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感激不已/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怎么知道,”听得逸尘此问,原本坐着的胡莱,冷不丁一蹦三尺高,

两眼圆睁,看怪物似的,死死的盯住逸尘,难以置信的表情跃然脸上,

二十多年了,胡莱还是第一次听到,幽阴门之外的人,提到大哥胡幽的名字,

他更加确认了,大哥还活着,而且逸尘一定见过,

“我见过一个叫胡幽的,不知道是不是你大哥,”

同名同姓的人很多,逸尘这样说,反倒让胡莱喜出望外,

“他和我长得很像,你见到的一定是他,”

在胡莱看來,逸尘能够叫出大哥的名字,应该是从自己兄弟俩相似的面容判断出的,

“你错了,他和你一点都不像,”

任凭胡莱上蹿下跳,逸尘不急不慌的说道,

确实,无论是以东方昱的面目出现,还是后來的池康,胡幽的面容和胡莱都沒有一丝一毫的相似之处,

但是,从胡莱的回忆中,逸尘可以肯定,自己见过的胡幽,就是胡莱的大哥,绝不会有半点差错,

“真的一点都不像,怎么可能……”

看到逸尘语气坚定,不像是开玩笑,胡莱立刻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颓然坐到了地上,

目光开始空洞,脸部有些扭曲,嘴里在喃喃自语,仿佛经历着巨大的痛苦煎熬,

好不容易有了大哥的消息,本以为兄弟俩的见面指日可待,却不曾想,逸尘见到的胡幽,竟然只是一个同名同姓,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

从极度的兴奋,瞬间转变成极度的失望,胡莱一下子老了有十岁之多,

“虽然不像,但我可以肯定,他就是你大哥,如假包换,”

从胡莱的失态,可以看出,他所说的都是实情,并沒有胡编乱造,逸尘也就不再试探,

“你怎么那么肯定,”

或许是心里的失落感太大,胡莱反而对逸尘的话起了疑心:“你不会是为了安慰我吧……”

自己哥俩从小就像,如果不是非常亲近的人,甚至都很难将二人区分开來,

刚刚逸尘说过,长得一点都不像,现在又说得这么肯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胡莱感觉脑子里有点乱,

“你傻呀,你明明看到了他的尸体,也知道他沒有死,那么,他怎么可能会以原來的面目出现呢,”

逸尘又好气又好笑,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明白,这胡莱的大脑反应得还真够慢的,

“还有,胡幽的血魂掌比你强,而且,他会魂灵脱逃之术,不会轻易死掉的,”

跟胡莱相比,胡幽的实力更强,血魂掌的威力也超出不少,还有,让逸尘觉得奇怪的是,胡幽在沒有踏入王者境界的时候,就能够施展魂灵脱逃,从穆梓的手里从容逃遁,

“魂灵脱逃,你是说大哥他……已经晋升王者了,”

胡莱的眼里瞬间闪过一道精光,整个人又从地上蹦起來,抓住逸尘,一边拉扯着一边问道,

逸尘不过是一个年轻的毛头小子,但胡莱根本沒有半点看低他,仅仅凭他斩杀刺背魔蜥首领的手段,胡莱就知道,逸尘绝非等闲之辈,

在幽阴门落井下石的人不少,特别是从自己兄弟俩竞选失败后,处处受到排挤,原本称兄道弟的朋友们,也都在一夜之间换了一副面孔,

胡莱感叹人情淡薄,世事无常,却沒有想到,自己在危难之时,素不相识的逸尘,居然两次施以援手,救自己脱离困境,并赠送五阶魔核,

不仅如此,即使面对魁爷这样要争斗入场券的对手,逸尘也是尽力救治,甚至连他手下的两位随从,一并救活,

如果说,逸尘救自己,多少有点欠情还礼之意,那么,救魁爷主仆,则完全是仗义之举了,

实力强固然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逸尘并不仗势欺人,反倒愿意出手帮助别人,这很让胡莱刮目相看,

若是换了别人,胡莱断然不会打听大哥之事,生怕泄漏胡幽未死的秘密,但在逸尘面前,他似乎沒有什么顾忌,

“我和胡幽交过手,可以肯定的是,他还沒有达到战王强者的层次,”

逸尘先是如实回答,然后又若有所思的问道:“我想知道,你能不能借用别人的身躯,以别人的面目出现,”

胡幽魂灵脱逃之后,以池康作为宿主,这一点可以理解,尽管他不是战王强者,但只要能够施展魂灵脱逃之术,就可以寄宿到宿主身上,

可问題是,二十多年前,胡幽在斩杀东方昱的时候,并沒有实施魂灵脱逃,却仍然寄宿到东方昱的身体中,历经二十余载未被发现,

“我不行,不过,我大哥好像受到过高人指点,或许有这个能力……”

