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又遇危机/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是装死,又是诬陷,费了那么大的劲,却只是为了喜欢看别人打架,

这世上恐怕再也找不出,比帅又奇更加无聊的人了,

“你觉得我会救你吗,”逸尘不知道是该打他,还是该骂他,若不是胡莱和魁爷赶到,自己与莫飞将军一战实难避免,

逸尘不敢说一定能打败莫飞将军,却至少有把握不会输掉,只不过被帅又奇利用,要是真打起來,也就中了圈套,

两位战帅巅峰强者,让一个人模猴样的家伙,玩弄于股掌之中,传出去实在有损颜面,

“不会……就凭你,也救不了,”眼睛一翻,帅又奇用不屑的口气说道,

如果只是莫飞将军一人,逸尘或许不难对付,但加上胡莱,魁爷,甚至还有沙副将和数十位官兵,即使把梦剑文算上,估计也无法阻止他们抓捕帅又奇,

更重要的是,莫名其妙被帅又奇诬陷,逸尘根本就找不出理由,帮助帅又奇去对付莫飞将军,

而魁爷和胡莱,都是帮着逸尘在和莫飞将军解释,如果逸尘出手,岂不是恩将仇报,

但是,帅又奇的后一句话,又让逸尘一丝意外,他怎么知道自己不会输给莫飞将军,

按照帅又奇的意思,是明知道自己沒有危险,才故意栽赃,那么,这家伙是从哪儿判断出双方实力的呢,

“你不是喜欢看打架吗,又怎么会在意我的输赢呢,”

逸尘一面在怀疑,一面又感觉帅又奇并非只是一个恶俗的无聊之辈,

“当然,你身上有很多别人沒有的东西,若是全部派上用场,恐怕这一片大陆都无人与你抗衡,不过,对付那个将军,根本不需要动用那些东西,只要你把自身的实力展现出來,就足够了,”

帅又奇这一次沒有嬉皮笑脸,而是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如果说刚才还是怀疑,那么这一刻,逸尘不仅已经相信了帅又奇所说的话,而且更加确认,这家伙远不是表面上那样猥琐不堪,说不定大有來头也未可知,

有时候,一些真正有实力的强者,并不愿意参与人类的各种争斗,而是以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方式游戏人间,

放荡不羁,行为乖张,无所顾忌,往往又被人误解,把他们当成宵小之辈,

“嘿嘿,我这双金睛,可以看透每一个人的身体,你的那些宝贝,我早就看的一清二楚,”

见逸尘一头雾水,如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般,帅又奇又恢复了先前令人讨厌的模样,

或许是不想让逸尘误会,他用手挠了挠头,眨巴眨巴眼睛,神秘兮兮地说道:

“你放心,我是不会偷你身上的那些东西,因为我不稀罕,”

说完,一道金光从帅又奇的眼睛里射出,将逸尘全身扫描一遍,仿佛是在验证他所说的绝对真实,

呲~~

被帅又奇的目光一刺,逸尘浑身打了个哆嗦,忽然觉得浑身上下,遭到一种说不清楚的光线照射,整个人如同被扒光了一样,毫无遮拦的杵在帅又奇的面前,

无论是皮肤肌肉,还是五脏六腑,甚至血脉经络,在光线的扫视下,都变得沒有一丝隐藏的可能,

而帅又奇的目光,仅仅是一扫而过,像是在看一件透明的物体,并沒有过多停留注目,

便是这瞬间的一瞥,让逸尘内心莫名生出一种震撼的感觉,似乎还夹杂着一丝畏惧,

“你需要我帮忙吗,”

逸尘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冒出了这句话,

他的本意,是想问问帅又奇是什么來路,接近自己又有什么目的,

在帅又奇那双闪着金光的双眸照射下,逸尘脑海里出现了短暂的澄明状态,

尽管是稍纵即逝,也沒有留下什么,但是,逸尘原有的对帅又奇的那种些许的畏惧,却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直觉告诉他,帅又奇应该不会对自己造成威胁,相反,如果可能的话,或许还能和他成为朋友,

“不用,我逃跑的本领不错,他们是抓不到我的,”

帅又奇对逸尘脱口而出的话,并沒有产生很意外的反应,他仿佛早就已经探知了逸尘的心理,

这时候的帅又奇,虽然还算不上帅哥,却也沒有半点猥琐,与之前的狼狈低俗,完全是判若两人,

便在这时,胡莱,魁爷,莫飞将军,以及沙副将率领的众官兵,甚至还有龅牙老者连同西山派弟子们,悄然布成了一张大网,紧紧地将逸尘梦剑文和帅又奇围在当中,

胡莱和魁爷,因为遭到了帅又奇的羞辱,冲在最前面,希望将他亲手抓住,报仇泄愤,

莫飞将军则是为了给部下主持公道,要抓帅又奇归案,自然不会落后太多,

沙副将和众官兵,不仅被偷了包袱,更是自认丢尽了脸面,必须找帅又奇讨个说法,

而距离帅又奇最近的,就是以龅牙老者为首的西山派弟子们,他们原本与帅又奇无冤无仇,但是,帅又奇诬陷逸尘为江洋大盗,深深激怒了他们,

龅牙老者等人,感觉自己是近水楼台,抓住帅又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在龅牙老者看來,前一次的拳打脚踢,帅又奇连一下都沒有躲过,虽然用装死逃避了更多的打击,但不可否认的是,帅又奇是沒有实力与自己这些人对抗的,

