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老畜生/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声音从远处传出,仅仅是一个字的时间,待话音落下的时候,逸尘感觉已近耳边,

空气一阵氤氲,从虚空之中出现一人,在距离逸尘不到一里的上空停住身形,

此人身材不算高大,颧骨突起,鼻带鹰勾,须发皆白,双目炯炯有神,

身穿白色长袍,胸口处一个硕大的红色‘杀’字,显得格外醒目,

“爷爷救我,”就在逸尘错愕的瞬间,金大少却如同见到救星一样,欢呼雀跃起來,

只是自己的身体,被逸尘控制住,沒有办法移动,否则恐怕他早就小鸟投林般的,扑入來人怀抱,

“乖孙儿,莫怕,爷爷來了,谁也杀不了你,”

白色的长袍在微风中飘忽摇摆,金七居高临下,微微散发出一丝威压,说话的声音却非常温和,

他本來是想直接过來,把金大少救出去,但又怕逸尘伤害自己的乖孙儿,

投鼠忌器,金七只好与逸尘和金大少保持一定的距离,

以逸尘的身手,斩杀金大少如同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即使金七出手,最多也是两败俱伤,逸尘遭到重创,而金大少则必死无疑,

为了防止金大少乐极生悲,金七还刻意表现出一副轻松的神态,对他进行安抚,

虽然心里挂念着金大少的安危,但表面上不动声色,反而笑容可掬的对逸尘说道:

“这位小兄弟,老夫是杀金帮帮主金七,我孙儿年轻不懂事,如果有什么冒犯你的地方,老夫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还请小兄弟高抬贵手,放过我孙儿,咱们交个朋友,如何,”

态度非常和蔼,像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屈尊降纡,准备提携后辈一样,

如果碰到一般人物,能有战王强者如此客气,可能立马就会低头叩拜,感激涕零,

“交朋友就免了,我只想请教一下,你会放过我么,”

逸尘却不吃这一套,一路历练,遇到各种口是心非,口蜜腹剑的奸诈小人,金七的这点伎俩,他岂能不知,

若不是自己的孙儿受制于人,以金七堂堂战王强者的实力,恐怕连一句话都不会说,就直接出手将逸尘杀灭,

“好说,哈哈,只要你放了我孙儿,老夫自然不会……”

金七宽厚的一笑,想把局势引导自己的可控范围之内,

“爷爷,绝不能放过,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小黑被他身边的魔兽挖去双眼,梅夕他们也都死了……”

还未等金七说完,金大少不乐意了,赶紧打断自己爷爷的话,

“闭嘴,”金七怒喝一声,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起來,

自己忍到现在,不惜低声下气,要和逸尘交朋友,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救出金大少,

毕竟逸尘年纪不大,虽然修为达到战帅巅峰强者的层次,但金七有把握说服,或者是忽悠住逸尘,让他放了金大少,

只要逸尘一松手,金七便可以毫无顾忌的施展战王强者的雷霆手段,将他击杀,

然而,金大少自作聪明的一句话,却把金七的努力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就在逸尘和梦剑文逃出破金楼之后不久,金七正好率杀金帮的长老经过那里,

破金楼的掌柜,在赶往杀金帮的路上,遇到金七,便将大黑熊被挖双眼,以及金大少和梅夕等五位小霸王,追杀逸尘的事情,作了汇报,

金七闻言大惊,在查看了大黑熊的伤势以后,暗叫不好,

在掌柜眼里并不起眼的傻猫,却让金七赶到一种深深的忧虑,

从大黑熊眼部的伤口看,傻猫应该是一只接近或者达到六阶的魔兽,

大黑熊本身就是五阶魔兽,傻猫居然可以在大黑熊來不及反应的情况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将双眼挖出,

而且动作干净利索,沒有一点点的拖泥带水,普通五阶魔兽根本不可能做得到,

但金大少等人,却不会想到,憨态可掬的傻猫,竟然是高阶魔兽,

就凭傻猫单枪匹马,金大少这六位也不够它塞牙缝的,何况傻猫还是和两位年轻人一起來到破金楼的,

金大少凶多吉少,

金七迅速吩咐身边的四位长老,往金大少追出的方向,立即分头寻找,

而他自己,也飞升到空中,四下查看,希望快点找到自己的孙儿,

由于金大少开始认为,对付逸尘和梦剑文,梅夕等五位小霸王足矣,自己只要在旁边看热闹即可,根本不需要寻找帮手,

但傻猫的神勇,以及手段的残酷,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惊骇之下,忘记了在第一时间求救,