曾经有一次,胡幽参与辛戈杀气试练场,闯关受挫,偶遇高人,传授移魂换影之法,

可以使人在不降低修为实力的情况下,将自己的魂魄强行寄宿到其他人身上,

当时胡幽说过,等他冲王成功,会将此法授予胡莱,但由于竞选失败,胡幽下落不明,此事便不了了之,

其实,胡莱并不是很在意,胡幽有沒有冲王成功,而是非常想知道他现在身处何处,近况如何,

“何不用心灵感应,尝试着找到胡幽,他应该还在落英王国,”

胡幽留给逸尘的印象,是一个阴险狡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冷酷杀手,

经过魂灵脱逃之后,修为大减,寄宿在池康身上,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恢复到战帅巅峰强者的层次,

这样的实力,对逸尘沒有一点威胁,但是,如果帮助胡莱找到他,或许可以探清,当时胡氏兄弟竞选失败的真正原因,

无论如何,胡幽跟辛不仁副门主之间,一定有解不开的梁子,幽阴门内部出现纷争,对逸尘自然是好处多多了,

“要是大哥沒有切断感应,无论他的容貌如何,我们都能彼此认出对方,可现在,仅凭我单方面的感应,除非他愿意接受我的试探,否则沒有办法认出來,”

胡莱不可能随便看到谁,都跑上去抓住,将自己的感应强行输入对方身体,來测试对方是不是胡幽,

更何况,胡幽远在落英王国,又以他人的容貌出现,人海茫茫,胡莱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还要避开幽阴门的跟踪,

“我很讨厌胡幽……不过,看在你的份上,如果下次遇到,我设法把他带來见你,”

逸尘想打探幽阴门的情况,要是能够得到胡莱的帮助,不仅机会大增,而且安全系数也大了很多,

如果沒有意外,胡幽不会冒着修为再一次降低的风险,而离开池康的身体,

池康的模样,无论在哪里见到,逸尘都能够轻易认出,断然不会失误,

为了打消胡莱的疑虑,逸尘将胡幽在落英王国与贾本国大战中,出现的最后场景,也就是斩杀犬养二宝那一段,告诉了胡莱,

至于冒充东方昱,杀害落英王国小王子,以及龙脉钥匙的事,逸尘一概瞒过,只字不提,

瞒归瞒,但逸尘说出來的,有关胡幽的情况,却沒有刻意欺骗,

既然胡莱坦然说出自己的心事,就说明他在这一点上,并沒有防备逸尘,

作为回应,逸尘自然也沒必要说谎,不能告诉胡莱的,坚决不说,只要是说出來的,就一定是实话,

即使这样,胡莱也早已破涕为笑,对逸尘是千恩万谢,感激不已了,

“小逸兄弟,以后若是有用得着老胡的地方,只管说出來,就是让老胡把脑袋丢了,也一定设法做到,”

按照逸尘所说的,胡莱知道,就算大哥现在站在面前,自己也沒有办法认出來,如果逸尘肯帮忙,一切就变得简单起來,

虽然还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能够见到大哥,但至少胡莱的心里有了盼头,

“暂时还沒有,等我需要的时候,再跟你说吧,不过,脑袋千万不能丢了,否则你就见不到你大哥了,”

逸尘笑了笑,他想问的东西太多,但就目前而言,还是不说的好,

自己对于幽阴门,所知道的实在太少,即使问出來,往往也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消息,

倒不如,等到自己对幽阴门有了一定的了解,遇到棘手的或者疑惑的问題,再找胡莱咨询,那样会比较实际,

“好吧,以你的实力,也许根本就不需要老胡的帮助,”

原本以为,逸尘一定会提出一些条件,或者是想要自己提供帮助,但逸尘的话,让他大感意外,

这个年轻人,越來越让人看不透了,沒有趁这个机会,狮子大开口,甚至连辛戈杀气试练场的情况,都沒有向自己打听,

逸尘与胡莱平时接触到的人,完全不一样,这样的感觉,让胡莱觉得很新鲜,也很好奇,觉得逸尘是一个容易亲近的人,

“哦,对了,阴少爷对你的态度好像不太好,你要提防着点,”

胡莱像是想起了什么,显得有点忧心忡忡:

“如果他对你有什么冒犯,还请你手下留情……毕竟,我对他的安全负有责任,”

“我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不感谢也就算了,凭什么还要冒犯我,”

逸尘皱了皱眉,反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