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固执的将军/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梦剑文还在思量,逸尘却早已听出莫飞将军的话中之意,

起初不信是缺少证据,而今天发生的事,让莫飞将军改变了看法,

帅又奇抢了沙老弟的包袱,逃到绿色宫殿之中,就已经使得沙老弟把逸尘等人看成了盗贼的同伙,

随后,帅又奇信口雌黄,诬陷逸尘为江洋大盗,遭到龅牙老者等人一顿痛打,并失手将他打死,给人一种杀人灭口的想象,

莫飞将军刚來的时候,并沒有把小逸这个名字,与祥将军密函联系在一起,

直到梦剑文自报家门,才让莫飞将军恍然大悟,几件事情放在一块,稍经推敲,便确认祥将军密函内容属实,

“小逸,很好,你既然主动承认,就更加证明了莫某的判断,”

莫飞将军的脸上现出一丝欣慰的神色,但见到逸尘之后,又流露出吃惊的样子:

“想不到,阁下原來如此年轻,却做了江洋大盗,可惜啊……只要你们不反抗,交出矿石,听从发落,莫某便不会为难你们,”

他原以为,梦剑文年纪轻轻,或许是受了江洋大盗的蛊惑,方才背叛祥将军的,那么密函中的强盗头子小逸,一定是一位阴险狡诈诡计多端的老江湖,

之所以用小逸这个称呼,而不是冠以一些江湖上常见的诨名,无非是掩人耳目,麻痹对手而已,

谁知道,自己眼前的这位小逸,不仅沒有一点江洋大盗的匪气,更是比梦剑文还要年轻不少,

饶是莫飞将军自认为见多识广阅历丰富,却怎么也无法将英武帅气,看似人畜无欺的逸尘,与想象中杀人不眨眼的匪首联系在一起,

除非这小子用了什么秘术,将自己的面容进行过特别处理,以求混迹于常人之中,达到不被识破的目的,

犹豫中,莫飞将军的说话口气,也变得温和了许多,

“江洋大盗,哼,难道仅凭你莫大将军一句话,我就成了江洋大盗,”

逸尘满脸讥笑的望着莫飞将军,调侃之意溢于言表,

“难道不是,说來听听……”

莫飞将军对于逸尘的揶揄,倒也不太在意,他不是一个毫不讲理的莽撞之辈,

即使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也愿意给人家一个解释的机会,更何况,单纯的想象和推理,似乎有些证据不足,

“为什么要说,你还不够资格,”

出乎意料,对于莫飞将军的善意,逸尘毫不领情,反倒是态度强硬,不给对方一点面子,

“放肆,小小蟊贼,居然敢如此冲撞莫将军,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未等莫飞将军发话,他身旁的沙老弟,策马來到逸尘面前,手中的马刀一指,大声呵斥道,

他堂堂一位副将,被邋遢不堪,行为怪异的帅又奇,从眼皮底下抢走了包袱,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气,

倒不是说包袱有多贵重,就算少了这点食物,也不至于让将士们忍饥挨饿,但是,帅又奇的做法,不亚于打了他一个大大的耳光,使他这个副将颜面扫地,

既然帅又奇已死,沙副将唯有将满腔的怒火,发泄到逸尘身上,才觉得对得起自己,

当然,对面的逸尘只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看上去不像穷凶极恶之徒,这让沙副将产生了无比自信,

他要拿逸尘开刀,找回丢失的颜面,也好在莫飞将军面前,好好显示一下,

唰,,

一条长鞭,从逸尘身后飞出,裹住了沙副将刚刚伸出的马刀,

逸尘回头一看,却是被龅牙老者称为哑巴的驴车把式,此刻正从逸尘身边蹿出,将浑身的战气灌输到马鞭之上,

沙副将一愣,同样释放战气,欲摆脱哑巴的长鞭控制,两位战帅强者便通过缠绕与挣脱,來进行一番较量,

与此同时,龅牙老者等西山派的三十多人,也移步至逸尘身前,各自亮出家伙,与官兵们对峙着,

一时间,剑拔弩张,局势陷入僵持状态,

“莫将军,你就是这样剿匪的,”

逸尘缓缓走到众人前面,冷声问道,

“住手,”

莫飞将军爆喝一声,一股强烈的战气涟漪激荡而出,

嚓啷啷,,

沙副将手中的马刀,和哑巴的长鞭,同时脱手掉落地上,

“本将军办事,从來都是以证据说话,”

莫飞将军狠狠地瞪了沙副将一眼,转而对着逸尘说道:

“我如果执意剿匪,又何必帮助你们驱除杀人蜂,好在这是一群沒有蜂王的杀人蜂,否则,只怕你们沒什么容易包围,”

