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傻猫落败/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论修为,傻猫与金七相仿,都处于战王初阶强者的级别,虽然金七晋升王者的时间稍长,功力略高于傻猫,但是,对于战王强者來说,些许的差距,并不足以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

真正的差距在于金七手中的战斧,属于低等王兵的级别,在王兵中不算太高级,威力甚至不如逸尘从将军府盗來的黄剑,

然而,这样的兵器在战王强者的手中,面对手无寸铁的傻猫,却占据了极大优势,

哪怕是最低等的王兵,都能够为主人增加将近一倍的杀伤力,同阶别作战,兵器的强弱往往可以决定胜负,

更何况,傻猫为救逸尘,已经被战斧所伤,若是普通兵器,傻猫不会受到太大威胁,而且伤口还可以逐渐自愈,

王兵则不同,它在战王强者手里,具备了重创同阶别强者的实力,傻猫的伤口血流不止,便是战斧的杰作,

傻猫见逸尘一时半会儿,很难从金七的空间禁锢中脱身,心下焦急,只得强打精神,竭力拼搏,

嗡,,

一道玄光自傻猫庞大的身躯迅速扩散,在将自身包裹之后,形成威势浩大的杀气光圈,

光芒闪烁,隐约有无数的风刃,挟裹着强烈的能量涟漪,逆势攻向上方的金七,

开山劈石,,

面对汹涌而至的杀气光圈,金七心里一凛,急忙从傻猫的嘴里夺回战斧,顺势居高临下,往虚空一劈,

哗啦啦……

两股由战气聚集的能量涟漪,毫无花假的激烈碰撞,

天空中忽然透亮,闪电划过天际,把虚空斩开一条裂痕,随后一声雷鸣,伴着狂风,天色又瞬间变暗,

璀璨的光芒稍纵即逝,爆裂的战气,在空中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如流星般往远处坠去,

金七在战斧的帮助下,并沒有撤除空间禁锢,就可以击散傻猫释放的杀气光圈,无疑在局面上取得了巨大优势,

呜嗷,,

傻猫摇头摆尾,吼声连连,一道道杀气光圈,不间断的渲泄而出,能量涟漪四下肆虐,连身后的山坡也随之颤抖,

上一回合,表面上看,傻猫并沒有吃亏,但实际上它现在是有苦说不出,

倾力出击之下,不仅沒有重创金七,反而撕裂了臀部的伤口,

王兵战斧造成的伤口,傻猫一时之间无法使之愈合,每一次牵扯,伤口都会裂开一分,

剧烈的疼痛,以及鲜血的流逝,使得傻猫所能发挥的威能大打折扣,

它拼命的制造声势,并不是为了击败金七,而且趁着自己还能坚持的时候,尽可能的迫使金七用全力应对,

只有傻猫具有足够的威胁,金七才有可能被动撤除空间禁锢,给逸尘和梦剑文带來脱逃的机会,

哗……

金七老奸巨猾,当然了解傻猫的心思,只是有一点不太明白,堂堂六阶魔兽,在天罗大陆应该算得上是顶尖的强者了,怎么会为逸尘这样一个不到战王强者修为的年轻人,不顾自身伤痛,明知不敌却依然做殊死一搏,

但傻猫鼓动出的杀气光圈,一波接着一波,不停的攻击,让金七沒有时间却展开想象,

唯有挥起巨大的战斧,催动战气,一次接着一次,击溃傻猫的杀气光圈,

如此一來,傻猫所消耗的能量,远远超过金七的数倍,多次的攻防,使得它几乎耗尽了自身的能量,

如果想逃,傻猫有很多机会,哪怕是现在,它依然可以从容逃脱,就算金七要阻止,也不可能有能力将傻猫斩杀,

但是,傻猫不仅沒有选择逃跑,反而变本加厉的加强了杀气光圈的攻势,

这样的做法,其实有些徒劳无功,除了使自己能够坚持的时间越來越短外,并不能击败金七,

嘭,,

尽管傻猫勉力支撑,想为逸尘争取一线机会,却由于伤口的疼痛加剧,以及自身能量的急剧消耗,导致杀气光圈的威力逐渐下降,

在金七战斧的挥舞下,越來越弱的杀气光圈,终于顶不住了,除了周身上下还留有一层保护之外,其余扩散出去的杀气,都被破除殆尽,

金七得势之后,更是咄咄逼人,趁着傻猫即将力竭之际,偷偷伸出一掌,狠狠的拍在傻猫的后臀之上,

呜嗷,,

遭此重击,傻猫无法经受,庞大的身躯,便如灌满了铅一样,从虚空之中急速下坠,

经过了半个时辰与金七的搏斗,傻猫已是强弩之末,想要改变颓势绝无可能,

“傻猫……”

