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绿色宫殿/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照龅牙老者的说法,那几只大肚子的捕鹰魔蛛,便是杀人蜂用來喂养自己后代的食物,

让捕鹰魔蛛活着,自己去觅食,也给杀人蜂的幼虫,提供了最新鲜的营养,

可怜的捕鹰魔蛛,不畏强手,以翱翔于天空的苍鹰为食,却终究输给看似弱小的杀人蜂,又成为它们的美餐,

自然界中,各物种均有自己的生存法则,像杀人蜂这样的寄生虫,自己的孩子,让别人喂养,而且不需要感恩,也算得上是真正的投机分子了,

随着杀人蜂后代的逐渐长大,捕鹰魔蛛的肚子自然就鼓得越來越大,以至于行动不便,被毛驴和驴车践踏,

捕鹰魔蛛的肚子爆裂,已经生长成熟的杀人蜂,便顺势飞出,

当时,其余未被侵犯的捕鹰魔蛛,早已藏身于沙粒之中,踪迹不见,

无数的杀人蜂,在这茫茫一片的旷野之中,只看见逸尘和龅牙老者这些人,凭着它们的攻击天性,立刻就将目标锁定,

在逸尘和梦剑文的率领下,蜂群的数量越來越少,但龅牙老者却想到了一个问題,

既然捕鹰魔蛛被产入无数杀人蜂卵,那么,这附近就一定存在许多成年的杀人蜂,这些家伙的杀伤力,绝对比刚长成的杀人蜂要强上很多倍,

嗡嗡~~~~

虽然龅牙老者想到了,却已经晚了一步,

一阵翅膀扇动的声音,从一个小山坳中传出,紧接着便是大片的杀人蜂群,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杀人蜂的翅膀,不仅是用作飞翔,而且还可以通过扇动的频率,向附近的同类发送消息,

小山坳里的大批成年杀人蜂,就是接到消息,才倾巢出动的,

如同暴雨前夕的黑暗,这些杀人蜂密密麻麻,铺天盖地,远看就是黑压压的连天乌云,其数量,至少也有三万只以上,

成年杀人蜂的飞行速度更快,在龅牙老者唏嘘之际,已经风起云涌,來到了众人的头顶上空,

唰~~

逸尘又是一把沙粒洒出,窸窸窣窣之后,稀稀拉拉落下不到两百只成年杀人蜂,

成年杀人蜂的身体,不像前面一批那样稚嫩,坚韧的外壳,竟然能够抵御大部份沙粒的攻击,

以逸尘的实力,原本可以击落一千多只,现在却只能掉下一百多只,

即使受伤跌落的,只要伤不致命,稍事调整后,又颤颤巍巍的飞起,遇人便蜇,

“哎哟……”

“哎哟……”

一些修为较低的西山派弟子,顾头不顾腚的防守,被杀人蜂趁虚而入,蜇得是鼻青脸肿,

人群中一阵骚乱,明秋等人急忙放下手中的沙粒,转而救助受伤的弟子,

这样一來,与杀人蜂对抗的有生力量,瞬间减弱了不少,

沙漠中的沙粒,固然取之不尽,但用來催动的战气,却随着成年杀人蜂的加入,而变得消耗更大,

虽经逸尘等人接力顽抗,却依然难以扭转颓势,龅牙老者刚刚燃起的希望,又被眼前的紧张局势冲淡,

这群人中,唯一能够全身而退的,只有逸尘,他可以隐身或者遁地,尽管沙粒不如土壤那般容易施展土遁,但避开杀人蜂的攻击,却不是很难,

然而,逸尘沒有选择逃逸,而是不断的向空中抛洒沙粒,击落一批批的杀人蜂,

由于成年杀人蜂的数量众多,身体又极其壮实,逸尘和梦剑文不但沒有驱除杀人蜂,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蜂群的高度降低,

无数的杀人蜂,如泰山压顶般的,往下迫近,似乎以不可逆转之势碾压而來,

随时都有可能崩溃的局势,使得大家表情严肃,心情沉重,

“大哥哥,我有办法,快让我出來……”

便在这时,日月空间内传出草儿稚嫩的声音,

下一刻,处于焦虑状态的众人,忽然感觉到一阵清凉,

原本的沉闷,以及杀人蜂的威势,逼得大家透不过气來,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

被清爽的凉风一吹,大家顿觉神清气爽,仿佛离开了辛戈沙漠,來到了一处春意盎然的花园之中,

枯黄而又干燥的沙地上,伸出一根根绿色的藤蔓,从众人的身边,直向空中攀升,

不一会儿,大家的头顶上空,赫然出现了一个面积很大的凉棚,

绿色的藤蔓交织在一起,蒲扇大的叶片,挡住了刚刚升起的太阳光芒,

“怎么回事,”

