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疼死我了/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胡莱的话,让逸尘大感意外,

自己被困于金七的空间禁锢,如果不是胡莱赶到,也许不会丧命,遭到重创却是不可避免,

原本以为,胡莱是为了替阴元广和温特斯二人感恩,才勉强从金七手中救人,

却不曾想,人家救人的初衷,竟然是为了恶作剧,

“不错,老胡自认心眼不坏,却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见逸尘错愕,胡莱反倒大大方方起來:“不如,等咱们把这些刺背魔蜥全部处理了,我再仔细说与你听,”

“好,你歇着,我们來就行,”

经过胡莱的提醒,逸尘才想到,这里还有十多只刺背魔蜥沒有消灭,

一旦这些家伙重新组织攻势,形势依旧严峻,

胡莱已是伤重难以出战,阴元广,温特斯以及宜生等三位,在刺背魔蜥面前,自保都沒有能力,更别指望他们还有实力帮上一把,

魁爷现在倒是回过神來,战帅高阶的实力,应付一两只刺背魔蜥估计问題不大,可要想斩杀却力不从心,

特别是先前能够抵挡一阵的五魁杀阵,也因为随从们的伤亡太大,而失去了攻击的力度,

纵观现场,真正有能力斩杀刺背魔蜥的,也只有逸尘和梦剑文两人,

梦剑文手上沒有王兵,但他毕竟是战帅巅峰强者,在刺背魔蜥首领已死的情况下,凭借自身修为,倾力出击,斩杀刺背魔蜥还是很有希望,

逸尘要是祭出苍木剑,以他的实力,可以发挥苍木剑的大半威压,不敢说砍瓜切菜,但至少是游刃有余,

不过,逸尘却沒有使用苍木剑,而是大吼一声,赤手空拳便冲向刺背魔蜥,

晴空霹雳,,

逸尘身形一纵跃入空中,拳头紧握战气宣泄,

被战气萦绕的逸尘,如同杀神一般,居高临下,将钵大的拳头,由空中直捣而下,

霹雳拳,乃是玄阶上品战技,经逸尘多次实战而趋于更加完善,其威力在战王强者以下者,几乎无人敢于正面硬抗,

既然刺背魔蜥的皮囊坚韧,能够抵御一般刀剑的刺杀,那么,干脆换一种方式,什么兵器都不用,就以双拳对付,

地面的刺背魔蜥,具有战斗力的还有不到二十只,它们在经历了首领莫名被杀的惊慌后,很快就恢复到原有的战斗状态,

尽管对首领有一定的依赖,首领的死对其他刺背魔蜥也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作用,

但是,刺背魔蜥毕竟是五阶魔兽,而不是六阶,对于首领的死,仅仅有霎那间的恐惧,魔兽的冷血,以及对食物的渴求,使得它们沒有逃遁,

相反,它们伸出舌头,相互之间嗅了嗅,然后吼声连连,三五成群,张牙舞爪,仿佛要将逸尘等人全部变成自己的食物,

轰,,

逸尘一拳轰下,正砸中跑到最前面的那只刺背魔蜥身上,

金光一闪,紧接着沙尘乱飞,刺背魔蜥闷哼一声,整个身体被埋入沙土之中,

坚韧的皮囊看起來还是完好无损,但刺背魔蜥的嘴里,却吐出來一大堆砸碎,红白黑各色,如同打翻了杂货铺,琳琅满目,

刺背魔蜥的腰部扁塌,不再是滴滚溜圆,与身体的其他部位似乎已经脱节,深深陷入沙坑之中,

皮糙肉厚的五阶魔兽刺背魔蜥,在逸尘的一拳攻击之下,震碎了五脏六腑,勉强呼哧了几下,就趴在坑里不再动弹,

眼珠凸出,张开的大嘴再也合不拢,偌大的身躯,像一滩泥似的,显然已经失去生机,

蛟龙入海,,

梦剑文也不甘示弱,将长剑顺着另一只咆哮着的刺背魔蜥嘴里,

整个长剑沒入刺背魔蜥嘴中,只留下半截剑柄还握在梦剑文的手里,

梦剑文不顾刺背魔蜥满身的疙瘩,强忍着呕吐的冲动,使劲的搅动着手中的长剑,

一阵翻江倒海,刺背魔蜥的皮囊坚韧,肚子里却柔弱至极,根本经不住梦剑文顺着长剑输入的战气侵蚀,

几经挣扎之后,这只刺背魔蜥也步了同伴的后尘,

“文文,好样的,”逸尘忍不住夸赞起來,

梦剑文的实力,自然超出刺背魔蜥,但手中长剑却非王兵,还不足以斩开刺背魔蜥的皮囊,

好在梦剑文机警过人,冒着被刺背魔蜥利爪刺伤的危险,一改往日白面书生的秉性,利用对方张开的大嘴,來一个深入虎穴,

见此情景,魁爷也得到了启发,抡起鬼头大刀,照着最近的一只刺背魔蜥的舌头,奋力砍下,

