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没偷,抢了/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家不仅是人,而且还有一个响亮得令人震惊的名字,,帅又奇,

逸尘这几年,到过不少地方,也见过各种不同长相的人或者魔兽,比如,方圆世界的卡巴,类人族的高大帅,虽然与常人不同,难以用俊丑概况,可至少让人能分辨得出,好歹有人的样子,

像精灵世界的草儿,简直就是小仙女一个,即使本体是魔兽玄风豹的傻猫,也称得上可爱,哪像这个什么帅又奇,人不人猴不猴的,还弄得邋里邋遢,让人唯恐避之不及,

“哈哈,小子,傻了吧唧的,被我吓着了,”

见逸尘一脸震惊,又神神叨叨的样子,帅又奇伸出他那只毛茸茸的手,在逸尘面前晃了晃,很是得意的说道:

“也难怪,一般人第一次见我,比你的反应还大,毕竟像我这么帅的人,实在是太少了……你已经很不错了,居然还敢这么近距离的欣赏我,”

一边说着,还一边摆出各种姿势,努力的把自己帅的一面,淋漓尽致的展现出來,

“呃……帅,我承认你帅,可是,能不能把你脸上弄干净点,”

逸尘颜面侧身,又用手指捏住鼻子,省得闻到帅又奇脸上那些饭菜散发出的馊味,

说实话,逸尘的精神力超强,勉强可以忍受这幅尊容,给自己带來的视觉冲击,却不敢直视那张凹脸上堆积起來的残羹冷炙,

“哦,这是我故意用來恶心刚才追我的那些人的,既然你不喜欢,那就……”

帅又奇一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摸了一把,然后回头看了看,似乎是不经意的一甩,并说道:“赏给你了,”

‘嗖’的一声,那一团饭菜如流星般的,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无巧不巧的砸在梦剑文的脸上,

“哇……”

可怜有洁癖之嫌的梦剑文,早就发现帅又奇的眼光中含有一丝狡黠,却依然沒有躲过这一团物事,

酸臭扑鼻的气味,差点沒把梦剑文熏死,虽然很快就把脸上擦抹的干干净净,但心里总感觉那股异味并沒有完全清除,

“嘻嘻,是不是更帅了,”帅又奇根本不在意梦剑文痛不欲生的模样,只是一个劲的把脸凑过去,希望得到逸尘的夸赞,

“帅,真他妈帅,简直是帅呆了……”

逸尘本想躲避,两边肩膀却被帅又奇紧紧抓住,挣扎不了,在帅又奇那双放着金光的眼睛注视下,逸尘连闭眼都很困难,

无奈之下,逸尘只好表现出极大热情的‘欣赏’着,并‘由衷’的赞叹,心里却想着,自己能不能在这个时候,选择性的昏迷一下,

“臭猴子,你找打,,”

惨遭帅又奇暗算的梦剑文,哪里受得了这样的羞辱,是可忍孰不可忍,长剑一抖,就冲将过來,

“喂喂喂……你干什么,”

面对仗剑冲來的梦剑文,帅又奇抓着逸尘肩膀的手并沒有松开,仅仅是用眼睛瞪着梦剑文,一脸的不屑:

“我知道你是这里长得最丑的,可是,就算你杀了我,你也不会变漂亮的,”

话说的是循循善诱,可那一双眼睛,却释放出一道金光,如箭般的射向梦剑文,

虽然身处绿色宫殿之内,地方不如外面空旷,战气的运用受到一定的限制,但梦剑文的长剑之中,还是挟裹了强烈的能量涟漪,

哪怕是战帅初阶,甚至中阶强者,也不敢正面与之交锋,否则受伤无法避免,梦剑文只是气急,要给帅又奇一点颜色看,却并沒有真要杀他的意思,

只要剑气碰到帅又奇,梦剑文会根据对方的修为实力,调整能量的大小,结果只是想让帅又奇难堪一下而已,

然而,帅又奇的反应完全出乎了梦剑文的预料,不仅沒有还手应招,而且连身体都是一动不动,似乎对于梦剑文的进攻毫无察觉,

正要疑惑,梦剑文突然感受到一股金光,仿佛要刺入头脑,使他有一种耳晕目眩的感觉,

同时,一丝若有若无的意念,随着金光灌输到梦剑文的脑海,很温和,很平静,宛若在安抚他躁动的心神,

渐渐的,梦剑文撤去了战气,停止释放能量涟漪,脸上的怒气慢慢退去,微微露出了一点笑容,

嗡嗡~~

又有几只杀人蜂,偷偷闯入绿色宫殿,梦剑文随手一挥,似乎有气无力,连一只都沒有斩杀成功,

反而有一只趁着空隙,飞到他身边,在梦剑文的手臂上狠狠地蜇了一下,

嘭,,

前几次杀人蜂的侵入,还沒有靠近,便遭到大家的斩杀,梦剑文消灭的数量,更是超出大家,

但这一次梦剑文的出手,让大家非常意外,堂堂战帅巅峰强者,充满霸气的一剑,却沒法杀死一只杀人蜂,

意外归意外,龅牙老者还是迅速出手,将入侵的杀人蜂全部轰杀,

“呵呵,这里好像不怎么欢迎我……这样吧,我给大家送个见面礼,你们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帅又奇已经感觉到绿色宫殿内压抑的气氛,或许是由于自己胡乱闯入造成的,

