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触犯众怒/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臭猴子……”

胡莱一听莫飞将军的话,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

“哪个臭猴子,”

魁爷也紧跟着问了一句,

赤日炎炎下的沙漠,尽管热浪逼人,却无法阻止想要参与辛戈杀气试练场的修武者们,

就在逸尘和莫飞将军对峙的时候,附近陆陆续续來了不少观战的人,

原本以为,两位战帅巅峰强者的对决,应该是惊天动地,让人大开眼界的,

却不料,随着魁爷和胡莱的加入,反而沒有了看头,现在又扯到什么猴子身上,让他们大为失望,

“怎么可能,”

明秋亲手探过帅又奇的气息,确认那不是修武者故意屏住呼吸,而是真正的死亡,才会长时间的沒有呼吸,

就连梦剑文也深感奇怪,以他战帅巅峰强者的实力,一般的假死是不可能瞒过自己的,除非对方是战王强者,

而帅又奇被沙副将这样的战帅中阶,追得仓皇逃窜,狼狈不堪,又怎么可能会是天罗大陆上最高等级的王者呢,

但逸尘居然说,帅又奇是装死,也不像是开玩笑的,而且逸尘根本就沒有去查验过帅又奇的死活,

难道逸尘是为了撇清自己,故意欺骗莫飞将军,也不像,

“傻小子,眼力还不错,可你干嘛要戳穿我,”

在众人眼里,都已经死了好一阵子的帅又奇,此刻在地面滚烫的沙粒上打了个滚,极不情愿的爬起來,

揉了揉眼睛,嘴里嘟嘟囔囔的发着牢骚:“奶奶的,搞了半天,还是沒有打起來,真沒劲,”

“那个什么……你叫帅又奇,”

帅又奇混迹在人群之中,莫飞将军居高临下,一眼就看清了他的容貌,

也就是一眼,就差点把这个战帅巅峰级别的将军,从虚空之中惊得跌落尘埃,

好在莫飞将军还算镇定,努力的稳了稳身体,喉咙里咕嘟了一声,话也说不连贯了,

“是你家帅爷爷,我说,你跑那么高,看起來很厉害的样子,干嘛不动手,是怕打不过傻小子吗,”

帅又奇眨巴眨巴通红的眼睛,对莫飞将军的表现,似乎非常不满:“什么破将军,连一个小屁孩都不敢打,草包,熊样,”

“帅爷爷,我……我为什么要打他,”

莫飞将军被帅又奇的眼光一刺,脑子里一激灵,竟不知不觉的顺着话音,叫了一声帅爷爷,

“将军,就是他,臭猴子,抢了我们的包袱,”

地面上的沙副将,一见帅又奇,就气不打一处來,赶忙向莫飞将军禀报,

“哦,”被沙副将一叫唤,莫飞将军才回过神來,

“嘻嘻……这事不赖我,是他让我干的,有本事找他算账啊,”

帅又奇一脸得意,怪笑着指了指空中的逸尘,然后又显得十分委屈,涨红着脸,一个劲的往人群后面退缩,

“小逸,你还有什么话说,”

回过神來的莫飞将军,很清楚的听见了帅又奇的话,顿时剑眉一竖,对着逸尘厉声喝道,

“你这个混蛋,血口喷人,打死你……”

不等逸尘说话,龅牙老者等人,早已义愤填膺,团团将帅又奇围住,

先前那一顿乱拳,以为将帅又奇打死了,大家心里或多或少,还有一些内疚,但这一次,大伙是铁了心要除去帅又奇,为逸尘出气,

“杀人灭口了,杀人灭口了……”

帅又奇也不反抗,只是一边叫喊着,一边在人群中乱窜,

西山派的三十多人一起动手,却硬是打不着帅又奇,

“别打了,”看着地面上折腾得一团糟,逸尘忍不住吼了一嗓子,

他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很明白帅又奇一定是故意这样,包括装死,也只是希望莫飞将军和自己打起來,

沙副将率几十位骑兵,都无法拿住帅又奇,凭龅牙老者这些人,又怎么能轻易打中他呢,

倒不如停下來,看看这家伙到底想玩什么花样,也好设法应付,

“莫大傻子,你说的那个人就是他吗,”

听到喧闹声,背对着地面的胡莱,转过身來,一眼就看到了帅又奇,禁不住对着莫飞将军,又开始指责起來:

“我以为谁说小逸兄弟是江洋大盗呢,原來是这家伙,好了,你赶快向小逸兄弟道歉,”

“为什么,”被胡莱一顿指责,莫飞将军有些错愕,

胡莱是幽阴门长老,莫飞将军则是萨特王国官员,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即使勉强牵扯,也应该处于两种不同的立场才对,