他们都深受逸尘的恩惠,唯有亲手抓住帅又奇,把他交给逸尘,才算是有了一点报恩的心意,

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摩拳擦掌,一个个跃跃欲试,只有梦剑文和逸尘沒有采取行动,

其实,这些人当中,梦剑文受到的委屈最多,对帅又奇也最为痛恨,

有洁癖之嫌的梦剑文,被帅又奇一把残羹冷炙甩了一脸,那种令人作呕的酸臭味,差点沒把他恶心死,

后來,又遭到帅又奇金睛的侵扰,短时间陷入懵懂状态,以至于沒有参与到殴打帅又奇的行动中去,

现场所有人中,以梦剑文与逸尘的交情最深,在逸尘被诬陷的时候,梦剑文第一个就想修理帅又奇,

然而,他并不像龅牙老者等人那般鲁莽,当他察觉到,逸尘与帅又奇在相互传音交流,便放弃了找帅又奇算账的冲动,

尽管梦剑文不知道,逸尘和帅又奇在说些什么,但是,他明显看到逸尘的平静态度,根本不像敌对的模样,

既然逸尘沒有对帅又奇动手,梦剑文就绝对不会贸然出击,他在观望,必要时根据逸尘的意图,考虑自己的应对之策,

“你为什么还不走,”现场的一百多人,已经将包围圈逐渐缩小,逸尘不知道帅又奇为何沒有反应,便轻声传音给他,

虽然有心帮助帅又奇,但逸尘知道,这家伙是绝对不会被胡莱等人抓到的,

只不过,逸尘也有一份好奇心,以表面的气息看,帅又奇的修为不会超过战帅初阶级别,应战是不现实的,

他想知道,面对诸多战帅强者,甚至还有战帅巅峰强者,帅又奇能够通过什么方式逃之夭夭,

“好,我走了……那个酒坛子,就送给你了,”

见逸尘催促,帅又奇诡秘的一笑,然后将身体往地上一趴,

欻欻歘~~~

龅牙老者率领的西山派弟子们,合围之后,距离帅又奇不过一丈远近,

一个个摩拳擦掌,虎视眈眈,正要倾力将帅又奇围捕,却发现不见了帅又奇,

只有逸尘在一旁看得清楚,帅又奇待龅牙老者动手之际,以极其迅速的身法,将自己的身体,从西山派的弟子们胯间穿行而过,

龅牙老者只想到用拳脚,去对付帅又奇,却不曾想,人家根本就不应战,而是以常人不敢相信的,也是最不齿的方式,做了一回胯下之夫,

“哈哈,你们这群傻瓜,想抓到我帅又奇,简直是痴心妄想,有本事的话,來追呀……”

正当龅牙老者纳闷的时候,帅又奇的声音,在一里之外响起,声音中充满了得意,

“臭猴子在那儿,快追,”

帅又奇的挑衅,直接将胡莱和奎爷的目光吸引过去,

“快,我看到臭猴子了,我们追上去,”

沙副将更是一声大吼,率着众位官兵,也不等莫飞将军发话,就呼啦啦的掉转方向,直奔帅又奇而去,

“哇,救命啊~~杀人啦,”

刚刚逃出去的帅又奇,见胡莱等人追到自己跟前,似乎吓了一跳,一边嚷嚷着,一边撒丫子逃跑,

“这家伙,唉……”

逸尘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为帅又奇的表演感到无奈,还是对胡莱等人的前景感到担忧,

不过几息时间,胡莱,魁爷,连同莫飞将军在内的所有官兵,一阵风似的,紧随着帅又奇的脚步,从逸尘的视线中消失了,

龅牙老者所率的西山派弟子们,并沒有跟着追赶帅又奇,而是在向逸尘表示深深的感谢之后,推着几辆货车离去,

那位哑巴把式,看了看逸尘,犹豫了一会儿,一路小跑的跟在龅牙老者的后面,

曾经在外围观战的修武者们,见事情告一段落,也悻悻然地各自散去,

偌大的一片沙漠,好像只剩下了逸尘和梦剑文二人,

“桀桀……小子,这次我看你往哪儿逃,”

一个阴森的声音突兀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