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吃饱干活/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傻猫第一次进酒楼饭庄,虽说在逸尘的约法三章下,收敛了许多,但眼前美食的诱惑力实在太大,

酱肘子烤兔腿之类,仿佛在向它招手,使它暂时忘却了好不容易才装出來的矜持,显露出贪吃的本性,

特别是傻猫的眼里,只剩下这些美味,却压根沒有考虑到,自己是在熊口夺食,

大黑熊应该是破金楼的常客,连小厮们都知道,这位老兄的胃口奇大,必须用大号的盘子盛放食物,方才符合它的特点,

它努力的保持着绅士的派头,吃起來细嚼慢咽,儒雅大方,与先前连杀三人的凶残,形成极其鲜明的对比,

这是经过了金大少长期的培训,多次严厉惩罚下的结果,大黑熊本不愿意这样做,却又不敢违背主人的意思,

慢条斯理的动作,造成了桌上堆积如山的食物,消耗起來很慢,但这并不代表它能够允许别人公然抢夺,

傻猫的行为,严重挫伤了大黑熊的自尊,当即一掌如同泰山压顶般的拍下,

尽管变成了傻猫,面对美食的时候,它依然有着一丝警觉,只是将身子微微一闪,就轻易躲开了熊掌的攻击,

别看在逸尘嘴里,傻猫长傻猫短的叫唤,可它自己却还是以豹爷自居,

见大黑熊居然敢动手攻击,傻猫大怒,反手就是一爪,

你看看这满屋子的菜肴,豹爷偏偏选上你这一桌,那是你小子修來的福分,豹爷看得起你,

哪知道,你这个大笨熊,竟然不识好歹,跑到老虎头上拍苍蝇……呃,应该是豹爷头上拍苍蝇,

你这个蠢货,不给你点厉害瞧瞧,还不知道傻猫原來是豹爷变的呢,

呜嗷,,

傻猫虽然小巧,动作却异常迅速,还沒等大黑熊收回手掌,就感觉到眼前一黑,

大黑熊撕心裂肺的惨叫,把正在喝酒吃肉的金大少等人,惊得差点沒被酒呛死,

“呃……怎么回事,”

在金大少眼里,大黑熊到哪儿都是巨无霸,向來只有欺负人的份,绝对沒有谁活得不耐烦,敢主动招惹它,

金大少听惯了别人被大黑熊打杀时的惨叫,却从來沒有听到过大黑熊的悲鸣,

惊诧之余,金大少抬眼望去,只见大黑熊背对着自己,高高站起,双掌像是捂在脸上,而鲜红的血液,则顺着熊掌的毛发流到肘部,然后变成一滴一滴,掉到地上,

不仅如此,金大少还发现,大黑熊整个身体在不住的颤抖,似乎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是谁袭击了大黑熊,

金大少放眼四望,见到的是一个个惊讶的面孔,内厅的食客们,大多停止了吃喝,也正在茫然的朝大黑熊这边观看,

只有逸尘和梦剑文,在较远的饭桌上吃饭,并沒有抬头张望,

在金大少看來,这些人都见过大黑熊的实力,即使想要偷袭,也根本不是它的对手,

毕竟,大黑熊的实力,已经接近战帅强者级别,并不是一般修武者就能够击败的,

而且,梅夕等五位,也都是战帅中阶强者,在整个辛戈镇,不敢说横扫一切,但在今天的破金楼,应该无人能敌,

更何况,金大少本人,便是辛戈镇第一势力杀金帮的大少爷,帮助金七的嫡长孙,

沒有哪个傻瓜,为了给那三位素不相识的死者申冤报仇,而置自己的性命不顾,敢于挑战杀金帮的威严,

“金大少,你看,,”

就在满屋食客都不明所以的时候,梅夕发现了异常,拿手指着大黑熊那张桌子,提醒着金大少,

“咦……”

身长不到三尺的傻猫,似乎对满屋的惊讶毫不在意,仍然坐在超大的盘子旁边,低着头,咧着嘴,奋力的撕扯着酱肘子,

金大少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看,这只不过是一只看起來温顺可爱,人畜无欺的小猫而已,

可能是趁着小厮们不注意,溜进來偷吃,由于饿得久了,竟然忘记了身边的危险,

金大少怎么也不会想到,大黑熊的哀鸣,跟这只小猫有什么关系,

不对,

傻猫扔掉骨头,将爪子伸向盘子里,这一下,金大少看明白了,猫爪上赫然沾满了鲜红的血渍,

金大少大吃一惊,不自禁的站起身,走到大黑熊的桌前,梅夕等人,也紧跟着金大少过來,

大黑熊一只手捂着眼睛,另一只手在空中胡乱的划拉着,却沒有明确的方向,

“瞎了,”

梅夕用手在大黑熊眼前晃了晃,沒有引起它的反应,不由得大惊失色,

“难道是这只小猫,”

