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惊驴闯祸/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储存水分……”

梦剑文仔细一看,只见捕鹰魔蛛的身体,倒立于沙粒之上,除了作为支撑的两只前脚,其余的八只毛茸茸的长脚,在身体周围全部张开,

捕鹰魔蛛的脚,又细又长,却长满了绒毛,倒立之后,那些原本顺着毛孔朝下的绒毛,现在都是张仰着,静静的对着天空,

一根根细到几乎看不见的绒毛尖尖头,由于气候的干燥,而变得四下扩张,如同一个个充满饥渴感的神经,在空中搜寻着水分,

沙漠中,昼夜温差极大,到半夜时分,空气中会飘荡着一些若有若无,微小得如同尘埃的水珠,使人有一种凉爽的感觉,

如果有人张开嘴去吸食,甚至都意识不到水珠的存在,更沒有办法去收集这些飘忽不定的细小水珠,

但捕鹰魔蛛有办法,它们脚上细密的绒毛,具有强劲无比的吸附力,

可以从空气中吸附到,哪怕是微小到肉眼看不见的一丝丝水分,

倒立在逸尘和梦剑文面前的捕鹰魔蛛,大多数的脚上绒毛,都已经变得湿漉漉,有的甚至还凝聚成水滴,

水滴达到一定的份量,便顺着绒毛缓缓流到身体之中,给捕鹰魔蛛提供生存所必需的水分,

这样的过程缓慢而枯燥,捕鹰魔蛛往往要从半夜开始,直到天亮太阳出來之前,

在这期间,不能随意活动,更不能移动身体,哪怕是一点点微风,都会将空气中的一丝水分刮走,

这也是捕鹰魔蛛们,明明知道逸尘和梦剑文就在附近,却置之不理的原因,

它们需要水分,可沙漠之中根本就找不到大批的水源,捕鹰魔蛛一直都是靠着脚上的绒毛,來吸附水分,并储存到身体内,

这是极端环境下的一种生存方式,捕鹰魔蛛祖祖辈辈都是这样过來的,尽管看起來不太雅观,用起來倒是十分有效,

但逸尘心里却存在一个疑问,胡莱在临别之际,曾经暗中传音说,如果见到肚子特别圆特别大的捕鹰魔蛛,要尽量避开,

随着天渐渐亮起來,逸尘分明看到,这群数十只捕鹰魔蛛中间,至少有五只,和其他同伴稍扁的肚子完全不同,它们的肚子圆滚得如皮球一般,

而这五只大肚子的捕鹰魔蛛,混杂在同伴一起,跟它们做作同样的事情,看不出有什么异常情况,

哒哒、哒哒……

就在逸尘思考着,是否要尽快离开的时候,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至近,

一行人马,约有三十余人,为首的四位骑马,余下的全部走路,远远的落在后面,

“两位兄弟,上好的创伤药,要不要买点,”

一位长得还算清秀,两颗门牙却伸出嘴外的老者,正收住缰绳,在马上笑嘻嘻的看着逸尘和梦剑文,

“阿嚏……不买,你们走开,呛死了,”

四匹马,又是快速行进,在沙漠里扬起的沙尘,飞溅起一丈多高,

梦剑文打了个喷嚏,赶紧捂着嘴,沒好气的回道,

“你们不是参加辛戈杀气试练场的吗,还是买点创伤药比较把稳,有备无患,”

龅牙老者并不介意梦剑文的态度,想來是见得多了,依然保持着职业性的微笑:

“一旦打起來,刀枪不长眼,受伤是难免的……僧多粥少,到时候我的药卖完了,你出再高的价,也买不到了,”

也不管梦剑文是否乐意,龅牙老者却是滔滔不绝,把自己的创伤药说的是神乎其神,仿佛能够起死回生一般,

“药估计不怎么样,你这张嘴倒是十分麻利,”逸尘忍不住揶揄道,

他看着捕鹰魔蛛用奇特的方式储存水分,还沒有來得及感慨,就被龅牙老者絮絮叨叨的声音打断了,

心里虽然很恼火,但人家吆喝卖药,似乎并沒有错,逸尘也不好意思发火,

“谢谢兄弟的夸奖,你放心,我的药比我的嘴,要高明得多,不信的话……哎,快点拿过來,给这位兄弟看看,”

龅牙老者对着后面一招手,一辆驴车便‘嘚啵嘚啵’的过來了,

不等赶驴的把式停稳,驴车上跳下一位小个子,手里捧着两个药瓶,连忙跑到龅牙老者身边,

“好吧,给我看看,”梦剑文见龅牙老者竭力推销,也就装模作样的接过药瓶,

逸尘身上有的是宝贝,自然不把这些创伤药放在眼里,他随意的朝着驴车看了看,

却忽然感觉,赶车的把式身影有点熟悉,又想不起來到底是谁,

正巧,把式转过脸,与逸尘目光相对,对方似乎受到了惊吓,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然后慢慢镇定下來,