那个比他身体还要大的包袱,被帅又奇解开,一大堆杂七杂八的东西,展现在逸尘面前,

烤肉,酱肘子,烙饼,水囊……晶石,晶币……丹药,灵草等等,不一而足,

随着一阵清香的飘出,逸尘发现角落里还藏有一坛开过封的陈年老酒,

好家伙,这简直就是一间杂货铺,也不知道帅又奇从何处弄來的这些玩意儿,

“这些……送给我们,”

刚才明明看见,帅又奇背着大包袱,拼命逃脱马队的追捕,甚至连滚带爬十分狼狈,

在沙漠中,晶币之类虽然有价值,却未必派得上用场,而食物和水,则是救命之物,缺了便寸步难行,

既然这个包袱对他如此重要,那他干嘛又要主动拿出來送人,有点费解,

“要不是躲到这里,那帮家伙一定会把这些东西抢去的,反正也不是我的,送了就送了,不可惜,嘿嘿,”

帅又奇两手一摊,一脸轻松的看着逸尘,

“不是你的……什么意思,”逸尘沒有听懂,又紧跟着问了一句,

“那个,我……说了,你不准骂我,”

帅又奇脸上一阵尴尬,支支吾吾扭扭捏捏,

看见逸尘点了点头,他又堆出满脸笑容,眉飞色舞的说道:“看到追我的那帮家伙了吗,这个包袱就是他们的……”

“你偷了人家的东西,亏我还以为那帮人是强盗呢,”

怪不得人家劳师动众,你把人家活命的食物和水偷走,还让不让人活了,

“不是的,我沒有偷,”

帅又奇从逸尘的表情中,看到了强烈的鄙视,便举起手,像是发誓,又像是诅咒:

“我保证沒有偷人家的东西……要是骗你,就让我被水淹死,被杀人蜂蜇死,吃饭噎死,喝水呛死……”

一连串的,说起來比背书还快,感觉就像是提前准备,或者就是平时说得太多,牢牢地刻在脑海里一样,

“你沒偷,难道这东西自己长了脚,跑到你身上的,”

逸尘见他说得顺溜,更不相信了,

偷了就偷了,敢作敢当,至少还是一条好汉,可这个帅又奇,却坚决不承认自己偷过东西,

虽然不清楚來路,容貌也够得上奇异猥琐,但逸尘总觉得,帅又奇不像那种大奸大恶之徒,

“好吧,我沒偷……这些东西是抢來的,”

迎着逸尘咄咄逼人的目光,帅又奇的眼睛里,不再发出金光,

他低下头,极不情愿的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刚入辛戈沙漠,帅又奇就闻到一股酒香,便循声找去,

在一处背阴的岩石下,有一群人席地而坐,一边喝酒一边划拳,并以晶币晶石作为输赢的彩头,

地面上摊着一块面积很大的棉布,上面放着各种食物,还有一坛醇香扑鼻的陈年老酒,

划拳获胜的一方,得到的晶石晶币,就堆放在靠近自己身边的棉布上,输的一方,则从自身的空间戒指中,拿出彩头,

不大一会儿,便有人输完了身上的晶石晶币,只好忍痛掏出丹药灵草之类,放到棉布之上,

馋虫被勾起的帅又奇,不仅觊觎那坛美酒,还想参与到他们划拳嬉戏之中,便腆着脸上前,说出自己的想法,

这群人酒至正酣,沒想到跑來一个不速之客,又是一个长相及其怪异的,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猴的家伙,本就不愿搭理,更别想满足帅又奇的要求了,

遭到拒绝,帅又奇难免失落,却又不甘心,就继续赖在这群人的身边,一个劲的央求着,

谁料,被帅又奇扰了酒兴,这群人有些恼怒,自然出言不逊,甚至有人骂他臭猴子,

酒沒喝到,还被人辱骂,帅又奇生气了,后果非常严重,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就一把将棉布收起,

连同食物晶币等物,一应卷起,背到身上,撒腿便逃,

后面的事,逸尘和大家也都从藤蔓的缝隙中看到了,

“这事不赖我,是他们太小气了,”

帅又奇一副委屈的模样,差点让逸尘一怒之下,踹他一脚,

便在这时,远处传來一声大喝:“臭猴子,给我滚出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