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他在装死/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完,逸尘纵身跃入空中,将浑身战气毫无保留,倾情宣泄出來,

空气一阵氤氲,逸尘整个人被包裹在浓郁的战气之中,强横的能量涟漪,将周遭的空气激荡得狂风大作,

战帅巅峰强者,

莫飞将军身边的沙副将,被逸尘这一高调亮相,惊讶得目瞪口呆,

一个半大的毛头小子,居然显露出战帅巅峰强者的气势,这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惊讶的同时,沙副将不禁为自己先前的冲动,吓出了一身冷汗,

原以为逸尘的修为,最多不过战帅初阶级别,沙副将甚至觉得自己过于抬举了他,一般修武者,在二十岁左右的年纪,能够达到战将高阶,都算天赋极高了,

就算逸尘真的是江洋大盗,有丹药灵草的支持,充其量也就是冲帅成功而已,

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沙副将才敢于主动出击,想力擒逸尘,在莫飞将军面前邀功,

现在看來,他必须要好好感谢一下哑巴,若不是哑巴用马鞭阻拦,恐怕还不等莫飞将军出手,自己就被逸尘一掌给废了,

“哇,小逸兄弟原來是战帅巅峰强者,太厉害了,”

不仅是沙副将连同一干官兵被震慑了,就连龅牙老者也被逸尘深深的震撼住了,

虽然引火之烈焰焚烧杀人蜂,让大家惊叹,但谁也沒有料到,逸尘的真正实力,已经达到了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

这样一來,包括龅牙老者和明秋在内的,所有西山派三十多人悬着的那颗心,此刻慢慢放了下來,

因为萨特王国的将军,即使有战王强者存在,也绝不会是莫飞将军,有逸尘在,应该能够解除威胁,

当然,这个危机也是因逸尘而起,始作俑者则是被乱拳打死的帅又奇,如果不是他一口咬定逸尘是江洋大盗,莫飞将军就不至于和大家过不去,

怪來怪去,他们心里对帅又奇还是恨恨地,这家伙就为了胡说八道,把自己老命丢了不说,还害得大家跟着被人冤枉,

“好家伙,本将军倒是小瞧你了,”

莫飞将军见逸尘高高跃入空中,眉头一皱,心念电动之间,紧跟着也飞身腾空,

同时,对着沙副将吼了一句:“沒有本将军的命令,你们谁也不许动手,”

又是一阵狂风,莫飞将军的战气同样渲泄而出,看样子和逸尘不分伯仲,

莫飞将军和逸尘一样,修为已经达到战帅巅峰级别,孰强孰弱,恐怕一时还是难以判断,

随着二人升空,地面上处于各自阵营的双方,似乎都有一些意外,

无论是逸尘,还是莫飞将军,倾力释放的战气涟漪,都波及到对方阵营,按照他们修为实力,这股能量涟漪,至少会将对方修为稍弱的成员击伤,

然而,看似凶猛至极的战帅巅峰强者,释放出的战气,仅仅掀起一股狂风,在众人脸上扫过,只是风中卷起的沙粒,砸得大家睁不开眼,却并沒有伤及任何一人,

蓬,,

逸尘和莫飞将军二人,相隔二十丈左右,一沒有亮出兵器,二沒有拳脚相加,

只是任由两股战气,相互激烈碰撞,激荡出令人眼花的光芒,

狂风戛然而止,天空中忽然变得寂静无声,只剩下炽热的阳光照射在众人身上,使得大家燥热难当,

沙副将一会儿看看空中,一会儿又朝梦剑文那边瞅瞅,即使不是莫飞将军有令,此刻他也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一个最年轻的逸尘,居然是战帅巅峰强者,那么对方阵营中,指不定还有类似于逸尘的存在,

而官兵这边,除了莫飞将军是战帅巅峰强者,就算沙副将最强,也不过是战帅中阶,余下的还有十几位战帅初阶,以及战将高阶,

先前对方出來一位哑巴,都已经是战帅初阶强者,不要说人家还有战帅巅峰强者,就算再冒出一位战帅高阶,也不是沙副将能够对付得了的,

官兵们听从莫飞将军的指示,冒着沙粒中释放出的阵阵热气,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观战,

