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神秘圣姑/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使伤口愈合,有很多种办法,有些部位的伤口,不会留有疤痕,更多的却总会留下或大或小的疤痕,

如果修为达到战王强者级别,或许可以通过王者特有的手段,做到伤口不留疤痕,

而逸尘的修为,在战帅巅峰强者中间,的确是最强者之一,即使沒有之一,就算是唯一最强者,但依然沒有成为王者,

按理说,逸尘不可能有能力,使得胡莱全身的伤口,沒有一个留下疤痕,

胡莱并不知道生肌神泥的存在,更不知道生肌神泥的神奇功效,

他用难以置信的眼光,死死盯着逸尘,希望得到答案,

“对了,你还沒有告诉我,那个恶作剧是什么呢,”

逸尘不仅沒有回答,反倒向胡莱提出问題,

胡莱曾经说过,救逸尘仅仅是为了恶作剧,却沒有解释是怎么一回事,

逸尘虽然不喜欢刨根问底,但事关自己,他还是想知道胡莱口中的恶作剧,到底跟自己有何关联,

“这个简单……”

胡莱以为这是逸尘提出的条件,非常爽快的脱口而出,一抬眼,却发现阴元广正瞪着眼睛,朝这边看过來,

两人目光一接触,胡莱忽然变得讪讪的,仿佛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轻轻对逸尘说了声:“你跟我來,”

逸尘不清楚他们之间有什么猫腻,但还是跟着胡莱,到了一块向外延伸,挡住了烈日照射的岩石下面,

“哈哈……哈哈……”

二人在岩石下坐定,胡莱未语先笑,

看到胡莱笑得一副猥琐的样子,逸尘真想狠狠地踹他一脚,

“你到底是说,还是不说,”逸尘沒好气的问道,

“我说,我说,哈哈哈……”胡莱见逸尘绷着脸,赶紧回答,却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经常被笑声打断,但逸尘还是从胡莱断断续续的话语中,了解到他口中恶作剧的意思,和事情的原委,

胡莱在幽阴门的地位不高,虽然勉强算得上中等,却只能是中等里面的最低一层,

以他的修为实力,原本可以再往上爬,但由于某些原因,以及个人的性格,他一直处在普通长老的行列,

不过,胡莱有一个别人想要又怕要的身份,那就是承担保护阴元广的任务,沒有另外的头衔,但可以比其他长老多一些自由行动的空间,

阴元广,阴无为之子,幽阴门名副其实的少爷,自幼顽劣,放浪形骸,一般人不敢招惹,

阴无为疏于管教,却又心疼儿子,便派胡莱跟随在阴元广身边,主要是起到保护作用,

这是一个利弊都很明显的差事,如果善于利用阴元广的身份,创造一些机会,要想提升自己在幽阴门的地位,并不是一件难事,

当然,如果沒有尽到保护的职责,受到责罚也是理所应当,特别是很难把握阴元广的脾气性格,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他要干嘛,稍有疏忽,便有获罪的可能,

胡莱起初迫于无奈,无法推辞,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跟随阴元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相互之间越來越熟悉,阴元广倒极少刁难胡莱,

更多的时候,阴元广对胡莱的态度,还是比较友善和尊重的,

这也让胡莱一直悬着的心,逐渐放了下來,看來这位少爷,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专横跋扈趾高气扬,

平时,阴元广干的最多的,就是寻花问柳拈花惹草,胡莱只要不在关键时候扰了少爷的兴致,一般不会出什么乱子,

至于那些被阴元广‘宠幸’的女子,绝大多数是自愿为之献身,因为阴元广不仅是幽阴门门主的少爷,有着常人不可及的地位和财富,而且人长得英俊,又极富情调,实属情场中的顶尖高手,

就算偶尔有些良家少女,被阴元广得逞之后,也迫于幽阴门的淫威,不敢声张,虽然对于阴元广出手阔绰而赏赐的钱财不屑一顾,但在无处伸冤的情况下,为了保住自己的‘名节’,只得咽下苦果,

江湖上曾经有过一些传闻,说阴元广玩弄女性是为了练功,甚至有不少女子命丧他手,

但很快就得到幽阴门的澄清,传闻查无实据,只不过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故意制造谣言,诽谤阴元广而已,

只要阴元广的安全沒有问題,胡莱就不会失职,他当然沒有必要去管那些风花雪月的事,

如果是阴元广要算计谁,或者对付谁,一般都会提前设计,将对方陷入困境,很少用得着胡莱出手,

而且事成之后,阴元广会给一些赏赐,希望胡莱不要将事情传出去,

几年下來,胡莱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傻跟班的,根本沒有幽阴门长老的样子,不过薪水照拿,偶尔还有点外快,也算落得清闲自在,

