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互不相欠/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帮主果然威风,要不是阴公子,胡某今天恐怕是栽在辛戈镇了,”

胡莱对于金七的行为耿耿于怀,言语之中不乏揶揄的意味,

看到金七一脸的不愿意,以及对逸尘的恨意,他就打心眼里高兴,

“胡长老大人大量,金七不知好歹,还请原谅,”

金七陪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空间戒指,双手递给胡莱,

他知道,自己不仅沒有斩杀仇人逸尘,而且得罪了幽阴门的胡莱,一点好处沒捞着,反而失去了心爱的孙子,还有大把的宝贝,

这一切,都因逸尘而起,此仇不报寝食难安,目前碍于阴元广的身份,只好暂且放过逸尘,

等下次有机会,最好避开幽阴门的人,找到逸尘的下落,再亲手将他斩杀,为金大少报仇,

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子,你等着瞧,

金七带着两位杀金帮长老,悻悻然离去,

“温特斯,我与此人素不相识,他什么时候救过我,”

一直沒有说话的阴元广,等金七等人走远,抓住黑脸汉子,疑惑的问道,

温特斯和胡莱都一口咬定,逸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在金七面前,阴元广并沒有提出质疑,

但他心里却是存在疑问,似乎从來沒有见过逸尘,何來救命恩人一说,

“阴师兄,你还记得落英山脉的事吗,”

温特斯绷着一张黑脸,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当时被蛇妖迷惑,神智不清,我也无法逃脱蛇妖的控制,多亏这位兄弟,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救我们脱险……”

原來如此,

听得温特斯一番解释,逸尘恍然大悟,

当时阴元广见梨儿貌美,意欲轻薄,被彩魅阻止,但他并沒有识破彩魅的身份,反而将她抱到山崖旁的一间破屋内,尽享鱼水之欢,

却不料,自以为得计的阴元广,落入彩魅设下的陷阱,神智错乱之际,差点丢掉性命,

温特斯发现异常,前去解救阴元广,又被彩魅控制,良久不能脱身,

危难之时,逸尘赶到,救下温特斯,并缠住彩魅,使温特斯从容带走阴元广,免遭杀身之祸,

由于逸尘出现的时候,阴元广正处于昏迷状态,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然不会记得逸尘的容貌,

但温特斯不一样,面对诱惑,他坚持本心,拒绝落入彩魅的圈套,虽被彩魅控制,却沒有失去意识,

而且,逸尘和温特斯之间,曾经有过语言交流,对于逸尘的长相,温特斯是铭记在心,

刚才发现逸尘被金七困于空间禁锢之中,形势岌岌可危,温特斯赶紧告诉胡莱,逸尘是阴元广的救命恩人,

事态紧急,温特斯并沒有将事情的经过说出來,而胡莱也沒有仔细问询,便直接阻止了金七斩杀逸尘的愿望,

“好吧,他救了我一命,我也救了他一回,扯平了,互不相欠,”

阴元广的小眼珠子贼溜溜的转着,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扫了逸尘一眼,露出不屑的神情,

落英山脉之行,阴元广不仅沒有拿到忘忧果,甚至由于伤重错过了天之眼的开放时间,

更重要的是,阴元广被彩魅一折腾,亏虚太大,若不是阴无为竭力救助,恐怕他已经变成废人一个了,

隐藏在内心的痛苦,每一次触及,都如同再次揭开未愈的伤疤,造成更大的伤痛,

而阴元广视这件事,为平生奇耻大辱,除了拼命隐瞒之外,绝对不允许幽阴门的弟子们胡乱传播,

现在,温特斯为了解救逸尘,旧事重提,让阴元广非常尴尬,

他想翻过这一页,不愿意和逸尘有太多纠葛,更怕逸尘因此以救命恩人自居,便冷眼相对,希望尽快将逸尘打发走,

“公子,你是不是因为那件事,差点不能人道,”

然而,胡莱却好奇心大起,毫不顾忌阴元广的隐痛,准备刨根问底,

温特斯请求自己救出逸尘的时候,他就怀疑到阴元广的伤情,只是沒有当着金七的面点破,

“胡长老……”阴元广大囧之下,面露愠色,

“对,沒错,都是那个可恶的蛇妖,害得阴师兄这一年來,接受了好几次治疗,还吃下去无数苦涩的药物,”

温特斯并沒有意识到阴元广的恼怒,只是一个劲的点头,生怕胡莱听不明白,还不停的指手划脚,添油加醋,

“虽然阴师兄生龙活虎精力充沛,却架不住蛇妖的一再诱-惑,要不是那位兄弟出手相救,精尽人亡便是阴师兄的下场……好在阴门主神通广大,才能让阴师兄重振雄风,”

