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有话直说/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特斯沮丧着脸,告诉胡莱,阴元广在落英山脉受到了蛇妖的蛊惑,身心遭到重创,

而阴元广还处在半梦半醒之间,面色忽红忽白,嘴里偶尔还胡乱的说出几句,可惜沒有谁能够听得懂,

待问清楚事情原委之后,胡莱再也不敢犹豫,直接将阴元广送到幽阴门总部,

虽然经过阴无为请人救治,阴元广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还是留下了一丝隐患,

精气消耗过度,短期内不能人事,估计至少三年,阴元广都不能近女色,否则将有性命之忧,

胡莱失职,这一点毫无疑问,好在阴元广自知理亏,在阴无为面前,竭力为他求情,才免去了胡莱的死罪,

改为杖责一百,罚俸禄两年,暂时保留长老资格,不许将阴元广的隐疾说出去,

如果阴元广再有意外,则新账旧账一起算,任何人不得求情,

逃过一劫的胡莱,再也不敢离开阴元广身边,虽然感激那位不知名的好汉,在关键时刻救了阴元广一命,但同时对阴元广不告而别的行为非常痛恨,

阴元广的落英王国之行,惨淡收场,对于这次经历,更是避讳莫深,绝不允许温特斯提起当日之事,

堂堂幽阴门的少爷,平时御女无数,现在却要忍受三年不近女色的煎熬,这样的结果让阴元广深感难以见人,

而胡莱则认为自己被罚,实在太冤枉,明明是阴元广设计,把自己引开,然后趁机溜之大吉,却把一切罪责全部由自己承当,

杖责一百,对于战帅巅峰强者來说,即使不许施展修为,也不会伤筋动骨,身体上完全能够忍受,

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遭此处罚实在是颜面扫地,以后在同僚面前,都很难抬头,

这样的结果,全是拜无法无天的阴元广所赐,胡莱心里窝火至极,考虑到阴元广曾经为自己求过情,又不好在阴元广面前显露出來,

压抑多了,总想找一个发泄的地方,看到逸尘,胡莱觉得机会來了,

刚开始,温特斯说逸尘是他和阴元广的救命恩人,胡莱并沒有在意,也不准备从杀金帮帮主金七手里救人,

他以为,逸尘是在阴元广和温特斯历练的时候,出手帮过他们,这种事不值得自己去重视,

毕竟,金七晋升王者,得到幽阴门高层的注意,胡莱正是那个被派遣到辛戈镇,给金七庆贺,并赠送辛戈杀气试练场入场券的人,

如果为了一点小事,让金七放过杀害了自己孙儿的逸尘,好像过于牵强,胡莱也不好意思开口,

但是,温特斯却是不依不饶,低声下气的恳求胡莱,一定要救下逸尘,同时,阴元广倒是一脸茫然,好像根本就听不懂温特斯在说什么,

胡莱知道温特斯比较老实,不会说谎,见他态度诚恳,便追问了一句:“此人真的救过你们的命,”

“真的,就是在落英山脉……”温特斯吞吞吐吐的说道,

由于阴元广曾经关照过,不允许温特斯提及落英山脉的事情,他只能含糊应答,但态度非常坚决,

胡莱看看温特斯,又看看阴元广,忽然有了主意,

你阴元广不是要瞒着吗,我偏偏要救下这小子,让这小子为了感激,把落英山脉的事原原本本说出來,

最好仔仔细细的说出细节,看看阴元广是怎样被蛇妖玩弄,当时又是何等狼狈,

明面上不能刺激阴元广,但通过别人戳痛他的伤口,应该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正是处于这样的心理,胡莱才会把阴元广推到前面,从金七手中救下逸尘,

“小逸兄弟,我是不是有点猥琐,”胡莱意识到自己这样做,心里有点阴暗,便讪讪的问道,

“不是有点猥琐……”逸尘拿眼睛斜瞄着胡莱,说道:“而是非常猥琐,”

“嘿嘿……呃~~”听到逸尘说的前半句,胡莱很是得意,可等他听完了,脸上不免有点臊得慌,

七十多岁的人了,还跟长舌妇一样八卦,虽然说是为了刺激阴元广,给自己心里出口气,但这样做总显得不光彩,

“你们幽阴门的长老,都有战帅巅峰的修为,”

