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捕鹰魔蛛/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逸兄弟,万万不可,”

未等逸尘说完,胡莱就急忙打断,脸上流露出焦急的神态,

他知道,以逸尘的性格,即使辛戈沙漠再凶险,也断然不会死乞白赖的跟在自己的后面,寻求庇护,

虽然逸尘实力不弱,但毕竟是第一次进入辛戈沙漠,根本不熟悉环境,对于一些沙漠中特有的危机,几乎是毫不知情,

自己好歹來过几回,对沙漠的异常现象,都比较了解,给逸尘做个向导还是沒有问題的,

“胡长老,人家小逸兄弟修为高实力强,辛戈沙漠根本就困不住他,而且他也不愿意让我们沾光,你又何必强求呢,”

阴元广却打蛇随棍上,一句话就把逸尘的退路堵得死死的,

“沒错,辛戈沙漠虽然凶险,却未必难得到我,胡长老,谢谢你的好意,”

逸尘冷冷的看了阴元广一眼,缓缓说道:“再说了,我和阴少爷本來就不是一路人,沒有必要凑在一起,”

有胡莱这样的向导固然难得,可要是低声下气,接受阴元广的不屑,逸尘做不到,

而且,如果自己连一个辛戈沙漠都无法闯过的话,又怎么有资格到幽冥阴山大裂谷,去黄泉裂摘取比翼花呢,

“既然这样,老胡就不勉强了,小逸兄弟,一路小心,”

看见逸尘主意已定,胡莱只好放弃挽留,却暗中传音给逸尘,将辛戈沙漠常见的一些危机,以及应对方法,告诉了他,

吩咐完毕,胡莱一转身,对着魁爷说道:“那个什么魁的,你的实力不错,如果参与试练,有机会闯过四关……这样吧,老胡给你一个机会,省得你到处抢夺了,”

一块石牌,自胡莱手中飞出,被魁爷稳稳的接住,

“入场券,”魁爷且惊且喜,仔细的端详了石牌之后,双手抱拳,对着胡莱深鞠一躬:

“多谢胡长老,魁某定当不负众望,争取闯关成功,”

按照以往的规矩,需要一番厮杀,方有可能获得一张入场券,

以魁爷战帅高阶的实力,或许得到入场券的机会不算太难,但免不了大费周章,消耗自身的能量绝不会少,

而现在,入场券在手,魁爷就可以保存实力,只要不被别人抢去,便可全力冲关,

“谢就不必了,但有一点,我必须说清楚,”

胡莱环顾四周,朗声高言:“小逸兄弟救过我们在场所有人,谁若为难与他,便是老胡的死敌,你不一定能够帮到小逸兄弟,但至少不要恩将仇报,否则,我决不饶你,”

魁爷久历江湖,又听见阴元广和胡莱之间的对话,其中之意岂能不知,

况且,自己身中腐尸虫之毒,若不是逸尘仗义相助,为自己救治,恐怕此刻早已不在人世,

于是,挺直了腰杆,面对胡莱灼热的目光,慷慨说道:“魁某不才,却也深知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虽然以魁某的实力,帮不了什么大忙,不过,若是小逸兄弟愿意,我愿随他左右,以效犬马之劳,”

一阵微风吹过,沙尘稍稍扬起,空气中顿时凉爽了起來,

魁爷的回答,胡莱非常满意,阴元广是幽阴门的少爷,自己不敢明目张胆的得罪,但魁爷的话,其实也是替胡莱出口气,

其实,正如魁爷所说,他帮不了逸尘什么,即使用得着,也无非是跑跑腿之类的小事,

但是胡莱要的是这个态度,和一个知恩图报的心,不能像阴元广那样,过河拆桥,

“小逸兄弟……咦,人呢,”

两人聊得起劲,一回头,却发现逸尘不见了,同时消失的还有梦剑文,

“哈哈,胡长老,我们都在一厢情愿,小逸兄弟压根就沒想过,需要咱们做点什么,”

“沒错,他绝不是一个依靠别人保护才能生存的人,但愿小逸兄弟吉人天相,”

胡莱和魁爷的谈话,对逸尘來说,听不见,也不重要了,

在二人感慨的时候,逸尘对梦剑文使了个眼色,梦剑文自然心领神会,

他们趁着沙尘轻扬之际,将身体化着流光,转瞬就消失在茫茫的旷野之中,

无论辛戈沙漠有多么的艰险,既然选择了,自己就必须勇敢地走下去,

危机,困难,都会有,唯有经历之后,才知道深刻,

但是,沿途的风景,对未知的憧憬,一定也会给人带來快乐,

这不,刚刚进入辛戈沙漠地带,有趣的事情就來了,

“小逸,你看……那是什么,”

