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竞选失败/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对于自己的判断,逸尘多少有点得意,

虽然嘴里说得很轻松,但心里却是很想知道,胡莱要打听的人,到底是谁,是不是幽阴门的高层,

只要是有关幽阴门的情况,了解得越多越好,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不过,已经很多年了,人海茫茫,如果他不主动和我联系,恐怕是沒有办法找到他的,”

胡莱幽幽的叹了口气,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竞争副门主失败,大哥远走他乡,一晃二十多年,却一直沒有任何消息,唉……”

看得出來,胡莱的心事已经压抑了很久,或许从來就沒有说出口,现在想要旧事重提,一时之间,都不知道从哪儿开口了,

逸尘沒有插嘴,只是静静的等着,他知道,最好等胡莱自己调整好情绪,把他愿意说的全部说出來,

“当时,我们兄弟俩,一个竞争副门主之位,一个竞选太上长老之职,在幽阴门内也算是出足了风头,”

胡莱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仿佛沉浸在回忆的喜悦之中:“就连那些元老级的老家伙,都对我们兄弟刮目相看,”

“无论是修为实力比拼,还是带队执行任务的较量,我们兄弟俩一路高歌猛进,所向披靡,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一次的竞争,我们兄弟俩胜出是毫无悬念,大哥的副门主之位,已是唾手可得;而我,虽然比大哥稍有不济,却也能跻身太上长老的行列,”

忽然,胡莱一阵哽咽,眼睛里似乎冒出火花,钢牙紧咬,恨恨然的说道:

“谁曾想,最后却以我们胡氏兄弟的惨败而告终……这简直是一场闹剧,辛不仁……使用了卑劣的手段,害得我们兄弟二十多年天各一方,”

“我大哥离开幽阴门的时候,你还沒有出生,你怎么可能认识他呢……这件事憋得太久,变成心病了,正好你不是幽阴门的人,我说出來也不会被他们知道……”

胡莱过于投入,以至于有些语无伦次,不知所云,

但逸尘依然沒有打扰,哪怕胡莱在乱说一通,总比憋在心里强,况且他也可以从这些,看似前言不搭后语的回忆中,找到很多的信息,

按照胡莱的说法,他们兄弟俩在当时的实力,在幽阴门已经处在非常高的层次,除了极少数原本就属于元老级别的家伙,基本上是无人能敌,

二十年前的战帅巅峰强者,比现在更少,胡莱大哥当时便处于这样的高度,难怪一路过关斩将,即使夺得副门主,也好像是众望所归,

而胡莱则将一席太上长老之位囊入怀中,只需要经过阴门主宣布,即可走马上任,

一切似乎都在胡莱兄弟俩的控制之中,所有竞争对手都已经偃旗息鼓,战败认输,

然而,就在幽阴门门主阴无为,即将宣布胡莱兄弟俩竞选成功的时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长老,却跳出來挑战,

此人便是辛不仁,在大家的印象中,他的修为仅仅是战帅初阶强者,距离胡莱都相差甚远,更不要说修为达到战帅巅峰强者的老大了,

以幽阴门的规矩,参与竞选太上长老的候选人,修为必须达到战帅高阶级别,而副门主之位,不仅需要有足够的资历,而且修为最低也要战帅巅峰级别,

辛不仁最多不过是战帅中阶强者,这样的实力在幽阴门中,只能算中等水平,根本就沒有资格竞选太上长老和副门主,

但是,他却有资格向胡莱兄弟俩中的任何一位,提出挑战,

幽阴门的弟子,以及普通长老,都可以在正式的公开的场合,向其他弟子或者长老,提出挑战,

挑战的唯一要求,就是必须由修为低的,挑战修为高的,只要对方接受,便可约定时间地点,双方进行挑战赛,

如果挑战者失败,除了要贡献出半年的俸禄,还要接受降格一级的惩罚,但要是挑战成功,则可以取代失败者的现有职位,也算是一种诱惑力非常大的奖赏,

对于挑战这件事,幽阴门实际上是倡导的,让所有幽阴门的弟子长老,存在一种危机感,随时可能就有人向你挑战,

说是切磋,点到为止,可实际上,只要不取对方性命,剩下的各尽所能,随心所欲,

危机和竞争,往往是保持甚至提高战斗力的最佳方式,尽管残酷却很实在,

于是,辛不仁提出挑战,而且以战帅中阶的修为,挑战战帅高阶,甚至战帅巅峰强者,这样的大越级对抗,自然引起了大家的兴趣,

有人认为辛不仁自不量力,拿鸡蛋碰石头,也有人为辛不仁不畏强者的勇气叫好,

只不过,所有人都相信一点,那就是辛不仁必输无疑,

而胡莱兄弟俩,当然不会有半点退让,当下就发话,无论辛不仁选择谁作为挑战对象,都愿意随时奉陪,

辛不仁却自视甚高,直接将挑战对象定为胡莱的大哥,并要求阴门主亲自主持,以封闭的形势,进行挑战赛,

所谓封闭的形势,就是除了主持以及裁判外,沒有其他观战者,

在大家看來,辛不仁选择封闭的形势,是为了给自己留下一丝颜面,不至于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丑,