直到逸尘逼他交出辛戈杀气试练场的入场券时,金大少才如梦初醒,从恐惧中回到现实,

他怀中的玉牌,上面留有金七的一丝意念,只要捏碎玉牌,无论金七身在何处,都能第一时间感应到,

金七乃战王强者,具有撕裂空间瞬间必达的手段,何况他所处的位置,距离这里不是很远,自然眨眼之间便可赶到,

爷孙俩这一次的配合,其实非常默契,金七并沒有耽误时间,而金大少也在最需要的时候,见到了自己的爷爷,

唯一欠缺的是,金大少的求救行动稍微晚了一点点,等金七赶到,他已经处在逸尘的控制范围之内,

以至于造成了,堂堂的战王强者金七,面对修为实力弱于自己的逸尘,不敢轻举妄动,

但金大少却不这样想,自己的爷爷是杀金帮的帮主,在辛戈镇一带可以横着走,谁也不敢得罪,只要爷爷到了,自己就不可能再有生命危险,

他一直霸道惯了,又被逸尘拿走了入场券,自然对逸尘恨之入骨,在他心里,早已判了逸尘的死刑,

金大少甚至不明白,向來傲慢的爷爷,除了对幽阴门的长老会恭敬之外,从未把他人放在眼里,刚才居然对逸尘礼让三分,客气有加,

他以为爷爷不知道大黑熊和梅夕等人的惨样,生怕老爷子一时手软,放过了逸尘,这才自作聪明,出言提醒,

只是,金大少沒有想到,自己的这句话,沒有给自己帮上忙,反倒帮逸尘下定了决心,

放不放金大少,金七都不会善罢甘休,人家表面上客气,无非是为了麻痹自己,一旦松手,金大少脱险,金七便会痛下杀手,

“碎尸万段就免了,但你的命我是一定要收的,”

逸尘捏住金大少的喉咙,冷冷的说道,“你爷爷可以杀我,却救不了你,”

“慢着,你放过我孙儿便罢,若是伤他半根寒毛,老夫定将你这个小王八蛋挫骨扬灰,神形俱灭,”

见逸尘准备动手,金七实在沒有耐心继续装下去了,

既然好言好语听不进去,就來点狠话,或许会起到更好的效果,

只要逸尘有一丝一毫的分神,哪怕只是一眨眼,金七就可以出击,而且以他战王强者的实力,绝对有理由相信,一击就够了,

当然,最好的方法是空间禁锢,如果金七将这一小片空间禁锢起來,以逸尘目前的实力,是沒有能力对抗的,

战王初阶强者在实施空间禁锢的时候,要提前酝酿,尽管金七需要的时间很短,但是,他不敢保证,在这极短的时间内,逸尘会不会察觉到自己的意图,并迅速对金大少下手,

毕竟那是自己最疼爱的孙儿,金七不敢轻易冒险,否则以他的性格,逸尘恐怕早被斩杀十次八次了,

“爷爷,救我啊……”金大少虽然愚钝,但看见爷爷迟迟不肯动手,只在嘴上软硬兼施,心里也多少明白了一点,

“想活命吗,求我吧,你爷爷救不了你,”逸尘手上稍一用力,金大少便被堵得喘不上气,直翻白眼,

“大爷……饶……饶命,”喉咙被捏住,说话也就结巴起來,但求生的yuwang,还是让金大少坚持着,向逸尘求饶,

“上面那个老家伙骂我小王八蛋,你帮我骂回去,就叫他老畜生,”

逸尘将手指微微偏离一点点,让金大少能够顺利发出声音,同时还提醒道,“不想死,就拿出点诚意吧,”

“这……我……”金大少看看逸尘,又看看金七,支吾着,

“算了,是你自己放弃的,不要怪我,”

逸尘摇摇头,一副非常惋惜的样子,眼睛里却释放出一股杀气,似乎立刻就要将金大少置于死地,

“不,我骂……”金大少心一横,对着空中的金七,大声叫道:“老畜生,老畜生,老畜生,”

如果爷爷是老畜生,自己当然就是小畜生了,自己以下犯上,辱骂爷爷,回去肯定沒有好日子过,

但是,沒有好日子比沒有命好,当下活命要紧,不要说骂爷爷几句,就是把十八代祖宗拿出來折腾,那也是值得的,

“呃……好好好,不愧是我金七的好孙儿,为了活命,一点男人的尊严都沒有了,”

金七怒极反笑,伸出颤抖的手遥指着金大少,悲愤的表情一览无遗,

“你这个小畜生,金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像你这样,活着也是多余……真是报应啊,”

“哈哈……老畜生,小畜生,果然是畜生家族,”

逸尘的笑声忽然终止,脸色一变,说道,

“既然活着也是多余,那我就替天行道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