虽然金七在重击傻猫的时候,空间禁锢稍稍有点松动,却依然能够控制住逸尘和梦剑文,

所以,逸尘也只能惊叫一声,沒有办法出手对傻猫进行任何帮助,

吼,,

如果傻猫沒有受到外力保护,以越來越快的速度坠到地面,那么受到的伤害会更加严重,

沒能救出逸尘,自己又遭到重创,傻猫心有不甘,便在身体下坠之时,竭力催动体内仅存的战气,为自己提供最后一次尝试,

吼声过后,傻猫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缩小,及至接近地面,它又变成了娇小可爱的傻猫模样,

也只有这样,坠地时所受的伤害,才有可能减轻,即便如此,傻猫落到地面,还是撞得七荤八素,

呜~~

傻猫一声悲鸣,向逸尘投來无助的眼光,将身体缩成一团,随即便昏迷过去,

“金七,我一定要杀了你,”见傻猫如此惨状,逸尘睚眦欲裂,咆哮着向金七吼道,

“哼,杀我,沒那么容易,还是想想自己吧,准备怎么个死法,”

顺利击败傻猫,金七的气焰更加嚣张,脚踏虚空高高在上,面对逸尘的悲愤,他不屑一顾,

逸尘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却有着战帅巅峰强者的修为实力,这是金七这辈子见到的最具修练天赋的年轻人,

如果在今天之前遇到,他很有可能会拉拢,并鼓动逸尘加入杀金帮,给自己增加一位强有力的助手,

然而,这样极具天赋的年轻人,居然亲手将自己最疼爱的孙儿杀死,原本对逸尘的一丝好感,很快就变成了咬牙切齿的痛恨,

在空间禁锢之下,金七觉得有很多种方法,可以斩杀逸尘,

以战王强者的手段,直接将逸尘杀死,似乎太过便宜,

于是,金七用战斧指着逸尘,将战王强者所拥有的杀气,逐渐释放,

呲,,

一股巨大的压迫感向逸尘袭來,杀气顺着战斧,如毒蛇般的萦绕在逸尘的头顶上方,

随着金七杀气的催动,在他和逸尘之间,形成了一条惨白色的光芒通道,

强横的杀气,沿着光芒通道进入逸尘体内,侵蚀着逸尘的肌肤,渗透到血脉和经络,

逸尘的浑身,像是被撕裂一样的难受,虽然丹田之内的五行之气,奋起反抗,却在极短的时间内,无法阻止杀气的侵入,

“哈哈……小王八蛋,撑不住了吧,赶紧求饶哇,”

金七狞笑着,他要极力羞辱,并通过杀气的威压折磨逸尘,

即使逸尘真的求饶,也不可能改变金七的杀机,无非只是多增加一次羞辱而已,

“求饶,只有你们金家的子孙,才会贪生怕死,摇尾乞怜,”

逸尘冷笑一声,竭力不露出一丝痛苦,昂首挺胸,傲然说道,“老畜生,你有种就杀死我,否则,小爷总有一天会将你的老骨头,一根根的拆下來,”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金七暗暗加大了杀气的力度,要摧垮逸尘的意志,

“老畜生,你身为战王强者,却不能保护自家的小畜生,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小爷我的手上,你还好意思活在这个世界上吗,”

逸尘强忍着杀气给自己带來的巨大压力,向金七投去鄙夷的眼光,

“闭嘴,”被逸尘戳到痛处,金七的脸上显露出狰狞的凶光,

“我就说,小畜生,老畜生,你们畜生家族,都是一群窝囊废,”

逸尘体内的五行之气,经过几次与杀气的交锋之后,慢慢组织起有效的防御体系,

从丹田处开始,浓郁的五行之气,把入侵的杀气团团围住,阻止其更进一步深入,

此时的梦剑文,尽管同样被困于空间禁锢,却沒有受到杀气的侵扰,相对來说稍微轻松些,

他几次想來到逸尘身边,合力顶住金七的攻势,但是那两位杀金帮的长老,一旦有机会,便竭力缠住梦剑文,使他无法分身,

而被逸尘屡屡刺激的金七,终于恼羞成怒,

金大少在逸尘的威逼下,亲口称呼金七为老畜生,这杯金七视为奇耻大辱,

现在逸尘又提起此事,无疑超出了金七的忍受范围,

是可忍孰不可忍,

金七气得浑身发抖,连双手也颤抖着,却并不妨碍他痛下杀招,

掌下无魂,,

一股滔天杀气,随着金七的手掌一翻,而肆无忌惮的狂掠过來,

这是金七最强的手段,他要一掌将逸尘拍成肉泥,

折磨也好,羞辱也罢,金七最终的目的,就是杀死逸尘,

“去死吧,”金七恶毒的声音,在空中回响着,

嗡,,

虚空一阵氤氲,金七战气如龙,正要下逸尘扑來,

却闻某处传來一声断喝:

“住手,掌下留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