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救命恩人/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边被战斧的杀气压制,一边遭遇金七的掌下无魂攻击,

以逸尘的实力,遇到缺少王兵的战王初阶强者,至少有一战之力,

但是面对手持战斧王兵的金七,逸尘便力有不逮,几无胜机,

如果沒有空间禁锢,即使不敌,逸尘却可以找机会逃跑,而且成功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

但是,被空间禁锢困住,逸尘所能施展的修为实力,不足平时的一半,便是手脚活动方面,都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眼睁睁看着金七的掌风将至,逸尘却难以移动身体,更别说躲闪避让了,

若是硬抗,逸尘或许不会死,但重伤是避免不了的,

在沒有受伤的情况下,逸尘已经敌不过金七,要是重伤的话,恐怕难逃魔掌,

“什么人,”

金七的这一掌,取名掌下无魂,顾名思义,便是一掌下去,对方定无生机,

在他看來,逸尘的修为是战帅巅峰级别,又在空间禁锢之中,断然沒有逃走的希望,

即使把梦剑文加在一起,也扛不住这一掌的威力,

金七为自己的这一掌倍感自豪,却沒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刻,却有人跑出來阻止自己,

虽然凭他的感觉,发出声音的人,修为实力不如自己,但是这声音听起來特别耳熟,应该是熟人到了,

金七暂时撤回战气,顺着声音的來源看去,如果來人的身份不高,自己断然拒绝即可,只要空间禁锢不解除,逸尘是难以逃脱的,

“是我,胡莱,”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传來,

从山脚下的一条小路,走出來四个人,

一黑一白一黄,三位不同肤色的年轻人,还有一位面色蜡黄的老者,正是说话的胡莱,

“胡长老,你怎么來了,”金七一见來人,心里一凛,顿时收起狰狞的面孔,换上一副堆着笑容的模样,

仅凭他的态度,就可以知道,胡莱绝不是普通老百姓,而是有着让金七忌惮的身份,

“哦,金帮主,胡某不该來么,”

明明是客套话,胡莱却板着脸,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似乎并不买金七的账,

“金帮主,我们幽阴门到哪儿,难道还要向杀金帮汇报,”

跟在胡莱身边的黑脸胖子,脸上显出怒色,气呼呼的质问道,

杀金帮是幽阴门的附属势力,即使是金七这位帮主,在幽阴门的身份,也绝对比不过身为长老的胡莱,

尽管胡莱的修为不如金七,但是,在金七晋升王者的时候,胡莱却是幽阴门派來慰问的使者,

而且金大少的那块石牌入场券,也正是胡莱代表幽阴门,亲手颁发给金七的,

“胡长老,还有这位小兄弟,误会了,金七不是这个意思,”

金七拿眼睛瞄了瞄那位黑脸胖子,心里老大不爽,明明只是一个弟子的身份,却仗着胡莱是长老,狐假虎威,

腹诽归腹诽,嘴上还是不敢有半点怠慢,同时撤去战斧上的威压,只保留空间禁锢对逸尘的控制,

身形一晃,金七从虚空之中飘然落下,來到胡莱等三人面前,

躬身施礼之后,对着胡莱说道:“各位贵客光临辛戈镇,是金七的荣幸,等金七处理完私事,再请各位去杀金帮做客,”

尽管对胡莱等人极为客气,却依然通过‘私事’二字,透露出自己的坚持,

江湖上,如果沒有特殊情况,人家在处理‘私事’的时候,旁人是不得干涉的,

否则,有揽事甚至树敌之嫌,

金七言下之意,是想先行解决了逸尘,再招呼幽阴门的客人,

“私事,”面对金七将自己置于尴尬之地,胡莱不以为然,“胡某也要处理私事,可能与金帮主的私事有些冲突,还请金帮主见谅,”

在辛戈镇一带,杀金帮算得上是第一势力,身为帮主的金七,单单凭借战王强者的修为实力,就可以傲视群雄,

只要是杀金帮的事,无论大小,别人唯恐避之不及,绝沒有哪个傻瓜敢于轻易插上一杠子,

但胡莱不同,他乃幽阴门长老,虽然修为实力不如金七,可毕竟是代表幽阴门,区区杀金帮,无非是众多附属势力中的一个,他并沒有一丝一毫惧怕的意思,

“请胡长老明示,”见胡莱抬出幽阴门,力图凌驾于杀金帮之上,金七心中很是不爽,

干脆挑明了,只要自己能够斩杀逸尘,即使对胡莱稍有冲撞,等事情了结再行赔罪便是,

“好说,你要杀的这位小兄弟,正是我要救的人,请金帮主高抬贵手,放过此人,”