鬼头大刀不如长剑灵巧,送入刺背魔蜥腹中几乎不可能,斩断它们的舌头却是轻而易举,

魁爷的目的很简单,通过斩断舌头,使刺背魔蜥疼痛难忍,待它张嘴之时,再觅战机,

但他忽略了一个常识,刺背魔蜥属于冷血动物,痛感神经不发达,对于失去半截舌头,反应并沒有魁爷想象的那么大,

相反,在魁爷得手的同时,刺背魔蜥将身体弓起,用背脊上的巨刺,狠狠地刺入魁爷的手臂,

“哇呀呀……”一阵钻心的疼痛,让魁爷龇牙咧嘴,冷汗淋漓,

魁爷的实力,丝毫不弱于刺背魔蜥,如果不是判断失误,绝不会遭到对方暗算,

虽然是两败俱伤的局面,但魁爷似乎吃的亏更大一些,

当然这只刺背魔蜥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被逸尘从空中砸下一拳,顷刻之间便呜呼哀哉,

魁爷由于一时大意,手臂被巨刺划开,里面的肌肉顺着伤口,白花花的翻在两边,几息之后,伤口处涌出殷红的鲜血,

稍稍运功,魁爷手臂伤口的血,很快就止住了,但也失去了继续战斗的能力,

如此一來,便剩下逸尘和梦剑文二人,对阵余下的十三只刺背魔蜥,

任务很艰巨,可逸尘和梦剑文二人经过了一轮拼杀,此刻信心十足,

逸尘双拳翻飞,战气肆虐,出拳之时,隐隐带出雷声,刺背魔蜥见之,惧意顿生,

梦剑文也是轻装上阵,故技重施,一柄长剑变成了绞肉机,让一个个刺背魔蜥被吓得赶紧闭嘴,

呼啦啦~~~

在逸尘和梦剑文又斩杀了几只刺背魔蜥后,余下的几只一看这架势,终于不再顽抗,掉转头如同來时一样,如风般的逃之夭夭,

危机解除,接下來便是清理战场,至于逃跑的那几只刺背魔蜥,逸尘也沒兴趣追赶了,

每一只刺背魔蜥,脑袋里都有一颗五阶魔核,除去被胡莱轰击得爆裂的,以及被逸尘的霹雳拳轰碎脑袋的,一共剜出十八颗五阶魔核,

如果按照各自猎杀的数量算,胡莱连一颗魔核都拿不到,而逸尘和梦剑文则有十五颗,

“胡长老,这四颗五阶魔核归你了,”逸尘手一挥,四颗魔核便扔到了胡莱的手中,

“这……我还有,”

胡莱虽然也斩杀过刺背魔蜥,却由于以战帅巅峰强者的强横战气,使得刺背魔蜥爆体而亡,

连同魔核一起,早已被炸成碎片,哪里还能找得到完整的五阶魔核,

平心而论,胡莱抢在逸尘之前,以血魂掌力敌刺背魔蜥,多少带有一些炫耀的成份,但实际上,在这次战斗中,他并不比魁爷的五魁杀阵功劳小,

而且他成功的吸引了刺背魔蜥首领的注意,让逸尘几乎是悄无声息的出手,甚至在场的人,除了见到一道寒光之外,连苍木剑的影子都沒有看到,

当然,对逸尘而言,五阶魔核算不上珍贵之物,这次又得到最多,分几颗出來也无伤大雅,

但是,在胡莱眼里,五阶魔核却是非常贵重的宝贝,即使他身为幽阴门的长老,修为已达战帅巅峰强者级别,身边却沒有几件拿得出的宝贝,

六阶魔核,对于天罗大陆的修武者來说,往往是停留在传说之中,很少有人见到过,就算难得出现,也沒有胡莱之辈什么事,

像胡莱这样级别的人,偶尔得到一颗五阶魔核,就已经是意外的惊喜了,

毕竟,只有在碰到落单的五阶魔兽时,凭一己之力才有可能将之斩杀,如果遭遇成群结队的五阶魔兽,还是溜之大吉为妙,

这一次,是仗着有魁爷的五魁杀阵,以及逸尘和梦剑文二人做后盾,胡莱才敢挺身而出,顺便检验自己的血魂掌,

“见者有份嘛,再说我身上比你还多,”

逸尘微微一笑,表情十分轻松,似乎对那几颗魔核毫不在意,

“既然如此,老胡谢过了,”

胡莱也不再拘泥推让,将五阶魔核收入囊中,

他刚想喘口气,却突然脸色一变,原本由于施展血魂掌而造成的恐怖面孔,现在更加变得扭曲狰狞,

“啊,疼死我了……”

胡莱惨叫一声,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下,和快要凝固的血液混在一起,流下时变成了暗红色,

“胡长老,你怎么了,”

阴元广,温特斯以及宜生,见状大惊,一起跑到胡莱的身边询问着,

“呜啊……”

咣当、噗通,,

几乎与此同时,魁爷也是一声嚎叫,将手中的鬼头大刀朝旁边一扔,

整个人如同一段枯木一样,直挺挺的仰面倒在地上,

“别动,”

逸尘一声暴喝,身体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