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江洋大盗/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声音,应该是马队去而复返,却又惧怕杀人蜂,便远远的叫骂着,

“帅又奇,这些东西是你抢來的,我不要,你赶紧还给人家省得闯祸,”

看帅又奇先前的狼狈样,估计是打不过人家,否则就不至于躲到绿色宫殿里來了,

现在杀人蜂的危机未解,逸尘不想多事,便劝阻帅又奇把东西还回去,

“那不行,我好不容易抢到手的,再拿回去,多丢脸呀……不如,你就收下呗,”

帅又奇不听劝,还是坚持要把这些东西送给逸尘,

“丢什么脸,你抢人家的时候,怎么沒想到丢脸呢,”

逸尘觉得有些好笑,就凭帅又奇的长相,也看不出那张脸有多值钱,

特别是,为了不被追上,还不惜恶心自己,弄了一脸的残羹冷炙,实在让人难以直视,

对于这样的人,逸尘唯恐避之不及,不敢也不想招惹,便强调一句:

“我说过不要,就是不要,你要是不愿意还给人家,就把包袱拿到外面去,这里不欢迎你,”

“小逸兄弟,要不,你就收下吧,辛戈沙漠食物和水匮乏,多一些也好啊,”

龅牙老者见帅又奇和逸尘,一个要送,一个不收,僵持在那里,忍不住出言相劝,

这么一大堆东西,虽然谈不上有多值钱,但至少比较实用,人家又是免费奉送,不拿白不拿,

“你真的不要,”帅又奇盯着逸尘的脸,又一次问道,

他也不相信,逸尘会真心拒绝这些散发着香味的美食,说不要,无非是故作清高而已,

“多说无益,你走吧,”逸尘终于对帅又奇下了逐客令,

他有一种预感,无论是谁,一旦被帅又奇缠上,要想摆脱估计很难,

“算你狠,既然如此,你不要怪我,”

看得出來,逸尘是铁了心不接受这些东西,而且还要将自己驱赶出去,

这可有点出乎意料,好心当成驴肝肺,这样不识趣的毛头小子,必须想个法子治治才行,

帅又奇索性往地上一赖,端过酒坛,拔掉盖子,一仰脖子,便咕咚咕咚的喝起酒來,

看样子,这家伙是不想离开绿色宫殿,就算离开,也要把这坛酒喝完,

逸尘正想开口,却见帅又奇喝了几口,又将酒坛放下,扯起嗓子,冷不丁的吼道:

“外面的混蛋小子们给我听着,我抢你们东西,是为了孝敬我大哥,知道吗……我大哥就在这里,名叫小逸,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盗,有种的话,你们就过來,”

“你……太无耻了,”

好端端的,啥时候就成了这个猥琐家伙的大哥,还是江洋大盗,

见过无耻的,沒见过像帅又奇这么无耻的,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无赖,十足的无赖,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逸尘提起一脚,正踹在帅又奇的屁股上,

“唔,咳咳……”

帅又奇嘴里还在喝着酒,屁股遭到重重一击,差点沒把他呛死,

尽管是不停的咳嗽,但他依然抱着酒坛子,只是腾出一只手來,揉了揉被踢的屁股,

同时,还对着逸尘挤眉弄眼,一副得意洋洋地样子,

“莫将军,你看,果然是江洋大盗,怪不得在沙漠里开辟了一片绿洲,原來这里就是他们的老巢,”

或许是是帅又奇的话起了作用,远处已经有人接过了话茬,

“沙老弟,何以见得,”一个浑厚的声音问道,

“在沙漠中建造这样的宫殿,一般人根本沒有那个财力,更沒有必要,只有江洋大盗,才会躲到茫茫的沙漠之中,不惜重金打造自己的巢穴,”

被称作沙老弟的那位颇有把握,头头是道地分析着,

“宫殿虽美,却非重金打造,再说了,江湖上也沒有听过,那个……什么小逸的名号,”

莫将军剑眉紧锁,和沙老弟的看法,似乎不太一致,

“是,沒错,江湖上确实沒有小逸这号人物,不过,他们这些盗贼,怎么可能像将军你这样堂堂正正,表里如一呢,”

沙老弟被帅又奇抢了包袱,心里恨得痒痒的,便试图说服莫将军:

“那个臭猴子,一看就不是善类,如果沒有后盾,他是绝对不敢与我们官兵作对的,也许他们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小逸只是个代号罢了,”

“未必,在萨特王国,人家怕的是幽阴门,谁会想起來还有官兵啊,”

与沙老弟的跃跃欲试不同,莫将军还是比较镇定:“我们等等再看,那些杀人蜂可不是好惹的,不要轻举妄动,”