“原來是这样,公子果然雅兴,连蛇妖也敢招惹,实在是让我等仰望至极,”

见阴元广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胡莱打心眼里高兴,表面上是极力恭维,实际上却是调侃和挖苦,

“温特斯,你……混蛋,”虽然心里很排斥胡莱,但人家毕竟是幽阴门的长老,直接开骂有失风度,只好把怒气发泄到温特斯的身上,

啪,,

一个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温特斯的脸上,明显肿了起來,

在落英山脉的时候,温特斯曾经被阴元广打了两记响亮的耳光,

“阴师兄,你……”温特斯捂着火辣辣的脸庞,很无辜的嘟哝道,

他不明白,自己好心好意提醒,是怕阴元广错过了报恩的机会,怎么就惹來了耳光,

“多事,”阴元广阴沉着脸,低声吼道,

一年的时间,他已经开始淡忘此事,偶尔回忆起來,还是心有余悸,

如果不是温特斯说出來,阴元广根本不会知道,当时救自己的人,就是眼前的逸尘,

实际上,是谁救了自己,阴元广并不在意,也从未想过报恩之类,

“温特斯,那个蛇妖漂亮不漂亮,你快说说,”在阴元广责怪温特斯多事的同时,胡莱却兴致勃勃的八卦着,

以阴元广的身份地位,萨特王国有无数的女子,愿意投怀送抱,但,和蛇妖……那个啥,却是普通人想做也未必做得到的,

阴元广与身边众多美女tiaoqing,从來都是主动,但遇到彩魅,他很快就失去了主动权,而且被彩魅玩得差不多奄奄一息了,

“噗呲……”想到这里,胡莱就忍不住想笑,

八卦一下,满足自己的偷窥yuwang,大多数人都有这样的好奇心,

“胡长老,这是阴师兄的隐私,还是不要打听的好,”

未等温特斯回话,那位黄脸的年轻人抢着说道,

尽管胡莱的身份是幽阴门的长老,地位超出普通弟子很多,但与阴元广相比,却仍然差了一点,

黄脸的年轻人,明显是帮着阴元广说话,对胡莱的八卦心态不以为然,

“宜生说的是,咱们走吧,”

果然,阴元广见黄脸的年轻人机警,便顺坡下驴,催促着胡莱上路,

“那位兄弟,你是不是也要去辛戈沙漠,”

被宜生和阴元广一搅和,胡莱的偷窥心理沒有得到满足,又将说话对象变成了逸尘,“和我们一起走,好不好,”

“好啊,”逸尘笑呵呵的答应道,

明白了事情的原委,逸尘就想着与他们结伴而行,

胡莱等人,在幽阴门中,多少都有一定的地位,特别是阴元广,乃门主阴无为的儿子,或许知道辛戈杀气试练场的具体位置,

与其和梦剑文一起,像无头苍蝇似的到处寻找,还不如跟在胡莱身边,说不定会事半功倍的,

“对了,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

虽然要金七掌下留人,为逸尘解除困境,但胡莱等人却一直沒有问一声二人的姓名,

“叫我小逸就行,”

“我叫梦剑文,”

逸尘和梦剑文,各自报了名字,也知道了对方的称呼,

黑脸汉子温特斯,白脸年轻人阴元广,黄脸的年轻人叫宜生,

这三人,都是幽阴门的弟子,修为接近或者达到战帅强者级别,

唯有一位年纪稍大些,便是与金七交涉的幽阴门长老胡莱,

先是温特斯发现了逸尘被困在空间禁锢中,便赶在所有人前面,将‘救命恩人’的身份挂起來,

在胡莱稍显犹豫的时候,温特斯又拉拢了宜生,组成临时性的同盟,

一行四人,只有阴元广的态度不置可否,其余的三位均赞同解救逸尘,

金七解除空间禁锢之后,逸尘和梦剑文重获自由,

与大家伙兴高采烈不同的是,阴元广却忧心忡忡,似乎并不在意逸尘的死活,

他所关心的是,自己被彩魅折腾的事情,原本很少人知道,现在被温特斯一咋呼,胡莱是肯定掌握了不少,

而胡莱知道的东西,很快就能够传遍整个幽阴门,

同时,阴元广非常不愿意和逸尘一起,他觉得最好与逸尘不再碰到,省得一看见就想起自己被彩魅羞辱,

但是,余下的三位,在胡莱的带头下,都热忱的邀请逸尘加入,

“不是幽阴门的人,为什么要和我们一起走,”阴元广老气横秋的说道,

幽阴门的人,一般都不愿意接纳外來者,特别是像逸尘这样來历不明的人,

他觉得自己应该坚持,阻止逸尘跟随胡莱,以免把自己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一次次的翻出來,

“为什么不行,”

胡莱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