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分道扬镳/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落英山脉,逸尘从彩魅手上救下温特斯的时候,根本就沒有在意奄奄一息的阴元广,当然也不知道他就是幽阴门门主阴无为的儿子,

按照常理,阴元广就算不感激,也沒有理由要冒犯逸尘,

“这个,阴少爷被蛇妖折磨得死去活來,又差点失去了做男人的资格,他一直将此视为奇耻大辱,绝不允许别人提及,”

见逸尘疑惑,胡莱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只要一看见你,他必然想起当时所受的屈辱,所以……”

阴元广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又自视清高,不把常人放在眼里,

胡莱很清楚阴元广的为人,但他更担心的,却是阴元广的身上,有着阴无为的一丝神念,

阴元广在落英山脉历险,让阴无为后怕不已,为了确保阴元广安然无恙,阴无为便将自己的一丝神念,植入阴元广体内,

一旦阴元广的生命遭受威胁,那一丝神念便会被阴无为感应到,以阴无为的实力,即使阴元广远在万里之遥,他都能够撕裂空间,瞬间必达,

“我所能做的,也就是在一般情况下,对阴少爷起到常规保护,何况,我动用血魂掌,自身修为降低,三个月后才能恢复,他真正的保护伞,就是那一丝战王强者的神念,”

胡莱看似为自己解脱,实际上却是给逸尘一个善意的提醒,

以逸尘的实力,若是对阴元广不利,胡莱是难以阻止的,但阴无为是战王强者,绝不是逸尘能够对付得了的,

“谢谢提醒,只要他不太过分,我就不会为难他,”

即使有阴无为的战王神念,逸尘也有能力斩杀阴元广,只不过沒有这个必要,

忽然,逸尘一把抓住胡莱的手臂,以右掌按住他的头顶,

“你……”胡莱一惊,不明白逸尘为何毫无预兆的动手,

但很快他就镇定下來,一股气息自胡莱的头顶,源源不断的进入体内,

这股气息,不算强悍,也沒有半点杀机,只是温和的在胡莱体内,进行有规律的运行,感觉很受用,

生机之力,,

胡莱由于施展血魂掌,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摧残,虽然逸尘通过生肌神泥,把所有的伤口全部处理得清清爽爽,

但是,能量的巨大消耗,以及精神力的过多使用,使得胡莱的修为,短时间内下降了半个层次,由原來的战帅巅峰强者,降低到战帅高阶强者,

唯有回到幽阴门,闭关调息,辅以丹药灵草,方可在数月之后,逐渐将丧失的修为提升到原有的境界,

一般情况下,除了静养以外,沒有特效药,可以在很短的时间,让胡莱顺利恢复,

逸尘知道,血魂掌对胡莱身体的反噬,主要是剥夺了部分生机,而生机的缺失,又影响到精神力的使用,

只要输入一些生机之力,让胡莱体内失去的生机得以补充,修为恢复自然就变得简单容易,

这些对于常人束手无策的问題,到逸尘这里,轻而易举就可以解决,

青帝送的生机之力,果然是好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能迅速化腐朽为神奇,

胡莱诧异于逸尘的深不可测,自己活了七十多年,都沒有听说过这么神奇的疗法,逸尘居然随手就拿出來,而且是免费给自己用,

要知道,凡是施展比如血魂掌之类,具有反噬特点的功法秘技,在加倍提高对敌功效的同时,自己也要遭受一定程度的伤害,

正所谓,伤人先伤己,只不过程度不同而已,

利弊摆在那里,是否使用或者怎样使用,都必须提前斟酌,权衡得失,以免造成得不偿失的后果,

这也是秘技极少被使用的主要原因之一,胡莱第一次使用,就降低了半个层次的修为,

三个月的恢复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即使幽阴门门主阴无为亲自出手,也只能将时间缩短到一个月,

而逸尘通过生机之力,帮胡莱恢复修为,仅仅才一刻钟时间,效果就已经很明显了,

胡莱觉得自己体内的血脉经络,在一股温和气息的滋润下,消耗的能量正在慢慢回转,

嗡~~~

忽然,一股暖流充斥着胡莱全身,冲击着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从头顶到丹田,经由血脉经络,游走于四肢百骸,循环往复之后,集结于丹田之内,

随着能量的不断聚集,丹田内爆发出一股超越战帅高阶所能承受的能量,

巨大的能量,让胡莱的身体微微膨胀,逸尘力道的恰到好处,使得胡莱并沒有感到痛苦,

突破成功,

胡莱体内的能量涟漪,四下冲突一番,终于回归平静,

失去了几个时辰的战帅巅峰修为,这一刻又回到了胡莱体内,

三个月的恢复期,在逸尘手里,变成了半个时辰,

“这……这……”