透过清晨朦胧的光线,梦剑文发现前面不远处,黑压压的一大片,看起來像圆球似地,每一个足有成年人那么高,

沙漠地带,正午时分的气温极高,若是在太阳下待久了,会消耗大量的水分以及能量,

但夜间又非常寒冷,加上四周漆黑一片,也不是赶路的好时机,

在辛戈杀气试练场开放之前,沒有人知道它具体的方位,盲目的赶路,并不能真正做到捷足先登,

于是,逸尘和梦剑文二人,一般趁着清晨和傍晚十分,气温比较适宜的时候,按照往辛戈沙漠深处的大致方向,探索着前进,

“好像是捕鹰魔蛛,小心点,”

虽然隔着半里地,但逸尘凭借前面物体的大概形状,根据胡莱前几天的描述,基本上可以判断出,那是一群捕鹰魔蛛,

捕鹰魔蛛,常年生存于辛戈沙漠,在沙漠背阴处挖穴居住,有时独來独往,捕猎时往往群体活动,

别看捕鹰魔蛛貌不惊人,最喜爱的食物,却是翱翔于天际的苍鹰,

先是找一处制高点,比如沙漠中的胡杨树杆,或者其他枯树枝桠,从高点开始,往地面方向,由数只甚至数十只捕鹰魔蛛一起,编织一张看似透明无物,实则密实紧凑的大网,

大网织好后,留下几只捕鹰魔蛛作为诱饵,其余的全部隐蔽起來,

被当成诱饵的捕鹰魔蛛,将身体仰面埋进沙粒之中,只把几只脚露在外面,并不停的摆动,

若有苍鹰从上空飞过,便可老远就发现地面上有动静,捕鹰魔蛛细长而又长满绒毛的脚爪,仿佛是一些小动物在地面嬉戏,

沙漠中的食物原本就不好找,捕鹰魔蛛活动着的脚爪,对苍鹰具有极大的诱-惑力,

大多数时候,苍鹰都会经受不住食物的诱-惑,一旦确定目标,便从天空中俯冲而下,非常精准的扑向猎物,

正所谓鸟为食亡,苍鹰的眼里是捕鹰魔蛛的脚爪,却忽略了那张并不容易被发现的大网,

还沒等苍鹰抓住捕鹰魔蛛的脚爪,就已经一头撞上早已张开怀抱的大网,

尽管苍鹰利爪尖锐锋利,双翅强劲有力,可只要被大网粘上,哪怕只是几根飘荡着的细丝,根本就无力逃脱,

捕鹰魔蛛的蛛丝,具有非常强的粘合力和韧性,苍鹰搭上以后,势必挣扎摆脱,却正好将附近蛛丝引到身上,

越來越多的蛛丝,随着苍鹰双翅的扇动,迅速缠绕上來,直至整个大网,完全将苍鹰紧紧地包裹起來,使之不得动弹,

这个时候,作为诱饵的捕鹰魔蛛,则以猎人的姿态出现,它们死死的咬住网中的苍鹰,并注射毒液,

捕鹰魔蛛的毒液比较特殊,先是将苍鹰的神经麻痹,待苍鹰死亡之后,毒液便迅速分解苍鹰的身体,

肌肉,骨骼,内脏,包括血液,都被毒液分解并溶解成浓稠的糊状,

然后,其他的捕鹰魔蛛都一拥而上,各自从颚下伸出一根如同习惯的尖吻,插进苍鹰的身体内,吸食着营养丰富的糊状液体,

一只成年的苍鹰,体型硕大,可以给五十只左右的捕鹰魔蛛,提供一顿美好的午餐,

捕鹰魔蛛的进食很文雅,吃完之后,依然为苍鹰留下了一具看起來很完整的尸体,

不过,在沒有提前织网布置陷阱的时候,捕鹰魔蛛很少攻击体型比自己大的猎物,

按照单个的实力,捕鹰魔蛛仅仅属于三阶魔兽级别,实力较弱,

“可是,我并沒有看到它们的脑袋……”

梦剑文左看右看,只看见一个个直径达到一米的,远远的像个屁股似的玩意儿,上面根本就沒有脑袋,

“不会,我看看……喏,那个不是脑袋吗,”

逸尘用手指了指靠近地面的方向,比划着说道,

“不会吧,这些家伙干嘛把脑袋放到屁股底下,难道沙粒下面有食物,”

梦剑文有些疑惑,他随着逸尘手指的方向往下看,

可不是吗,这些捕鹰魔蛛一个个的,把脑袋贴到地面的沙粒,并用两只脚作为支撑,形成一个三角形,來承受全身的分量,

逸尘和梦剑文,都是第一次见到捕鹰魔蛛,却沒有想到人家居然把圆圆的屁股对着自己,

捕鹰魔蛛的脑袋,跟身体特别是屁股比起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其实,这直径达到一米的,并不是屁股,而是它们的肚子,而脑袋却只有两个拳头那么大,

这样的倒立支撑,看起來很悬,实际上却是稳稳当当,

两人饶有兴致的观察着,突然,逸尘发现了端倪,对梦剑文说道:

“它们是在储存水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