“久闻莫将军英名,向來不枉不纵,凡事进退有据,”

梦剑文见逸尘态度坚决,自己也不好过多解释,只希望双方不要动手:

“你设法驱除杀人蜂,其实是希望让我们承认自己江洋大盗的身份,这样你便有了证据,但是,我和小逸,都不是江洋大盗,其他的这些兄弟们,更是与我们初次见面,沒來由的被你扣了顶帽子,这实在……有违莫将军的名声,”

梦剑文虽然与莫飞将军仅有一面之缘,却早就听说此人性格固执,办事教条,今日之事,如果沒有一个说法,恐怕难以解决,

他这样说,先是撇开龅牙老者这些人,毕竟人家西山派与自己毫无瓜葛,牵扯的人越多,事情便越不好办,

“是啊,将军大人,我们來自西山派,并不是什么江洋大盗,再说,小逸和梦兄弟,在我们遇到危机的时候,仗义相助,绝不会是歹毒之徒,”

龅牙老者见梦剑文在危险面前,并沒有利用自己,心里颇为感激,便壮着胆子,敢于直接和莫飞将军说话,

“这个好说,不过口说无凭,还是请够委屈一下,暂时随我去将军府,待查明核实身份之后,再做定夺,”

西山派是萨特王国的一个二流门派,莫飞将军也有耳闻,但他办事喜欢认死理,不弄个水落石出,他是不会轻易罢手的,

“小逸兄弟,你看……”

见莫飞将军说的在理,龅牙老者虽然不愿意,却也沒有更好的办法,便向逸尘投來求助的目光,

“你们愿意,我不反对,”逸尘昂起头,朗声说道:“但是,我不会去,”

按照逸尘的脾气,早就不愿意和莫飞将军啰嗦了,但现在身处萨特王国,又有幽阴门这样强大的敌人,如果和官兵闹翻,实在是不太明智,

萨特王国国王宇文则,并不甘心受到幽阴门的控制,对于逸尘而言,官兵就是可以团结,或者是可以利用的对象,

这位莫飞将军虽然一根筋,却也不是草菅人命之辈,逸尘看着他还算顺眼,

“既然小逸兄弟不去,那我们也不去,我们又沒做错什么,干嘛要接受调查,”

龅牙老者犹豫了一会儿,跟着逸尘后面附和道,

“不去,好,那本将军只好动手,将你们擒住了,”

莫飞将军觉得自己容忍的底线,受到了极大的挑战,当下脸色一寒,沉声说道,

不仗势欺人,不无端定罪,还能够心平气和,身为将军绝少有人做到这样,

“哦,你觉得很有把握擒住我,”

逸尘走到哑巴面前,探手查看了一下,并沒有发现哑巴受伤,

以莫飞将军那一股战气的释放,显示出的修为至少达到战帅巅峰的级别,若是针对哑巴,可以轻易将他重创,甚至斩杀也在意料之中,

由此看來,这位莫将军此举只是为了解开哑巴和沙副将的纠缠,确实沒有滥杀无辜的意思,

加上之前的表现,以沙副将的做派,一定会在一旁坐等杀人蜂与逸尘等人的较量结束,

如果杀人蜂获得最终胜利,官兵则无需动手,只要静待杀人蜂离去,然后将所有死者的随身之物,尽数收入囊中即可,

万一逸尘等人侥幸击溃杀人蜂群,自己必然也会受到极大的消耗,官兵以逸待劳,择机出手,效果自然事半功倍,

然而,莫飞将军却偏偏选择了,对官兵最为不利的做法,帮助‘敌人’驱除杀人蜂,然后再与逸尘交涉,

这些看似吃力不讨好的举动,却赢得了逸尘对莫飞将军的尊重,以至于逸尘强压下自己的怒气,隐忍不发,

“有沒有把握,要试过才知道,不过,即使本将军失手,也沒关系,”

莫飞将军也不托大,只是不卑不亢的说道:

“我只要一个信号发出去,很快就会有大批援军赶到,你要知道,在这里,本将军代表的可是萨特王国的军方,”

这话说得不算过分,在任何一个国家,将军手握兵权,都有坐镇一方的实力,

在遇到棘手问題时,可以调动自己辖下的官兵,也可以向附近同僚借兵,甚至直接向上司汇报并求助,

总之,一个将军,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通过自己的手段,调集到大量的军队,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是,逸尘尊重莫飞将军,却并不惧怕,更不愿意受到别人的威胁,

“军方……萨特王国居然还有军方,”

逸尘闻听莫飞将军的话,立马就冷笑连连:

“既然你们军方的职责,就是为了对付我们,那么,今天就让我见识见识,你这位将军的手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