军,”

鳖大沉浸于陈年往事,禁不住潸然泪下,

“腾啸将军正是家父,”一旁的静静,早已抑制不住悲伤,失声痛哭起來,

龟氏六雄心灰意冷,遂改名鳖六兄弟,归隐山林,深居简出,不问世事,

“那位告密者……是祥将军,”

由于腾啸将军曾经屡立战功,在萨特王国算得上是有功之臣,虽然晚年有渎职之嫌,但并未给国家造成恶劣后果,国王陛下便不再追究,

鉴于祥将军与腾啸将军的关系,整个将军府上下,对此忌讳莫深,谁也不敢提起此事,

梦剑文尽管在将军府待了三年多,却不曾听到过有关老将军的各种事情,也是缘于这一层原因,

“谈不上告密,阿祥这样做,于公于私,合情合法,”

鳖大劝停了哭泣的静静,抬头对梦剑文说道:

“老将军之死,也不能全怪阿祥,但这一次,为了除掉你,白白牺牲了五十位将军府的官差,以及那些车夫,阿祥做得太残忍,也太无情,”

因为立场不同,祥将军设法斩杀梦剑文,还可以归结为自私,可把数十位无辜的兄弟拉去陪葬,则是卑鄙无耻的行径,

“他处心积虑,一心投靠幽阴门,我绝不会让他得逞,”

梦剑文怒火中烧,咬牙切齿的说道,

“文文,我知道你恨,但我还是求你不要杀他,”

刚刚停止了哭泣的静静,一见梦剑文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吓了一跳,

“大小姐,其实阿祥并不是……”

鳖大虽然不怪祥将军告密,但腾啸将军之死,却与他有极大的关系,

这件事情憋在鳖大心里,已经十多年了,由于老将军临死前的告诫,他不能去找祥将军的麻烦,

现在听到静静在求情,便忍不住跑过來插嘴,

“我知道,他是先父的义子,并不是我亲哥,”

静静打断鳖大的话,很镇定的说道:“这些年來,他对我的照顾,并不比亲哥差,无论我想要什么,他都会想方设法满足,而且,我和你们偷偷來往,他早有察觉,只是睁一眼闭一眼而已,”

“他照顾你,是因为愧对老将军,只是想弥补一下,”

“就算是这样,十几年如一日,待我如亲妹妹一般,我也认他这个哥哥了,或许,他是一个小人,但他是一个好哥哥,也是我唯一的亲人,还有,如果他派人跟踪,要找到你们,甚至杀了你们,都不会太难,可是,他沒有,”

“这……”鳖大一时语塞,

以祥将军的手段,通过静静找到自己很容易,自己也曾经防备过,

经过多次的观察,将军府确实沒有派人跟踪过静静,也沒有将军府的官员,在鳖六兄弟的隐居之所附近出沒过,

“静静,你觉得我跟他,还会成为兄弟吗,”梦剑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便反问道,

“不会,如果他知道你沒死,一定继续追杀,”

静静摇摇头,苦笑着说道:“你有危险,我会救,他有危险,我一样会救,我只是希望,你俩不要让我做选择,否则的话,死的就是我,”

两个男人,都与自己沒有一点血缘关系,一个对自己爱护有加,亲如兄妹,另一个是自己三年來一直深深爱恋着的,

而且他们曾经是最好的兄弟,也是最好的朋友,可如今,成为敌人是无可避免的,

“他要投靠幽阴门,就是与整个萨特王国的老百姓为敌,我一定会阻止,”

梦剑文看到静静纠结得痛不欲生的样子,很是心疼,却又不知道怎样出言安慰:

“如果有一天,我和他狭路相逢,我……我尽量不杀他,”

“谢谢你,文文,”

静静猛地抓住梦剑文的手,睁大眼睛,仔细的打量着,仿佛要把梦剑文的形象,深深的刻进脑子里,

在静静看來,她和梦剑文之间,原本还有一丝希望,但经过这件事后,两人不会再有任何可能,

她要感谢逸尘,还有玄风豹,使得自己拥有了和梦剑文唯一的一次亲密接触,也算是给三年的相思,做一个了断,

“鳖大,我们走,”

良久之后,静静轻轻的放开梦剑文的手,回转身,不等鳖大回答,便自行往山谷外面走去,

强忍着悲伤,却无法忍住眼泪,静静走得很勉强,但始终沒有回头,

“小白脸,好自为之吧,千万不要再回将军府,”

