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入场券/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破金楼,大黑熊一连斩杀三人,如果不是逸尘制止,梦剑文就已经按耐不住,要出手击杀大黑熊,

逸尘阻止的原因,就是因为听见金大少提到了辛戈杀气试练场,

天云城城主公孙宏,曾经听说过,幽阴门在辛戈沙漠开设了一个用來培养超级杀手的试练场,

他这些年陆陆续续派出几批特卫营的将士,前去打探,却由于幽阴门行事诡秘,加上又是三年开放一次,至今仍未得到有价值的线索,

逸尘此次西行,也有意摸清楚杀气试练场的情况,以便找到应对之策,

既然金大少拥有一个参与试练的名额,就一定会知道一些有关杀气试练场的消息,

于是,在破金楼的时候,逸尘并沒有轻举妄动,而是主动示弱,将金大少和梅夕等人,吸引到远离集镇的旷野之处,

让傻猫处理五位小霸王,就是杀鸡给猴子看,摧垮金大少的意志,

当然,逸尘忘记了傻猫乃一介魔兽,干的那些事太过血腥,造成了金大少此刻半死不活的模样,

面对逸尘的发问,他沒有任何反应,似乎还未从巨大的惊恐中回过神來,

“噗……什么味道,”

逸尘刚刚靠近金大少,就闻到了一股臊臭之味,直冲脑门,

再一看,金大少在瑟瑟发抖的同时,沿着裤脚还流淌了一些汤不汤水不水的玩意儿,

却是被五脏庙翻腾之后淘汰的谷糠之物,急切之下,慌不择路,一股脑儿的喷洒而出,

“好汉饶命……”

看到捏着鼻子,皱着眉头,一脸痛苦的逸尘,金大少仿佛见了鬼一般,双膝一软,整个身子便匍匐在地,

“把你知道的,有关杀气试练场的情况,一点不漏的说给我听,否则,你会比他们还要惨,”

逸尘屏住呼吸,瓮声瓮气的说道,

对付金大少这种人,无须客气,也不用绕圈子,单刀直入即可,

“我说……我说,”

果然,从惊恐中回过神來的金大少,见逸尘如杀神一般矗立在自己的眼前,差点又昏了过去,

好在他还算灵光一闪,趁着自己昏迷之前,赶紧把该说的统统说出來,

三年一次的辛戈杀气试练场,原本只是幽阴门内部小范围的试练,尽管萨特王国的诸多势力早有耳闻,却都沒有资格参与其中,

辛戈杀气试练场处于辛戈沙漠的某一处,具体位置不详,听说试练场内杀气滔天,参与试练者九死一生,侥幸活着通过试练的,必然成为一等一的超级杀手,

即使是幽阴门的战帅强者,也不是每一个参与者,都能够顺利通过,所以辛戈杀气试练场,又被称为杀手终结场,

今年是辛戈杀气试练场的开放之年,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幽阴门告诉所有附属势力,这一次扩大试练规模,而且调整原有的规则,

只要是幽阴门的附属势力,修为在战帅强者级别的弟子,都可以报名,通过一定的竞争,获胜者取得参与试练的入场券,

另外,针对一些特别的势力,适当发放少量的试练名额,无需参加竞争获胜,便可以直接进入辛戈杀气试练场,

调整之后的规则,是在试练场内加设六道关口,参与试练者根据自己的实力,自行调节闯关的级别,

每此闯关成功,都会获得相应的奖励,奖品最次的也是五级丹药或者五阶灵草,

从第四关开始,闯关成功者,进入幽阴门编制,享受幽阴门相应的弟子待遇,

对试练者最有利的一项规则,便是参与者有选择是否继续闯关的权力,而不像原來那样,必须一直闯到底,中途无法退出,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相对而言,新规则更趋于人性化,参与试练的弟子们,只要不是过于用强,都有生存的机会,

关卡的设置,由易到难,逐渐递增,给试练者足够的选择余地,

第一、第二关,适合战帅初阶强者试练;第三、第四两关,则需要达到战帅中阶强者的实力,方有闯关成功的希望,

最后两关,沒有说明,但风险极大,如果沒有战帅高阶强者的实力,估计是凶多吉少,

生命有保障,又能参与试练,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收获到价值不菲的奖品,甚至进入幽阴门,

