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触目惊心/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犹如即将溺毙的人,看到了身边飘來一根浮木,梅夕眼睛一亮,赶紧承认自己的老大身份,

想不到,连傻猫这样的六阶魔兽,竟然也会在意老大的身份,看來,自己有了一线生机,

机会,死到临头,还能得到机会,这他妈运气太好了,早知道这样,就不用拼死拼活的逃跑了,

虽然自己这个老大狼狈了点,可老大毕竟是老大,有机会总比沒机会要强得多,

问題是,这个机会到底是什么呢,

“你可以选择,是开膛破肚呢,还是斩断命根,”

傻猫说得很轻松,好像是在跟梅夕做一个游戏,而不是血淋淋的厮杀,

“啊,不……”

梅夕还在为自己老大的身份暗暗窃喜,却被傻猫漫不经心的一说,给吓得浑身一颤,

这该死的傻猫,根本就不是给自己一条活路,而是纯粹的戏弄,

开膛破肚,虽然比一掌击毙死得慢一点,却要经受更多的痛苦,

斩断命根,更是一个男人所不能接受的,这种羞辱比死还要残酷,

两者唯一相同的,就是无论哪一种死法,都是死无全尸,

好男儿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

好,就这么决定了,

梅夕心一横,指着远处的金大少,大叫道:“他才是我们的老大,我们五兄弟都是受他蒙骗,才会追杀你们的,有什么帐,你去找他算,”

生死关头,梅夕要保的当然是自己的性命,虽然出卖金大少,回到辛戈镇同样会被金七处死,但至少不是现在就死,

为今之计,能走一步算一步,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还能够逃脱杀金帮的追杀,

其实梅夕说的也是真话,本來就是金大少为了顺利参加辛戈杀气试练场,才花重金聘请五位小霸王,來为自己护航的,

如果不是傻猫抢夺大黑熊的食物,并挖掉了大黑熊的双眼,他们也不会追到这荒郊野外來,

这件事说到底,始作俑者,还是傻猫,却要让梅夕承担责任,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但傻猫却不吃这一套,既然逸尘把五位小霸王的处置权留给自己,那么就必须按质按量的完成任务,

“你已经承认自己是老大了,再怎么说豹爷也不会相信,”

傻猫悠闲地舔着前爪,慢条斯理的说道,“快选择吧,豹爷还在等着呢,”

梅夕越急,傻猫越是慢腾腾,好像是在享受着猫抓老鼠的乐趣,

“我不要选择,豹……豹大爷,求求你饶了小的吧,”

如果有活着的机会,沒有人会选择怎么死法,梅夕噗通一声跪下,脑袋不停的在地上磕着,

像他这一类人,得势时横行霸道,根本不会对别人施以怜悯,而且欺负弱者,是他们最拿手的,

但遇到危机,就会不顾一切,以活命为第一目标,哪怕出卖朋友和兄弟,那也是经常有的,

就像先前的逃跑,目标就是超越同伴,刚才指认金大少是老大,同样是为了自己能够生存下去,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一切被他们演绎得淋漓尽致,

唯独让梅夕内心感到不公的,便是傻猫放过第四位小霸王,直接把自己拦在这里,

可这些,他是不敢说出來的,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下那位幸运儿,发现这家伙木桩似地傻站着,两眼直愣愣的看着这边,神情呆滞,

“沒用的,豹爷要动手了,”

傻猫神情漠然,只是掀起一阵风,把跪在地上的梅夕,吹得站立起來,

然后前爪一伸,朝着梅夕的胸口抓去,

“不要……”

梅夕知道今日之事难以善了,见傻猫抓向自己的胸口,便赶紧双手挡在胸前,

却不料,傻猫趁着梅夕双手上扬,便将前爪顺势往下一划,

呲,,

梅夕顿觉下身一凉,低头一看,裤裆处破了一个大洞,一片碎布在傻猫的爪子里迎风飘扬,

不对,好像少了点什么,梅夕再仔细一看,却发现随着碎布一起不见的,还有自己的命根子,

完了,

看着裆部的一片血肉模糊,梅夕的脑袋嗡的一下,如遭雷击,

“斩断命根,是你自己想出來的法子,豹爷善解人意,就成全你了,还不磕头致谢,”

傻猫将爪子里的一团物事,往空中一扔,洋洋洒洒一片碎末飘过,梅夕的命根子,也随之永远的消失了,

“哈哈……斩断命根,自作自受……”