胡莱瓮声说道,看似商量的话,却说得理直气壮,

“他杀了我的乖孙儿,此仇不共戴天,乃杀金帮和金七的死敌,胡长老若有其他要求,金七一定照办……但让我放人,实难从命,”

眼睁睁的看着金大少被逸尘捏碎喉咙,死于非命,金七恨不得将逸尘碎尸万段,岂肯因为胡莱的一句话,就轻易放过,

即使是幽阴门的实力高高在上,萨特王国几乎沒有一个人能够随意挑战,但是,逸尘既非幽阴门弟子,又不是附属势力的成员,并不在特殊之列,胡莱的要求,似乎是强人所难,

或许,胡莱只是受人所托,为逸尘求情只不过是走走场面而已,至于逸尘的生死,应该不会放在心上,

只要自己坚持,在斩杀逸尘之后,向胡莱陪个不是,大不了送上一些值钱的丹药灵草之类,

金七打定主意,甘冒得罪胡莱的风险,也要亲手为金大少报仇,

“你敢,”出乎金七的预料,胡莱的态度非常坚决,“金七,胡某的话,你要当成耳边风,”

胡莱双目圆睁,怒气冲冲,堂堂幽阴门长老,居然在杀金帮帮主金七面前,失去了权威,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胡长老息怒,”见胡莱发火,金七连忙陪着笑脸解释道,“并非金七不给面子,只是这小子今天必须要死,请胡长老见谅,”

心里却是恨恨然,一个幽阴门长老,修为还不到战王强者级别,跑到辛戈镇杀金帮的地盘上吆五喝六,要不是忌惮幽阴门,老子早就把你灭了,

“放屁,你他妈吃了豹子胆,竟敢与幽阴门作对,不想活了,”胡莱厉声喝道,

“胡长老,你这是,”金七不明白,杀一个仇人,怎么会扯上与幽阴门作对,难道这小子是幽阴门的什么重要人物,

不仅金七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连逸尘本人,也是一头雾水,

他背对胡莱等人,只听见说话,却看不到这四人长相,

胡莱的声音,逸尘第一次听见,应该不是熟人,而那个插嘴的黑脸汉子,声音有些耳熟,但沒有看见面容,一时也想不起是谁,

另外两位,更是一言未发,逸尘无从判断他们的身份,

与幽阴门的瓜葛,只是在落英王国与胡幽交过手,以及前些天在横尸之地,和夏夜一起斩杀了阴无法,

但这些,即使被幽阴门知道,也只会遭到追杀,不可能使得胡莱向金七求情,

“金七,你看清楚了,这位便是阴门主的公子阴元广,”

胡莱气咻咻的指着身边的白脸青年,对金七说道:“而你要杀的那位兄弟,却是阴公子的救命恩人,”

“这……怎么可能,”金七狐疑的打量着阴元广,嘴里喃喃自语,

阴元广是阴无为的儿子,在萨特王国无人不知,虽然金七沒有见过阴元广,但他相信,胡莱绝对不会胡乱的找个人來冒充,

如果逸尘真的是阴元广的救命恩人,那么金七即使有天大的胆子,也断然不敢在胡莱面前,擅自斩杀逸尘,

只不过,逸尘何时又成了阴元广的救命恩人,金七却不敢问,也不能问,

逸尘也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与阴元广有过接触,在什么情况下救了对方,

“胡某沒有面子,不知道阴公子的面子够不够,”胡莱阴着脸,露出嘲讽的神情,“金七,你要不要对阴公子验明真身,或者调查一下其中缘由,”

“金七不敢,”金七沒有想到,胡莱求情不成,竟然搬出了阴元广,

阴元广嗜色成性,阴险毒辣,虽然修为不高,却心思缜密,与其父一样,工于心计,

若是自己坚持斩杀逸尘,惹恼了阴元广,只怕过不了多长时间,自己就得到阴曹地府,和乖孙儿团聚去了,

这样的人,金七是万万不敢得罪的,这个面子必须给,不想给也得给,

尽管极不情愿,但金七还是慢慢撤去了空间禁锢,让承受重压的逸尘恢复自由,

“傻猫……”懵懵懂懂中被救,逸尘却无心深究其中原因,而是在第一时间抱起血肉模糊的傻猫,

仅仅是一次善意放过,傻猫便连续救自己于危难之中,此等仗义之举,已经突破了魔兽的范畴,比起人类來,也毫不逊色,

逸尘小心翼翼的检查了傻猫的伤口,并趁着金七与胡莱交谈的时候,将它放入日月空间,

梦剑文也从空间禁锢中解脱出來,向金七投去怨恨的目光,

“小子,今天看在阴公子的面子上,饶你一命,他日相见,必取你小命,”

金七幽幽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