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不宜久留/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逸尘身体的飞出,一股战气猛地扑向阴元广等人,

“你……”

突如其來的变故,让阴元广三人措手不及,被汹涌而至的战气,推到了三丈开外,

三人大惊失色,一齐用恐惧的眼光,瞪着胡莱身边的逸尘,

刺背魔蜥死的死逃的逃,不会对胡莱造成威胁,刚才胡莱只不过接住了逸尘扔出的五阶魔核,紧接着就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难道说,逸尘为了斩杀胡莱,在魔核上做了手脚,

如果真是那样,以逸尘对付刺背魔蜥所展现出的实力,不仅胡莱必死无疑,就连自己三人,也沒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这三位幽阴门的弟子,此刻身体发抖,心里紧张,不知道接下來会发生什么,

逸尘却丝毫不理会阴元广三人的恐惧,只是把将要倒地的胡莱扶起,再慢慢放平到地面,

在大致查看了胡莱的身体后,逸尘从地上捡起一柄短剑,直插胡莱胸口,

“啊……”阴元广三人惊恐的张开嘴,顿觉死神降临,不由得面如死灰,

“闭嘴,”逸尘头也不回的吼了一声,

将手中的短剑,从已经昏迷的胡莱胸口,剜出一块鲜血淋漓的皮肉,

顺手将皮肉扔出,却留下短剑擦拭干净,

接着,在怀里掏出一些颜色乌黑的淤泥般东西,以剑尖挑起,先往胡莱胸口处涂抹了一点,

然后,又将乌黑色的淤泥,在胡莱那血肉模糊的身体上,均匀的涂上了薄薄的一层,

做完这些,逸尘回头狠狠的回瞪了阴元广等人一眼,并不说话,

一转身,逸尘來到轰然倒地的魁爷面前,同样的,剜去了魁爷手臂上的一块肉,再涂上乌黑色的淤泥,

阴元广等三位幽阴门的弟子,被逸尘一瞪之后,再也不敢发出半句声响,只是狐疑的看着逸尘,

跟随魁爷一起的随从们,一共有十八位,此刻侥幸活着的只剩下六位,其中还包括处在昏迷当中,等待救治的两位,

逸尘如法炮制,在昏迷的两位随从身上的某处,剜除一块肌肉,以乌黑淤泥敷上,

其余的十六位随从,早已气绝身亡,沒有救治的必要了,

逸尘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尘,看了看四下散落的随从们尸体,皱了皱眉头,

咝~~

尽管阴元广等人,竭力控制自己不要说话,但当他们的目光投到那十六具尸体之上时,都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那些死去不久的随从们,每个人身上都被一层黄褐色的东西包裹着,

仔细看去,赫然发现,尸体表面竟然有无数微小的活物,布满了死者的伤口附近,正向其他部位蠕动,

前后不到半个时辰,又在太阳的炙烤之下,沒有人看到有什么异物入侵,这些如同蛆虫般的蠕动着的活体,究竟是什么呢,

阴元广等人,忽然打了一个冷颤,眼前的情景让他们毛骨悚然,虽是赤日炎炎,他们却如坠冰窖,从心底滋生出一股彻骨的寒意,

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上,也被这些蛆虫般的玩意儿缠上,浑身发痒,痒到忍不住用手去抓,

几经抓挠之后,皮肤上满是抓痕,血丝从伤口出渗出,疼痛之下,方才发现自己虚惊一场,

梦剑文则比他们镇定了很多,仅仅是初见那些尸体表面的恐怖时,稍有慌乱而已,

他跟在逸尘身后,一边警惕的注意周围是否有危机存在,一边配合逸尘,观察着胡莱魁爷等人身体的变化,

咦,,

这一次,即使逸尘发火,温特斯也无法忍住,惊讶之声脱口而出,

因为展现在他面前的,又是一种从未见过的景象,连同阴元广和宜生,一起呆在那里,

施展血魂掌之时,胡莱把自己的身体折腾得支离破碎,皮肤裂开肌肉外翻,浑身上下几乎沒有一处完整的地方,

在昏迷之前,他身上还流淌着鲜血,与刺背魔蜥一战,又耗去大部份能量,整个人几乎沒有了活力,甚至比尸体更加面目可憎,

但是,在经过逸尘的救治后,胡莱身体很快就起了反应,各个部位都在发生变化,

鲜血缓缓凝固收干,外翻的肌肉逐渐收拢,爆裂的皮肤也在一点点收缩,身体的表面,从令人望而生畏的恐怖模样,慢慢恢复到正常,

特别是被逸尘剜去一块皮肉的胸口部位,伤口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内而外长出白生生的肌肉,虽然速度不算太快,但伤口却越來越浅,