曾经自以为是,领衔小霸王们胡作非为的梅夕,此刻狂笑着,自言自语着,目光茫然,

踉踉跄跄的从傻猫身旁走过,漫无目的走着,再也沒有战帅中阶强者的威严和风度,

傻猫沒有再次出手,只是眼睁睁的看着,梅夕的身影慢慢的在旷野中逐渐消失,

唯有那如泣般哀嚎的声音,长时间的飘荡着,并沒有随着梅夕的消失而停止,

那位沒有遭到傻猫攻击的幸运儿,或许被梅夕的下场所震惊,从傻愣愣的木然神情中回过神來,

“轮到我了,是开膛破肚吗,”这位小霸王沒有选择逃跑,而是径直的向傻猫走过來,

步履稳健,根本看不到有一丝惧意,连傻猫都有些意外,

及至傻猫跟前,这位小霸王惨然一笑,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对着自己的胸口狠狠地划了下去,

噗呲,,

萨特王国的上好兵器颇多,这把匕首也不例外,随着主人的手,在胸口到腹部之间,画出了一条惨白的弧线,

利刃轻易的撕开小霸王的腹腔,血液开始往外涌出,同时,失去了包裹的内脏,也冒着热气,一股脑的流了下來,

小霸王把匕首一扔,直挺挺的站在傻猫面前,对着傻猫露出讥讽的神情,

哇……

见此惨状,傻猫的五脏庙一阵翻腾,喉咙一痒,禁不住呕吐起來,

逸尘和梦剑文,也强忍着呕吐的冲动,背过身去,不敢直视,

“蓬”的一声,小霸王的身体颓然倒下,两脚乱蹬了几下,便不再动弹,

呼,,

傻猫一阵风似的,急蹿至逸尘身边,哆哆嗦嗦,

逸尘看着傻猫,嘟囔了一句:“你也太残忍了吧,”

“是你让我干的,却來怪我,”

傻猫在几息之间,用极其残忍的手段,连伤四位小霸王,都毫无惧色,

而在看到最后一位小霸王自伤时,受到了震撼,

虽然这五位小霸王作恶多端,死有余辜,但以这样的方式,却让人触目惊心,难以接受,

逸尘原本认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定是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可实际上,目睹了恶人惨死,心里并沒有一丝一毫的痛快,反倒触动了内心的某根神经,

有些人,以折磨别人为乐,手段越是残忍,得到的快感越多,

还有些人,即使折磨敌人,自己也会感到痛苦,甚至自责,

人与人不一样,逸尘属于后者,

经此一事,他暗下决心,以后遇到敌人,杀之即可,哪怕是十恶不赦之人,一死足矣,何苦折磨,

还有一位,也被眼前的惨状惊呆了,他就是杀金帮的金大少,

金大少貌不惊人,行为举止还有些猥琐,但人家是杀金帮帮主,战王强者金七的嫡长孙,在辛戈镇一带,算得上大名鼎鼎的人物,

就连平时横行乡里,欺男霸女的梅夕等五位小霸王,在金大少面前也是点头哈腰,唯唯诺诺,

尽管金大少的修为,只是踏入战帅初阶不久,比五位小霸王差了一大截,但他的身份和手段,却是梅夕等人望尘莫及的,

凡是他看中的‘人才’,若为己用,则出手十分慷慨,金钱美女,均可提供;若是不为所用,那么对不起了,他会利用一切办法,将对方逼得家破人亡,

早些年,还有不少自命清高的,不屑与金大少为伍,对他的威逼利诱嗤之以鼻,但过不了多久,那些人就会死于非命,甚至连家人都惨遭横祸,

除了稍有姿色的年轻女性,被他纳入‘后宫’之外,其余的男女老少,遭受各种羞辱折磨后尽皆斩杀,

所有家产,包括田地,商铺,只要是有价值的,统统归到金大少名下,

这样一來,想要在辛戈镇生存的,无论是什么身份,都迫于金大少的淫威,至少在表面上会服从他,

而梅夕等五位小霸王,则是‘慕名而來’,主动投到金大少的麾下,由于能够把握他的残暴本性,处处迎合,很快便得到金大少的重用,

就像先前,他们想出各种手段,要折磨逸尘和梦剑文,目的是为了让金大少看得高兴,完事后能够多赏几个,

小霸王们的心狠手辣,既出自于本性,也为了让照顾金大少欣赏得满意,

只是这一次,事情的发展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待傻猫发威之后,断手,断脚,挖眼,斩根,还有开膛破肚,几大酷刑一一呈现,

这些原本都是金大少乐于欣赏的,但这一次接受的对象却是平时施暴的五位小霸王,

角色的转换,不仅使得金大少失去了欣赏的兴致,而且还被吓得心惊肉跳,魂不附体,

以至于逸尘來到他的身边,金大少还浑然不觉,

“告诉我,杀气试练是怎么回事,”逸尘冷冷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