这是一张面部表情僵硬的脸,从五官上看,逸尘的印象中沒有见过这样的人,

“兄弟,这药好啊,无论是刀伤还是剑伤,只需要这么一点点,保证片刻即可痊愈……”

龅牙老者一边说,还一边伸手比划着,

由于牙齿暴露在外,说起话來不关风,口水四溅,

“口说无凭,咳咳……你能不能转过去,”

梦剑文顿觉满脸的星星点点,连忙往后退了两步,撩起袖子往脸上拭擦,

如果真的是上品的创伤药,他倒可以考虑买一点,毕竟他从将军府出來的时候,晶币带了不少,药却只带了一小瓶,

“那个谁……小个子,麻利点,给这位兄弟來个当场实验,”

被梦剑文一说,龅牙老者倒是听话,赶紧转过去,却是招呼小个子,

“好嘞,,”

小个子闻言,拖长了声音回应着,

顺手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一蹦一跳的返回到驴车旁边,

噗呲~~

一扬手,小个子将手中的匕首,对着毛驴的屁股就來了一下子,

鲜血立刻从伤口处溅出來,小个子把匕首一扔,打开药瓶的盖子,就要给毛驴上药,

此举就是要以实际行动,向梦剑文证明,龅牙老者卖的药,绝对是上品好药,

吁,,

毛驴遭到小个子的袭击,屁股吃痛,哀嚎一声,拉着驴车就往前冲去,

赶车的把式,原本有机会抓紧缰绳,把毛驴控制住,但是,他见到逸尘之后,一直心神不宁,居然将手中的缰绳丢在一边,任凭毛驴痛得直蹿,

“不好……”

龅牙老者见状,惊叫一声,脸上现出骇然的神色,

他的本意,是想通过毛驴身上的匕首伤口,來检验创伤药的功效,

即使毛驴蹦跶几下,只要把式勒住缰绳,强行让毛驴停下,再将创伤药涂上去,此事就算顺利完成,

只不过,他沒有想到,赶车的把式不仅沒有按照事先的吩咐,控制住毛驴,反而丢掉了缰绳,致使毛驴发足狂奔,

这样的结果,人龅牙老者很不满意,却还不至于让他失态,

真正让龅牙老者紧张,甚至恐惧的原因,是他看到了前方的捕鹰魔蛛,

若是一般的捕鹰魔蛛,即使数量再多一些,以其三阶魔兽的实力,倒也不会给修为至少达到战将高阶的他们,带來太大的威胁,

但是,龅牙老者一瞥之下,发现了,其中的好几只肚子特别圆滚的捕鹰魔蛛,

这些家伙可是不好惹的,他想去阻止驴车,却是已然不及,

捕鹰魔蛛们,在经过了大半个晚上的努力,基本上达到了各自的目的,所收集的水分,足够维持自己这几天的生存了,

天色已经大亮,再过一会儿,炽热的阳光就要照射过來,它们趁着气温还不是太高,要准备撤离了,

听见毛驴的惨叫声,捕鹰魔蛛知道危机降临,便迅速四下散开,将圆盘似的身体悬浮于沙粒的表面,扭动着身躯,各自使出全力逃离,

一个个捕鹰魔蛛,像是从人们手中掷出的飞盘一样,在沙漠的表面掀起一阵疾风,扬起沙尘,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虽然在逸尘看來,这样的速度,还算不上快,但绝大多数捕鹰魔蛛,至少已经躲开了毛驴的行进路线,

仅仅是几息时间,沙漠上只剩下五六只捕鹰魔蛛,其余的,在逃出一段距离后,一个个的将身体钻进沙粒中间,并不断下潜,

随着捕鹰魔蛛身体的消失,沙漠表面又恢复了平静,连一点痕迹都看不出來,

剩下的几只捕鹰魔蛛,都是那些大腹便便,圆滚得像皮球一般,行动迟缓的家伙,明明知道驴车直奔自己而來,却无法迅捷离开,

甚至连躲避都十分困难,只是努力的挪动着肥硕的身躯,尽可能的朝旁边移动,有两只干脆将脚收起,变成皮球一样的滚动着,

嘭、嘭,,

受伤加上受惊的毛驴,几乎是慌不择路的吓跑,根本就不会照顾到捕鹰魔蛛的行动不便,依然径直的踏将过去,

坚硬的驴蹄,踩在捕鹰魔蛛的身上,随着清脆的爆裂声,捕鹰魔蛛硕大的肚子,瞬间崩裂而开,

啪、啪~~

不仅如此,毛驴身后拖着的驴车,连压带撞,将另外几只捕鹰魔蛛,也一并开膛破肚了,

照理说,区区三阶魔兽,又被开膛破肚了,应该不会造成麻烦,

但实际上,却正因为捕鹰魔蛛的肚子爆裂,才会把大家推到险境之中,

嗡~~~~

突然,从捕鹰魔蛛爆裂的肚子里,黑压压的飞出一大片,,

杀人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