这简直就是一次几乎沒有风险的试练,虽然很多人对幽阴门这样吃力不讨好的做法,暗中表示质疑,但报名者还是非常踊跃,

金大少的修为是战帅初阶,达到了报名的要求,但他的实力,恐怕难以对抗任何一位战帅强者,想要竞争过关不现实,

不过,如果直接进入试练场,闯过前两关还是非常有可能的,就算沒有资格进入幽阴门编制,但至少也可以拿到奖品,在江湖上扬名立万,

所以,金七趁着晋升王者,大摆宴席的时候,在幽阴门派來的长老面前,讨得一张入场券,给金大少带來了机会,

同时,金七还把自己饲养多年,目前达到五阶魔兽级别的大黑熊,交给金大少,以作保镖之用,

金大少为了保证自己的入场券,不在半道上被抢,又招來梅夕等五位小霸王,给自己保驾护航,

原以为万无一失,却不料,还未进入竞争状态,大黑熊就在破金楼被傻猫挖去双眼,生死未卜,

而梅夕等五位小霸王,竟然也被傻猫折腾得相继殒落,只剩下金大少孤家寡人,现在是半死不活,

“辛戈杀气试练场的具体方位,以及入口,在什么地方,”

辛戈沙漠方圆不下千里,面积巨大,如果沒有具体方位,恐怕还沒找到入口,就已经被沙漠的恶劣环境折腾得筋疲力尽了,

“在辛戈沙漠的中心地带,沒有具体说明,只有在正式开放前两天,杀气试练场才会出现,而且入口仅仅开放一个时辰,然后自动关闭,”

金大少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补充说道,“还有十天,辛戈杀气试练场开放,”

辛戈杀气试练场,隐藏在沙漠深处,平时沒有任何迹象可以查找,也不会显现出來,

大漠茫茫,环境恶劣,气候多变,一日四季,早春,午夏,傍晚深秋,半夜严冬,

可怕的还有大漠风沙,几乎沒有绿色植物,水源难觅,却有着各种各样的危机陷阱,

只有在八天在内,到达辛戈杀气试练场的所在之处,而且赶在入口开放的一个时辰内,进入其中,才有机会参与试练,

而一路之上,可能还会遇到无数的修武者,为了抢夺入场券大打出手……

“入场券呢,”逸尘手一伸,用眼睛逼着金大少,

“在……这儿,”金大少颤抖着,从怀里摸出一块牌子,犹豫着万分不舍的递给逸尘,

这是一块巴掌大的石牌,椭圆形,上面有一些看不懂的纹路,拿在手里沉甸甸的,逸尘并沒有发现出什么特别之处,

但他知道,这个被称为入场券的石牌,一定是经过幽阴门在上面,施加了一些可以识别的意念之类的东西,

石牌并沒有刻录持有者的姓名,说明进入杀气试练场的时候,认牌不认人,怪不得金大少生怕在半道上被人劫去,

此刻还不是研究这些的时候,逸尘看似非常随手的,将石牌丢进了日月空间,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爷爷好不容易,才从幽阴门长老那里争取來的入场券,就这么拱手交给逸尘,心里十分不甘,

巨大的失落感,刺激得金大少的大脑,瞬间恢复了清明状态,

以他的修为实力,如果跟逸尘交手,不仅沒有一丝一毫的取胜机会,而且连逃跑的希望都沒有,

金大少脸上尽可能的挤出一点笑容,想要证明奉上石牌,乃是自己心甘情愿,

但实际上,他暗暗地探手入怀,摸到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玉牌,趁着逸尘查看石牌的时候,稍稍释放战气,不声不响的将玉牌捏碎,

见逸尘浑然不觉的样子,金大少的嘴角浮现一丝狡黠的神情,

“你知道的就这些,沒有别的了,”逸尘收好石牌,转过身來问道,

对于辛戈杀气试练场,他了解的还不够,希望从金大少的嘴里,再问出点信息,

同时,逸尘也在考虑,金大少恶名远扬,按理说应该除掉,但面对一个毫无还手之力,又被吓了半死的人,斩杀是不是太过残酷,

“别的么,有啊,比如你抢了我的入场券,自己却沒有命进入辛戈杀气试练场呢,”

出乎逸尘的预料,刚刚还满身筛糠的金大少,此刻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腰杆挺得笔直,嘴角还露出讥讽和不屑,

似乎现在需要求饶的,不是金大少,而是逸尘,

“哦……你有把握阻止我进入辛戈杀气试练场,”

看着金大少底气十足的样子,一丝不祥的预感在逸尘心里升起,

“我不行,但有人行,”

金大少冷笑一声,昂了昂头,信心满满的说道,

“谁,”逸尘一把抓住金大少,厉声喝道,

此处远离闹事,周围也未发现有强者出沒,但金大少的镇定,预示了情况有变,

“我,”一声炸雷般的大吼,从虚空之中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