远处的声音渐渐停了下來,由于杀人蜂的存在,他们暂时选择了观望态势,

但绿色宫殿之内,此刻却是乱哄哄的,

“你这个臭猴子,自己抢了人家的东西,反倒把屎盆子扣到小逸兄弟的头上,简直是找死,”

第一个跳起來的是西山派的龅牙老者,见帅又奇坐在地上,一个劲的喝酒,跑上去就是拳打脚踢,

若不是逸尘帮忙,连同龅牙老者在内的西山派三十多位,恐怕早已丧命于杀人蜂的利刺之下了,

对于逸尘,他们心存感激,尽管蜂群之危尚未完全破解,但至少到目前为止,这座绿色宫殿还可以给大家提供庇护,

被帅又奇几句居心叵测的话,又招惹了萨特王国官兵,而且其中还有一位将军,使得原本看到希望的众人,一下子陷入了不安之中,

除了梦剑文,被帅又奇的眼光震慑,还沒有回过神來,其余的基本上都是西山派的人,对帅又奇是恨之入骨,

嘭嘭,

咚……啪~~

一时间,几十双拳脚,毫不留情的落到了帅又奇的身上,

这些人的修为参差不齐,但最低的也达到了战将高阶级别,又是愤怒之中,拳脚上都是夹杂了不同程度的战气,

对着帅又奇就是劈头盖脸,好一阵招呼,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一片,

然而,帅又奇却一声不吭,只管拿起酒坛,不停地往嘴里灌酒,仿佛被众人狠狠痛打的根本就不是他,

你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反正我喝我的酒,

咦~~

这家伙,不仅脸皮厚,身上的皮更厚,任凭众人一顿狂扁,有几位的手脚都打麻了,他依然故我,沒有一丝反应,

越是不求饶,大家越是恼怒,拳脚的力道越大,打得兴起,也不管帅又奇能否承受,反正自己得出气,

咕咚,,

终于,在大家伙的齐心协力下,饱受拳脚之苦的帅又奇,将酒坛子往旁边一扔,整个人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别打啦,再打就真的死了,”

龅牙老者一见帅又奇倒了,赶紧下令喝止大家,

虽然对帅又奇的行为非常痛恨,觉得打他一顿也是罪有应得,但是,人家一不避让,二不还手,三不犟嘴,默默地承受着,

杀人不过头点地,三十几位汉子,一起对帅又奇拳打脚踢,都已经把人家打趴下了,再不停手好像说不过去了,

“不会吧,就这么死了,”明秋用脚轻轻踢了踢帅又奇,像是踢在棉花上,顿觉不妙,连忙蹲下身,用手去探对方鼻息,

谁知,一探之下,气息全无,

“老大,他……死了,”明秋有些惊慌失措,赶紧向龅牙老者汇报,

龅牙老者闻言,心里一凛,亲自俯身检查,在确认了帅又奇停止了呼吸之后,脸色颓然,

以他的经验,只要不是战王强者,即使帅又奇刻意屏住气息装死,也不可能瞒过自己,

若是帅又奇的修为达到战王强者级别,又怎么可能被一群最高修为不过战帅强者的官兵,追得狼狈不堪呢,

看來,是自己的兄弟们下手太重,忽略了帅又奇的承受能力,以至于造成了他的死亡,

龅牙老者颓然的原因,不是失手打死人,而是帅又奇死的不是时候,

帅又奇指认逸尘是江洋大盗,惹得官兵在外围虎视眈眈,除了他本人出來澄清之外,恐怕莫将军不会相信其他人的解释,

现在倒好,帅又奇死了,这个误会就沒有人能够解开了,

“里面的人听着,我们是萨特王国官兵,这位是莫将军,你们赶紧出來投降,交出所有的赃物,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绿色宫殿里面,因为帅又奇的死,弄得大家心慌意乱,却又听见外面的沙老弟,扯着喉咙在大喊:

“否则,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将你们彻底剿灭,”

果然,在沙老弟看來,绿色宫殿内的所有人,都是帅又奇口中的江洋大盗,

官兵剿匪,是职责所在,何况帅又奇还抢了人家许多东西,

“请问,外面的可是九幽城的莫飞莫将军,”

正在大家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梦剑文从恍惚中清醒过來,出声问道,

“正是莫某,阁下何人,怎会知道莫某的名字,”远方传來莫将军清亮的声音,却又带着一丝疑惑,

“莫将军,在下是祥将军府的梦剑文,去年曾在九幽城,与将军有过一面之缘,”梦剑文朗声应道,

听梦剑文这样一说,龅牙老者总算松了一口气,

俗话说,民不与官斗,虽说萨特王国以幽阴门最强,但官兵毕竟是国家的,老百姓是玩玩惹不起的,

好在梦剑文也是來自于将军府,与莫将军交涉,应该方便很多,

然而,正是梦剑文这个名字,使局势更加恶化起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