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在劫难逃/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魁爷看來,随从们意外死于非战斗性减员,罪魁祸首便是胡莱,

虽然自认不是胡莱对手,但恼怒异常的魁爷,早已被恨意蒙蔽,提刀便要找胡莱拼命,

胡莱此刻正以血魂掌对付刺背魔蜥,被魁爷一叫唤,受到一些干扰,便不自禁的将目光转向魁爷这边,

啊……

魁爷甫一接触胡莱的目光,冷不丁身体一阵激灵,从心底冒出一股寒气,整个人如遭电击,一下子呆滞起來,

血魂掌的威力,对于同级别的对手,都具有非常大的威胁,何况魁爷的修为本來就比胡莱低,

之前未受影响,主要是胡莱的目标,只在刺背魔蜥身上,并未对魁爷施展,

而且魁爷也忙于五魁杀阵的调度,精力集中,使自己暂时处于安全境地,

血魂掌最大的特点,就是摧毁对方的精神力,控制对方的心神以及情绪,

一旦双方都将注意力集中到对方身上,无疑使得血魂掌的能量得以尽数释放,

魁爷的目光开始游离,手上的鬼头大刀也渐渐垂了下來,不再具有杀伤力,甚至行动也滞留在刚刚起步的时候,自然不可能对胡莱产生威胁,

一瞥之下,就瓦解了魁爷的攻势,胡莱又将目光调回刺背魔蜥首领的身上,

嗷~~

原本被胡莱眼神控制的刺背魔蜥首领,神智已经受到干扰,却由于魁爷的出现,得到了瞬间的喘息机会,

一声刺耳的嚎叫,引來了众多刺背魔蜥的回应,一时间,嗷嗷的嚎叫声此起彼伏绵延不断,

哇,,

响彻云霄的嚎叫声,夹杂着凌冽的杀气,掀起阵阵能量涟漪,

沙尘滚滚,气焰嚣张,竟然将胡莱的血魂掌威力化解了大半,于气势上甚至还略略超过一些,

胡莱的分心,造成了血魂掌威力的降低,不仅沒有斩杀刺背魔蜥,反而被嚎叫声带來的冲击力所伤,

一口逆血堵在咽喉之处,上不上下不下,差点沒把胡莱憋出眼泪,

尽管只是及其短暂的停顿,但刺背魔蜥却因此找到了破解的办法,

在首领的示意下,受到胡莱蛊惑稍轻的刺背魔蜥,竭尽全力的扯起嗓子,把嚎叫声发到最大,

精神力遭遇干扰的时候,最怕萎靡不振,只有强打精神,通过外界的因素,对血魂掌进行反干扰,才是最佳应对方法,

逸尘在落英王国地牢,曾经在迷子的指点下,闭上眼睛,以眼不见心不慌的手段,减轻血魂掌对自己的干扰,

这一招虽然具有不错的效果,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土遁和隐形,如果单纯闭眼抗争,就等于把自己的弱点完全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即便血魂掌失去功效,但人家倾力出击对付一个瞎子,应该不算什么难事,

刺背魔蜥首领使用的嚎叫,是受到了魁爷的启发,既然胡莱的注意力可以被转移,那么用反干扰的方式,阻止血魂掌的施展,也就变得实用了,

嗷~~

刺背魔蜥见胡莱的血魂掌威力有所下降,赶紧发动攻击,

三只刺背魔蜥,在同伴嚎叫声的掩护下,将身体腾空,先是对着胡莱,张开大嘴,一起吐出一股黏液,

如果伸出前爪,咆哮而起,飞一般的扑向胡莱,

“丑鬼,去死,”

刺背魔蜥的行为,让胡莱有了一霎那的诧异,他不知道这些魔兽怎么学会利用声波的干扰,压制自己血魂掌的全力施展,

还未等他完全反应过來,忽闻一阵腥臭飘过,紧接着一层半透明的网状物体,自空中展开,并急速的朝自己这个方向袭來,

胡莱恼羞成怒,刺背魔蜥居然把对付折骨蛙的下三滥手段,重新施展,却是用來对付自己,

这也太不把咱胡爷放在眼里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下紧催杀气,也不管血魂掌是否奏效,只是一股脑的,把自身战帅巅峰强者的所有战气,毫无保留的渲泄而出,