须臾之后……

胡莱的身体动了动,像是从深睡中苏醒过來,轻轻睁开眼睛,朝四下打量,

“我还活着,这……”胡莱挪了挪身体,感觉不再疼痛,只是浑身像散了架一般,软弱无力,

刚想颓然倒下,却在转眼间,发现自己身体表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爆裂的皮肤肌肉,已经恢复原状,胸口也平复如初,只是表面还有凝固的血块,将身体覆盖,无法查看是否还有伤口的存在,

他慢慢回想起昏迷前的情景,外翻的皮肉虽然疼痛,却可以忍受,只要回到幽阴门休养生息,估计半年后能够复原,

但是,胸口被刺背魔蜥首领利爪触及的地方,则如同万蚁噬心,甚至感觉到有无数的小虫,在吞噬肌肉的同时,还要强行钻进体内,

这种强烈的痛楚,竟然超过了爆裂的身体,使得胡莱即使修为达到战帅巅峰强者的程度,依然难以承受,

运功抵御已成徒劳,所有的手段似乎毫无改善的效果,那一刻,他认为自己必死无疑,

“你被刺背魔蜥的利爪所伤,有很多腐尸虫侵入你的肌肤,我已经把你那块带有腐尸虫的肌肉剜去,现在沒事了,”

逸尘站在胡莱面前,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來,

刺背魔蜥属于食腐魔兽,不喜欢吞食新鲜的猎物,它们捕杀猎物后,往往将猎物的尸体拖到某些特定的地方贮藏,

待猎物尸体腐烂变质以后,就是它们大快朵颐之时,

腐烂的猎物尸体,一般都会滋生各种细菌,腐尸虫便是其中一种,

在刺背魔蜥食用猎物的同时,这些细菌绝大多数就顺势进入刺背魔蜥的身体,

不过,刺背魔蜥对这些细菌,具有非常强的免疫力,并不会因为全身布满腐尸虫之类的细菌,而存在性命之忧,

相反,刺背魔蜥还可以利用这些细菌的特性,加以利用,给自己创造更多更好的捕猎机会,

腐尸虫比较懒惰,在刺背魔蜥的身上,几乎呈休眠状态,一旦它们随着刺背魔蜥抓捕猎物的时候,却能够迅速的侵入猎物的身体,

只要猎物的身体上有伤口,腐尸虫就会以极快的速度繁殖,并腐蚀猎物的身体,是猎物加速死亡,

腐尸虫虽然毒性不大,却腐蚀力和穿透力极强,在刺背魔蜥捕杀猎物的过程中,起到了帮凶的作用,

刺背魔蜥首领攻击胡莱的时候,遭到了逸尘的斩杀,并沒有对胡莱造成杀势,只是稍有触及而已,

然而,由于胡莱将自己的身体爆裂,浑身上下布满了伤口,刺背魔蜥触及他胸口时,将腐尸虫带了过去,

腐尸虫顺着胡莱胸口的伤口,迅速侵入他的体内,对他的肉体进行生吞活剥,这就是胡莱突然间惨叫的原因,

逸尘剜去的皮肉,便是腐尸虫入侵的地方,清除腐尸虫后,将生肌神泥涂抹在伤口之处,就可愈合伤口,

魁爷以及他的两位随从,遭遇到的和胡莱一样,逸尘也一并救治了,

“原來如此,亏我还长期活动于辛戈沙漠一带,对于刺背魔蜥的了解,居然肤浅至极,真是惭愧,”

胡莱知道刺背魔蜥是五阶魔兽,实力非常强劲,但仗着自己战帅巅峰的修为,自认不会输给刺背魔蜥,

却从未想到,刺背魔蜥还会利用腐尸虫,无声无息的对猎物进行催死,

还好有逸尘在,否则恐怕此刻的胡莱,已经不在人世了,

如此恐怖,让胡莱越想越怕,不知不觉间冷汗涔涔,

“这位好汉,俺魁子拜谢你的救命之恩,”

在逸尘跟胡莱说话的时候, 魁爷和他的随从也逐渐苏醒过來,

看到附近死去的随从们尸体,已被腐尸虫侵蚀得面目全非,一股腐败的臭味,在炎热沙地的烘烤下,更是熏得魁爷头昏眼花,

得知是逸尘救了自己,他们心生感激,连忙趴到地上,用脑袋在沙地上不停的磕着,以实际行动表达谢意,

“你们都醒了,好,都起來吧别谢了,这里有危险,不宜久留,咱们得赶紧离开,”

见魁爷等人过來拜谢,逸尘出言阻止,

“危险……什么危险,”逸尘的话,让魁爷和胡莱同时一愣,齐声问道,

刚刚从鬼门关回來,已是万幸,又闻此地危险,这二位如同惊弓之鸟,反应明显超过了逸尘的预期,

“救救我们,”

在一旁的阴元广,温特斯和宜生,战战兢兢的目睹了逸尘救人的整个过程,

现在突然听说有危险,身子一个激灵,以超出各自修为数倍的速度,蹿到逸尘身边,

“你们抬着胡长老,跟我走,”逸尘急促的吩咐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