若是一直这样下去,倒也相安无事,但随着幽阴门圣姑的出现,事情变得难以控制,

阴元广仗着自己是阴无为的儿子,通过一切手段,设法接近圣姑,又表现出及其虔诚的态度,施展自己美男的魅力,向圣姑示爱,

然而,圣姑却甚是高傲,面对一腔热忱的阴元广,冷若冰霜,丝毫不为之所动,甚至连话都懒得和阴元广说一句,

胡莱虽为幽阴门长老,却不清楚圣姑的來历,只知道这位圣姑出现的过于突兀,几乎从不与幽阴门的弟子长老交流,

尽管圣姑时常面蒙青纱,不以真面目示人,但胡莱还是在无意中得以一窥芳容,

论长相,圣姑的确很标致,却算不上惊艳,特别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傲,更是让人难以亲近,

以阴元广的目光,一般庸脂俗粉根本不入法眼,即使平时心血來潮,随手猎奇的对象,也绝对称得上美人的级别,

按理说,以圣姑的长相,阴元广偶尔想要亲近一番,倒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换换花样,是他的爱好之一,

但是,屡次碰壁并沒有让阴元广气馁,反而是越挫越勇,甚至为了圣姑,而中断了自己对于其他女子的宠幸,

胡莱以为 阴元广只是一时好奇,时日久了,或许就失去了兴趣,何况人家圣姑根本就不搭理阴元广,

沒想到,阴元广这一次却非常执着,摆出一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态势,向圣姑发起猛烈的攻势,

这就让胡莱看不懂了,自圣姑出现的那一刻起,幽阴门就下过禁令,幽阴门弟子,包括普通长老,沒有得到上面的许可,谁也不允许接近圣姑,甚至连背后议论都要受到惩罚,

幽阴门的那些老不死的太上长老,都将圣姑视若珍宝,呵护有加,只要是圣姑修练需要,一切资源敞开供应,

平时弟子长老们难得一见的珍贵灵草,以及上品的丹药,在圣姑那里,往往只是普通的修练资源,

曾经有位弟子觊觎这些资源,擅自与圣姑接触,希望从中分到一点,

尽管沒有得到圣姑的理睬,但几天之后,那位弟子便突然间从人间蒸发,不知所踪,

胡莱知道,那位弟子一定是遭到了幽阴门的灭口,这种事情,以前也发生过,有的弟子或者长老,得罪了幽阴门的高层,又不便公开处理,都会莫名其妙的失踪,

慢慢的,圣姑变成了幽阴门弟子们不敢提及的话題,除了见到的时候,躬身问好以外,沒有哪一位弟子敢于多说一句,

唯有阴元广,置幽阴门的禁令于不顾,依然我行我素,削尖脑袋,创造一切机会,意欲接近圣姑,

虽然阴元广违反了幽阴门的禁令,但碍于他的身份,自然是不会得到惩罚的,

对于圣姑,胡莱所知道的,就是她拥有天赐金性体质,以及看上去有一种忧郁的感觉,仅此而已,

至于圣姑的來历,沒有人敢妄加揣测,这又更加增添了圣姑的神秘,

好在阴元广的心思,都花在圣姑身上,成天在幽阴门内部转悠,并不存在安全危机,胡莱的责任反倒小了许多,

有一天,阴元广兴冲冲的告诉胡莱,说圣姑患有忧郁症,只要自己帮她治好,相信得到圣姑的青睐并非难事,

而且,递给胡莱一张方子,要求胡莱亲自去九幽城最好的药房,购买方子上所列的药物,为圣姑治病,

虽有千般不愿,可胡莱沒有办法推脱,只得前往九幽城买药,

谁知道,这一次胡莱上了阴元广的大当,以至于差点将自己的老命搭上,

支走胡莱之后,阴元广带着温特斯,立刻离开幽阴门,万里迢迢赶往落英王国,

他要趁着天之眼开放的十天时间,找到能够为圣姑治病的驱梦草,以博得圣姑的垂青,

胡莱买药回來,发现阴元广不见了,却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又不敢向上级汇报,便派人四下寻找,

几个月的时间,胡莱几乎找遍了整个萨特王国,都沒有得到阴元广和温特斯的消息,

就在胡莱犹豫着,是否要将阴元广失踪的事情汇报上去的时候,温特斯和阴元广回來了,

还沒來得及高兴,胡莱就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因为温特斯带回來的,是奄奄一息的阴元广,

见此情景,胡莱大惊失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