胡莱怔怔的看着逸尘,张着嘴,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一切如坠梦中,意外的结果,巨大的喜悦,让胡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连回幽阴门闭关都省了,就在这岩石底下,逸尘看似很随意的一举手,竟然帮胡莱解决了大麻烦,

“怎么样,我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医者,”

逸尘脸上显现出一丝倦意,眼神也稍显暗淡,但看起來精神还不错,

“老胡给你磕头了……老胡谢谢你,”

胡莱醒过神來,赶紧翻身下跪,如鸡啄米般不停的磕头,

看到逸尘憔悴的面容,胡莱的心里更加激动,怎么就遇上了这样一个贵人,不惜消耗大量能量,给予自己无私的帮助,

“起來吧……多大的人了,跟孩子似地,也不怕被人笑话,”

逸尘伸出手,想要搀扶胡莱,却又显得有气无力,

给胡莱恢复修为,逸尘动用了生机之力,虽然有一定的消耗,却沒有他表现出來的那么严重,

偶尔装一下,算不上矫情,但至少要让胡莱知道,咱为了救你,可是拼了命的,

看到胡莱感动得一塌糊涂,老泪纵横的样子,逸尘知道,这个人算是被自己彻彻底底给拿下了,

尽管胡莱的身份,是敌对阵营的长老,但逸尘并沒有使用卑鄙的手段,加以算计或者威逼利诱,

相反,逸尘屡次三番,救胡莱于危难之中,所作所为堂堂正正,甚至动用了生肌神泥这样天地间罕见的宝贝,

特别是,为了让胡莱尽快恢复修为,还将自己身上的生机之力,一部分灌输给他,

这一切,不仅沒有收取任何费用,而且还白送给胡莱四颗五阶魔核,另外,还承诺帮助胡莱认出胡幽,

如果在帮忙之前,逸尘向胡莱提出一些交换条件,应该不会被拒绝,只是效果未必更好,

但是,逸尘偏偏什么条件也不提,就这样不声不响的做了,

这反而更加让胡莱受宠若惊,同时也被逸尘的德行所折服,在他心里,逸尘简直就是再生父母,命中贵人,

“哈哈……好,大恩不言谢,我们可以赶路了,”

既然沒有任何交换条件,胡莱也就不再拘泥,心里却打定主意,无论逸尘有何差遣,自己尽心尽力便是,

“小逸兄弟,你的救命之恩,在下时刻铭记在心,他日若有机会,阴某定当重报,”

逸尘和胡莱刚从岩石下面出來,阴元广就满脸堆笑的迎上前來,对着逸尘说道:

“前面就要进入辛戈沙漠了,你们的水囊已经灌满,我们还有事,大家就此别过吧,”

阴元广说得非常客气,但态度很明确,那就是不愿和逸尘一起,生怕被占了便宜,

“少爷,小逸兄弟是我们大家的救命恩人,辛戈沙漠危机重重,我们路径较熟,应该一同前进,也好相互照应,”

未等逸尘开口,胡莱便抢在头里,希望劝说阴元广改变主意,

“胡长老,你应该知道,我们不是参与试练场历练,也不需要急着赶路,还是各行其道较好,也不至于耽误人家的行程,”

被胡莱一说,阴元广脸色稍稍有些阴沉,但还是保持着笑容,

“难道少爷忘了,你不是要一睹圣姑风采么,圣姑可是会参与试练的,我们目的地同样是辛戈杀气试练场,”

胡莱很清楚阴元广的意思,依然坚持自己的想法:“若是分道扬镳,我们岂不是有点过河拆桥……”

且不说逸尘在落英山脉救过阴元广,就是在几个时辰前,要不是逸尘出手,将刺背魔蜥首领斩杀,胡莱必死无疑,

如果失去了胡莱这位战帅巅峰强者的保护,阴元广等人根本就不可能从刺背魔蜥的利爪下逃生,

现在危机解除,阴元广倒好,不但沒有知恩图报,帮助逸尘安全闯过辛戈沙漠,反而提出分头行进,

“是啊,阴师兄,咱们还是和小逸兄弟一起走吧,”

温特斯反应稍慢,可也听出了胡莱的意思,随声附和道,

“对,胡长老说得对,少爷,辛戈沙漠环境恶劣,如果遇到危险,小逸兄弟实力强劲,还可以帮到我们的……”

宜生也顺势为逸尘说话,只不过比温特斯委婉一些,

“你们……”

见大家都向着逸尘,阴元广面色一寒,有些恼羞成怒,

逸尘见状,微微一笑,淡然说道:

“就按阴少爷所说,我们各走各的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