逸尘并不理会胡莱的脸上表情,看似随口的问了一句,

胡莱的实力不弱,却只是一名普通长老,那么,那些级别高一些的,比如太上长老,难道都是战王强者,

若是如此,幽阴门的实力就太强大了,绝不是公孙宏和玄天宗就能够轻易对付的,

整个天罗大陆,战王强者应该不会太多,已经知道的不过十來位,

按照那些老家伙的话來说,天罗大陆很多年不见战王强者,但最近一两年來,好像一下子冒出來好几位王者,

落英王国的穆梓,杏老,天罗王国的古梵天,温特雷,以及死去的陈家老祖,幽阴门的阴无法,阴无为,当然,晋升王者不久的,还有夏夜先生,和杀金帮金七,

夏离王国和玄冰王国情况不明,玄天宗肯定有战王强者,但逸尘不知道具体人数,

如果幽阴门的太上长老,都是战王强者,那么,仅仅幽阴门一家,就至少有十位战王强者,和公孙宏预估的三到五位,差距太大,

“战帅巅峰,哼,一般战帅高阶就可以做内门长老了,很多只有战帅中阶的实力,都和我一样,做了普通长老,以老胡的实力,做一个太上长老绰绰有余,”

胡莱很是不屑,又好像忿忿不平:“我在二十年前,就可以竞争太上长老之位,可惜受到了排挤,”

“哦……”

逸尘漫不经心的回应,好像有些疑惑,

在幽阴门,太上长老的地位极高,除了门主,副门主,以及总护法等少数元老以外,其余所有人都处在太上长老之下,

而普通长老的地位,说白了,比普通弟子高不了多少,甚至有些天赋较高,体质上佳的弟子,都可以凌驾于普通长老之上,

普通长老和太上长老之间,至少还有内门长老,核心长老,以及执法长老等级别,在幽阴门,这种级别之间的待遇差距很大,

既然战帅巅峰强者,有资格竞选太上长老,那么胡莱为何至今才是最低级别的普通长老呢,

逸尘不是八卦,他要通过各个方面,了解幽阴门的实际情况,特别是高层的修为实力,更是能比较直观的反映出幽阴门的整体实力,

在听到胡莱的回答后,逸尘对于幽阴门的整体实力,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或许算不上精确,但至少可以印证,公孙宏的预估还是很有道理的,

如果幽阴门的太上长老,修为都在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那么,地位处在太上长老之上的元老们,修为达到战王强者的,恐怕只有极个别的,

不过,胡莱所了解的情况有限,姑且作为一个参考吧,

“唉,说來话长……”

胡莱颇为无奈的长叹一声,似有无限苦衷,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向逸尘说道:

“小逸兄弟,你既然在落英山脉救过少爷,那就应该对落英王国历练过,那里的死亡沼泽可是个历练的好地方,你有沒有去过,”

死亡沼泽在天罗大陆的名气非常大,几乎每个修武者都有所耳闻,而修为达到一定级别的,都以参加过死亡沼泽历练为荣,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死亡沼泽的最核心部分,,死亡陷阱,早已不复存在了,

方圆世界的科隆,被逸尘忽悠后中计,炮轰西方大帝金收,使得金收大怒,一气之下,一掌将整个方圆世界的试验基地摧毁,

一般参与历练的修武者,绝大多数都在历练丛林和危险沼泽,极少有人进入核心地带的死亡陷阱,

即使有人去了,看见被金收轰出的那深不见底的湖泊,也只会认为,那是死亡陷阱中的一部分,

“我只去过历练丛林和危险沼泽,至于里面的死亡陷阱,我是望而却步,不敢深入其中,”

逸尘表现出一副略有遗憾的神态说道,

见过虎夔斗,被西方大帝金收扒光,强行输入金之肃杀,为救类人族,与方圆世界的科隆大战,这一切都是常人永远也见不到的,

即使逸尘把自己在死亡沼泽的经历,如实说出來,恐怕也沒人相信,反而会遭到耻笑,

“我还是四十年前去过,当时勉强进到危险沼泽,却被一群吼魔兽追赶,吓得逃了出來,真是惭愧,”

胡莱的心思,似乎也不在死亡沼泽,说这些的时候,目光游离,心神不宁,

逸尘虽然年轻,但经过这几年的闯荡和历练,早就学会了察言观色,

于是,他不露声色的说道:“胡长老,你想要打听什么,不妨直说,”

看得出來,胡莱对于死亡沼泽的经历,平淡无奇,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一次失败的历练,

按理说,他沒有必要主动提起自己并不成功的往事,因为不值得炫耀,

“小逸兄弟果然目光如炬,一眼就把老胡看透了,”

胡莱挠了挠脑袋,半是自嘲半是夸赞,但最终还是对逸尘说道:

“我要找一个人,应该在落英山脉附近,不知道你有沒有见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