请阴门主亲自主持,则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毕竟阴无为是不会放任,胡莱大哥在自己眼皮底下将辛不仁斩杀的,

但事情的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挑战赛的胜利者,居然是不被看好的辛不仁,

胡莱沒有看到他们交战的场景,更不会想到,自己的大哥,堂堂战帅巅峰强者,怎么会输给辛不仁这样的战帅中阶强者,

即使自己出战,最多不超过三个回合,就可以将辛不仁轻松拿下,

但是,胡莱已经沒有太多时间去琢磨这件事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大哥,不仅输掉了比赛,而且还受了重伤,急需救治,

三日后,阴无为亲自宣布了几项结果:

辛不仁挑战成功,由于修为达到了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有资格出任幽阴门副门主之位,

胡莱兄弟俩竞选失败,在原有的职位上降低一级,考虑到胡莱沒有参与挑战赛,可以保留普通长老之职,不做降级处理,但俸禄降少两成,

过大的落差,让胡莱不知所措,打死他也不会相信,辛不仁竟然是战帅巅峰强者,这中间一定有问題,

但结果由阴门主宣布,便是板上钉钉,无人能够更改,更不得妄加议论,

无奈之下的胡莱,只等大哥伤愈,希望能够知道挑战赛的真实情况,

然而,胡莱一直沒有得到大哥的解释,不仅如此,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大哥伤势未愈,便不辞而别,离开了幽阴门,

后來有人在落英王国的落英山脉,看见过胡莱的大哥,好像是在寻找龙脉,

胡莱曾经想过要去落英王国,找到大哥,大不了自己也离开幽阴门,与大哥一起闯荡江湖,

还未等他出发,幽阴门又出台了一项规定,无论是弟子,还是长老,如果擅自离开幽阴门超过半年,则视他为本门叛徒,所有幽阴门成员,均有义务将之斩杀,

这项规定,好像是为胡莱兄弟俩量身打造,针对性极强,而且在那一段时间,胡莱总感觉背后有人在跟踪,

若是贸然离开幽阴门,说不定还沒有找到大哥,就被幽阴门追杀,胡莱最担心的是,有人跟踪自己,万一真的见到了大哥,恐怕兄弟俩也只有携手共赴黄泉了,

果然,一年以后的一天,有人带回來一具尸体,虽然已经腐败,但胡莱还是可以清晰的分辨出,那确实是大哥的尸体,

“我大哥一定是中了圈套,遭到暗算,不过……”

胡莱压低声音,却无法抑制内心的喜悦,轻轻的说道:“虽然尸体是真的,但是我大哥沒死,”

“哦,既然是尸体,你又怎么说沒死,”逸尘心里一动,淡淡地问了一句,

“大哥可能是怕拖累我,切断了我和他的心灵感应,使我找不到他,”

胡莱的表情变得神秘莫测:“不过,我一直都保留那一丝感应,如果大哥真有不测,我能够感应到,”

见到尸体的时候,胡莱也是心如刀绞,但他的感应告诉他,大哥的生命迹象依然存在,

他不知道,大哥为什么会脱离尸体而存活,却还是为大哥沒死而高兴,

“你跟我说这些,就不怕我把秘密泄漏出去,导致幽阴门再次追杀你大哥,”

逸尘已经明白,胡莱的大哥是谁,不过他想要确认,胡莱对自己是否说了实话,

“这二十年來,我一直在期盼,总有一天,大哥会回來找我,或许到那个时候,他已经成为战王强者了,”

胡莱看了逸尘一眼,正色道:“至于你,能够从刺背魔蜥的利爪下救我,我已经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相信你不会出卖我,否则,我沒有理由告诉你这些,”

“好吧,既然你信得过我,我自然帮你守住秘密,”

见胡莱说得诚恳,逸尘心下了然,却突然问道:“你大哥是不是叫胡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