梦剑文本來想挑战莫飞将军,却被逸尘抢了先,又不能以二敌一,参与战局,只好呆在下面,关注着逸尘的形势,多少有点郁闷,

还有一位,看起來比梦剑文还要紧张,便是那位出手制止沙副将的哑巴车把式,

只见他僵尸般的面孔,也挤出了几道皱纹,两眼直勾勾的盯着空中,恨不得自己冲上去,与莫飞将军大战一场,

但是,令地面上所有人不解的是,第一次战气涟漪的碰撞,并为分出胜负,二人却并沒有第二次各展手段,进行直面交锋,

逸尘面带微笑,稳稳地立于虚空之中,白色的衣袂随着空中的微风,轻轻飘摆,好一副玉树临风的样子,

莫飞将军则是神色冷峻,几缕长须也是迎风摇曳,如塔般的身材,更显大将之威,

二人虽然沒有再次释放战气,却是暗地里在比拼精神力,

精神力不同于战气,大开大合,气贯长虹,甚至能量涟漪波及之处,殃及无辜者,

精神力,则是双方相互较量,只要沒有外人故意介入,便与他人无干,

修为,是一个人修练所达到的层次,如战将,战帅等,便是级别的划分,

境界,是一个人对战技,战术,以及法则奥义的理解,并适时运用最恰当的手段,

特别是到了战帅巅峰级别,若要冲王成功,必须在境界上有所突破,否则,即使修为的层次到了,也不可能成为王者,

而精神力,看起來似乎与修为实力无关,也沒有具体层次的划分,更不能转化为一招一式,

说白了,精神力是一个比较抽象的东西,每个人都有,却沒有办法拿出來给人家看,

在修为达到一定层次之后,精神力的运用,往往比战技更为重要,

精神力不是靠单纯的修练得來,而是通过各种磨练,在稳住自己心神的同时,甚至可以窥视对方的心境,从而达到震慑并控制对方,

二人的对峙,表面上平静无波,实在暗涛汹涌,

然而,这样的较量还沒有真正开始,就已经宣告结束,

“莫将军,魁某有事请教,”

一个瓮声瓮气,而又震颤着大地的声音传來,

虽然对逸尘和莫飞将军无法构成威胁,却足以干扰二人继续比拼精神力,

“魁兄莫要插手,此事与你无关,”

莫飞将军用眼角余光一扫,见魁爷急匆匆的赶往这边,便有些不悦,

说话间,无形中卸去了自己好不容易才集中起來,勉强与逸尘对抗的精神力,

“有关,有关,小逸兄弟对我有救命之恩,你们不要伤了和气,”

魁爷气喘吁吁來到跟前,力图劝阻二人,

逸尘见状,不想趁人之危伤害莫飞将军,也暗暗卸去精神力,

“和气,有人供出他是江洋大盗,我必须带他回去,协助调查,”

莫飞将军态度坚决,反过來斥责道:“你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休要啰嗦,”

“莫将军,这其中一定有误会,我以五魁谷的所有人性命担保,小逸兄弟绝不是江洋大盗,”

魁爷仰头对着莫飞将军,为逸尘据理力争,

“我不要五魁谷人的性命,我要的是证据,”莫飞将军不屑的说道,

“莫大傻子,你他娘的吃饱了沒事干,跟小逸兄弟折腾啥,”

又一个声音传來,却是幽阴门的长老胡莱,身形一掠,便超过了魁爷,升到空中与莫飞将军面对面,

“胡莱,你要干嘛,”

对于魁爷,莫飞将军可以呵斥他多管闲事,但见到胡莱,却有些意外,幽阴门的长老,怎么也帮着逸尘说话,

“我还想问你呢,莫大傻子,你堂堂一个将军,战帅巅峰强者,却被人排挤,从來就沒有真正的实权,一天到晚沒事干,就惦记着剿匪,”

胡莱冷冷一笑,用极其鄙夷的目光,似乎要穿透莫飞将军:“也只有你傻不拉唧的,看谁都是江洋大盗,”

“你,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拿出证据來,说明他不是江洋大盗,我自然不再追究,”

面对胡莱的揭短,莫飞将军老脸一红,有些讪讪的,却依然坚持原则,

“放屁,你凭什么让他拿出证据,老子说你是狗屎,你有什么证据,说自己不是狗屎,”

胡莱根本就不买莫飞将军的账,话也越说越难听了,

同时,还把身体慢慢移动到逸尘身前,将莫飞将军与逸尘分隔开來,

“胡莱就是胡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什么混账逻辑,”

明知道胡莱是胡搅蛮缠,可莫飞将军硬是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从逸尘释放战气涟漪,沒有造成一位官兵伤亡开始,他就隐隐觉得逸尘不会是江洋大盗,

遇见官兵,一不对抗,二不逃跑,根本不像江洋大盗的做法,

但是,他非得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才算有所交代:

“他们打死了那个抢包袱的臭猴子,死无对证,难道不是做贼心虚,”

如果帅又奇不死,也许可以证明,但他已经死了,这事恐怕就讲不清楚了,

“帅又奇还活着,他在装死,”

就在大家争执不下的时候,逸尘突然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