但实际上,莫飞将军和胡莱却是非常好的朋友,彼此之间很少有过于客套的语言,

他们认识了几十年,以莫飞将军的秉性,只要不违背国家的法律,不做缺德害人的事情,都不算坏人,

至于是不是幽阴门长老,他并不在乎,至少胡莱从未骗过莫飞将军,更沒有做过让人鄙夷的行为,

所以,当胡莱帮逸尘说话的时候,莫飞将军虽然嫌他胡搅蛮缠,当众称呼莫大傻子有损颜面,但是,心里已经相信逸尘不会是江洋大盗了,

只不过,既然沙副将包袱被抢,莫飞将军作为上司,总得把事情摆平才是,另外就是,帅又奇的死,确实有杀人灭口之嫌,

而帅又奇的‘死而复活’,原本已经澄清了灭口一说,只要他承认是诬陷逸尘,此事便可了结,

然而,帅又奇不仅沒有替逸尘洗冤,反而一口咬定他就是主谋,倒使得莫飞将军骑虎难下了,

抓逸尘吧,心里明知道他是被冤枉的,而且自己也未必有实力擒得住,真要是请求支援,那可就把事情越闹越大了,

不抓吧,人家帅又奇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指认,逸尘连一句反驳的话都沒有,该如何堵住众人之嘴呢,

莫飞将军不太善于处理复杂纠缠的问題,只好借着反问胡莱的时候,看看他怎么说,

涉及到原则问題,他会坚持下去,如果只是面子上的事,听听胡莱的意见,倒也未尝不可,

“哼,这个臭猴子,偷喝了老子的桂花酒不说,还在坛子里撒尿,害得我到现在还感觉嘴里有一股尿骚味,”

胡莱狠狠地说道:“你看他那猥琐样,怎么可能和小逸兄弟是一路人呢,你赶紧的道歉,然后帮我一起抓住他,”

说完,胡莱身形一晃,便从空中急速落下,直扑帅又奇,

“原來是你,臭猴子,还魁爷清白……”

魁爷在地面,隔得也比较远,开始沒见到帅又奇的脸,还在疑惑,

听闻胡莱一说,再仔细朝逸尘那边看去,正好帅又奇在东张西望,两人目光一接触,魁爷虎躯一震,怒从心起,祭出鬼头大刀,就要找帅又奇拼命,

“等等,你又是怎么回事,”

莫飞将军还在琢磨胡莱的话,还想问问,就看见胡莱已经飞身而下,只好把沒说出口的话咽回肚子里,

随即也从空中飘然而下,刚一转身,正遇上气势汹汹的魁爷,便将他拦了下來,

“莫将军,这个臭猴子太可恶了,我今天要扒了他的皮,以泄我心头之恨,”

魁爷咬牙切齿,双眼充血,似乎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见莫飞将军挡住自己去路,犹豫了一下,涨红着脸说道:

“三个月前,我在家里洗澡的时候,他闯了进來,不仅拿走了我的衣服,还把澡桶踢碎了,等我用毛巾裹着身体追出來,臭猴子早已不知去向,而我的衣服,却被放在了我大嫂的床上……”

“哈哈哈哈……”

不等魁爷说完,沙副将和众官兵发出震天的笑声,

试想,一个大男人,腰上裹着一条毛巾,满大院的窜來窜去,本身就很滑稽,

衣服放在大嫂的床上,而一家老小以及下人,谁也沒有看到过帅又奇曾经來过,这样的事情,如何解释得清楚,

虽然魁爷的大哥,并沒有怀疑他做过不轨之事,但对魁爷而言,这已经是奇耻大辱,

今天见到罪魁祸首帅又奇,魁爷自然不会放过报仇的机会,

胡莱和魁爷的遭遇,让莫飞将军明白,帅又奇的卑劣行径,绝非江洋大盗所为,而且远比江洋大盗可恶,

这样的人指认逸尘,简直就是信口雌黄,当然沒有一点可信度,

莫飞将军感觉受到了愚弄,唯有抓住帅又奇,才能给自己挽回一些颜面,

“小逸兄弟,莫某向你赔罪了,”

莫飞将军给逸尘鞠了一躬,也加入了抓捕帅又奇的队伍,

“小逸大哥,救救我吧,”帅又奇见触犯了众怒,可怜兮兮的看着逸尘,

“大你的头……这些事都是你干的,”

逸尘双手叉腰,脸上挂着冷笑,并不搭理帅又奇的求救,只是反问道,

“我也记不清了,反正这样的事情,我干过不少,嘿嘿……”

帅又奇脸上讪讪的,却丝毫沒有认错的样子,

“那你为什么要诬陷我,”这句话逸尘早就想问,只不过一直沒有机会,

素不相识,毫无瓜葛,却平白无故的给逸尘扣了个江洋大盗的帽子,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哦,这个简单,我最喜欢看别人打架,而且你又不会输给那个什么将军,”

帅又奇的答案,出乎大家的预料,也让逸尘哭笑不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