轰隆隆,,

天空突然阴沉下來,一阵阴风散发出肉眼可见的黑气,掀起狂澜,将地面的沙尘席卷而起,

沙尘弥漫在天空,遮去了太阳的光辉,使得整个空间变得黯淡下來,

而胡莱释放的战气,却随着这稍纵即逝的阴暗,如一条巨龙摇头摆尾,冲向抢在首领前面的三只刺背魔蜥,

电光火石之间,爆裂声震耳欲聋,修为实力达到战帅中阶以上的三只五阶魔兽,竟然在这一刻被轰成碎片,

刺背魔蜥的皮囊,坚韧而后实,能够阻止王兵级别之下的利剑刺入,却经不住胡莱杀气光圈的强势一击,

实际上,刺背魔蜥被轰成碎片,不完全是胡莱的杀气所致,它们自身的原因也占了很大一部分,

血魂掌在不干扰对方心神的时候,也可以作为玄阶战技來使用,

居高临下,又是战帅巅峰强者的倾力一击,其威能绝非一般战帅中阶级别所能承受的,

周遭的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三只刺背魔蜥顿觉身体被一股毁天灭地般气息所压制,

它们不甘于失败,便在第一时间调动自己的体内能量,予以反抗,

如此一來,内外交战,刺背魔蜥只想到解除血魂掌的威胁,却沒有想到,此举给自己带來了杀身之祸,

由于皮囊的阻隔,外面的血魂掌压力,一直停留在刺背魔蜥的皮肤之上,虽然将皮囊压制到极限范围,但还是沒有将能量涟漪传递到身体内部,

而刺背魔蜥自身的应急功能,又产生了剧烈波动的能量涟漪,从体内想要冲开皮囊的桎梏,去击溃胡莱的血魂掌,

然而,被血魂掌从外面压制到最大限度的皮囊,在遭受体内能量涟漪冲击的时候,根本无法消化这内外两股能量,

当皮囊被两股能量撑开的同时,刺背魔蜥的整个身体,如同点燃的炸药包一样,轰然爆裂,

这是一场真正的腥风血雨,三只刺背魔蜥的身体同时爆开,一块块血肉模糊的碎片,在空中乱飞,一股浓浓的腥臭味,让人闻了都有想吐的冲动,

唉~~

弥漫着的沙尘,血魂掌带來的黑气,以及刺背魔蜥碎片的血腥味,把这一片空间变得污浊不堪,

朦朦胧胧中,隐隐传來胡莱的一声叹息,

不是为了空气的浑浊,也不是替死去的刺背魔蜥惋惜,而是他这一次攻击,几乎耗尽了自身的能量,

施展血魂掌,本來就需要先残自身,以恐怖可憎的形象,以及诡异的目光,诱使对手上当,

为了击杀敌人,自己受到一些肉体上的伤害,原本可以接受,

但是,被魁爷搅了局后,刺背魔蜥的首领迅速找到了应对之策,使得胡莱的血魂掌功亏一篑,

即使一举斩杀了三只刺背魔蜥,也不能掩饰胡莱失败的命运,

因为,就在刺背魔蜥碎片满天飞的时候,那只最强的刺背魔蜥,也就是这批刺背魔蜥的首领,趁着混乱,突然发难,

如同一道闪电掠过,刺背魔蜥的首领,第一次主动出击,就采取了偷袭的方式,

“好快的速度,难道是六阶魔兽,”

好不容易从血魂掌的干扰中回过神來,却又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以他的感知,一般刺背魔蜥的最高阶别,就是五阶魔兽,不可能存在六阶的刺背魔蜥,

普通的刺背魔蜥,实力相当于人类的战帅中阶以上级别,而处于五阶魔兽中最强的首领,其实力并不亚于人类的战帅巅峰强者,

即使彼此之间一对一的较量,胡莱都难以从刺背魔蜥首领身上,占得一丝一毫便宜,

更不用说胡莱遭到血魂掌的反噬,身上的伤不轻,又是强弩之末,而刺背魔蜥首领,则一直都沒有真正的展现实力,只是躲在同伴的身边,接受它们的保护,

此消彼长,双方的实力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仅仅以刺背魔蜥首领的速度,就已经不是一般的战帅巅峰强者,所能够做到的,

魁爷虽然痛恨胡莱害死了自己的随从,却也不希望他死在刺背魔蜥首领之手,

但是,凭他战帅高阶的实力,即使出手相救,也是有心无力,仅仅是速度这一点,魁爷已经落在首领的后面,

“可惜了……”魁爷一声叹息,

眼前的局势,胡莱是在劫难逃,

忽然,又是一阵风掠过,梦剑文仗剑而出,

梦剑文距离胡莱所处的位置较远,先前见胡莱占据优势,并沒有出手,

现在胡莱处境堪忧,若沒有人出手相助,恐怕胡莱将要命丧刺背魔蜥首领的爪下,

危机之时,梦剑文剑光一闪,欲以自身之力,挡在胡莱前面,与刺背魔蜥首领一较高下,

然而,梦剑文终究慢了一步,待他快要赶到的时候,被一阵劲风阻挡了一下,速度有所减缓,

与此同时,刺背魔蜥首领的利爪,已然抓至胡莱的面前,

能量消耗过度的胡莱,身体已经摇摇欲坠,根本沒有实力招架对方的强势攻击,

噗呲,,

刺背魔蜥首领的利爪,已经触及胡莱的身体,位置正在胸口部位,

若是抓实了,开膛破肚自是难以避免,胡莱的性命岌岌可危,

胡莱眼见难以幸免,无奈之下,只好紧闭双眼,等待死神的降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