鳖大留下一句话,赶紧招呼其他五位兄弟,追随静静离开,

“文文,你有什么打算,”待鳖六兄弟和静静走远,逸尘问道,

矿石已经沒有了,但通令牌还在,逸尘是必须去九幽城的,他想知道梦剑文的想法,

“去九幽城,”怅然若失的梦剑文,呆呆的看着渐行渐远的静静,随口说道,

“那个……能不能让我和你们一起走,”远远地待在一旁的六阶玄风豹,此刻慢慢走过來,怯生生的问了一句,

从黑烈风魂灵脱逃以后,玄风豹一直沒有说话,而梦剑文又因为祥将军的事情,与鳖六兄弟纠结了好一阵子,

如果不是它自己过來搭讪,逸尘可能忘了还有这茬,“哦,对了,好像是你救了我们,”

“当然是我救了你,怎么,想赖账,”铜铃大的豹眼一翻,玄风豹沒好气的说道,

什么叫好像,

要不是俺豹爷关键时刻伸出援手,你小子早玩完了,

亏得豹爷拼着老命,先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黑烈风反应过來之前,破了黑风绝杀阵,

然后,明知自己实力稍逊一筹,却依然竭尽全力,缠住黑烈风,让你们有逃生之机,

虽然你小子有隐身遁形的手段,趁机偷袭黑烈风成功,但是,若不是豹爷在一旁牵制,只怕黑烈风反手一掌,就要将你重创,

合着忙了半天,豹爷一点功劳都沒有,不仅半个谢字也沒听到,反而装傻充愣,

“我也沒说不是,你急什么,说起來,还是我先救了你的命呢,”

逸尘本來有点内疚,准备客客气气的谢谢玄风豹,可看见瞪过來的两只豹眼,心里有些不快,话到嘴边就换了调,

不过,他还是有些欣慰,如果当时真的用苍木剑将玄风豹杀了,刚才面对黑烈风,自己恐怕凶多吉少,

看样子,有时候选择宽恕,比以怨报怨更好,至少这一次自己放过玄风豹,做得非常正确,

一报还一报,互不相欠,挺好,

“你那是放过,不算救命,我可是实实在在的救了你一命,你们人类难道连这一点都分不清楚,”

出乎逸尘的预料,玄风豹根本不买帐,反而咧开大嘴,嘲弄起來,

在它看來,放过是放过,救命是救命,两码事,比较起來,自己对逸尘的恩惠更大,

“就算是这样,你想怎么样,”

逸尘想骂人,可转念一想,玄风豹晋升六阶魔兽不久,才学会说人话,对意思的理解还不太到位,

放过也好,救人也罢,自己沒必要和一个魔兽纠结这个问題,

“我要跟你们一起走,”

见逸尘同意自己的说法,玄风豹一阵大喜,得意的说出自己蓄谋已久的要求,

“不行,”逸尘断然拒绝,

自己和梦剑文一起去九幽城,各自都有要办的事,很多时候还得小心翼翼,甚至隐藏行踪,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带着一头小山般的魔兽,走街串巷,除了吸引來往行人的眼球,更会招惹幽阴门的注意,这算什么名堂,

再说,玄风豹毕竟是魔兽,实力又非常强,万一惹毛了,自己未必能够治得了,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逸尘从來都不愿意干,不如趁早把它赶走,省得烦心,

“嘿嘿……你们人类就是这样忘恩负义吗,”

逸尘的回答,玄风豹早已料到,它并不急于要逸尘答应,而是拿话刺激,

虽然才晋升六阶,但按照人类的算法,它远远超过了百岁之龄,经历颇多,

与逸尘一番较量,它了解到很多,首先逸尘小小年纪,便拥有战帅巅峰级别的修为,身上还有宝物,遇到战王初阶强者,也有一战之力,

再者,逸尘宽厚仁义,并沒有因为自己是魔兽,而痛下杀手,反而赠送食物,助自己渡过难关,

玄风豹在感恩的同时,吃准了逸尘的脾气,觉得有机可乘,才会冠冕堂皇的提出要求,

而且它深信,只要坚持,自己的目标很快就会实现,

“忘恩负义又怎样,难道你还想把我吃掉,”

逸尘不想与玄风豹纠缠,便态度强硬,

如果玄风豹有难,他一定会尽力相助,这一点,绝对沒有问題,

“你的肉不好吃,不过,我有办法对付你,”

玄风豹将庞大的身躯,往地上一趴,阴阳怪气的说道,“我可以偷偷跟着,在人多的时候,我就说你恩将仇报,忘恩负义,出尔反尔,胡搅蛮缠……”

“你威胁我,”逸尘冷冷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