龅牙老者被这突如其來的变故,弄得有些晕头转向,

沙漠中偶尔也会生出几棵大叶胡杨之类的树木,扎根于沙粒深处,树干笔直挺拔,但不经过数年甚至数十年的生长,很难变成参天大树,

而现在出现在眼前的这些藤蔓,一经露出地面,就有碗口粗细,生长速度极快,眨眼之间便是郁郁葱葱,

即使在温润潮湿的肥沃之地,也不可能一下子长出如此粗壮,而且数量众多的藤蔓,何况这里还是寸草难生的辛戈沙漠,

不仅龅牙老者诧异,整个西山派的弟子们也是大惑不解,一个个瞠目结舌,眼睁睁的看着藤蔓疯狂的生长,往空中延伸,

枝繁叶茂,这些藤蔓像长了眼睛一样,避开众人站立的位置,从人缝中穿出,及至距离大家头顶两丈的空中,不再往上生长,

而是横向攀沿,藤蔓与藤蔓之间,各自伸出的末梢,一旦接触便相互缠绕,叶片则铺满了藤蔓缠绕留下的空隙,

不过片刻时间,一座绿色的宫殿形成,内部空旷清凉宜人,使得逸尘等人置身其中,如同酷暑之际,來到世外仙境,炎热早已不见,

“花……”

大叶和藤蔓的缝隙中,靠宫殿顶部的一面,不知不觉间,又滋生出一朵朵五颜六色,鲜艳绚丽的花朵,

花朵的馨香,从藤蔓的缝隙中渗透,众人闻之,神清气爽,一个个眯起眼睛,恍若梦中,似乎忘却了,前一刻还在与数万只杀人蜂拼死搏杀,

嗡嗡~~

或许是沙漠里很少见到绿色植物,又像是争奇斗艳的鲜花,吸引了杀人蜂群的注意,

几百只杀人蜂,轻轻扇动着翅膀,小心翼翼的在花朵旁盘旋,叶片稍有飘摆,杀人蜂便急速后退,

保持距离,仔细观察,沒有发现险情,杀人蜂又慢慢围拢过來,有几只胆大的,收了翅膀停在花朵之上,

禁不住诱人的花香,它们谨慎的把脑袋贴近花瓣,然后逐渐将嘴伸进花蕊,寻找花蜜,

后面的杀人蜂,见同伴沒有发出危险的信号,便陆陆续续的飞到宫殿顶部,

第一批探险的杀人蜂,已经探寻到花蜜所在,一个个撅起屁股,将脑袋塞进花蕊,贪婪的吸食花蜜,

有此等好事,岂能让它们独享,第二批杀人蜂一拥而上,各自寻找自己的目标,

好在宫殿顶上的花朵非常多,可以容纳三四千只杀人蜂,同时采食花蜜,

即便是数量如此众多的杀人蜂,一起停在顶部的花朵之上,整个宫殿也只是微微颤动了几下,便稳稳地承受了这几千斤的重量,

虽然不清楚这座绿色宫殿出自何人的手笔,但龅牙老者知道,至少目前大家是安全的,

稍事休息,他感觉体力多少恢复了一些,便冲着逸尘和梦剑文一抱拳,说道:

“两位小兄弟,今天多亏了你们,西山派欠你们一个人情,但这件事,责任在于哑巴……”

龅牙老者用手一指车把式,眼里充满了愤怒,

如果不是车把式失去了对毛驴的控制,就不会踩爆捕鹰魔蛛的大肚子,杀人蜂自然不会出现,

“还不是你让人扎毛驴的屁股,才造成驴车失控的,何况他也是你们西山派的弟子,”

在逸尘看來,无论龅牙老者如何推卸,事情皆由西山派而起,

更何况事情已经发生,在沒有脱离险境之前,追究责任也无济于事,

“哑巴是我请來的车把式不错,但他不是西山派的弟子,”

龅牙老者似乎受了委屈,对哑巴喝道:“你说,你是不是西山派的弟子,”

哑巴抬头看了看龅牙老者,只是将身子往后面退了退,并沒有开口,

“废话,既然你都叫人家哑巴了,他怎么能开口说话,”

逸尘眉毛一扬,很不屑的说道,

但他心里却有一丝疑惑,哑巴的修为达到战帅初阶级别,随便到哪儿,都能混口饭吃,何必要这么辛苦,帮别人往大沙漠里赶车呢,

“这个,呃……”

被逸尘一抢白,龅牙老者顿时语塞,

窸窸窣窣……

一阵微风吹过,好像有什么东西从空中落下,

“杀人蜂……死了,”

明秋距离外面较近,一眼就看见了空中洒落的,就是采蜜的那批杀人蜂,数量竟有近千只之多,

跌落在地的杀人蜂,并沒有马上飞起來,而是一动不动的躺在沙粒上,看不出生机,

嗡……

第二批吸食花蜜的杀人蜂,才刚刚钻进花蕊,却感受到了前一批的同伴发出的警告,

在危险面前,花蜜再诱人,也不如性命重要,便连忙从花蕊中退出,放弃采蜜,飞升至空中,

然而,它们还是上当了,几千只杀人蜂,在空中摇摇晃晃一阵之后,

像是喝醉了酒,头重脚轻,一个个倒栽葱般的,从空中栽了下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