金大少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大黑熊两只空洞洞的眼眶里,大股大股的往外流血,眼珠子早已不知去向,

好不容易等到晋升五阶魔兽的大黑熊,顷刻之间就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熊瞎子,

而傻猫嘴角的胡须上,还保留着新鲜的血迹,一切迹象表明,伤害大黑熊的凶手,就是傻猫,

“喵呜~~”

傻猫看到大家疑惑,很是得意的从盘子里抓起一个酱肘子,在金大少面前晃了一下,然后又是旁若无人的啃起來,

“抓住它,”

看着大黑熊的惨样,金大少猛地吼了一声,不等梅夕等人有所反应,自己便拔剑刺向傻猫,

蓬,,

傻猫一见不妙,将爪中的酱肘子扔出,砸到金大少的脸上,自己则呲溜一声,蹿回了逸尘所在的饭桌,

依偎在逸尘的身边,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原來是有主的,上,”

金大少被傻猫的酱肘子砸了一脸,虽不至于受伤,但满脸的油污,以及被撞得火冒金星的眼睛,一时看不见眼前的东西,

这回轮到梅夕发号施令了,他指挥者另外几位兄弟,绕过大黑熊身边,直奔逸尘这边而來,

“我们走,”

逸尘一把抓住傻猫,对梦剑文使了个眼色,

在梅夕等五位战帅中阶强者逼近之时,拔腿便逃,

“追,一定要抓住他们,为小黑报仇,”

刚刚擦干净脸上的有误,金大少就看见了逸尘和梦剑文逃到门口,便气急败坏的吼道,

“客官,付账,”先前伺候逸尘的小厮,听到动静赶过來,一边叫着一边往门口追去,

“滚,”却被随后而來的金大少一巴掌拍在脸上,小厮哼哼着,向一边倒去,嘴里和鼻孔都汩汩的冒出血來,

除了破金楼的大门,逸尘和梦剑文沿着街道,一直往西跑去,

后面的梅夕和金大少,各自施展修为,竭力追赶,

“慢点……”到了一个岔路口,逸尘见追兵还沒有跟上,便轻声和梦剑文说道,

梦剑文心领神会,立刻放慢了脚步,如同散步般的走着,静等金大少的到來,

“在那儿……快追,”

金大少唯恐失去了目标,也不顾自己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仍然催促着梅夕等人,

逸尘待追兵接近,又加速飞奔,只要到了路口,或者金大少追不上的时候,再次减速,

如此这般,逸尘和金大少总保持在半里路的距离,方向却一直朝西,

辛戈镇渐行渐远,前面是一片丘陵地带,偶尔有几棵小树,更多的是崎岖不平的小道,

一边有山,却并不高大,跟峡谷的丛山峻岭比起來,这座小山只能算是一个平缓的山坡,

又赶了几里地,金大少等人早已气喘吁吁,正觉得筋疲力尽之际,却发现逸尘和梦剑文,已经坐在山脚边休息,

“哈哈,跑不动了吧,”首先追过來的是梅夕,他看见逸尘在揉着自己的脚,便狞笑着说道,

“这附近沒有大山,也沒有森林,你们就是想躲,都无处藏身,乖乖的把脑袋伸过來,看老子怎么把它拧下來,”

“废什么话,赶紧……围住他们,别让他们跑……跑了,”

看得出來,这六人中就只有金大少的修为最低,其他人虽然也是大汗淋漓,至少还沒有到气息混乱的地步,

而金大少不一样,他一路追來,不仅汗流浃背气喘如牛,而且连说话时,舌头都开始打结了,

“跑啊,怎么不跑啦,”

梅夕等五人,几乎沒有费力,就把逸尘和梦剑文围了起來,

在他们看來,逸尘二人已是力劈脱虚,可能连走路的力气都沒有了,否则怎么坐在地上,一点逃跑的意思都看不出來,

想跑,也不想想,咱哥们五个,可是辛戈镇这一带,人见人怕的小霸王,

要不是杀金帮的实力太强,有战王强者坐镇,咱哥们才不会跟金大少这种草包货色后面混呢,

只不过,为了讨好杀金帮,偶尔受点委屈也值得,至少金大少向來大方,出手阔绰,打赏什么的,从來不皱眉头,

“跑,我干嘛要跑,”看着围拢而來的梅夕等人,逸尘淡淡的说道,

“妈的,你们开始不是跑得飞快吗,现在跑不掉了,就想装死蒙混过关,想得美,”

感觉稳操胜券的梅夕,根本不把逸尘和梦剑文看在眼里,“今天,你俩,还有那只小猫,都必须死,”

“呵呵,当然有人要死,可一定不是我们,”

逸尘冷笑一声,并不理会梅夕,而是伸手一把将傻猫抓过來,说道:

“你吃饱了沒有,吃饱了就要给我干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